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一百七十五章:四方归一4

第一百七十五章:四方归一4

  /

  莫寒烟和莫靖天的节奏越来越快,昨日血淋淋的清明宴,今日便让寰宇重返皇城送信,而书信内容是莫寒烟亲手封闭,指定弘羲皇帝亲自开封,寰宇猜想,定是也要求臣服于金尊圣母之事,他打算在封印灭世黑莲之前将损失降到最低,那么最安全之策便是说服叔父臣服之事。但他不知为何,这一次送信,莫靖天居然安排三皇同行。

  于是问道:“父亲,送信之事我一人回去即可,不必有劳三皇了”莫靖天回復道:“我既然安排了三皇同行,便自有我的道理。我知道你是一个识时务之人,我也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莫寰宇问道:“是让我叔父臣服于烟姨吗,若能保万民平安,我愿意去做说客。”

  莫靖天道:“好。”

  寰宇说道:“我跟大哥他们告个别,便返回皇城。”此刻寰宇的心情无比沉重,他不知回去以后该如何劝服叔父和父王,但若他不去,定免不了一场刀光血影。

  寰宇回道昆仑山简略说明情况,三皇则在山下等候,他们收到莫寒烟和莫靖天的警告,不准踏足昆仑山和苍龙山庄,他们便不敢造次。虽然他们不知莫寒烟给他们吃的黑莲子有什么副作用,但是却惧怕到了骨子里,生怕一着不慎,落得跟宣王一个下场。

  焕奕听说这次处行有三皇陪同,立刻起身说道:“三皇没有一个好东西,二哥一个人我不放心,我得跟去。大哥,你呢?”

  焕奕这样一问,自然是希望浩轩也一同前往,但浩轩拒绝道:“此番前去,可不是什么好事,人多不便,我和小妹留下。三皇服用了黑莲子,必不敢造次,不足畏惧。但是你,别添乱。”

  焕奕不服气的而说道:“切,我什么时候添乱了。”

  寰宇、焕奕等人用了半天一夜的时间来到了皇城,早朝还未结束,于是便带着书信直接进了皇宫。当锦衣卫报告清平郡王求见时,朝堂之上一阵沸腾,不安的心似乎一下有了着落,弘曦皇帝激动的说:“快请清平郡王进谏。”

  整个朝堂之上都洋溢了压制不住的激动氛围,等待寰宇归来。寰宇焕奕并行入内,三皇紧随其后。寰宇行礼到:“臣龙寰宇拜见皇上。”三皇虽其声在其后微微鞠躬行礼。

  弘曦皇帝高兴了抬手说道:“快快免礼,宇儿这次回来就不要在走了,你是不是有好消息要告知我们。”自上次寰颖带信归来,弘羲皇帝一直在等待寰宇的好消息,没想到这么快,寰宇便亲自回来了。

  寰宇迟疑的望着龙椅上的叔父,说道:“臣这次回来,是替金尊圣母送信的。”寰宇躬身呈上书信,大太监将其递给弘曦皇帝。弘曦皇帝接到书信后萦绕在书信之上的黑烟顿时消失,他心中亦是新奇亦是忐忑。打开一览之后脸色大变,勃然大怒道:“混账,你给我跪下。”弘曦皇帝整个人在龙椅上气的发抖。

  寰宇二话没说立刻跪下,俯身说道:“臣之罪”。焕奕看着龙椅上勃然大怒弘曦皇帝,和此刻跪在地上不敢抬头的二哥,一头雾水问道:“二哥,怎么了?”

  寰宇轻声道:“跪下。”

  焕奕不解的道:“上跪天地,下跪父母师父,哪有随便下跪的道理。”

  寰宇表情严肃的说:“跪下,不然以后别叫我二哥。”

  焕奕十分不服气,却又无奈的而说:“你拿身份压我,既然是你叔父,跪就跪呗。”

  弘曦皇帝起身问道:“你知道,你送的是什么信吗?”

  寰宇说道:“上有烟姨封印,我无法打开,但猜出一二。应该是请您臣服于金尊圣母莫寒烟。”寰宇说出这句话旣羞愧又内疚,他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可逃避也无法决绝办法。他此言一出,朝野上下顿时沸腾。

  “我朝天子,岂有臣服于他人之理”

  “对呀,这简直荒谬至极。”

  “众望所归的清平郡王竟然说出如此荒唐之话,真是愧对龙恩。”

  .........眾大臣議論紛紛,一邊倒的指責寰宇。

  寰宇痛苦的跪伏在地上,握紧拳头听众人的声声指责劝不敢回一言,焕奕大怒起身道:“你们闭嘴,我二哥怎样还轮不到你们指指点点。”焕奕的吼声饶有气势,吓得朝臣有怒而不敢言,寰宇依旧羞愧的跪伏在地上,命令中带着恳求的说道:“焕奕,你闭嘴,跪下。”

  焕奕自然不愿意,但他也看出了二哥的难处,想一想当时收编青松派之时,他又何尝不是如此,更何况一朝之主,于是很乖顺的跪在寰宇身边。而三皇却饶有气势的站在其后。

  弘曦皇帝窝着气继续问道:“你既然猜到信的内容,还敢送?”

