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一百八十六章:嵩山大战4

第一百八十六章:嵩山大战4

  /

  莫寰宇话音刚落,兄妹五人像是约定好的一般同时退出金尊圣母殿来到玄机广场,莫寒烟脸色阴沉中带着几分恼怒,自她称尊以来先收服魔族,后收编五大门派八十世家,最后又令皇权臣服,各门各派虽有怨气,但从未有人敢当面挑战她的权威,更为准确的说是敢怒不敢言。她万万没有想到第一个向她发起挑战的人竟然是自己养育大的儿女,无关之人发出的不同声音是反抗,而自己亲人则是背叛。因为在她的观念中亲人就是要同自己风雨同舟,生死与共的,是要无条件支持自己,帮助自己,站在自己身后的,所以亲人将剑指向自己要比敌人拿剑刺向自己还要可恶可恨成千上万倍。

  莫寒烟和莫靖天先后走出金尊圣母殿,寰宇早已将幽变玄机伞展开放大悬之空中,一道金黄色的光将兄妹五人笼罩,同时这到明亮而此言的金光也冲上了天空,迅速引起了嵩山之上所有人的注意。莫靖天沉着脸训斥道:“人总是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浩轩,寰宇今日你们若为了无关之人封印黑莲,他日可能连保护最想保护的人的能力都没有,现在走还来得及,若真交上手就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寰宇道:“父亲,我一直以为我是最了解您的人,我认为我很懂您,但这两个月来我发现越来越看不清您了,若双剑圣姑的以死谢罪无法换回您的一颗赤子之心,就让孩儿们当您做您赤子之心该做的事情吧。小妹。”

  菲絮听到寰宇叫自己,立刻明白二哥在暗示自己拖住父亲莫靖天,她点头嗯了一声手持青菱朝莫靖天飞了过去,一招‘燕燕轻盈风摇曳’,那青菱如风中摇曳的彩带,打着波浪冲向了莫靖天,紧接着说道:“父亲,女儿今天得罪了。”

  莫靖天看到第一个出手的竟然是最小的菲絮,猜想到他们肯定为这次大战精心设计了对战策略,他转头对身后的残雪、惊雷三人说道:“玄冥教的家事,外人一律不得插手。”莫靖天这层命令有两重意思,第一莫寒烟和他与浩轩五人的战斗不需要他们插手,第二则暗示其他人如果想插手必须阻拦。

  命令过后,莫靖天主动迎上菲絮,但却只是防守,闪躲他知道菲絮单纯,看事简单,对于做什么不做什么向来都是听父母或者哥哥姐姐的安排,现在她这么做,不过是听从了浩轩、寰宇的话而已,他不能像阻击杨钩天和双剑圣姑那样攻击,更不忍最小女儿动手。所以他要以父亲的权威劝菲絮离开。

  于是训斥道:“絮儿,你跟着瞎闹什么?我先让残雪送你回清水滨。”

  菲絮一边舞动着青菱,一边说道:“父亲,我没胡闹,我要救那些孩子们,求您了,帮帮我吧。”说完又一招‘花边袅袅扶春去’,一道绿光帮着青菱飞出,绿光如风一般吹着青菱而来像是要将莫靖天缠裹,而莫靖天只用了一招火行无常的‘炎火焰焰’,便将青菱逼退。

  莫靖天说道:“乾坤浩瀚缥缈,运行不止,与天地永恒,岁月悠悠相比人的一生如露珠,一样短暂,七八岁和七八十岁根本毫无差别,那些献祭的孩子不过以另外一种形式存在罢了。何谈救与不救呢?”

