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一百九十三章:.心灰意冷2

第一百九十三章:.心灰意冷2

  /

  程欢带着菲絮又赶了两天一夜的路才来到程欢所在的东永明小镇,整个镇子一条主街,两侧分布着聊聊几个商铺,算上程欢所来的程欢客栈,不过三家家旅店。

  菲絮欣喜道:“这就是我想找的那种地方,但程姐姐这里商铺药店这么少,生活用品会不会不足。”

  程欢爽快的说道:“不会,这里东永明镇,还有西永明镇、南永明镇和北永明镇,每个镇子都不大,在四个镇子的而中央有两条东西纵横,南北贯通的物品流通街道,两侧都是琳琅满目的商铺。尤其是每个月初六,十六,二十六,是我们这的集市,物品齐全丰富。而这里的几家小商铺不过是为了防止有个不时之需。”

  三言两语便到了程欢客栈,里面就两个伙计和一群孩子,程欢说道:“大妞二妞,带着大家把后院所有私人物品都搬到主客栈来,我把整个后院都租出去了。”

  一个伙计啊了一声走过来,问道:“掌柜的,大家都搬到客栈来的住的话,也就剩下了三间客房,怎么做生意。”

  程欢一把拉住那个伙计说道:“你懂什么,后院给他们住,一年五百两,比我们三年客栈的收入都高,再说了,我们这孤村野店,平时来往的客人也不多。”

  那伙计听后瞠目结舌:“五百两,一年。掌柜的,你从哪里找来的土财主?”

  程掌柜拍了那伙计头一下,说道:“赶紧带人无收拾,哪那么多废话。”

  那伙计嘴都笑的合不上连连答好,就赶忙回道后院收拾。程掌柜转头对菲絮说道:“后院一直伙计和孩子住,为了给你们提供良好的环境,我把他们全都赶出来,搬到客栈住,你在这里稍等一个时辰左右啊。”

  菲絮满眼感激的说道:“谢谢程姐姐,给你带麻烦了。”

  一个时辰过后,菲絮五人正式入驻程欢客栈后院,浩轩等人依旧处于昏迷之中。安顿完毕以后,菲絮便前往程欢所说的物品流通市场购置用品和药物,她一口气买了四哥煎药的沙壶,然后便是几大包的药物,又额外买了可以给大家换洗的衣物。之后在程欢允许的情况下,将一个房间改装成了煎药的药房。菲絮将自己的房间安置在药房和厨房一边,这样方便她煮饭煎药。浩轩、寰宇和焕奕在西侧三个房间,锦瑶则在临近自己的东侧。四处逃窜数日后终于有了可以定居的地方,菲絮旣欣喜又激动,她终于可以全神贯注的为哥哥姐姐治伤了。

  这几天,她每天忙碌在做饭煎药照之间,还要不停的穿梭在大哥,二哥。三姐和四哥的房间,忙的不可开交。唯一可以闲下来的而时间吧便是夜里,于是她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翻阅乾坤袋中母亲留给她的医书。她坚信一定可以找到帮助哥哥姐姐恢复修为的办法,更加坚信吧哥哥姐姐的金丹没有被废,只是她需要时间来应证。

  三四天的时间,浩轩、寰宇等人陆续醒来,但因伤势过重无法下床,菲絮便还是每日前往每个房间送饭。

  四人当中焕奕的状态是最差的一向狂妄自大的玄冥教小公子莫焕奕一时间修为尽失,一向无法无天的莫小公子被一拳普通百姓当街殴打,泼尿、折辱,他在心底受不了这种打击,当他醒来菲絮在度喂他吃药时,他毫不犹豫的打翻了菲絮手中的碗说道:“吃药有什么用,你给我出去。”

  菲絮的手被烫伤,她忍着疼痛将碗的碎片捡起来,说道:“只有吃药才能恢复呀,我再去给你煎一碗。”

  焕奕怒斥道:“你聋了吗?我都说了不用不用,你给我出去。”

  但菲絮依旧坚持这每日笑着给焕奕送药,送饭。这一日焕奕的外伤好了几分,勉强能坐起在地下走动,他多次尝试聚灵,但每每灵力要生成,便会迅速散掉。可每一次散掉他又十分不甘心,便会再次用尽全力凝心聚灵。

  “四哥,你身体还没好,现在不能聚灵运功。”菲端着一份饭菜和一份汤药进来慌忙说道。

  焕奕看着菲絮进来,本就因为无法聚灵而心中不快,见菲絮阻止他聚灵,更为恼怒:“谁让你进来的,你给我出去,别打扰我修行。”

  菲絮劝说道:“四哥,你现在的身体留不住灵力,再尝试都没有用的,你给我一点时间,我定帮你恢复修为。”

  焕奕踉跄的起身,瞪着眼睛问道:“一点时间,是多久呀,我金丹被废了,你怎么帮我恢复修为?”

