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一百七十三章:四方归一2

第一百七十三章:四方归一2

  /

  兄弟三人讨论到深夜,菲絮不知何时在他们的议论声中进入了梦乡,寰宇看得出来,由于玄冥大战之事,还有对莫月歆、莫怀远莫寒烟等人的愧疚之情,浩轩和焕奕都不想再次与玄冥教,准确的说是与莫靖天和莫寒烟为敌,可他又何尝不是如此。同时,他也清楚的明白,若想战胜莫寒烟,封印黒莲,他必须得到其他四人的帮助,眼下锦瑤已经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如何倘若真有那么一天,他该如何让说服锦瑤呢。

  如今的局面,也比无他法,只能祈求莫寒烟至于称霸修真界,他一边默默的祈祷事态不要再度恶化,他对头看着趴在桌子上熟睡的菲絮,羡慕的笑了。

  距离中元节还有八日,寰宇将所有精力都放在了研究玄机伞上。他认为玄机伞能成为中央之伞绝非仅仅因为形态千变万化,而在于功用,否则论起杀伤力,幽变玄机伞比不上寒冰凌月刀,论爆发力不敌魔光赤练枪,作战时的灵敏度不如碧云霞剑。中央之神后土大帝的神器岂能这般孱弱,肯定是有什么玄机他还没有发现,这有可能是运转五至神奇神器的关键。

  他开始回想当日是如何让冲破莫靖天的混元阵法的。安理说他的修为较莫靖天差一截,就算没有混元阵法的压制,也无法同莫靖天抗衡,更何况还有混元阵法相助。他开始仔细回想那日破阵的每一个细节,他回忆中注意到当他展开玄机伞横向切断混元阵法贯穿天地联系之时,自身的灵力也猛然提升,而莫靖天似乎被压制一把,没有展现出全部实力。他又回想到破阵的那一刻并非他在驾驭幽变玄机伞而是幽变玄机伞在指引自己,还有那七彩吞云蟒,在玄机伞的照应之下仿若神龙,一伞一龙配合的天衣无缝。

  不过,莫靖天在幽变玄机伞中是否被压制他无法直接下定论,还有可能父亲因为眼前是寰宇的缘故没有出全力,这一点他必须尽快证实,而能给他答案的只有莫靖天。

  于是他立刻返回玄机派,打着请罪的名义来见莫靖天。:“父亲,这几日我设身处地的站在您的角度思考过种种事情,我能理解您目前的行为。我不该站在,更不配站在道义的至高点来审判您。”

  寰宇说完这番话,莫靖天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不言不语,似笑非笑的打量着寰宇,这眼神看的寰宇万般不自在。当然这种不自在也出自他此番前来目的并非说的那般纯粹。

  一柱香过去,父子二人一直保持静默,一个似笑非笑的大量,一个无处闪躲的低头不语,这种气氛当真难受,寰宇也突然明白三个月中焕奕被父亲不理不睬、不冷不热的冷处理是多么的难受,只一柱香他便扛不住了,于是再次开口道:“父亲,您若不痛快出手教训我一通便是,我毫无怨言,不要这样冷处理,实在太难受。”

  莫靖天并没有想到什么冷处理,这一柱香,他再等,在等寰宇能否跟自己说实话。他太了解寰宇了,一开口便知寰宇前来肯定另有所图,什么道歉。理解都只是个幌子。可是一柱香过去寰宇思考的结果居然是父亲在冷处理他们的关系。他不屑的笑了一笑,说道:“有话直说,卖什么关子?”

  被莫靖天直接挑明,寰宇更是自惭形愧,心想到在父亲面前耍什么小聪明,真是自讨无趣。但转念一想父亲居然这般坦荡的让他直接说出此来的目的,是不是也猜到了他想问啥,并都不打算隐瞒。寰宇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恭敬的问道:“父亲,孩儿确实有少许疑问需要请教,还望父亲指点。”

  莫靖天道:“你想问为什么在修为不敌我的情况下能误打误撞破了我的混元阵法对吗?”莫靖天早就猜到寰宇最近肯定想方设法的想要封印灭世黒莲,而凭寰宇的缜密势必会回想到当日破除混元阵法之事,但没想到,这个问题他等了足足六个月。

  寰宇惊讶的抬起头问道:“父亲,你怎么知道。”

  莫靖天道:“你会想什么我还是知道的,这个问题我等了你足足半年,想不到你此时才问。遁灵术和混元阵法本为一体,因此你用遁灵术进入阵中可以免受混元阵法的压制。”

  寰宇迫不及待的问道:“那您是不是对我手下留情了?”寰宇这个问题是想知道莫靖天有没有反受到幽变玄机伞的压制。

  莫靖天自然也知晓寰宇此问何意,说道:“你打开玄机伞。”寰宇依言拿出幽变玄机伞将其展开放在斜放在地上,然后和莫靖天站在同一方向一同观看幽变玄机伞。这一刻他心中有种莫名的安全感全感,极为踏实,这一幕也像极了小时候莫靖天耐心的讲解八卦运行、阵法设置。

