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一百七十四章:四方歸一3

第一百七十四章:四方歸一3

  /

  寰宇经过与莫靖天一番交谈后,心情大好,他对幽变玄机伞亦有了更深一步了解,接下来便是研究如何启动附在幽变玄机伞中的阵法,毕竟上次借用的星辰之力是误打误撞,而非真正的会使用此股力量。

  倘若幽变玄机伞能在度借住星辰之力,形成范围性压制和增幅的话,也就是说黑莲之力会缩减百分之八十,而他们几人的灵力各提高一倍,胜算将大大提高。

  他并没有直接返回玄冥教,而是私下找到了残雪,他想进一步打探灭世黑莲的情况,好为封印灭世黑莲之事一步一步作准备,谁料这一次残雪却像是变了个人一番,质问道:“二公子这般关心黑莲干嘛?我劝你趁早断了封印灭世黑莲之心”

  寰宇不解饿问道:“残雪,你这是什么意思?”

  残雪道:“二公子,以后还是叫我黑莲圣使比较好。我的力量和寿命都来自于黑莲之力,世上岂有人愿意自掘坟墓之理,前几日不过是假意谈谈你的虚实罢了。既然立场不同,我们以后也不必在见,告辞。”

  寰宇说道:“残雪。”寰宇想伸手拉住残雪,却捕了一个空,手中只握住一般黑莲花瓣,定神细看,那花瓣快速边长两字字,上面写着:“黑莲之力共有十极,开启黑莲之时恢复不到一成,但成王等人的献祭直接恢复了三成。以后每食一百对童男童女的神识,便会恢复一成。还有小心四谛。”

  寰宇这才想到之前郭俊生说过,魔族修炼到一定等级后六识能力回扩大,强者能于百米内辨不同人的心跳,部分黑金护法超能10米内闻声,而四谛列为魔族二等高手之列,实力仅次于大宗师,想必六识之力早已超乎常人,残雪才不得不如此谨慎。

  残雪的这一提醒对寰宇至关重要,他必须封印黑莲必须及早,且越早越好,不然黑莲之力每恢复一成便难一成。他既要尽快研究封印黑莲之力的办法,又要尽快说服其余兄妹一起联手,他明白五至神器互相呼应,少了谁都难成大事。

  转眼至中元节,他需要知道中元之宴的具体内容,虽然已经猜到了八九不离十,但还是想亲自验证这一切。

  浩轩则在玄冥大战后放下了所有仇恨,他现在唯一想做的事便是照顾好菲絮,若是寰宇、焕奕有紧急之事,不过是出手相助而已,而并非有什么善恶是非的立场,他的视野变得很小,不问苍生,只顾手足罢了,甚至对苍穹派也是不冷不热的态度。所以对于清明之宴并不感兴趣,再加上听闻莫靖天警告菲絮最好不要去,便更愿意留下来照顾菲絮。

  同时浩轩与别人不同,是寰宇最希望并肩作战之人,也是一旦下了决心很难动摇的人,寰宇迟迟没有开口劝说浩轩帮自己,也是再等待最佳时机。

  玄机广场事先摆好了八十张桌子,每张桌子上简单摆了一壶酒两个碗和两碟小菜,一荤一素,右上角的红色瓷瓶格外。

  八十世家的家主有的携长子前来,有的携带幼子前来,各有各的打算,他们战战兢兢的坐在下面,等候莫寒烟和莫靖天发话。

  头顶着烈日,众人在玄机广场足足晒了四个时辰,从午时到到酉时末。各个口焦舌燥,不断下咽吐沫,却无人敢抱怨一声。

  寰宇和焕奕则陪同莫寒烟两人在玄机大殿喝茶,假装不知,不闻不问。焕奕偶尔无聊了也出来溜达一圈透透风。

  酉时末莫寒烟、莫靖天方缓缓出来,八十世家家主立刻起身示敬。

  莫寒烟站在玄机广场中央,说道:“不好意思,让各位久等了?”

  兰陵徐氏家主年轻时便脾气暴躁,中年以后才性情才稍有收敛,如今大半日的消磨早就耗尽了他所有耐性,而且他这一次出来,便没打算活着回去,临走之前便将家中事务全权交付给了长子徐建飞。无所顾忌便敢于说话。他说道:“金尊圣母,是杀是剐你给个痛快话,别在这里消磨大家了?”

