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一百七十八章:兄妹重聚2

第一百七十八章:兄妹重聚2

  /

  上完药后,浩轩思夺菲絮一时半会也不会醒来,而寰宇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在思考封印黑莲之事,想必已有什么发现,于是说道:“你在这休息,我跟你二哥商量一下接下来的事情。”

  焕奕侧身说道:“我也要去。”

  浩轩说道:“你还是好好休息吧,我可不会扶你。”

  焕奕有几分赌气的而说道:“谁用你扶,我自己走。”

  焕奕由于被浩轩打的屁股红肿,走起路来一起一伏难免有些疼痛,所以一瘸一拐的,而正刚上寰颖来看望哥哥,她一眼就看出焕奕有几分不对劲,问道:“焕奕,你腿怎么啦?”

  浩轩手推了推鼻子似笑非笑的站在一旁,焕奕再想这么大的人了,怎么也不能跟外人说做了错事被哥哥打屁股了,于是故意装作无事说道:“没事,不小心摔了一跤。”

  寰宇看到浩轩和焕奕的表情,便明白怎么回事,于是接话道:“嗯,是不小心摔了一跤,还正好摔在了屁股上,寰颖我们还有事,你先回去吧。”

  “好”寰颖答道、

  焕奕的脸瞬间胀的通红,结结巴巴的说道:“二哥,你,你少嘲笑我,我怎么也比你强得多。”然后做了个鬼脸,临近找个椅子慢慢坐下。

  浩轩见焕奕有意坐下,手指一点将远处的一个坐垫为焕奕垫下,焕奕看着椅子上的坐垫哭笑不得,嘴里嘟囔着:“这还差不多。”

  寰颖走后,寰宇立刻问道:“大哥,小妹怎么样?”

  浩轩说道:“急火攻心,还在昏迷当中,封印黑莲之事,你可有计划”。

  寰宇跟二人讲了莫靖天指导他幽变玄机伞之事和残雪的信条以及自己的担忧。浩轩听完也说道:“这样说来,我们必须赶在黑莲之力觉醒四成之前,否则胜算便更少了,小妹这边我来安抚说服。”

  寰宇点头道:“对,我尽快恢复去说服锦瑶。”

  焕奕突然打断问道:“等一下,父亲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之前说不怪我却又不理我,征服五大门派却并没有大开杀戒,找八十世家家主寻仇却只是断其一臂,有的甚至还重新接上,他指导二哥使用玄机伞却又允许烟姨以孩童练功,还有他让三皇还逼宫,至二哥于不忠不义,翻云覆雨的,矛盾得很,父亲到底是怎么想的?”

  浩轩看到焕奕问了一大堆问题,有几分满意的笑了,然后说道:“那你再想想,为什么?”

  焕奕无奈的说道:“又来,我要是自己想明白,我还用问吗?”焕奕这句话也带着刚刚浩轩反复问他为什么三棍的怨气。

  寰宇则是循序善诱的说道:“发现矛盾已经有很大进步了,焕奕,你为什么要让青松派师兄们顺从,而我又为什么劝叔父臣服?”

  焕奕不耐烦的说道:“这不明摆着吗?我们想保护他们呀,打又打不过的。”

  寰宇耐心的继续问道:“所以父亲为什么对烟姨言听计从?又为何留出两片净土?”

  焕奕沿着寰宇指的思路继续思考,恍然大悟道:“父亲是在保护我们?”

  浩轩和寰宇满意的笑了,一同说道:“对。”

  寰宇进一步说道:“若非有三皇逼宫,我可能也无法说服叔父和父王的。”

  焕奕又不解的问道:“为什么?”

  浩轩凶道:“自己想。”浩轩希望焕奕能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否则身边一旦没有人指点,就会丧失思考的能力,级容易被人误导利用。焕奕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转头问寰宇。

  兄弟三人谈到很晚,简单做了初步计划,浩轩估计菲絮也快醒来,便先回去了。

  浩轩走后,寰宇笑着问道:“某人挨揍了。”

  焕奕这一肚子委屈终于找到了诉苦的对象,说道:“二哥,你不知道大哥下手有多狠,还有多么不讲道理。”他开始从头到尾将挨打的全过程一一根寰宇讲述,问道:“打就打了呗,我受着,可大哥打完后居然问我为什么三棍?二哥,你说为什么?”

