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一百五十六章:暗度陈仓

第一百五十六章:暗度陈仓

  /

  浩轩生拉硬扯将焕奕带回汀兰轩,焕奕的愤怒已经将自己的满脸涨的通红,颈部和额头的血管暴起,他到了愤怒的最高点扯开浩轩的手问道:“大哥,你拉我回来干嘛,我要杀了莫靖天这个卑鄙小人报仇。”

  浩轩也愤怒的喊道:“不准去,你不是他的对手。”

  焕奕道:“我是打不过他,可还有你呀!”

  浩轩道:“就算你现在可以杀掉一个莫靖天,但还有几千玄冥教弟子,还有千千万万的魔族大军,你单枪匹马杀的过来吗?我们不是要泄一时之愤,而是要解后顾之忧,二叔叫我们回来定是有他的安排,你不准在胡来。”

  焕奕道:“什么叫我胡来,能杀一个算一个,而且,他又欺骗了我又欺骗了我!可恶至极,啊....”焕奕冲天大喊,并释放出冲天之焰直达天空。浩轩则一个冰天雪地将他那熊熊的火焰熄灭,焕奕满腔怒火的看着浩轩,喘着粗气问道:“你不放我报仇发泄一下还不行吗?你别仗着修为高就欺负我。”

  浩轩见焕奕始终不明其理,也有几分恼火说道:“你这样发泄只会打草惊蛇。”

  “轩儿说得对,莫小公子你这冲天之焰一出,莫说苍龙山庄内之人,恐怕远在十几里外的人都能看见。”宇文灿说道。

  焕奕怒怼道:“我用你管。”

  “焕奕!”浩轩这一声斥责要较之刚才的警告更加严厉,他犀利的眼神瞪着焕奕,说道:“给二叔道歉,立刻”。

  浩轩的恼火反而让焕奕冷静了几分,他嘟着嘴不情愿的我说道:“二叔,刚才多有冒犯,还望..”焕奕还没有说完,宇文灿便笑着说道:“突然得知这残酷险恶的真相,莫说是你,我和杨长老也十分震惊,情绪激动在所难免,我自然能理解,轩儿,焕奕年纪小,易冲动,你作为哥哥应该多担待,多指引,怎能和他真的生气。”

  “是,二叔。”浩轩道。

  杨钩天问道:“宇文兄,你尚在修炼,是如何得知旻宣王来到苍龙山庄和莫靖天密谋的?”宇文灿说道:“杨兄,我要先进轩儿房内证实一件事,再行解释。轩儿,我进入阵法前交给了你一个紫檀盒子,让你 好生收着,现在在哪里。”

  浩轩道:“放在了我枕中,并设了结界。”

  宇文灿说道:“好,快带我看看。”

  浩轩带几人回道房内,打开床边的结界,将紫檀木盒从枕中取出,恭敬的交到宇文灿手中,宇文灿顺手接过木盒,接触封印打开后口两只阴森的眼睛瞬间发亮瞪的滚圆,然后将木盒重重的衰落在地说道:“卑鄙,金莲果真不见了。”

  三人啊了一声,杨钩天问道:“金莲丢失你也能猜到。”

  宇文灿沮丧着脸说道:“不是猜到的,是听到的。我腿脚不便,修行有意增强六识的感知,以弥补自身的不足,我现在能将视觉、听觉、嗅觉、意念的功能扩大到百里之外。我察觉到了旻宣王的到来,更是清清楚楚听了他们全部的对话,我担心口说无凭,后反被莫靖天反咬一口,便想到通知杨兄作证。但当时还未突破大宗师境界,情急之下我将一魂一魄打出为杨兄通风报信。当我看到轩儿和焕奕出现在莫靖天的门口之时,我的心都惊了,生怕你们撞到他们枪口上,这种这种强烈的担忧竟让我瞬间冲破了大宗师的瓶颈,我便马不停蹄的赶了过去,还好赶上了。”

  杨钩天问道:“宇文兄,你都听到了什么?”

  宇文灿惭愧的拍着自己的头说道:“惭愧呀,我们被一时利益蒙蔽了双眼,险些落入魔族全套。原来莫靖天先假意归还金莲,博取我们的信任,骗我们去玄冥教守护金莲,然后同魔族里应外合将我们一网打尽。更可恨不得是,是...”

  宇文灿表情狰狞,痛苦这着拳头,满是悔恨,懊恼,悲痛万分,杨钩天比问道:“是什么?杨兄是什么?”

  宇文灿哭着哀求道:“杨兄,这种痛苦让我一个人承受吧,总之我们一定要阻止魔族的奸计,以慰藉牺牲的众修士呀。”宇文灿说完此话,更是捶胸顿足,这反而勾起了杨钩天等人的好奇心,杨钩天迫切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逼问道:“宇文兄,到底是什么?”