  莫寒烟哦了一句,眼睛一眨便飞出两缕黑丝,便将其锁喉封杀,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便已经倒下。众人惊奇这是一股什么力量这般强横,杀人于无形,更是惴惴不安,不敢多言。

  焕奕靠近寰宇小声问道:“烟姨不会要把这些人全杀了报仇吧。”

  寰宇摇头表示不知,焕奕继续说道:“一家出两人偿命,这样算来八十世家一点都不亏,我们两次玄冥大战死伤不知是这多少倍呢?”

  焕奕的声音很低,但玄机广场此刻鸦雀无声,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引起人察觉,更何况两人切切私语。寰宇听到焕奕这般说,眉头一皱十分不悦,他小声训斥道:“你闭嘴。”

  在场各世家家主听言更是如履薄冰,有一些明事理的家主心里暗道:“若死两人保全族无事,也死得其所。毕竟欠下的债迟早要还的。”

  有的人这在想着如何跪地求饶。

  莫寒烟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平静的说道:“既然各位等不及了,那我们就开始吧,中元节民间七月半,吉月孝亲节,但我双亲早已亡故多年,只能要缅怀先辈,追思亲人。各位请坐,桌上有酒,自己斟上便可。”

  莫寒烟和莫靖天两个各举起一杯酒,各世家家主心中一致认为这酒水定是毒酒,但不敢不喝,因为他们喝下才能保住族人平安。他们哆哆嗦嗦斟满一碗酒,也举起酒碗。

  莫寒烟说道:“我这第一杯酒敬我二十年前已遇难的父母,他们以死护住了我们姐妹三人”。

  莫寒烟将第一碗酒浇在了地上,其他人纷纷将酒浇到了地上,然后迅速满上,提起这次笔旧账,大家更是心惊胆战,没人有知道下一刻是死是活。

  莫寒烟继续说道:“这第二杯酒敬二十年前玄冥大战遇难的千名玄冥同胞,他们以死护教,虽败犹榮。”然后莫靖天将第二碗酒浇到地上,其他人一次效仿,不敢怠慢。

  莫寒烟又端起一碗酒说道:“第三完酒敬一百天前玄冥大战死去玄冥弟子。”她将酒再次浇到地上,其他人刚要效仿,忽然莫靖天喊道:“慢着,今日恰逢玄冥弟子百天,第三杯酒不宜这般寡淡。”

  众人本就紧张,突然被叫停吓得一哆嗦,险些将酒洒落,心要扑通扑通直跳,似乎要跳出来一般。他们极力稳住心绪,战战兢兢的望着莫靖天,等待他接下来的话。上山之前他们虽然做好了十足的心里准备,但此情此景之下依旧紧张万分。这种恐惧与其说来自莫靖天,倒不如说来自死亡。

  莫靖天道:“我要求血祭。”然后拿出了一把匕首将手掌割破,另鲜血直接滴入碗中,然后方将混着鲜血的酒水浇到地上。

  众人毫不犹豫的纷纷效仿,可刚拿起刀,再次被莫靖天叫停,道:“慢着”,众人中心再次一惊,胆小的甚至吓得将刀剑摔落,有连忙哆哆嗦嗦的捡起来,迅速站好。

  莫靖天待众人稳定后开口道:“亲人以血祭祀,但仇人以骨油祭拜。”

  “什么?”众人面面相觑,心想这是要将我们啥子提炼骨油嘛?所以让两人来,一人身死,一人炼油。

  莫靖天听到了大家的窃窃私语,似笑非笑的说道;“哦,好像是个不错的主意,果然在你们名门正派当中玄冥教的狠毒都别出心裁。”

  焕奕想到当场提炼骨油,顿时恶心的不行,又问道:“二哥,不会真的要当场提炼骨油吧”

  寰宇一直猜不透莫寒烟和莫靖天此番到此要做什么?根本无暇理会焕奕,他有几分不耐烦的说道:“静观其变,你若待不住就先走”。

  焕奕说道:“那怎么行,玄冥教报仇这么大的事,我的看着。”