  菲絮说道:“你的金丹没有被废吧,只是被封印了。”

  焕奕恼怒的说道:“胡说,我真真实实的感受金丹被抛出与周身灵脉分离,亲眼所见金丹为粉粹,你好狡辩什么?怎么也都学会骗人了是吗?你给我出去,出去。”焕奕一边说一边将菲絮推出房门。

  菲絮极力辩解道:“四哥,我你没骗你,是真的。”

  焕奕说道:“以前有个大骗子,现在有个小骗子,你给我滚,不想看见你们。”他最后一句话说的很生气,最后以推也极为用力,菲絮说中国的餐盘直接掉落,药汁、饭菜一同洒落摔的细碎。

  正一幕正好被程欢看见,她气愤不解的骂道:“狗咬吕洞宾,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小絮,怎么样?”

  菲絮说道:“程姐姐,我没事,我四哥只是心情不好,是我没眼力见,你别怪他。”

  程欢在门口骂道:“什么心情不好,你又不欠他的,每日送吃送喝送药的照顾他,还成了你得不是了。”

  焕奕听后在房内说道:“我又没让她照顾,滚,离我远点。”

  “你”程欢从未见过如此不讲道理的人,她气的手都发抖,菲絮见状连忙抓住程欢道歉:“对不起程姐姐,你别生气,我求你了,别是说了,赶紧走,不要打扰我四哥。”菲絮拉着程掌柜出来四合院。哀求道:“程姐姐,我们的事,你能不能不要管,我自己能解决好。而且我哥哥姐姐都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和创伤,他们需要时间来恢复,不能急的。”

  程掌柜说道:“可是那个臭小子太混了。”

  菲絮辩解道:“我四哥一向对我很好的,这是他现在还没有走出痛苦而已,不能怪他的。”

  程掌柜看着眼前这个善良单纯的小女孩,心中无尽怜悯和感慨,她不知道兄妹五人到底经历了什么痛苦不堪的事情,只是听菲絮说封印黑脸失败了而已,所以她无权指责其他人的得失,她生气只是单纯的心疼菲絮而已。于是说道:“好的,你们的事,我不插手。如果有什么需要,你就跟我开口便是。”

  其实在房间内偷偷聚灵的不止焕奕,浩轩,寰宇、锦瑶醒来后都做了几百次尝试,几百次失败。不过他们的内在修养将自己那份失落强行压在的心底罢了。他们能听见焕奕和菲絮的对话,没有出来,是因为在心底也认为菲絮在说善意的谎言骗自己罢了。金丹被废一事别无悬念,这是不争的事实。

  又过了五天,浩轩等人的身体外伤几乎痊愈,但内伤还没有恢复,菲絮和程掌柜商量想要兄妹在一起聚一下,于是程掌柜特意关店一天为兄妹五人做了一桌好吃的,当然是食材和费用都要菲絮自己出才行。程掌柜为人豪爽,不过在金钱上从不吃亏,从来都只是赚不赔的主。

  这是兄妹五人来到这近十天第一次同桌用餐,五人的心情却又说不清是什么滋味,五人一言不发只是默默的吃着各自的饭,多日未见,他们不知道该说什么。气氛一度十分尴尬。菲絮故作假装什么都看不开来,故作开心的给每个人夹菜,热情对待每一张沉默冰冷的脸。

  “四哥最爱吃鱼头了,这个给你。”菲絮笑着夹起鱼头放到恶焕奕的碗里,焕奕却毫不客气的将鱼头放在了桌子上:“我不想吃,放那吧。”

  菲絮尴尬一笑,:“没关系,那吃点别的。”