  寰宇此刻泪流满面的说道:“我不得不送,我想为了黎明百姓,为了我朝安危,我斗胆委屈叔父臣服金尊圣母。”

  寰宇此言一出,弘曦皇帝险些气的晕厥,破口打满道:“混账,我贵为天子,岂有臣服他人之理,更不可能为一已知私,每月进献童男童女六十人,供金尊圣母炼什么长生不老之功。”

  弘曦皇帝此话,朝臣们更是大惊,进谏道:“臣奏议,我朝天子,岂能屈尊为臣。”

  “臣附议,我朝天子不能屈服为臣。”

  “以孩童练功,草菅人命,万不可行,倘若答应此等条件,何以服众安民。”

  “哪个孩子不是母亲父养,岂能容忍這般糟蹋?”

  这众臣的愤怒和吐沫能直接将寰宇淹死,他此时方明白为何莫靖天和莫寒烟不让他提前知晓信的内容,因为他也不会接受这样的要求,可笑的他居然将这样一封信递交给了叔父手上,他正要起身说明,谁料身后的鬼蛊皇打了一个清脆的响指,众臣和侍卫捧腹嚎叫,他太又有节奏的打了四声,众人的发出更加痛苦的呻吟之声。

  寰宇起身问道:“鬼蛊皇,你干了什么?”

  鬼蛊皇邪魅一笑,说道:“二公子,我刚不小心给大家下了一个食蛊,蛊虫会听我的响指声咬食他们的肝脏,不过您放心,您父王和叔父我没动。”

  寰宇大怒问道:“谁让你这么干的?给我撤了虫蛊。”

  谁料有节气的大臣忍着疼痛道:“誓死不降。”话音刚落,一阵阴风打开了所有紧闭的门窗,外面黑压压一片,寰宇、焕奕吃惊的说道:“是血蝠?”

  鬼蝠皇说道:“要想死容易呀,我的千万血蝙蝠可瞬间吸干你们的精血。”

  鬼魇皇侁侁的笑道:“不过死后也未必好过,鬼煞皇虽已献祭,但百千孤魂野鬼、魑魅魍魉依旧归我们魔族統領,你们的鬼魂也不意外。还有百万的妖族也可以陪你们作伴,让你能生不得好生,死不得好死。”

  “你....”弘曦皇帝被气得气血上涌,口吐鲜血,他倒在龙椅上指着殿下的寰宇道:“你,你这是逼宫。”“皇兄”,弘烈王爷连忙上前扶住弘曦皇帝,他此刻也恨不得杀了寰宇。

  寰宇这才意识到势态的严重性,就算他能杀点三皇又怎样,大臣的食蛊终不得解,而三皇口中的百万孤魂野鬼、痴迷魍魉和妖族依旧会霍乱苍生,避免血流成河的唯一办法只能是臣服。

  焕奕气愤的说道:“二哥,我替你杀了三皇。”

  寰宇一把攥住焕奕,对着三皇训斥道:“弘曦皇帝臣服之事,我自会解决,还轮不到你们动手,滚出去。”

  三皇早就被莫靖天嘱咐过,此举势必会惹恼寰宇,但考虑周全的他并不会因此跟他们动手,而会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想尽办法劝劝服弘曦皇帝臣服,同时三皇这一举动也足够威吓众人,这样对寰宇说服众人起到很好的帮助。于是三人面面相觑,又心领神会的行礼,到宫殿外等候。

  寰宇正准备转身解释,没想到弘烈王爷已至身后,一拳就打在了寰宇的下额。寰宇毫无防备,被这股强大的愤怒之拳头打落在地。焕奕见状立刻用定身术定住了弘烈王爷,寰宇擦了嘴边的血,起身嘱咐焕奕道:“不得插手。”

  然后解了弘烈王爷的定身术,跪在其面前,弘烈王爷盛怒难平,又一拳打了过去:“你这个逆子,不忠不孝,不仁不义。”

  他拽起倒在地上的寰宇,左手撮着寰宇的衣领,右手一拳又一拳的朝寰宇的脸打去,寰宇老实的站在那里,任其拳打,就一会功夫,他的鼻子、嘴角全是血水,眼睛被打的一青一紫。焕奕此时最能明白寰宇的感受,应该比他当时愿意吃下毒药更痛苦。他也明白二哥这样被父亲捶打反而心里会好受一些,所以在一旁默默的看着,默默陪着寰宇。

