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一百七十九章:兄妹重聚3

第一百七十九章:兄妹重聚3

  /

  第二天大早寰颖便来敲门,焕奕以为是大哥,撒娇的说道:“大哥,我不吃早饭了,我要睡觉。”

  寰颖叫道:“谁是你大哥,再不起来我就直接进入了。”

  焕奕一听是寰颖,手忙脚乱提起裤子,完全顾不上屁股疼的事,然后说道:“你敢在我这耍流氓,你要是敢现在进来我就脱给你看。”

  寰颖气的跺脚:“你这人说话能积点口德吗?怪不得挨摔都会摔到屁股,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还打了呢。”

  焕奕火牛火牛的打开门说道:“谁敢打我呀,你试试。大早上的来干嘛?”

  寰颖则从空里钻进了房间:“我看看你在干嘛?房间这么大药味,还能动吗?”

  焕奕不耐烦的而说道:“废话,不能动怎么给你开门,我健步如飞。”

  寰颖说道:“那好呀,听说你青松派有天下第一枪之称,我们切磋切磋。”

  焕奕一听,心底有少许后悔,他的屁股完全是  硬撑着走路,若是切磋枪法脚步转换太快,肯定疼的不行,但说自己有伤怕疼,显然有几分失了面子,灵机一动便那浩轩出来挡,“下次吧,我被大哥禁足了。”

  寰颖一拳头就打在焕奕的肩上,说道:“骗谁呢,我听说你昨日怒斥群臣,差点烧了我皇叔父的金殿,还要将三皇挫骨扬灰。就你这臭脾气能接受禁足。你是不是伤没好不敢动的,屁股疼?”

  对焕奕来说这可是赤裸裸的挑衅,而且对于他来说最多只能在大哥那里喊疼,他一口否认道:“开什么玩笑,就你,我站着不动就能让你爬不来。”

  寰颖啧啧的说道:“你不怕把肚皮吹破了吗?有本事我们练武场上见。”

  “走啊,谁怕谁”焕奕饶有气势的应道。

  寰穎和焕奕打开房门脚刚迈出房间,便看到大哥浩轩端着一盆热水停在门口,浩轩面无表情的说道:“你有伤,不准去,回房。”

  焕奕老老实实的哦了一声,便退回了房中。焕奕被昨天那八棍子打的心底更怕大哥了,所以对浩轩的话时言听计从。而且今日他也确实不想去,毕竟屁股一动便疼,没必要给自己找罪受。

  寰颖被眼前一幕惊到,她没想到桀骜不驯的焕奕在自己大哥面前这么听话,她好爽的说道:“他大哥,我和焕奕就适当切磋,点到为止。”

  浩轩说道:“改日,没别的事你可以走了。”然后浩轩丝毫不留情面的进入房中,并顺手将门关上,随手设了屏障。

  寰颖从来没想到有人会如此不给自己面子,而且她现在是在皇宫,有人居然在自己家中赶自己离开,岂有此理。想到这里她瞬间火气上涨,赌气说道:“我今天就要比。”她抬脚准备踹门,却不料还没碰到门便被弹了回来。

  这一弹让他更加恼火“这是什么?”然后举枪刺了过去,结果这一次被弹的更远,还被狠狠的摔倒了地上。同时她也认识到自己是打不开这扇门的,赌气说道:“谁没有大哥是的”。然后火气火燎的跑去了麒麟殿。

  焕奕知道大哥随手设下屏障里面的声音会被隔绝,准备为自己的听话邀功,嘻哈的说道:“大哥,我今天听话吧,在外人面前多给你面子。”

  浩轩简单嗯了一声,说道:“趴床上去。”

  焕奕的兴致被这一句冷冷的话扫尽,像泄了气的皮球哦了一声,乖乖趴在了床上,他知道大哥是来给自己上药的,便顺着受伤这事耍性子说道:“大哥,一会重新给我换盆水,我不喜欢用热水洗脸。”

  浩轩此时已经将热毛巾洗去了八成水,一边展开为焕奕敷一边说道:“这是给你敷伤口,洗脸水,自己打。”

  焕奕半侧着身体问道:“不是冷水敷吗?怎么换成热水了?”

