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一百九十四章:心灰意冷3

第一百九十四章:心灰意冷3

  /

  浩轩也被焕奕此时的口不择兰气的恼怒,他怕桌而起,说道:“莫焕奕,你给我道歉。”浩轩的怒吼声很大,传遍了整个程欢客栈,虽然被废了修为,依旧能感觉到生气的他寒气逼人。而这股逼人二二气势更是吓得程欢客栈的伙计和孩子们不敢出门。

  焕奕正在气头上,他没想到在自己吼完锦瑶后大哥这么生气,一时弄不明白浩轩是再让他跟小妹道歉还是跟可恶的宇文锦瑶道歉。但无论是谁,他都认为不该他道歉。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大哥居然现在还为了被人当中直呼他的名字,十多年了,浩轩第一次气的当中直呼他的名字,居然是在这里,他也被气的抓狂,怒吼道:“我凭什么要道歉,我凭什么要听你的。以前我怕你,现在都没了修为,谁怕谁?”

  浩轩说道:“我没有修为照样收拾你,赶紧给小妹道歉。”

  菲絮感觉到此时浩轩和焕奕已经剑拔弩张,连忙起身拽住浩轩道:“大哥,我没事的。”焕奕看到菲絮又像以前一样抓着浩轩的胳膊买可怜,更是醋意大发,多种情绪混合在一起,说道:“打架是不是,谁怕谁。”说完将整张饭桌掀起,弄了个翻桌席说道:“但你你今天要敢打我,我就不认你这个大哥。”

  浩轩连忙护住菲絮,而寰宇则一把拉起锦瑶,防止她被砸伤。步脚刚稳定,浩轩气的放开菲絮骂道:“混小子,欠揍。”

  焕奕顺手拿起身边的椅子摔了过来,浩轩身子右闪躲了过去,然后两步一飞跃,到焕奕跟前,朝他的下巴一拳便打了过去,骂道:“小妹费心费力照顾我们这么久,你居然还反过来骂她,天理难容。”

  焕奕愤怒的说道;“你真打我,我骂她怎么了,她就是废物,没用。”然后也朝浩轩的打了一拳,浩轩迅速闪躲,轮了空。焕奕疯了一样毫无章法胡乱挥拳。浩轩几翻闪躲避让,终于锁住了焕奕的双手,又用脚将焕奕拌倒在滴地。问道“你道不道歉。”

  焕奕已经满眼怒火,说道“我凭什么道歉。”然后出脚将浩轩也拌倒,趁机迅速转动身体。将浩轩反按在地上,挥拳就打,嘴里还念叨着“你打我,叫你打我,叫你偏心。”

  浩轩则见机将焕奕再次推倒两人迅速胶着厮打滚在了一起,时而浩轩在下焕奕在上,时而焕奕在上浩轩在上。

  菲絮和锦瑶这时丝毫顾不上歉疚,准备冲上去拉开浩轩焕奕二人,却被寰宇一把拉住,说道:“让他们打一会吧,情绪积压到了极致早该发泄发泄了。”

  但即使是修为尽失的情况下,浩轩的武力值也同样高于焕奕,厮打到了最后,焕奕被浩轩按在地上打的连还手力气都没有,浩轩坐在焕奕身上,右手握住了焕奕的双手,左手则握紧拳头猛朝焕奕的头部和脸部又打了两拳,见焕奕无力反抗才停下站起来转身回道后院的住所。

  此事焕奕脸上再次鼻青脸肿,他无力躺在地上,眼见流出两行的泪水。这泪水并非因为浩轩的拳头太过疼痛,当街受辱的鞭打要比这痛的多,但是他没有闪出一丝丝泪花,而是现在心里苦,心里痛。

  他哭着说道“你现在除了能打我还能做什么?我说话过你今天要是出手就不再是我大哥,不是。”

  浩轩停了下来,拳头紧紧握,面目扭曲,连同眉毛都在颤抖,三分深沉中带着七分悲哀的说道“但你,永远是我四弟。”说完便踏着沉重的心情,离开了。

  菲絮赶忙追了过去:“大哥,大哥..”锦瑶则赶到焕奕身边焦急的问着:“焕奕,焕奕,你怎么样?”

  焕奕咬着牙关支起身体做了起来,一把推开锦瑶骂道:“滚开,少在这里假惺惺,骗子,小人,伪君子,我看见你就恶心。”锦瑶绝望的望着焕奕,不敢上前。

  焕奕单膝跪地想起身,可刚要站起来便迅速倒在了地上,此时寰宇走过来吧,一手握起焕奕的胳膊,一手搂住焕奕的腰将他扶起道:“我送你回房。”

  简单五个字“我送你回房”。让刚刚还虎头虎脑无所畏惧的焕奕,再次红了眼眶,他咬着嘴唇点头嗯了一声,到了房间后,焕奕一脸委屈的说道:“二哥,大哥打我,你为什么不拦着,你也举觉得我欠揍是吗?”

  寰宇拍了拍焕奕的肩膀道:“不是,是想让你们发泄一下,再说。”

  焕奕说道“发泄,你让打我发泄?”