  “不要再问了。”宇文灿说道。

  浩轩说道:“二叔,还是不说出来吧,不然杨长老和我们也担心,说出来,我们一起面对。”

  宇文灿痛苦流涕的握着杨钩天的手说道:“杨兄,我们四十几天不来借助阵法修行的灵力和修为并非来自郭俊生,而是苍穹派周边数十名修士的,郭俊生吸食他们的灵力转化为我们修行的助力,才有了今天你我二人的修行,我们的修行沾满了同道的鲜血呀。”说完更是悲痛不已。

  杨钩天一听惊愕的坐在了椅子上,对于心怀苍生、崇尚正义的他得知自己的修行是间接性牺牲了数十名修士的生命换了的,如同晴空霹雳一般劈打着他的灵魂,枉他还派人查探遇难修士的死因,竟然是因自己遇害,对他来讲这无疑是一份轰天彻底的打击。他哆嗦着喘着粗气,一掌拍碎近旁的桌子说道:“我杨某,不灭魔族和玄冥教,誓不为人。”

  浩轩和焕奕得知这样的消息也极为震惊,焕奕急切的问道:“二叔,我二哥呢,这件事情,我二哥知道吗是否参与其中?”

  这一问杨钩天也十分警觉,他竖起耳朵听接下来宇文灿的回答,他在心底是渴望寰宇不知此事的,但又确实拿不准,宇文灿摇头说道:“寰宇不知,菲絮亦不知,但锦瑶确实帮凶之一。”

  焕奕高兴的说道:“大哥,我就知道二哥是个明辨是非之人,我这就去告诉二哥真相。”

  “慢着”杨钩天和宇文灿一同说道,宇文灿继续解释缘由:“寰宇对莫靖天是百分之百的信任,就算我们所有人去说去作证,想必他也不会相信,除非他能见到莫靖天的真面目。”

  杨钩天说道:“我也能感觉到,莫靖天在寰宇心中的地位胜过我们所有人,他是不会怀疑莫靖天的,除非玄冥教的滔天罪恶公布于世。宇文兄你既然叫我们过来,想必已经想出了应对之策,不防一说。”

  宇文灿说道:“一会莫靖天会假意前来告诉我们金莲被盗之事,然后骗我们派一部分人驻守灭世黑莲,然后又会以得知魔族侵略消息唯由让我们五大门派和八十世家集结人马与魔族一决死战,他们则里应外合将我们一举消灭。假装不知道这一切,我们要将计就计然后借机派一部分人保护黑莲,在魔族和玄冥教还未发动出击之前率先发动攻击,先除掉玄冥教,再对抗魔族。”

  杨钩天道:“这个计策绝妙。利用敌人的设计请君入瓮,高妙高妙。”

  “就是...”宇文灿吞吞吐吐的而说到,杨钩天快人快语问道:“就是什么,你直接说。”

  宇文灿说道:“就是要为难轩儿和莫小公子假意消除与玄冥教的矛盾,尤其是对待寰宇、菲絮兄妹,你们要尽量表现的和好如初,不能漏一点破绽,对于寰宇,我们一定要等到最后反击之时才能告诉他真相,以免夜长梦多,滋生变故。轩儿,你要暂时忘了菲絮杀你妹妹伤我等事,要假意对她温柔、呵护,这样才能消除莫靖天的戒备之心。”

  焕奕问道:“你刚多说了,小妹不知道这些事,为什么还要假意。”

  宇文灿说道:“菲絮虽然不知道莫靖天的计划,但她太善良,太单纯,一定会被莫靖天利用,而提早告诉她真相的话她更是不会相信,反而会泄露风声,影响我们的计划。最重要的是,我派就算她得知真相也会义无反顾的站在玄冥教一边,假意对她好,留她在身边是对她的保护。”

  杨钩天说道:“宇文兄所言极是,菲絮还是一个单纯的小姑娘,不明是非,决不可轻易告知真相。”

  宇文灿点头继续说道:“为了不让玄冥教起疑心,我们五大门派商量事宜之时,决不可聚集在一起,等双剑圣姑和鹤仙人出关后,我会找机会单独告知,以后商量事宜,杨长老我们一起,双剑圣姑和鹤仙人一起,青松派则有焕奕前去通风报信,我们看似分散实则一体,保持联络于无形。”

  “好,全听宇文兄安排。”杨钩天说道。

  “二叔,我会尽量和寰宇、菲絮等人保持友好,决不影响您的大计。”浩轩说道。

  宇文灿说道:“轩儿,我相信你能做到,莫小公子你能做到吗?不冲动,不找任何人私自寻仇,不因个人心底的期望而私下打探他人意愿。”宇文灿专门又提出莫小公子,就害怕焕奕因为曾经的身份,挂念旧情而破坏计划。

  焕奕虽然冲动,但也明白宇文灿为何会一会叫他焕奕,一会叫他莫小公子的,无非是一种身份的提醒。被他们人这样反复暗示提醒,他心里着实不痛快,但浩轩又十分敬重这个二叔,他也只好强忍着对此人的意见和不满。他手握着魔光赤炼枪用力向下一戳,说道:“莫小公子早就死了,现在只有青松派的晟松,要为师为兄为同门报仇。”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