  浩轩说道:“小妹说一天以内冷敷,以后则热敷。”

  焕奕一听脸都绿了,埋怨道:“大哥,我挨打这事小妹都知道了,你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说完便撅着嘴生气起来。

  浩轩异常平静任焕奕抱怨,不训斥不指责,继续为焕奕换了三毛巾,待焕奕遍住口他说道:“此事,小妹不知。”

  两次敷药加上一夜的修养,焕奕其他地方的红肿明显消退,只留下淡淡的红色,但最后一棍子打的地方还是紫红色透着淤青。浩轩轻按了一下看看里面有没有结硬核,刚一碰到焕奕便叫喊道“大哥,疼,别碰那里”。

  浩轩也有几分担心,为何肿痛迟迟不退,他灵力探了探,放心的说道“还好没伤到骨头。”然后有几分不解的问道“第八棍子这么重,为何不起来,就不怕下一棍子更重吗?”

  焕奕听到浩轩这么问火气到上来了,用最牛的语气说最怂的话,“怕呀,我倒是想起来,可我不敢。相比挨棍子我更怕起来惹恼你,再一刀劈了我。”浩轩听候眉头一皱,听焕奕继续说啥“我本来就打不过你,大师伯临死前将一半修为又传给了你,在你那,我就只剩下挨打的份。”

  浩轩听到弟弟竟如此哭诉,心中也是哭笑不得,起身说道“下次受不住,就说出来,别硬扛。”

  “啊,大哥能别有下次吗?”焕奕以为大哥会安慰他一番,或者说什么下次不会跟他动手的话,却没想到浩轩说的居然是这样的话,他都快绝望了,怎么会有这样的大哥。

  浩轩起身平静的说道“这个在你,不在我。”

  寰颖满肚子的牢骚不平跟寰宇抱怨了一通,本以为哥哥会为自己打抱不平,或者让焕奕陪自己练枪,毕竟他也是焕奕的二哥嘛。谁料寰宇一边听一边微笑,像是被欺负是别人家的妹妹一样。

  寰颖更是不服气了:“大哥,你笑什么?你大哥他欺负我。”寰宇笑着安慰道:“我知道,我知道,寰颖你别急听我说嘛。”

  寰宇想焕奕挨打这事肯定不能让寰颖知道,不然焕奕肯定蹦高,但也必须让妹妹知道焕奕此时却是不能和她切磋比试,于是编了个瞎话说道:“晋阶大赛后焕奕在魔鬼城膝盖受了重伤而骨裂,这两日为我奔波旧伤复发,不能乱动,所以大哥才不让他出来跟你比试的。”

  寰颖有几分理解但还是不服气的说道:“那焕奕可以自己说嘛,我又不是那胡搅蛮缠的人。”

  寰宇说道:“他要强,不好意思说。我大哥又不喜欢解释,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就别生气了。”

  寰颖突然问道:“你大哥是个什么样的人?”

  寰宇想了一下,说道:“怎么说呢,拿焕奕来说吧,大哥平时看似对他很冷,很严厉,实则很在意焕奕的,若焕奕有了危险,他会第一个奋不顾身的站出来,用自己的身体替焕奕挡刀。”

  寰颖又问道:“那焕奕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一次她问道有点羞涩。

  寰宇寓嘉城时便看出寰颖对焕奕有几分动情,如今看来妹妹确实喜欢上焕奕了,于是说了说焕奕的优点:“焕奕他呀,是一个真性情之人,爱憎分明,阳光有朝气,果敢又有魄力。”

  寰颖听了脸上忍不住露出喜悦之情,说道:“得了吧,大哥,还果敢有魄力,你没见他在你大哥面前那怂样呢?哦了一声就乖乖回去了。”

  寰宇说道:“我还没说完呢,除了在我大哥面前不敢造次,在别处,那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

  寰颖不信的问道:“真的假的?”