  寰宇则语气平稳的说道“是你先动手的。”

  寰宇一句话指出焕奕理亏,但他依旧满脸委屈,十分不服气的说道:“是他先凶我的。什么狗屁大哥,从小除了凶我、揍我、训斥我,好会作什么?这样的大哥,不要也罢。”

  “还会为你凶别人,替你挨拳挡刀,甚至为你去死”寰宇极为认真又语重心长的说道。

  焕奕还在气头上,完全注意到寰宇表情的沉重,更别说听进入寰宇的话:“他替我挨拳替我去死,这骗人的话,鬼都不信,你出去,我要一个人静静。”

  寰宇也有几分脸急的说道“你可以不信,但不代表大哥没有那么做,比如重伤之下为你扛下断子绝孙拳,就配的做你一辈子的大哥。他一直在保护你,你若看不到,一万个好也没用。”寰宇没有再多说,退后两步关门离开。他在那日在心底佩服吧大哥,在如此境地依旧选择保护弟弟,而自己也是哥哥,却被那一拳打的除了痛什么都忘了。

  他知道焕奕有一路的委屈,一路的苦水,一路的郁闷,一路的绝望,一路的痛苦,一路的煎熬,正如自己一样,需要发泄,但不能因此胡搅蛮缠,不讲道理。他心底更明白,锦瑶的错误是肉眼可见的,而倒是他们兄妹落入如此境地的更深层原因则是自己,在错误的时机硬要封印黑莲。所以他不配指责锦瑶的错误,更不配像大哥一样出手教训口不择言的焕奕。

  重伤来到这里八天,八天后的第一次兄妹聚餐便是这样不欢而散。这场不欢而散的饭局更让寰宇真真正正、彻彻底底认清了五人的现状。他失落的回道自己的房间,看着床边菲絮放在那里的幽变玄机伞的残渣碎片,举起光秃秃的伞柄,他放声大哭,“师父,父王,皇叔父我对不起你们。”这是他成人以来第一次哭泣,哭得是那么的痛苦,那样的绝望,那样凄凉,英雄末路,他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哭声响彻整个程欢旅店,浩轩、菲絮、焕奕和锦瑶都听的清清楚楚,菲絮慌乱的站起说道:“大哥,我去看看二哥。”

  浩轩却拉住了菲絮,说道:“别去,让你二哥一个人好好哭一场。”

  菲絮转头看到大哥也同样失落的坐在床上,她走了回来,将浩轩的搂在了自己怀中。因为菲絮站着,浩轩坐在床边,浩轩的头刚好到菲絮的胸口,菲絮说道:“大哥,你也哭一哭吧,别憋着,我害怕。”而这一刻菲絮告诉自己要做一个坚强的妹妹守护哥哥姐姐,以后绝不轻易落泪,更不会在哥哥姐姐面前落泪,她励志要做他们的依靠,做他们的保护SAN。

  浩轩双手搂住菲絮的腰,说道:“我没事,在你怀中靠一靠就行,有你在什么都好,”

  菲絮摸着浩轩的头说道:“我知道修为由登峰造极到一无所有,这样的落差肯定很难接受,我保证,一定会让你们恢复灵力,恢复修为的。”

  浩轩说道:“这样也挺好,以前功法高深又如何,不过是背着仇恨生活,失忆时为莫寒烟为玄冥教报仇,记忆恢复后背利用为母亲报仇,为妹妹报仇。终于为兄弟为正义一战,却落个一败涂地。失去了修为便什么负担都没有了,以后我们就在这里平静的生活,抚琴弹奏,与世无争,多好呀。”

  菲絮顺着浩轩的话说道:“好,以后我们兄妹就在这里快乐的生活,不过我也会让你们恢复修为的,这样你们好保护我呀,我可不想以后都保护你们四人,得累死我了。”菲絮以撒娇的形式鼓励、暗示浩轩修为是可以恢复的。

  浩轩在菲絮怀中点了点头,静静的闭上了眼睛。片刻后浩轩说道:“一会去看看焕奕,刚才没控制住情绪,手重了些,记得给他敷点药。”

  菲絮笑着说道:“我知道,大哥你的伤还没好,你先休息会,我去给你们煎药。”

  寰宇的哭声反而让焕奕有了几分清醒,是啊,历经大难,兄妹五人谁都难受,谁都痛苦,只有他在冲其他人发脾气。刚刚二哥还在极力压制自己的情绪劝道自己,可如今已经崩溃到痛苦流涕。这是他记事以来第一次听到二哥的哭,所以特别印象深刻。

  他心中也明白,就算是他修为还在,也是打不过三皇的,当街受辱不能怪菲絮,可是他委屈,他气不过,而菲絮又是唯一一个修为没有被废的人,不患寡而患不均,这种不平衡他认为这就是父亲的偏心。于是便将所有的怒火洒到了菲絮身上。但所要让此时的他道歉是万万不可能的。

  锦瑶听到寰宇的哭声,心中绝望到了谷底,她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说道:“二哥,对不起,大哥,焕奕还有小妹,对不起。焕奕说道没错,我不配和你们在一起,我不配,我不配......”

