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166.善恶之辨
  /

  莫寒烟虽与灭世黑莲合为一体,但目前依旧是神识意识与黑莲独立运行,暂不受黑莲控制。所以此前她不愿意收回黑莲之气救菲絮并非是受黑莲黑化的控制,迷失了心智,而是一时气不过罢了。玄冥教前后被五大门派两度攻山,险些二度被灭,对她的心灵打击和触动绝非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的,尤其是不改初心的坚守二十年,换来的依旧是偏见,歧视,怀疑和被杀戮的结局让她开始重新审视为人为事的原则,她不断的自问是否还应该遵守父亲母亲的遗训,是否还需要继续坚守。

  她心底有一个隐隐的声音不断呼吁自己,如果被现有规则所不容,就重新建立规则,作世界秩序的制定者。就在反复思索何去何从之时,锦瑶前来请求母亲救治菲絮时,她想到自己养育在身边的待之如子的孩子浩轩还有焕奕随便轻信旁人,轻而易举同玄冥教反目成仇。而自己最宠爱的菲絮,危机时刻的选择也是站在了自己对立面更是气愤难平,对她来说是一种不可原谅的背叛,所以她一气之下拒绝了锦瑶的请求。但当莫月歆也上来求情之时,她心里还有几分愤懑难平却也有几分动摇,但嘴上还十分决绝,她想让月歆这个最懂她的妹妹为自己找一个理由,却没想月歆没有多言,带着锦瑶离开了。再次得到信息之时居然是她转移了菲絮的黑莲之气,险些身销魂散。

  她听到这个消息后心中一颤,那份挣扎和郁愤瞬间全无,便迅速前往清水滨,看到身体正在虚化的妹妹还不犹豫的冒着被黑气反噬的危险吸回黑气,更是耗费大量修为恢复了莫月歆的身体。最后却只后的的妹妹回光返照后的一个请求。

  她望着眼前的莫月歆想到的四父亲母亲当年耗尽浑身气力送出他们姐妹二人的最后一句话:“烟儿,照顾好你妹妹。”可这二十年来状况恰恰相反,一直以来都是月歆在照顾自己,守护自己。所以他二话没说便答应了妹妹最后的遗愿。

  同时她早就知道莫靖天救下了焕奕,得知菲絮重伤昏迷不醒便猜到必是浩轩将她送回求救的,她余光中看到偏房窗口的三个阴影,更加印证了自己的猜想,所以在莫月歆断气后,答应她最后的请求,便果断转身离开,看似无情,实际上她想把哭的空间留给这几个孩子,而自己将泪水咽在心中。

  莫怀远听闻莫月歆的消息也火速赶来,但还是没能看到月歆师妹的最后一眼。他一进房间,看到浩轩和寰宇跪在地上流泪,焕奕趴在地上一边嚎啕大哭,一边双手握着月歆的手大叫母亲,锦瑶默默站在他的而身后不断擦拭泪水,莫靖天则一言不发,低头看着怀中的莫月歆。莫怀远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了进来,见此情景寄的反呕一口鲜血。

  他极力调整了一下状态,顿了顿嗓子说道:“靖天,节哀,我又要是相商,随我到三清殿。”莫靖天抬头望了一眼莫怀远,面色枯黄,印堂处一团黑气,心中一沉。直觉告诉他莫月歆的离开只是一个开始。他缓慢放下莫月歆的尸体,说道:“锦瑶,安置好你歆姨的尸体,三日后举办玄冥大葬礼,你们三个随我来。”

  “是”浩轩、寰宇点头应道,他们准备扶起焕奕一同前往,不料却被焕奕甩开胳膊说道:“我哪都不去,我就要在这里等母亲醒来。”,

  莫靖天深呼吸一口气说道:“也罢,随他吧,你们两个过来。”

  浩轩和寰宇虽不知道此事莫怀远和莫靖天叫他们过去所谓何意?事已至此,现在兴师问罪似乎也已经晚了,但他们同样预感到,一切都只是个开始,似乎还有更加恐怖的事情等待着他们。

  冲破心蛊的浩轩脑海中迅速捋顺了这几个月的种种事情,得出一个结论:“受制于心蛊,中成大错,不可原谅。”他此时对菲絮,对玄冥教满是愧疚,所以进入三清殿便直接跪下,一副听候发落,死而无悔的表情。

  “大哥,你这是?”寰宇刚要发问便迅速明白其缘由,也俯身跪下,对于他来讲,虽然始终相信父亲的为人,玄冥教的立场,但他强行破除混元阵法,害父亲重伤,更是令玄冥教数百名弟子丧生,他并没有实现他要保护好玄冥教的诺言。

  莫怀远坐在三清殿正位,嘘声说道:“靖天,给他们讲一下当日苍龙山庄你与旻宣王所谈之事吧,虽然真相已明,但你们争论的这个问题他们需要知道,更需要作出他们的判断。”

  莫靖天说道:“事已至此,我和旻宣王争论了什么已经不在重要,而且现在我对自己性本善的立场也产生了怀疑,既然立场已经动摇,何必重现此争论。”

  莫怀远咳嗽了两声,说道:“好,既然你立场动摇,你就用旻宣王当日之言辞和我争论一场怎么样?”

