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一百九十二章:.心灰意冷1

第一百九十二章:.心灰意冷1

  /

  菲絮、锦瑶随着七彩吞云蟒来到小镇门口,发现原来自己的宽大结实的马车的车框和车帷都在刚刚的打斗中破碎,勉强剩下一个车板和车板上了两双被褥。重伤昏迷的浩轩三兄弟被七彩吞云蟒放在了车辆一旁,便静静等待主人的来临。见到菲絮后再次化身飞入御龙飞空鞭。

  现在已入十一月,每日申时过半气温便会骤降,而此刻乌云密布,北风四起,隐约有要降雨雪的趋势。锦瑶看着头顶山翻滚的乌云,担忧的说道:“该不会屋漏偏逢连夜雨吧,小妹,我们得赶紧找到一个住的地方。大哥他们都重伤,抵御寒冷的能力大大降低,我怕熬不过这夜。”

  浩轩等人的伤势菲絮这位医者更是心知肚明,之前五天五夜的赶路,马车还是他们的避风港,如今要露天,想一想不觉心凉。菲絮看到浩轩等人身上的脏水、破碎的臭鸡蛋和血水混合在一起,更为担心的说道:“三姐,大哥他们三人身上太脏,伤口会感染的。”

  她将手伸出摸向浩轩的额头,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然后再次摸向寰宇和焕奕的,皱着眉头说道:“大哥他们已经在发烧。三姐,我记得前面有个小亭,我送你们过去,然后我去返回小镇给大家买几件干净的衣服。”

  锦瑶和菲絮合力将浩轩三人扶上马车,行了半个时辰才找到菲絮说道亭子,菲絮将被褥铺好,将浩轩、寰宇、焕奕三人背了下来,小心翼翼的放躺在地上。然后找来木枝干柴生火。说道:“三姐,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再回趟小镇。小八,你也留下保护大家。”

  锦瑶虚弱的点了点头,小八说道:“主人,你要小心。”此时外面已经零星下起了雨夹雪,地面湿漉漉的。菲絮很快便御剑回道小镇,她首先冲进服装店,给浩轩等人购买衣服,谁料刚一进门便被赶了出来:“出去,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菲絮说道:“我就想买几件衣服,多少钱都行,我哥哥们受了重伤,衣物全脏了,若不及时更换,伤口会感染的。”

  那掌柜继续推搡着菲絮出来:“罪恶滔天,死有余辜。”说完便关上了门。

  菲絮无奈只好去旁家店铺购买,可是又去了两家店铺,接过一样是被哄了出来。菲絮想无论如何她都要卖到衣服,不然哥哥们的身体根本受不住,于是她普通一下跪在了地上,用力磕头恳求道:“求你们了,买我几件衣服吧,我哥哥姐姐不是坏人,我们也从来没想过害大家,求求你们,买我几件衣服吧。”

  只听见里面的人呢说道:“就算你磕破了脑袋,我也不会卖给你一件衣服的,少在这里装可怜。”

  菲絮依旧苦苦哀求,头一下磕的比一下响,不一会的功夫,额头上全是鲜血。刚好前日那个被小八迷晕的程欢撞见,她以为有小姑娘被欺负了,于是上来帮忙,她扶起菲絮问道:“姑娘,怎么了。”然后一眼便认出了菲絮,说道:“怎么是你?”

  菲絮紧张的哆嗦的一下,问道:“我不认识你呀,你是谁呀。”

  程欢道:“前两日我们住一个客栈,你带着四个昏迷不醒的人进来,身边还有一只粉色会说话的章鱼,对吧。你一睡不行,我看那只小章鱼分别为重伤的主人喂药,着实可怜,想去帮忙,结果却被那章鱼迷晕了两天。”

  菲絮听后连连道歉道:“姐姐对不起,我们身份特殊,又被追杀,所以小八的戒备心强了点,怕你会伤害到我们兄妹。”

  程欢道:“不就是玄冥教的吗?什么特殊不特殊的?你跪在这磕头干什么?”

  菲絮一脸惊讶的问道:“那你不恨玄冥教的吗?”

  程欢一脸不屑的哼了一声,说道:“上午的事我听说了,一听就知道你们在替别人背锅而已,对了你还没有说,你在这磕头什么头呀?”

  菲絮道:“我哥哥姐姐本就重伤,今日又多增了皮肉之伤,已经衣服被打烂,血肉模糊,需要更换干净的衣物,但他们不肯卖我。”

  程欢一脸不解的问道:“所以你就在这跪着磕头秋,你傻不傻了,你就算磕头死结果也是一样的。不如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们几个玄冥教的公子公主落得如此狼狈,还有那个清平郡王怎么回事?然后我帮你买到衣服怎么样?”