  琅琊王氏家主说道:“莫教主,我承认一直以来带着成见看到玄冥教,所以两次被误导,害你教损失惨重,我们罪无可恕,身为一家之主,一切决定都是我一人所做,我也愿一人承担,希望你们能放过我的族人。”说完提剑便要自刎。

  莫靖天弹出一粒石子将其剑打落,说道:“我未曾说过要取各位性命,我大姐也未曾说过。换句话说要想杀了你们,就不会等到今日,虽然你们所犯之罪万死难赎。”莫靖天最后一句话说的咬牙切齿,极为愤怒。

  琅琊王氏家主再次问道:“那您想怎样?”

  莫靖天道:“一臂换一命,臂中骨油做祭祀。”

  寰宇听到莫靖天如此是说,心中反是送了一口气,心想,虽失一臂,但毕竟保住一命。

  众人几分欢喜,几分哗然,可依旧有人觉得有几分不甘,莫靖天单手立起一根香,说道:“我给你们半柱香的时间,自己动手。半柱香过后若不见手臂,留下命就行了。”

  在手臂和性命之间,大家很快做出了舍小保大的选择,纷纷举起手中的剑,但此刻莫靖天再次开口道:“一家一臂就够了,断大断小你们自己选,桌子右上方是止血丹。”

  这才是莫靖天让每一世家出两人的原因,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大家会毫不客气的断掉自己的手臂保命。但有了选择,很多人便开始犹豫,断谁的手臂。莫靖天想借此考验一下人性,这个他开始产生疑问的问题。

  琅琊王氏此次来的是一老一小两代家主,老家主说道:“我已年过半百,而你正直年少,未来可期,况且错误也是我犯下的,我来承担。”

  王宇博道:“不,父亲,您已年老,承受不住这般大伤,我年轻,恢复的快”

  “我来”

  “不还是我来比较合适”

  他们父子二人开始争论起来,抢着要断自己的手臂。

  这是八十世家中大半家主出现的情况,但有的家主则以长着身份命令晚辈自断手臂或者帮着晚辈砍断他的手臂。更有甚者老少打了起来,要互相砍断彼此的手臂。

  一时间争抢声,劝解声,打杀声,嘶喊声,喝责声,命令声,哀求声,哭泣声,嚎叫声,呻吟声众声齐聚,似乎比那节日里的锣鼓声响更为热闹。

  莫靖天道:“大姐,这边太吵,你先回去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一个人即可。”

  莫寒烟点头转身离去,杨鈎天,楚银香等人一直在远处观望着玄机广场的一举一动,叹息道名门正派也是丑态尽出。

  楚银香赞叹道:“就这件事来说,玄冥教以一臂清一家血债的要求并不过分。”

  杨鈎天点头道:“是啊,多少人报仇雪恨屠的是满门,甚至鸡犬不剩,我们走吧。”

  半柱香后那些自断手臂的家主大多完成了断臂,止血的工作,但那些因断臂产生分歧的家族要嘛还在口舌争辩推脱,要嘛还在拼杀不分胜负。

  杨鈎天手指一钩,四谛使者现身,短短几秒钟,便将那些剩余人的右臂一同断下。他们一通呜哇乱叫,甚至痛的在地上打滚,他们有人突然想起桌子上有止血药之事,便前往就近桌子招寻,谁知还未抓到便被四谛使者收回。

  莫靖天道:“苦谛安排自断手臂的家主去清凉峰找玄机派找晁志铭长老接臂,他擅长此法。,至于执刀断晚辈手臂的家主,也断其一臂,同自相残杀的家主统一安置在翠盖峰,正常供给衣食用度,但不提供伤药,生死由命。”

  都是修仙之人,又岂会因为断一臂而丧命,在没有止血药物的情况下,都会自行封住血脉,防止因失血过多而死。莫靖天如此之说不过是彰显自己的态度而已。而不给其药物,也不过是让其多受几分罪吧了。

  毕竟叫他们此番前来对的目的是牵制其整个家族,并非真的索命报仇,即使这样这样玄机广场也鲜血淋淋,断臂四飞,想来这便是莫靖天不让菲絮前来的原因。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