  弘烈王爷看着寰宇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更加生气,他一拳朝寰宇胸口打去,寰宇被这猛然的一击直接打退到殿内石柱之上,又反弹回两米,剧烈的撞击下心腹受损,满口鲜血喷涌而出。弘烈王爷气势冲冲的走过来,一脚踩到了寰宇的胸口。寰宇整个身体都跟着一颤,双手不自觉握住弘烈王爷的腿。似乎要说什么却被口中鲜血呛的说不出来。弘烈王爷骂道:“都敢带人来逼宫,你有本事还手呀,先杀了我。”

  寰宇强行咽了口鲜血,颤颤巍巍的说道:“孩儿,不敢。”

  弘烈王爷继续骂道:“你不敢,你还有什么不敢的?弘曦皇帝是你叫的吗?”弘烈王爷说完抬脚便将寰宇再次踹飞,巨大的惯性另寰宇在地上滑了数米,金殿之上沾满了他的血迹。

  弘烈王爷杀气腾腾的问道:“说,你回来干嘛的。”

  寰宇勉强翻过身来,视线已经开始模糊,他努力挣扎着保持清醒,有气无力却又十分悲痛的说道:“劝陛下臣服。”

  “臣服”,弘烈王爷戎马一生,即使魔族大军压境都未曾有过退缩过,在他看来,是将帅就要战死沙场,岂有屈服之理。但自己的儿子却回来要求举国臣服于人。他的心快欺诈了,他双眼怒瞪,咬牙切齿的重复着臣服两字,每重复一次火气便上涨一分,他越说越气,拳头也越打越重,后来所兴用脚猛踹,一句一个臣服,每一次重复便会伴着更加猛的力道踢打寰宇。他含着泪不发一声,咬紧牙关承受着来自父亲的惩戒,他知道只有等父王火气消了,他才有机会劝服。

  众大臣看着弘烈王爷如此重的拳脚,心里也跟着一颤又一颤,一揪一揪的。但谁都不敢上前阻拦,胆子小的甚至闭上了眼睛,听着拳脚声还忍不住随着哆嗦。

  这阵拳打脚踢过后,弘烈王爷累的大喘粗气,他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的儿子会带人来逼宫,这种大逆不道的行为怎么会是自己的儿子,他又该如何面对列祖列宗,想到这里他拔起临近侍卫的刀,说道:“这种不忠不义之子我留你何用?”

  “住手”弘曦皇帝起身叫道,众侍卫一拥而上夺过了弘烈王爷的刀,焕奕紧忙去扶重伤在地的寰宇:“二哥,二哥,你怎么样了?”

  寰宇勉强的撑起身体,有因力乏而倒下,回复道:“我没事,谢谢。”寰宇的这声谢谢是感谢焕奕没有插手弘烈王爷拳打自己这样事,也是只有焕奕的成全,他才能这样顺理成章的挨完这顿毒打,息众人之怒。

  焕奕心疼的扶起已经动弹不得的寰宇,将他半搂在怀里,哭着说道:“谢什么?这样会不会心里好受一些。”

  寰宇含着泪,嗯了一声,晕厥过去。

  焕奕哭着放下寰宇,他擦了餐二哥眼角的血泪,周身冒着火气缓缓起身说道:“你们的心情我明白,就像我青松派的师兄们誓死不愿臣服一样,但是谁又愿意呢?我吗?我二哥吗?我们来这之前根本不知道还有贡献童男童女这回事,更不知道那狗屁三皇会来这么一出,我二哥就想避免血流成灾的前提下保护你们而已。他,比你们谁都愤怒、谁都难受、谁都痛苦,但他,只能忍着,受着,扛着。谩骂、诋毁、侮辱还有这拳打脚踢,你们谁,想过我二哥的感受?”

  本以为焕奕会大发雷霆,情绪失控然后打闹金殿,怎料他说完,抱头痛哭。让人听后钻心的心疼。他这一哭,是在替寰宇哭,也在替自己哭。他因愧对玄冥教而不愿出手,可玄冥教眼下种种行径又让这个热血青年百般无奈,他该怎么办?怎么办?

  焕奕的话让众朝臣羞愧的黯然落泪,静下心来细想,就算他们视死如归又如何?到头来不过是血流成河,他们什么都改变不了。目前唯一的办法,最好的办法便是依照寰宇所言委屈求全。也只有这样才能将牺牲降到最小,损害将到最低。

  焕奕发泄过后打算背起寰宇离开,忽然众朝臣纷纷下跪,悲痛的喊道:“陛下”

  弘曦皇帝也明白大臣之意,他此时的有有同样的想法,他尽量宽慰大臣说道:“大丈夫能屈能伸,就委屈大家了,是我无能。若当真要进献童男童女,安平和长乐两位公主刚好七八岁,就先以他们进献吧。”

  众臣齐声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