  菲絮惊奇的说道:“真的吗?”然后顿时又委委屈屈的样子说道:“我二哥是清平郡王不假,也是他劝服弘曦皇帝臣服于玄冥教的,但他只是为了保全成千上万的人免于战火败了,一旦打起来,龙舟必败,依旧还得臣服,献祭孩童的。我二哥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封印灭世黑莲,救下无辜的孩子。我们兄妹五人苦练了两个多月,也计划的两个多月,想在黑莲之力觉醒四成前封印黑莲,这样烟姨便不会受黑莲影响,龙舟也就恢复太平了。可是我们失败了。哥哥姐姐的重伤,修为被废,父亲和烟姨念在我母亲的遗言上饶了我们一命,但将我们赶出了玄冥教。”

  程欢津津有味的听着,一点听一遍点头说道:“果然和我猜的差不多,那三皇现在也算是替你爹办事的狗吧。”

  菲絮嗯了一声说道:“我们收服了魔族以后,三皇便臣服我烟姨了。”

  然后程欢笑道:“真的是虎落平泉被犬欺,走吧,换一家店我帮你买衣服。”

  菲絮兴奋的起身,说道:“谢谢你,你真是好人。”

  菲絮的夸赞极为真诚,程欢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没有,没有,我拿你的钱进去买而已,我可没钱。对了,以后你们有何打算?”

  菲絮说道:“我要找一个偏僻的地方住下,帮哥哥姐姐养伤。伤好了以后,还的想办法封印灭世黑莲,不然会有更多无辜的孩子遇害。”

  程欢道:“就是说你们现在还没有地方的,就是盲目的乱跑乱找对吗,你们有钱吗?”

  菲絮说道:“有,离家时秋霜姐姐为我们准备了盘缠。”

  程欢听到菲絮提钱时非常坚定,眼睛都亮了,她说道:“我在的镇子就非常偏僻,不过是二百多户人家,绝少与外界来往。我开了个客栈,客栈内院是个小四合院,我租给你们住怎么样,看你的情况一年半载也不会好,这样先住上一年,一年一百两怎么样?”

  菲絮一定顿时笑开花了,一把将程欢抱住,说道:“姐姐,你太好了,一百两没问题。”

  程欢看到菲絮如此爽快的答应的,心里顿时后悔,她想:“这么爽快肯定有钱,一百两说少了。”突然脑筋一转,说道:“我说的是一人一百两哦,但保证后院绝无人打扰你们,厨房、茅厕一应具备。”

  菲絮听到无人打扰,更是高兴,说道:“没问题。”

  程欢见菲絮又是二话没说便答应了下来,心里想到:“果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被赶出家门了还这么豪。”

  程欢帮助菲絮买了四套衣服,又帮她待买了草药和煎药的沙壶,铁盆和毛巾,还有几代水,问道:“今晚你们这哪里,这么多东西,我送送你。”

  菲絮说到:“镇外五里的小亭,这东西吗,放进乾坤袋就行。”菲絮将所有东西瞬间收回乾坤袋,然后说道:程姐姐,今天谢谢你,我们就在小亭等你,明日你就来小亭找我们吧。”

  程欢转念一想,三个昏迷一个重伤,担心菲絮一人照顾不过来于是说道:“我跟你一起快去看看。”

  菲絮运转灵力,发现已经恢复七成,可以御剑载人说道:“好的,程姐姐你抓紧我,我们御剑过去。”说着便御剑带着程欢来到了镇子外的小亭。

  现在夜已经黑了,气温变得更低,先前的雨加雪变成了大片的雪花在飘落,不到一刻钟便回到了这里。菲絮回来时发现炭火已经灭了,而锦瑶也晕倒在了一旁,小八说道:“主人,主人,三公主也晕倒了,我没敢离开所以火灭了。”

  菲絮道:“小八,做的很好,程姐姐,你能不能帮我拾些柴了。”小八看到一旁的程欢,顿时吓得惊慌失措,它记得自己潜入迷晕了她。所以立刻钻进了一滴泪中。

  程欢一看四周白茫茫一片,确实不是去哪里拾起柴,但在这四面透风的亭子,夜间没有柴火肯定要被冻死的,于是爽快的答应了。

  菲絮将锦瑶换忙放下,又一一帮浩轩等人擦拭身体,换上了干净的衣服,然后用被子将四人盖的严严实实的。这边程欢已经重新将火点旺,还煎上了菲絮放的汤药。

  菲絮说道:“程姐姐,太晚了,我让小八送你回小镇,这是一百两,明天有劳你再买一辆马车来接我们。”

  程欢关心的问道:“你一个人可以吗?”