  对于菲絮最先出手莫寒烟同样十分惊讶,而低头看向玄机广场时发现寰宇四人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莫寒烟说道:“别浪费时间,你们四个一起上吧。”说完手中冒出两股浓黑浓黑的黑烟朝寰宇等人的方向打来。

  寰宇设下防御空间,那两股翻滚的黑烟像弹力球一样被弹回,一次防御结束后,寰宇转手飞出上百梅暴雨梅花针,他知道这一招式对莫寒烟没有,而初此招便是寻找将莫寒烟控制在幽变玄机伞的控制范围中。

  莫寒烟见两股黑气被弹回,本就恼怒不已,不料刚弹回黑气,自家的暴雨梅花针便借机飞出,莫寒烟仿佛炸药一样瞬间被点爆,她红着眼睛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们找死。”然后加架着一团黑气迎面飞了过来。

  寰宇见一切如设计一般进展顺利,叫道:“小妹”。正在和莫靖天纠缠的菲絮听到寰宇发出的第二个信号,迅速召唤出御龙飞空鞭中的七彩吞云蟒的元神,和莫寒烟一同进入玄机伞罩下的金光范围内。莫靖天惊慌的道:“大姐,不要进入玄机伞中。”可是这一体醒说完的晚太微弱,莫寒烟已经遁入玄机伞中与焕奕和浩轩一同交手,于此同时七彩吞云蟒进入玄机伞内围绕伞柄盘旋环绕而飞行,一道游走的七彩的光芒使得玄机塔内金光更加耀眼夺目。

  寰宇见七彩吞云蟒已进入三种便遁入幽变玄机伞内部空间运转法力,实现人伞合一。这是他两个月以来探究的新招式之一。人伞合一双重力力量的发挥,加之七彩吞云蟒的辅助,一个强大的五至神器空间产生。这一空间内,能在半柱香内实现对对手能力压制的百分之八十左右,同时提高队友三倍的能力,不仅如此,人三合一状态下寰宇还可以接住幽变玄机伞的力量控制对手的颅顶,而这也恰恰是灭世黑莲的栖身之处。目前状态下莫寒烟的黑莲之力甚至低于刚觉醒时的一成。

  莫寒烟上来就被压制和控制,胸中大怒不已,她怒吼的叫到:“原来你们蓄谋已久,今天你们谁都别想活离开。”莫寒烟知道压制自身能力的是幽变玄机伞和御龙飞空鞭合力的结果,若想变被动为主动,必须先破了玄机伞,她集聚所有力量想对幽变玄机伞发出致命一击,但还未发力,浩轩和焕奕便从左右两个方向攻打了过来,颅顶被控制的情况下她的移动空间非常狭小,甚至没有躲闪的余地,只好连忙招架浩轩和焕奕的攻击。

  这边莫靖天发现莫寒烟进入了玄机伞内的空间,根据莫寒烟的反应他猜出了三内的大致情况,于是翻手设下一个五雷阵法困住菲絮,我知道菲絮怕火,便有意避开火雷,而是启动风雷、电雷和地雷,这样既能困住菲絮同时也不至于伤到她。

  五雷阵法设完以后,莫靖天便火速前往玄机广场准备帮助莫寒烟破除控制,可他刚一身转被听到菲絮噗嗤一声吐血的声音,他立刻惊慌的转头,发现菲絮竟被阵法所伤,衣襟和嘴角都是鲜血,他心疼坏了,立刻收起阵法回道菲絮身边扶起她问道:“絮儿,你怎么了?”

  菲絮捂着胸口说道:“这两个月练功过去不心急,伤了心脉。”浩轩知道一旦菲絮被莫靖天的五雷阵法控制被无法破阵,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莫靖天自己收回阵法,所以提前让菲絮准备的血囊,一旦入阵便做出被阵法所伤的假象。但三级阵法便受伤又怕莫靖天生疑,于是提前编了练功急于求成而受伤的理由。

  一旦莫靖天心急靠近菲絮,菲絮便近身缠绕攻击,始终不离莫靖天,这样他旣不忍打伤菲絮,也无法二次施展阵法。

  莫靖天听到菲絮的话,训斥道:“练功过急而伤身,胡闹,你在这里老实等着。”莫靖天训斥菲絮过后准备再次前去帮助莫寒烟,不料菲絮突然起身与他再次打斗,一边打斗一边说道:“父亲,我知道我很弱小,但今天就算拼了命我也要拖住你。”菲絮的身手极快,一边攻击一边闪躲,身体又始终不离莫靖天。