  莫靖天指着幽变玄机伞问道:“幽变玄机伞虽装有暗器和锋刃,却并非一件攻击性法器,你看伞面刻有二河图、四象、八卦、二十八星宿,六十甲子说明什么?”莫靖天果真还像从前一样引导寰宇思考而非直接告知答案,寰宇也是從小在这种引领之下锻就的超强推理和逻辑辩思的能力。莫靖天极为擅长因材施教,依照五人的习性教习功法,锻炼锻炼能力,其所长避缩短。

  而寰宇在玄机塔内第一次看到幽变玄机伞时便注意到了伞面上刻的四象八卦二十八星宿,他首先想到的是后土大帝肯定也是喜好钻研阵法五行之人,便将这几基本阵法元素可在伞面做雕饰,独特而不失美观,而六十甲子应该是纪年方式。至于那些散落的斑点在圆形的伞面上也是不过是装饰而已,并没有多想。但在父亲的指引下,她他突然发现那些散落的暗点不同组合下分别能呈现出河洛之图。

  他思索片刻说道:“说明幽变玄机伞本身就包含了千万阵法于其中。”

  莫靖天嗯了一声,说道:“不止于此,玄机伞伞柄最顶端的金刚石非阴非阳又可阴可阳,说明什么?”

  寰宇在父亲的指导下继续思考,:“天生万物,阴阳各有不同,非阴非阳又可阴可阳,通常执伞为竖起,我知道了,这颗金刚钻石对应的是日月,日为阳,月为阴,昼夜更替,玄机伞亦随之阴阳变化,所以非阴非阳又可阴可阳。”

  莫靖天满意的笑了,说道:“对,其实阴阳本为一体,阳盛则阴弱,阴盛则阳衰,只是显现不同罢了。你那日之所以能破除混元阵法并非得益于幽变玄机伞和御龙飞空鞭中的元神,而是二者融合下启动了对应日月的星辰之力,我也在这中力量压制下灵力降低了百分之八十,而你自身灵力反而借助这股星辰之力提成了一倍,你懂了吗?”

  寰宇听完莫靖天的讲解,对不仅解开了多日以来的疑惑,更是对幽变玄机伞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他带着五分激动,十二分的感激之情行礼谢道:“多谢父亲的点播,令我醍醐灌顶,恍然大悟。你是不是。。?”

  寰宇想问您是不是也同意我重新封印灭世黒莲的想法,但他没说完,便被莫靖天强行打断,说道:“不必谢我,要谢就谢你大师伯,我不过是践行他的遗愿,培养你们为真正的五至神奇神器的传人罢了,我也累了,没什么事便退下吧。”

  寰宇听出父亲在赶他走,知道依照父亲的脾气,他若不想多说,便会一个字也不会多说,反正此番前来的目的已经达到,还收获了意外之喜,已经心满意足,而且虽然莫靖天口中不承认在帮助自己,但行动已经证明,不需要多言,他也不必非要把话挑明。他虽然不明白父亲为何脾气古怪了几分,阴晴不定,但笃定父亲绝非有他的安排,或许还没有到说开的时候。

  他恭恭敬敬的行礼,说道:“父亲若没有其他吩咐,孩儿便告退。不知中元之宴,我能否参加。”

  莫靖天答道:“你们三兄弟愿意来便来,不过絮儿就算了,她受不住。”

  寰宇大惊,问道:“为何会受不住?”莫靖天没有任何要解释的意思,说道:“没什么,你照做便是。对了,过几天可能需要你给龙曦皇帝送封信,你要有心里准备。”

  寰宇早就猜到,莫寒烟得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绝不会仅限于修真界,也包括世俗政权,甚至是天庭诸仙,地狱之鬼,所以对于这个安排早在意料之中,并不惊奇。他更知道此时多问无意,莫靖天说话只是点到为止,不会多言,但让安排他自己回去送信,好过率大军压境。,于是他恭敬的说道:“好,听父亲安排。”

  莫靖天最中意寰宇的地方也在于此,冷静而不失谋略,善于思考又能审时度势,而且跟这样的人交流可以省去很多不必要的话语,于是说道:“没别的事,你就先下去吧,你母亲的事还要想的周密一些,别让絮儿看出端倪来。”

  寰宇说道:“我知道,小妹很单纯,并没有多想,对了父亲”寰宇又问了上一次五至神奇神器齐聚,但是五行图中御龙飞空鞭排斥其他神奇的事。

  莫靖天思考片刻,说道:“这个我也不知,可能跟神奇归位有关,也可能是其他的原因,你们耐心磨合,切勿急功近利。”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