  寰宇说道:“当然了,他犯浑的时候跟我玄冥教的父亲都敢动手,当然也跟我动过手,但在我大哥那,他最多敢跑。”

  寰颖听后噗嗤一声笑了,问道:“那他为什么只怕你大哥呀?”

  此番缘由寰宇一时也说不清楚,于是开玩笑道:“因为我大哥专治各种不服呀。”说完兄妹二人哈哈大笑。

  寰颖又问道“那他还有什么特点?”

  寰宇说道:“重情重义,护短霸道,爱吃醋。”

  寰颖问道:“重情重义我看出来了,护短霸道怎么讲?”

  寰宇说道:“他可以把小妹菲絮损的一无是处,但不允许别人说小妹一句不好。他可以把菲絮欺负的痛哭流涕,但谁要是赶动菲絮一根头发,他一定砍了那人,这回懂了吗?”

  寰颖听了后微微浅笑,说道:“这种护短霸道还是蛮不错的嘛,再说你们玄冥教的人,哪个不护短,哪个不霸道。”

  “玄冥教的人不仅护短霸道,还大一灭亲呢吧”

  寰颖脸色突变,说道:“大哥不好,是皇贵妃娘娘,大哥你快躺下,我帮你拦一拦。”

  寰宇说道:“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扶起起来。”

  这次前来不不仅是皇贵妃还有惠妃娘娘,身后跟着安平和长乐两位小公主。寰宇跪于窗前行礼道:“寰宇参见贵妃娘娘,惠妃娘娘。”

  皇贵妃道:“寰宇,十多年未见,你长大的,也长本事了,可我怎么也是抱过你的人,你到好回来便要拿自己的妹妹献祭。”

  寰宇当时已经昏迷并不知此事,听闻后大惊,说道:“拿妹妹献祭,贵妃何处此言?”

  寰颖解释道:“皇叔父答应同金尊圣母称臣,并说进献金童玉女的话,他以身作则将自己的公主先献上,还有宰相周密也献上了自己的小儿子,他是当今皇后的哥哥,估计皇后娘娘她也会来找你的。”

  寰宇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这时惠妃娘娘扑通跪下道:“寰宇,我求求你救救,也只有你能劝陛下了。”

  然后两个妹妹也跪在了寰宇身边,哭着求道:“哥哥,哥哥,我们还不想死,不想死。”

  寰宇惭愧的跪在地上,说道:“我尽量。”

  皇贵妃说道:“什么叫尽量,两个妹妹和你未曾蒙面,这倒好回来的哥哥直接来索命。是不是在你那里只有玄冥教的兄弟姐弟,没有我们皇族的血缘之亲。今天你若不答应护住两位妹妹,我就撞死在这里。”

  “兄弟姐妹,血缘之亲。”寰宇想到在自己的世界中似乎真的只有玄冥教的兄妹,所以他经常说我们兄妹五人。却忘记他的皇族还有一群兄弟姐妹,虽然很多尚未蒙面,但毕竟血浓于水,他又怎么会不爱惜呢?面对两个跪在自己面前痛苦求救的妹妹,他竟然一时失语,不知说着什么好。他将两位妹妹搂在怀里说道:“对不起,是哥哥不好,我想办法护住你们,”

  皇贵妃举起一个玉摆件便摔了下来,怒骂道:“龙寰宇,什么叫没有办法保护,你要是想献出两个妹妹,今天就先杀了我。”

  寰颖道:“贵妃娘娘。”

  “你闭嘴,这没有你说话的份。”皇贵妃训斥道。

  “你出去,这也没你说话的份”弘曦皇帝突然进来斥责道:“寰宇有伤在身,需要静养,你们两个随我到启明殿。”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