  寰宇的哭声成了压死锦瑶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一哭,击溃了她最后的心里防线,此刻,她毫无生存的欲望,指向愧疚的死去,所以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嘴里不断重复着我不配,我不配三个字。

  一个时辰后菲絮煎好了四人的汤药,她想到大哥的话,于是准备先给焕奕的送药,她考虑到焕奕没有吃什么东西,于是专门准备了一份点心过去,敲门道:“四哥我进来给你送药”

  此时焕奕正绝望的瘫在地上,他不想菲絮见到如此狼狈的自己,我不想再将怒火撒到小妹身上,于是起身装出一份依旧大火不想见人的样子凶道“出去,我不想见你,你给我出去。”他一边说一边推,将菲絮赶了出去

  “四哥…”

  “你出去”焕奕说着已经将菲絮推到了门口,最后一句话说完便用力将菲絮推出,却忘了门口门槛的存在,菲絮一个踉砌被拌倒,手中的汤药,饭菜洒了一身。焕奕也心中一颤一心疼,他刚想去扶起菲絮,但又有几分犹豫,转身关上门便回到了房中。他静静的,无助的,痛苦的靠在门上默默哭泣着。

  菲絮顾不上疼痛,鼓励自己微笑,微笑微笑,她勉强的笑着说“四哥,看我笨手笨脚的,我再去给你拿一份。”

  菲絮已经习惯汤药被打翻,所以每次为焕奕准备的药都是双份,防止不时之需。

  半盏茶的功夫菲絮锲而不舍的再次来到焕奕房前,说道“四哥,开开门,我给你换了新的,汤药,还带了甜点。”

  此刻焕奕头脑心绪也总算有了几分冷静,但刚凶完的妹妹此时便又为自己送药,显然有几分不好意思,所以他还故作生气的说道:“我不饿,也不想吃,你走吧。”

  这一次菲絮没有硬闯着进入吃完,她知道硬来是不行的,于是普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四哥,是我没有,是我不好,但你不能不吃药呀,我就跪在这里,等你出来吃为止。”她想起来苍龙山庄二哥教自己的苦肉计,所以故技重施。

  与其说故技重施,不如说菲絮在赌,赌四哥的不忍。

  焕奕说道:“你滚,我不想见你。”

  程掌柜刚刚收拾完浩轩等人打乱的残局,就看到菲絮跪在焕奕门口,她满肚子的火看到这里更是火大,她上前问道:“小絮,你跪在这里干什么?”

  菲絮用手指堵住嘴,嘘了一声,小声说道:“我在求我四哥出来吃药,你快走。”

  程掌柜顿时火气全开,大声说道:“求他吃药,你又不欠他的,他爱吃不吃,你起来。”

  菲絮恳求的说道:“程掌柜有些事你不懂,你快走吧,求你了。我四哥不是你看到的那个样子。”

  程掌柜说道:“不是看到的样子是什么样子?”

  菲絮小声的说道:“我四哥对我很好的,他从允许别人欺负我,他因误会跟玄冥教反目时还总是为我着想,保护我,你知道吗火焰山上四哥为了保护我周身被烧伤,多处经脉被烧毁但却没让我受到一点伤害。他不是你看到的这个样子,他是因为痛苦,因为难受才这样的,程姐姐你不懂,以前哥哥姐姐们保护我,现在换我来照顾他们罢了。你走吧,求你了。”

  听到菲絮的话程掌柜有几分动容,也有几分无奈的说道:“唉,我这住了四个疯子和一个傻子。”但是程掌柜还是十分不解的走开,她不明白,这七天来菲絮没日没夜的照顾四人,怎么还会被哥哥责怪没用。若非她医书高明,四人指不定死了多少回了。现在到好了,伤刚好到能下地就打架,就连吃药还要跪着求,简直是不可理喻。

  程掌柜虽然不理解这是怎样的兄妹,但是她是真真的心疼菲絮,她当日亲眼看到菲絮跪在人家店外磕头,只求卖给她几件赶紧的衣服,她看到寒风中一个身单影只的小姑娘被冻得瑟瑟发抖,却将几个哥哥用被子裹的严严实实,她看到一个十七岁的小女孩每日起早贪黑的做饭、煎药,同时照顾四个人,有时忙的一上午都喝不到一口水。又在心底由衷的钦佩这个姑娘,看似弱小却如此坚韧。于是程掌柜偷偷躲在了角落里,看接下来会发生怎样的事情,如何她的哥哥超过半个时辰不过来,她一定跑过去凿开门,替菲絮出气。

  一阵冷风吹过,菲絮被冻得一连打了三个冷喷嚏,而这时是焕奕应声推开门,端起菲絮身前的汤药一口而下,说道:“你这个傻子,我喝完了,外面冷,你赶紧滚回去。”

  菲絮焕奕将汤药一饮而下,高兴的跳了起来:“我就知道四哥会心疼我的,这点心你也留下。”菲絮端起点递了上来,焕奕继续嘟着脸接过盘子说道:“好了,你走吧,不要再来打扰我。”说完便将门关上了,程掌柜在远处看着微微一笑,说道:“混小子,这才差不多。”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