  莫靖天说道:“大师兄,你现在的身体不宜多言,我重现当日之景便是”

  莫怀远说道:“不,理越辨越明,我想和你便,宣王,你深夜前来所谓何事?”莫怀远迅速进入莫靖天当日的角色

  莫靖天也扮演起旻宣王当日的角色说道:“靖天老弟,我来劝你迷途知返。玄冥教多年坚守的正义立场本身就是个荒唐,世间哪有什么正义邪恶之分,只有强弱之别。他们现在处弱愿意和你结盟,一旦变强变会反咬一口,视玄冥教为异类,为邪恶。甚至魔鬼。他们是容不下你们的,人性使然。”

  莫怀远道:“人性?人之性善,尤水之就下。人无有不善,水无有不下。而魔族之水搏而跃之,激而行之,我不敢同流。愿从下之水”

  莫靖天辩驳道:“人之命在天,无天地,恶生。性之好恶、喜怒、哀乐谓之天情,皆为恶生,魔族如此,五大门派亦如此。不过是魔族天性坦荡,不假掩饰,名门正派号称君子,巧以伪装罢了。”

  莫怀远说道:“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羞恶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人皆有不忍之心,又岂为性恶?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是你们魔族的后天修行,污染了性善的本质,迷途知返的该是你们?收手吧,宣王。”

  莫靖天说道:“人性善,否也,人本性恶,皆为满足私欲而生,婴儿出生尚知为知肚子自食母亲乳汁,毫无留情的用力抓咬,豪不顾母亲的疼痛与否,呱呱坠地之婴儿本性就在于自我的满足,这便是人性本恶之源,望你早日明辨其中之理。哈哈哈,对于我们的联盟,我永远保持着十二分的欢喜,我等着你的好消息。当时我还不明,宣王为何话锋突转,说道结盟的十二分欢喜,后来才知道,他此来的目的不在于同我便善恶,而是在等浩轩、焕奕还有杨钩天三人的出现,说出那句迷惑众人的话罢了,但话说回来,我至今未想出婴儿吸食母汁之事,如何辩驳。”

  莫怀远说道:“寰宇,婴儿吸食母汁之辨,你怎么看。”

  寰宇道:“我认为人性本无善恶之分,如水之无形,遇圆则圆,遇方则方。而所谓善恶之别,知善为善视为善,知恶为恶视为恶,不知恶为恶当另做别论,婴儿使然。但世间秩序生灭轮回需要善来维持,否则将混乱不堪。”

  莫怀远笑着说道:“跳出思维之外而得他解,便是我今日所欲言,你们起来吧。”

  “是”

  莫怀远继续说道:“靖天,接下来你的担子是最重的,你要替我们守护好寒烟,你更要将他们培养成真正的五至神器的接班人。”莫怀远说完又不停地咳嗽数声,憋的脖子和脸通红。

  莫靖天紧张的叫到:“大师兄”寰宇和浩轩更是连忙跑上前去问道:“大师伯,你怎么样?”

  莫怀远缓了一缓说道:“我无事,必须尽快找到克制寒冰凌月刀和魔光赤炼枪至邪之气的办法,否则轩儿和奕儿会很危险。”

  浩轩看到被自己重伤的师叔此时此刻还在为自己着想,更是懊悔不已,他连忙说道:“大师伯,你别说了,我先为你疗伤。”说完浩轩打算为莫怀远输送真气。却被莫怀远拦住。

  莫怀远说道:“不用了,天堑一战我本元已经破,就算月歆在也是无力回天,与其几日后真气耗尽而亡,还不如把现存的修为传给你们?”说完莫怀远迅速握住了浩轩寰宇兄弟二人的手,将毕生修为尽数传给了二人,他们惊慌中反应过神来,知道以大师伯现在的情况,修为耗尽之时也便是气数结束之日,他们想全力阻止莫怀远的行为,却不想此时入了莫怀远锁灵阵中,他们只能接受灵力却使不出半分力气。

  “不,大师伯,不要。”他们哀求着希望师伯能够停下来,却只能感到远远不断的灵力顺着手臂流进自己的身体之中,同时莫怀远则快速衰老,青发花白,皮肤褶皱,双目无神,最后无力的垂下了双手,:“轩儿,天堑之言是骗你的,别当真。”说完气绝而亡。

  “大师伯,大师伯...我知道你是骗我,我知道,大师伯.....”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