  菲絮这次叫大家出来以方便聚餐,一方面想一同告诉哥哥姐姐一个好消息,就是她终于找到医书上的记载,一种“锁灵护丹术”的存在,这种术法会用一股强横霸道力量强行切断金丹与所连接的周身灵脉,那一瞬间能让首之这种术法的人本痛苦不堪。而这种术法只会在两种情况下使用。一种是人的修炼到了瓶颈,为突破瓶颈使修为更上一层楼,会找寻修为比自身深厚之人强行封印金丹,从新修炼,待修为重新恢复原来的几成功力,靠自身灵力与金丹灵力重新报聚合冲破封印,一旦成功,修为便会迅猛提升。一种情况则是身体遭遇反噬或吞噬之力时,为了护住自身修为而封印金丹,防止金丹被吞噬,带吞噬之力消失,从新修行,冲破封印,这是一种特殊情况下的被动修行。

  菲絮用探灵术分别探查过浩轩等人的身体,金丹确实存在,而一种莫名的吞噬之力也确实游走在几个体内,导致几人体内无法储存灵力。但这股吞噬之力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弱化,就在这两日,菲絮发现这股力量已经若有若无了,也就是说用不了多久,他们便可以重新修炼,从新聚灵。

  菲絮满怀欣喜的说道:“我今天想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在医书中找到了一种锁灵护丹术,根据我的多方查照,父亲是为了保住你们的修为暂时封印体内的金丹和修为。”

  浩轩等人听到菲絮这样的话并不欣喜,因为他们想当然的认为菲絮在骗他们,鼓励他们,焕奕直接将筷子拍着桌子上说道:“够了,以前有个大骗子,现在多了个小骗子,老耗子,你长本事了,越来越会骗人了。”

  菲絮说道:“我没有骗人,你们体内有一股吞噬之力,会吞噬一个人所有的修为和灵力,就像魔族曾经的嗜血天蚕一样,父亲肯定是因为这个缘故才封印的金丹。也是因为这个噬灵之力,你们才无法聚灵的。”

  焕奕说道:“封印金丹护修为,老耗子你能不能在编的荒唐一点。你这样胡编乱说只会让我们更难受,更痛苦,你懂吗?还有,凭什么我们的修为都被废了,你却安然无恙的在这里胡说八道。”

  菲絮一脸呆滞的看着焕奕,说道:“父亲说留着我的修为保护大家,所以才.....”

  焕奕听到保护二字,情绪更加激动的斥责道:“保护?我和大哥修为在时,不曾让别人碰过你一根头发。可你是怎么保护我们的,带着我们东躲西藏、四处逃窜、当街受辱,就差没有当众吃屎了。你永远是这么废物,这么没用,你怎么保护的我们。”

  菲絮听了焕奕的斥责,眼睛瞬间红了,她强忍着憋着泪水。旣愧疚又委屈,愧疚是因为自己确实没有保护好哥哥姐姐,曾经在哥哥姐姐的保护下不曾受过任何委屈,倘若有人欺负自己,哥哥们则会遇神杀神,遇魔斩魔,而她会带着哥哥们逃跑。委屈是因为她已经竭尽全力在保护大家,竭尽所能照顾大家了,只不过是没有做得尽善尽美罢了。

  菲絮起身冲着深深的鞠了一个躬说道:“对不起,是我没用。”一旁的锦瑶连忙扶起菲絮说道:“快起来,这不怪你。”

  而浩轩则对焕奕的胡搅蛮缠十分恼火,他怒视着焕奕命令的说道:“焕奕,给小妹道歉。”

  焕奕见大哥突然对自己恼怒发火,自己更为恼火。他拍着桌子说道:“我又并没有说错,凭什么道歉。”

  菲絮依旧鞠躬不起,道歉道:“不,不,不要吵了。是我没用,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大家。”

  锦瑶连忙解释道:“焕奕,这不能怪菲絮,四处流窜是时局所致,换谁都一样,当街拦路的是三皇,菲絮不敌更是情有可原。”

  焕奕见锦瑶开口,更是火冒三丈:“你给我闭嘴,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话,要不是因为你犹犹豫豫错失良机,我们能沦落至此吗?你不是母女情深吗?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们在一起,给我滚。”

  焕奕的一句话直接戳到了锦瑶的痛楚,这一段时间她始终活在内疚当中,更是甚至兄妹如今的境况都是因为自己导致的,现在被当众提出,如同在伤口上撒盐,她更是悔不当初。她直接跪在了地上,低声说道:“是,是我的错,我不配。”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