  莫寒烟在被压制和控制的双重压力下,与浩轩和焕奕打斗不出一百了回合便站了下风,她知道自自身活动不便的情况下,在这样的打斗只会消耗自身力量,于是双手汇聚能量,同时出手准备孤注一击。而她的这一做法似乎早在浩轩和焕奕的意料之中,待莫寒烟将浓浓黑气朝他们二人同时打出之时,浩轩和焕奕也早就凝聚好了灵力,一团蓝光,一团红火飞出与莫寒烟的黑气相迎,三股力量撞击,时而黑烟吞噬红火,时而蓝光冲破黑烟,此强彼弱或此弱彼强,不相上下,这股平衡之力使三人僵持在空中。

  这时浩轩突然叫道:“锦瑶,就是这个时候。”

  莫寒烟此时才意识到一旁的锦瑶始终没有出手,也瞬间明白锦瑶迟迟没有出手并非是顾念母女之情不忍出手,而是在等待机会。

  1  此时的锦瑶身体穿梭了碧、紫两道霞光,这正是碧云霞紫剑所发出的耀眼迷人的光芒,她入阵之前尚十分坚定要打赢母亲,封印黑莲,但入阵以后她能亲切的感受到母亲的失望和愤怒,所以她开始犹豫,纠结。浩轩的一声提醒让她从出身的挣扎中醒来,此刻她明白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于是舞动着碧云霞紫剑双手展开又和气汇聚灵力使出了‘蒲黄八月天’击向了莫寒烟。莫寒烟颅顶和左右双手都被控制无法闪躲,这股强大的力量直接冲向了莫寒烟的胸膛,一股紫红色的鲜血喷涌而出。

  这一股鲜血就像直接浇在了锦瑶的心间一般,令她心中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抖,焕奕着急的说道:“是印堂不是胸口,快点要没时间了。”

  锦瑶知道按照约定她是要直击目前的印堂处逼出黑莲的,但就在出手的那一瞬间她犹豫不忍,她刚害怕印堂的一击会直接杀了母亲,所以将原本应该使出的‘月波荡如水’换成了‘蒲黄八月天’,还故意打向了胸口,看一下母亲的承受能力。

  听了焕奕的话,莫寒烟斜眸一笑,她立刻领会到远离玄机伞的控制由时间的限制,那么即使她现在打不过四人,一旦玄机伞过了时间,他们也将不攻自破。她那邪魅的一笑过后便漏出楚楚可怜的模样说道:“瑶儿,你当真要杀我吗?我可是将你怀胎十月的母亲。”

  莫寒烟的话一出,原本心头颤抖的锦瑶顿时泪眼朦胧,浩轩提醒锦瑶道:“锦瑶,只有逼出黑莲才能找回真正的母亲,她不是,快,不然就没有机会了。”

  浩轩的话反而让锦瑶坚定了几分,她心头念到了“我要找回真正的目前。”手中也重新汇聚灵力,浩轩继续鼓励道:“月波荡如水只是为了逼出灭世黑莲不会伤到母亲,瞄准印堂一击而中。”

  锦瑶持见冲到了莫寒烟面前,莫寒烟哀求的说道:“瑶儿,你这一击能逼出黑莲可也结束了我的生命,这是你想要看到的结果吗?我就是你母亲,我现在清醒的很,让他们住手,我自己逼出黑莲。”

  浩轩叫道:“不要相信她,一旦我们停手黑莲之力会迅速控制母亲,她不可能自己逼出黑莲,她也做不到。”

  焕奕又气又急的骂道:“你能不能快点,答应好我们的事情现在反悔不是找死吗?”

  锦瑶现在的心更慌乱了,一边是兄弟姐妹,一边是母亲,是何取舍她都会心痛。但她相信大哥和二哥的话,不伤害母亲,于是流着泪闭着眼睛冲了过去。就在剑气透过碧云霞紫剑穿过莫寒烟的印堂,莫寒烟痛苦的哀嚎着:“啊...啊..瑶儿快住手,我的神识都在撕裂,再不住手我将魂飞魄散。”

  寰宇在玄机伞内传声说道:“锦瑶,凝心静气,专著力量,马上就能逼出黑莲了。”

  莫寒烟继续叫道:“瑶儿,女儿快住手,我的身世已经破碎,再不住手就真的魂飞魄散了,你在弑杀你的母亲呀!”

