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一百七十六章:四方归一5

第一百七十六章:四方归一5

  /

  煥奕听到弘曦皇帝与众臣的对话,眼睛瞬间亮的,他激动的摇了寰宇说道:“二哥,成功了,成功了。”

  弘曦皇帝深吸一口气,说道“众卿平身,焕奕,叫那三人进殿。”

  焕奕再次放下寰宇,擦干眼泪气势汹汹的踹开门道:“滚进来吧。”

  鬼蝠皇道:“小公子,我们与你父亲虽为主仆关系,但按照年龄也算你的长辈,嘴巴最好放干净点。”

  “我呸,我早晚将你们挫骨扬灰。”说完焕奕转身进入大殿。

  三皇进殿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鞠躬行礼问候:“参见弘曦殿下。”他们余光中看到了重伤在地的寰宇,仄了仄嘴说道:“王爷,果真家教严格呀。”

  弘曦皇帝说道:“你们不用假意行礼,回去告诉金尊圣母,我愿称臣,第一批金童玉女五日后送达。”

  鬼蝠皇说道:“好,我们三个便是每月奉命和你交接之人,各地区进献孩童之事,八十世家也会协助您完成,我们先告辞了。”三人转身准备离开,焕奕叫道:“站住,鬼蛊,解了他们的食蛊咒。”

  鬼蛊皇不情愿的而说道:“张嘴”,众大臣依言张开各自的嘴,之间鬼蛊连打了三个响指,一只只蛊虫顺着食道从口中钻出,然后回道了鬼蛊的衣袖当中。

  那些达成一半是达官贵族,一半是文雅之士,看到虫子从自己口中爬出,顿感恶心,呕吐。

  鬼蛊皇阴腔阳調的说:“小公子,我们能走了吗?”

  焕奕说道:“滚吧,回去告诉我父亲,二哥伤好后,金童玉女之事,我们定要讨个说法。”

  三皇不屑的一笑,心想:“莫非莫靖天对你包容有加,还有你造次的份?”甩袖离去。

  焕奕怀着沉重的心情,扶起重伤昏迷的寰宇,也准备离开,弘曦皇帝说道:“带宇儿去麒麟殿,宣太医救治。下朝,周宣你和众臣尽快商议出每月进献金童玉女的对策,要上表下率,一律平等,不得因特权徇私。”

  周宣含泪说道:“是,臣先奉上吾子,再定方案。”

  弘曦皇帝继续说道:“皇弟,你也随我来麒麟殿吧。”

  此时弘烈王爷因为一时气愤将寰宇打成重伤也是悔恨,如今细想,寰宇确实有诸多难处,他不应该轻易说出不忠不义、大逆不道的话辱骂他,他听着该会有多心痛呀。

  他仰天长叹,走到焕奕身边道:“放在本王背上吧。”

  焕奕本来还有几分生气,弘烈王爷下手太重,见他如此凝重的表情,心中的不满,瞬间全无,我低声说道:“您,年纪大了,还是我来吧。”

  弘烈王爷低沉有力的说道:“不用,放在本王背上便是,我二十多年没背过他了。”此时弘曦皇帝也来到了焕奕身边,他明白弘烈王爷此时的心痛,说道:“焕奕,就放老王爷背上吧。”

  金殿之上寰宇被弘烈王爷痛打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弘烈王府,王妃和寰颖急的要死,连忙驾车来到麒麟殿。只见弘曦皇帝和弘烈王爷坐在茶按上沉默不语,焕奕则在房内反复打溜。

  寰颖急切的问道:“父王,我哥哥怎么样了?”王妃也带着泪问道:“宇儿呢?”

  弘烈王爷指了指殿内,将头浮在桌子上低头不语,寰颖扶着母妃进入殿内,看到遍体鳞伤的寰宇躺在龙榻之上,险些晕厥,她哭着出来不停的摇打弘烈王爷:“你怎么能下这么狠的手,你怎么忍心呀。”

  寰颖气的推了焕奕一趔趄,问道:“你不是修仙的吗?你不是会御灵吗?怎么不拦着我父王,你这个弟弟怎么当的。”

  焕奕也带着几分自责,说道:“对不起,二哥不让我出手。”

  “我哥不让你出手你就不出手吗?平时怎么不见你这么听话。”寰颖继续怼道,她没法指责自己的父王,只能将这股恶气转移到焕奕身上。

  弘曦皇帝叫住寰颖道:“寰颖,不得无礼,此事与焕奕无关,要怪就怪我和你父王吧。

  寰颖无奈松开手道:“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我怎么敢怪您。”然后蹲在地上呜呜的哭的起来。

  寰颖这一哭,让殿内人的人更乱了。

  三位太医会诊结束后,都沮丧着脸出来,说道:“启禀陛下,郡王伤的太重了,头部、胸部和背部都受到了重创,臣无能。”

  王妃哭着问道:“不是赤手空拳打的吗?怎么会这般重,是不是诊错了?”