  寰宇思考片刻说道“我想这第一棍大哥应该怪你答应了母亲的遗言却轻而易举的说出吧?”

  焕奕吃惊的看着寰宇,心想二哥怎么知道,他问道“第二棍呢。”

  寰宇继续思考着,说道:“第二棍,第二棍母亲临终前提过父亲因为当年没有保护好小师妹而终身遗憾,郭师叔也说你是最像父亲年轻时的一个,所以父亲一直以来怕你也留下这样的遗憾,大哥应该是不希望你重蹈父亲覆辙吧。至于第三,你脾气上来口无遮掩,什么都说,丝毫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大哥应该会提醒你说话注意分寸吧?”寰宇也都是猜测,所以并未十分笃定的说道。

  三个原因猜的一个不差,焕奕更为惊叹,问道:“你和大哥是不是商量好的,早就想找机会打我一顿了。”

  寰宇连连摇头道:“我这可冤枉,你让我猜的吗,那你怎么回答的。”

  焕奕嘟着嘴说:“我当时只顾疼了,哪顾得了想这么多,我就说你想打三棍呗,三十棍我还能起来吗?”

  说完寰宇哈哈大笑,然后说道:“得,依照大哥的脾气,至少还要再打上三棍,让你长长记性。”

  焕奕见寰宇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有几分生气,说道:“二哥,你笑够了没有,而且不是三棍,又打了我五棍,重重的五棍子。他脸色大变让我重新撅着,让后啪啪啪三棍子下来,  疼得我都怀疑人生,你说打完就打完吧,又问我为什么是三棍?我没疼晕就不错了,那么疼怎么想。但我怂啊,就赶紧想了一个。果真不对大哥意。然后大哥才开始逐条说明,说一个原因就又狠狠的打一棍子,二哥,你是不知道有多疼,第八棍子打完,我疼得连带两条腿都在哆嗦。”焕奕又把接下来的情况跟寰宇说了,还是觉得委屈的不行,就差没掉出眼泪了。

  寰宇之前还好奇后来这五棍子是怎么回事?听到焕奕说道疼得腿都哆嗦了,也就立刻明白了。想必大哥也看出焕奕疼得腿抖,不忍手再打下去。他配合着焕奕表情几分夸张的问道“这么严重,腿都疼哆嗦了?”

  焕奕一板一眼的说道“可不是嘛!是不是太过火了。”本以为二哥会替自己报不平,谁料寰宇下一句话说的却是“所以你又挨了五棍子而不是六棍子呀”焕奕气氛的说道“二哥,你哪边的?”

  寰宇笑了笑,耐心的又将这三棍解释了一遍,然后说道:“焕奕,玄冥大战后我一直想找你谈谈,但我看得出你得知真相后非常悔恨,加上母亲的死和父亲对你的冷漠让你更为难受,所以一直没有找你说,遇事要多一分理智,用心看而不只是眼睛,你会发现我们那么轻松的打开时光镜是有问题的,大哥如此善于思考之人为何突然对宇文丞言听计从绝非简单因为仇恨,肯定有更深层次的原因,还有青松派,小宛村的事太巧了,父亲对我们如何,旁人不知道,我们自己要心里明白呀,事后你自责不假,但也要反思,不然以后还会被他人挑拨的。”

  焕奕一番思考后也非常冷静,问道:“所以就算千夫所指,就算没有任何证据,你都能义无反顾的相信父亲,对吗?”

  寰宇嗯了一声,话题又重新回来,说道:“所以大哥无论是打了你三棍还是八棍,都是有道理的。长兄如父,也只有大哥能抡起棍子教训你。”

  焕奕此时挨打的那最后一点委屈已经消失不见,细想起来,自己确实欠揍,但听到二哥这般说,他否认道:“二哥你怎么说呢,好像我不听你的话似的。”

  寰宇苦笑道:“听,但我要是让你站着别动,你会晴着让我打吗?”