  弑母这个词一出,锦瑶的精神和情绪再也崩不住了,倘若母亲说道真的,神识正在分裂,她将魂飞魄散,让她如何面对这样的现实呢?于是她毅然收起碧云霞紫剑。兄弟三人异口同声的叫道:“锦瑶。”

  锦瑶哭着说道:“弑母,我做不到。”

  莫寒烟听到锦瑶的做不到三个字,脸上诡异的笑了,心里道:“论攻心,你们还差的远。”然后说道:“瑶儿,你的感受我能明白,就像让我杀你们一样,我也做不到,这样的话我宁愿自己去死,可是我不能死,我答应妹妹要保护好你们兄妹五人的。”

  浩轩明白此事在如何说服锦瑶,面对自己的亲生母亲她无论如何也不能下手,他更深刻的高手到自己对抗黑莲之力的力量越来越弱,而莫寒烟的力量却在逐渐增强,于是说道:“锦瑶,你来替我,我来逼出黑莲。”

  相比亲手攻击莫寒烟,牵制控制母亲锦瑶更容易接受,她点了一下头飞至浩轩的身旁,汇聚灵力对抗来自莫寒烟右手的黑气,带全完接受抗衡之后,浩轩撤离,准备给莫寒烟最后一击,他毫不客气的使出‘九龙冲天乱苍穹’顿时九条飞龙飞出,四散飞出转眼又汇聚成一条巨大的玄霜巨龙直接冲向了莫寒烟。

  就下马上要冲破莫寒烟印堂时,幽变玄机伞形成的闭合空间的金光突然暗探,一股霸道的黑烟从印堂冲出直接吞噬了浩轩的巨龙。这场景三人目瞪口呆,还未来得及反应,莫寒烟的双手的黑气更是突然增强,完全超出了焕奕和锦瑶的控制,反而被黑气控制,莫寒烟双手交错,两股黑气像是巨大的黑绳轮着焕奕和锦瑶双双撞击摔出

  浩轩再次使出‘寒冰著身双龙飞’两条飞龙冲出救下焕奕和锦瑶,浩轩正准备再次发动攻击,莫寒烟早已汇聚周身的所有力量自下而上将一个巨大的黑球打向了幽变玄机伞。这股强大霸道的力量使得玄机伞受到巨大的撞击,整个伞如同顿时散架,每个伞翼盘旋飞出,而里面的各种暗器也四散而非,而寰宇则是重伤被摔了出来,直接撞击到了玄机伞,摔落在地。

  “寰宇”浩轩惊恐的大叫道,他毫不顾忌的奔向寰宇,却不知同样一个巨大的黑烟球已经打向了自己。

  “大哥小心”焕奕和锦瑶焦急的提醒着浩轩,但一切都已经太晚,浩轩根本来不及做任何防御便被那力量巨大的黑球击中,只是一击他感受五脏六腑都被炸裂一般,然后被这股强大的冲力摔向玄机塔,二度被撞击后衰落在地。重伤的他竟然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浩轩重伤趴在地上,两次尝试不无起身后一股黑气再次将自己缠绕控制在了空中,他挣扎了企图挣脱这股束缚,却发现寰宇、锦瑶和焕奕同自己一样被黑气锁敷在了空中。原来莫寒烟手中的两股黑气分裂成四股黑气分别控制了他们四人。

  莫寒烟狰狞的面孔说道:“背叛我的人都要死。”说完后浩轩等人感觉到除了束缚之力外又多了一股强大的吸力,在吸食自己的灵力,只感受周身的灵力被毫不客气的抽出。

  空中盘旋了四股黑气束缚着浩轩四人,而伴着黑气则是自身灵力被强行吸出而闪现的光芒,一道红,一道蓝,一道黄,一道白,与黑气盘旋缠绕然后,进入莫寒烟体内。

  浩轩已不再挣扎,因为他知道,在挣扎也无法扭转乾坤,他们失败了,败的一败涂地,败的一无所有。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