  菲絮点头道:“可以的,小八,送程姐姐回去。”菲絮仿佛一下子长大了一般。言谈自如,安排妥当。程欢也十分佩服眼前这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遭遇如此大的变故还能这般坚强,冷静。

  小八兢兢战战的出来,不敢正面看着程欢,它害怕程欢找自己算账,菲絮也看出小八的胆怯,鼓励的说道:“没事,程姐姐不怪你。”

  小八顿时眼睛一亮,嘿嘿的笑了,程欢道:“以后到了我家,我在慢慢找你算账。”

  “啊”小八吓得八根爪子都哆嗦了,然后程欢话锋突转,说道:“逗你呢,走吧。”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程欢便驾着马车回道了这里,她看到一旁的菲絮被冻得瑟瑟发抖,而各个姐姐每棉被裹的严严实实,再次红儿眼眶。昨天的交往,他便得知菲絮是个单纯善良的女孩,一身修为却没有硬抢衣物,遭人误会毒打,心里却还是想着封印黑莲,解救无辜的孩子,而眼前更是自己冻在冷风中,脸色通红,双手红肿,也要默默守护哥哥姐姐

  她回到车内拿起一件斗篷,披在了菲絮身上,刚一接触菲絮她便睁开了眼睛。寒冷的而气温冻的她根本没有入睡,菲絮看到眼前是程欢,高兴的叫到:“程姐姐。你来了。”

  程欢说道:“我怕天亮了有人看到你们的行踪,便趁天黑出来的,来扶起哥哥姐姐上车吧。”

  第三日,莫靖天突然出现在这个镇子上,在刑场的位置绑着的却是三皇,身后是残雪和惊雷,莫靖天坐在最上端趾高气昂的说道:“听闻三日前这三个小鬼在众目睽睽之下对我玄冥教的五个孩子百般羞辱折损,今日我跟大家便把话说清楚。我玄冥教的五个孩子因反对我和大姐修炼神功之事与我们大打出手,事后我废了他们的修为并将他们扫地出门。但,他们是生是死都是我玄冥教的人,是抽筋剥皮还是流浪街头也都是我玄冥教的事,由不得别人伤其一分一毫,否则我定让他生不如死。”

  莫靖天说完在三皇身上各画了一个招阴咒,一瞬间孤鬼嚎叫魑魅聚集血鸦盘旋,场面惨不忍睹,不足一刻钟三皇便仅剩下三具白骨。吓得那些三日前被动过手的人纷纷摊在地上,他们本就是普通百姓,只因受三皇鼓动、又失去孩子一时愤怒做出了点出格的行为,被如此恐吓瞬间破了胆,有的甚至当场尿了裤子。

  莫靖天清了清嗓子拿出一张纸:“那日动手伤了我儿的人,名字都在这里,王义和,邓贺、赵曼,我就不一一念了,看在你们无知的份上我饶你们一命。”众人本以为必死无疑,已经将心提到了嗓子眼,听到饶你们一命,瞬间松了口气。“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这里有鞭子,你们一条龙排好队依次抽打,后一人抽前一人,每人三十鞭,谁要是下手轻了或伤的不够就别怪我亲自动手。三十个数内排好队,准备好互抽。”莫靖天心中也明白这些普通百姓不过是受了三皇的误导,但想到当中鞭打了浩轩等人,作为父亲又着实咽不下这口气,于是选择让那些动手的人互相鞭打,以示警戒。这样做还给世间一个信号,任何人都不准侮辱,伤害浩轩等人,不然他绝不放过。

  莫靖天说完后,惊雷便在一旁洪亮的开始数数,一,二,三......每一个数字喊出口都是惊心动魄的吓人,那些动过手的人来不及多想慌张前去领鞭子,然后迅速开始排队站好,并特意嘱托后面的人打自己的人千万不要收下留情,能多狠就多狠。就这样仅28个数的时间一条二十几米长的自罚鞭对便排好了,最后一个人兢兢战战的问道:“请问谁来打我。”

  惊雷道:“你们单数后至前,双数前至后,一头一尾每次挨两鞭即可。开始吧。”

  最后一人紧紧握着鞭子,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的抽了前个人一鞭,只听到啊的一声惨叫后缓缓起身,同样用尽全身力气抽了自己前面的人,他会不自觉的将自己的疼痛化为气力施加到另外的人身上,就这样一鞭一鞭开始循环,谁都不敢懈怠。

  再此期间,莫靖天又问道:“那个让玄冥教断自绝孙的张捕快呢。”

  那张捕快持刀上来道:“莫靖天一人做事一人当,要杀要剐随你便,反正我张氏一族以无后,已经无所畏惧。”张捕快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他希望自己的死可以免去家人受牵连。

  莫靖天道:“断子绝孙拳,够狠的呀。我真的想让你们张氏一族尸骨无存。但轩儿答应了你只要你不向小儿出手,此事他决不报复。既然他这样答应你了,我也不会找你寻仇,我要留着你的命,有一天跪在他们面前亲自谢罪。”

  “让我跪地谢罪,没门。你们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跪地求饶的,更不会因为求活屈服于你们这些丧尽天良之人的。”張捕快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

  莫靖天不屑一笑,说道:“任何人都没资格来审判我和我的孩子。”然后一掌将张捕快打飞。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