  焕奕不好意思的嘿嘿笑了,说道:“大概,应该,可能,或许不会吧”然后又撒起了娇,“二哥,大哥我大12岁,你也比我大10岁,我你比们少吃了十多年的饭,自然没有你们想的多。”

  寰宇耐心的回道:“所以我们没有人真正怪你,更没有人拿这些事情责难于你,只希望你能早点懂这些。”

  焕奕点头嗯道:“我懂了,二哥。”

  浩轩回去后不久,菲絮便从惊梦中坐起来,大叫:“母亲,母亲?”浩轩连忙搂住菲絮,安慰道:“是做梦,没事的,别怕,别怕。”

  菲絮哭着问道:“大哥,母亲是怎么死的?她死前有没有说什么?”

  浩轩安慰的说道:“是我不好,歆姨以命换命,转移了我体内的黑莲之气。她临死前最放心不下的便是你,她希望你开心快乐,并嘱托大家隐瞒她的死讯,就是怕你伤心。”

  菲絮颤抖的嘴唇问道:“是转移我体内的黑莲之气吧。那日我以为自己足够快可以躲过烟姨的攻击,但还是慢了一步,被击中了后背。当时便有一股强大的力量顺着我的命门进入体内,我顾不了那么多便直接将你救走,后来不只为了便昏迷了,醒来后竟在苍龙山庄。我以为是大哥请人救好了我,便没有多想,是我害的母亲。”她一边说一边抽泣,依偎在浩轩怀中,她的这番推理原于那一次的反思训练。

  浩轩解释道:“不是的,你为救我受伤,歆姨为了救你死去,转回来还是因为我,换句话说就算你当时不救我,我若中了黑莲之气,歆姨还是会这样做的,你别所想了,歆姨可不想看到你难过的样子。现在夜已深,再睡会好不好。”

  菲絮点了点头,说道:“大哥,我想和你一起,行吗?”

  浩轩说道:“当然可以,对了,如果受到了击打或者撞击,比如挨板子,如何快速消肿去痛呀?”

  菲絮问道:“大哥,你受伤了吗?”

  浩轩一边解下外衣,一边说道:“没,我就是问问?”

  菲絮说道:“若是普通人受伤一天内用冷毛巾敷上一敷,还后伤点活血化瘀的药物好生养着就可以了,若是修仙之人,体内不仅有血脉流动还有灵脉运行,可接住灵力反复推摩辅,促进药物的吸收。二哥又挨打了。”

  浩轩说道:“没有,我们睡吧,来躺我胳膊上。”

  菲絮静静的躺在浩轩的胳膊上,身体依偎在他的怀中,慢慢的又睡下了。待菲絮睡熟之后,浩轩缓慢的起身,为其盖好被子,轻声离开。

  他端着一盆冷水来到焕奕房中,见他趴在床上也已经睡熟,浅浅一笑,又手指灵力轻点,让他睡的更熟些。他轻轻掀起焕奕的被子,用冷毛巾为焕奕敷换了数次,他的寒冰决本身就有冷却镇定的作用,也作为辅助帮焕奕冷敷了。然后便重新伤药,用灵力缓缓促进药物的吸收,一个多小时后,看到焕奕屁股上的红肿消了大半才放心,然后又小心帮焕奕盖上了被子,正准备离开之时,焕奕突然说道:“大哥,我知道错了。”

  浩轩这才明白,焕奕一直都没有睡,而是知道他进来在装睡。所以他那助睡眠的灵力没有发挥任何效果。也难得焕奕能装睡这么久,心里肯定翻云倒海想了一推,才憋出这么一句认错的话。他平静的说了句:“好,时候不早了,你赶紧睡吧。”

  焕奕突然情绪有几分激动的说道:“大哥,我,我要是再犯浑,你打我三十棍子,三百棍子都行。”

  这一次,浩轩没有回复,将门关好,端着那盆冷水离开了,心里却美滋滋的。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