  太医心怀忌惮的回道:“老王爷自幼习武,且戎马一生,就算赤手空拳,死在他铁拳之下的也有百人吧。”王妃听后眼睛上翻直接晕厥了过去,弘烈王爷连忙将其抱起。

  弘曦皇帝勃然大怒,“滚,没用的东西,让太医院会诊,会诊!宇儿要是活不过来,你们也别想活。”

  一位太医被吓得哆哆嗦嗦,他小声的说道:“听王太医说郡王有妹,是医圣,她若来,或许有办法。”

  焕奕被这样一提醒,方想起菲絮,迅速说道:“我这就带我二哥回玄冥教。”

  三位太医听言连忙劝阻道:“不可,不可呀,郡王现在的身体万不可奔波,不然恐怕还没到昆仑山便断气了,小公子你还是速去请妹妹前来吧,我们虽救不活郡王,续命两天还是能做到的。”

  弘曦皇帝说道:“焕奕速去速回,你二哥的命就全权交到你手上了。”

  寰颖说道:“我也要去。”

  焕奕凶道:“去什么去,你又不会御剑,只会拖累行程。叔父,我先走了。”

  焕奕拿出了十二分精神火速赶回昆仑山玄冥教总坛,他知道自己每慢一分钟,二哥便多一分危险,自己也非常悔恨,在心底骂道:“莫焕奕呀莫焕奕,平时跟刺猬一样,更比那毛驴还要倔强,今日抽哪门子风,这般听话。”

  他回到昆仑山时已是凌晨,根本顾不上那么多,直接冲到了菲絮的清水滨,此刻菲絮正睡在浩轩的怀中,浩轩见他神色慌张的而回来,问道:“怎么了?”

  焕奕喘着粗气慌张的而说道:“大哥,快叫醒小妹,二哥受了重伤,恐朝不保夕。”

  “啊”浩轩惊讶的啊了一声,他不知当今世上除了莫寒烟和莫靖天,还有谁能将寰宇掌上如此,他来不及所想,立刻摇醒菲絮:“小妹,快醒醒,快。”

  菲絮睡的正熟,被猛然一摇口水都流出来的,她迷迷瞪瞪的问道:“大哥,怎么了?”

  浩轩道:“你二哥受了重伤,需要你赶紧去救治。”

  啊,菲絮的第一反应也是难以置信吧,她的困意瞬间被打退,问道:“二哥,在哪里?”

  焕奕说道:“皇城麒麟殿,快起来赶紧走,我和大哥随后追你,越快越好。”

  菲絮迅速起身,随手提起外衣,鞋子也没有顾上传便朝皇城方向御剑而去,她驾着青菱,再加上御龙飞空鞭的辅助,转眼消失在了视野之中。浩轩拾起菲絮的鞋子,将它放入怀中,说道:“我们也走,边走边说。”

  御剑途中焕奕将金殿内的种种情况一一讲述,浩轩平静的微笑道:“做的不错。”

  “啊”焕奕苦笑问道:“大哥,你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二哥这次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一辈子都不能原凉自己。”

  浩轩则依旧十分淡定,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平静的说:“放心,你二哥死不了。”

  菲絮的碧羽飞行术不愧是天下第一御剑术,不到三个时辰便抵达了皇城,她想建筑最恢宏的地方肯定是皇宫,她在半空中盘旋两圈才看到麒麟殿三个大字,便一头乍了进去,守门护卫还未反应过来,菲絮便已经进入殿内寰宇的床边。

  她快速为寰宇把脉诊治,她先为其服下两颗百花丹调理气息,然后辅助九阳金针刺激穴位复苏,最后运转灵力为其治疗内伤,半个时辰过后总算松了一口气。

  由于她全神贯注的在为寰宇治伤,并未察觉房内有人进入,抬头看到弘曦和弘烈两位老人热切的盯着自己,险些吓了一跳。

  弘烈王爷问道:“小絮,你二哥怎么样?”

  菲絮拍了拍自己的胸部,回了回神说道:“已无大碍,估计两日方可醒来,我还得煎煮几副汤药,请问厨房在哪里?”

  弘曦皇帝说道:“你是饿了?”

  菲絮连忙摇头解释道:“不不,我想去给我二哥煎药。”

  弘曦皇帝笑道:“哦哦哦,需要什么药,你出药方便是,这里有专门煎药的太医,来人。”

  门外的太医早已等候多时,听闻召见连滚带爬的赶忙进来,菲絮笑着说道:“不用了,我还是自己煎比较放心,你们带我去煎药的地方就行。”

  菲絮下床走了两步,觉得脚底冰凉,低头一看,自己竟然没有穿鞋子,尴尬的笑着问道:“请问,有多余的鞋子吗?出来的太急,忘了穿了。”

  菲絮那可爱的模样,瞬间偷笑了在场所有人,弘曦皇帝连连说:“有,有,要多少有多少?”

  菲絮煎完一副药为寰宇喝下后,方停歇下来,打了个哈欠,弘烈王爷说道:“皇上想来宇儿已无大碍,您还是移驾休息吧。”

  弘曦皇帝道:“皇弟,你也一夜未睡,我们一同去,宇儿若是醒来,我让人第一时间通知我们?”他转身问道:“对了,小絮,你四哥呢?”

  菲絮说道:“大哥和四哥应该都在路上,我习的碧羽飞行术,所以比他们略快些,你们走吧,这边有我看着。”

  菲絮哪会看着寰宇,弘曦、弘烈走后,她的哈欠接二连三的打个不停,又发现二哥睡的龙榻格外宽敞,尤其是里面空位很大,她便脱了鞋子,睡在了寰宇旁边。

  弘烈王爷因为自责和担忧,辗转不能入睡,还是守在寰宇身边更安心一些,当他再次回到麒麟殿时,发现菲絮竟然躺在了寰宇身边睡熟了,看到她衣衫不整,又想起光着脚的模样,心想定是从睡梦中被焕奕叫气,连夜赶了过来,一个十六七的小姑娘,肯定累坏了。

  他有拿来一双被子小心翼翼的给菲絮盖上,惭愧的笑道:“宇儿,你很幸运,身边有这么多信任你,又肯为你出生入死又不离不弃的兄妹,我自叹不如。”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