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一百五十五章:155.明修栈道

第一百五十五章:155.明修栈道

  /

  就这样,兄妹五人在接下来的时光中始终保持不远不近、不敌对也不亲密的距离,在避开彼此雷区的前提下,开始重新磨合,他们每一个人处的都非常小心、谨慎,生怕稍微不当的言谈举动会破坏掉这来之不易的短暂和平,而他们的共同话题便是共同研讨究五至神器隐藏的秘密和发掘真正的神器之力。但浩轩始终对寰宇等人保持着警惕之心,终不肯接受寰宇的帮助打开鬼蛊皇的封印,净化留存在体内怨煞之气。这一隐患也成为寰宇的一块心结,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就是这一股黑金护法的煞气将带来不尽的灾难。

  郭俊生则是一边修养恢复身体,一边每隔七日巩固一次阵法,每七日的修养却不能弥补巩固阵法的耗损,在地42天对阵法进行最后一次巩固提升后,郭俊生累计耗损了十年修为和近二十年灵力,需要至少闭关三年方能恢复。也就是这次之后,莫月歆和郭俊生便直接返回玄冥教,闭关修养,而莫靖天在继续留守苍龙山庄,等待七日后双剑圣姑几人修行完毕,一起商讨应对魔族的对策。

  由于玄冥教与玄机派同祖同源,两派功法十分相近,是以杨钩天要比其他三人更加适应郭俊生的修行阵法,仅在阵法第六次加固的第二天,他便直接借助这股加固之力,达到了大宗师境界可还未来得及享受这份兴奋和喜悦,便面临着新的麻烦。

  三大世家和数十位修仙者的家属纷纷来到苍龙山庄求救,言说家中修仙子弟这两个月来或消失或遇害的消息。

  浩轩和寰宇等人打听诸家遇害子弟的情况后,特意下山查探情况,而莫靖天、杨钩天则在苍龙山庄等候,他们心中已经笃定十有八九是魔族所为。

  这短暂的结盟另两派的多年来的隔阂消除不少,尤其是郭俊生为了辅助他们四人修行而折损自身灵力修为的付出,更让他为之动容。心中的敬佩表现与象便是称谓的改变,他开始称呼莫靖天为莫师兄而不再是莫掌门,莫长老。“莫师兄,众多修士失踪一事,你怎么看?”

  莫靖天说道:“没有真凭实据理应不可妄自揣度,可我总能感觉得此事和魔族隐约相关,但也存在诸多疑虑不通。”

  杨钩天说道:“问题就出现在这里,据派出来的弟子回报,除去苍穹派,其他各派周边均未发生异常,为什么是这里呢?是在给我们警告,还是别有寓意。或者我们同向思维影响了我们的判断。”

  这时浩轩、寰宇等人带回最近消失的十几具尸体,每一具尸体都有一个共同特征便是干瘦枯扁,血气全无。杨钩天大为惊叹,莫靖天则是心中一颤,指着其中一具尸体看着浩轩、寰宇问道:“他们都是。。。。”

  浩轩、寰宇点了点头嗯道:“没想到苍穹派周边有人修炼魔族功法,吸收他人灵力血气。”浩轩说道:“卑鄙,魔族境内不允许随便吸食本族人修为,便跑到我们龙舟来放肆,我一定要将他们揪出来,让他们血债血偿。”

  寰宇道:“夜间是修习这种功法的最佳时间,根据我们之前的调查,遇害者几乎全是喜欢单独夜猎的修士,我们不妨扮成落单修士,或者埋伏在容易出现单独夜猎的场所附近,守株待兔”

  连续三个日的诱敌捕猎一无所获,众人疑虑难道修炼魔族功法之人达成了既定修行目标而收手?正在疑虑之际,古月派和白鹤派弟子再次传来噩耗,古月派双剑圣姑最疼爱的弟子张笑然和白鹤派二弟子温燕作业遇害,亦是被吸干精血修为。两派弟子卽悲痛又惶恐,尤其是两派为首的大弟子卞浩凝和杨颜菱满脸自责羞愧。

  卞浩凝说道:“掌门处在闭关修炼当中,我身为大弟子却不能守护好门人,上有愧于师叔,下愧对众师兄妹,我一定要找到此人,将他们碎尸万段。”杨彦菱亦是咬牙切齿的发出了同样愤慨。

  在五大门派汇集的苍龙山庄内居然能悄无声息的不开所有人的耳目吸食他人修为,也只有一个可能那便是这个人身处五大门派之中。这一点一经寰宇提出迅速达成共识。杨钩天说道:“各派秘密排查本派各弟子的来历和身份,以尽快的速度排除内鬼。”

  杨彦菱带着几分仇视上前说道:“我白鹤派每一个人来历都是清清楚楚,绝不会有什么内鬼,但是突然出现的玄冥教需要好好排查。”

  莫靖天脸色一沉,此话所示鹤仙人说出,他必定当场驳回,但是由杨彦菱说出,他甚为长辈与这个小辈争辩反而失了身份。寰宇解释道:“我父亲、三妹三人都已是大宗师境界,尤其是家父,可与三圣匹敌,众所周知,凡达到大宗师境界以上之人,修行每进一步必须自我修炼内化,所以我们无需吸食他人灵力,小妹菲絮乃修的是世间至真至纯之气,更不会吸食他人灵力混淆自身真气,而玄冥教其他子弟早已离开苍龙山庄,无需审查。”

  “你。。”杨彦菱虽然不服气,却又无法轻易驳回寰宇的话,浩轩说道:“寰宇此话不假,目前玄冥教四人都没有吸食他人灵力提升修为的动机,凶手可能另有其人。”

  杨钩天说道:“这一次,我也相信与玄冥教无关,他们所想图谋不轨不必帮我等修行,帮敌人提高视力,彦菱,同门遇难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不要因此上了我们联盟的和气才好。”

  杨彦菱见杨长老居然有几分指责之意,眼下师父又不在场,只好非常识趣的假意道歉道:“是彦菱失礼,还请莫教主莫怪,我这就回去暗自排查本教弟子,若经查处,我绝不放过。”

  卞浩凝也随之告退,带众人走后,莫靖天提醒道:“轩儿、宇儿你们最近要留意宇文翔的动向。”

  焕奕却反问道:“父亲,二哥,此事当真与你们无关,我希望你们不要再骗我,否则我真的不会再原谅你们。”

  寰宇回道:“确实无关。”

  “好,宇文翔,我和大哥去监视,他对我们的警惕性低。”焕奕说完便转身离开。

  当天夜里,宇文翔换上了夜行衣鬼鬼祟祟的从房间出来,焕奕小声说道:“果然有猫腻,我去问问他要去干嘛。”焕奕刚要起身,浩轩一把拉住了他,说道:“别打草惊蛇,我们跟过去。”

  焕奕转念一想,若现在过去他若随便编个瞎话不承认,也不能强硬杀了他,到不如抓个现行。他点头嗯了一声,心里道:“还是大哥想的老道。”

  他们悄悄跟在宇文翔身后,由于两人的修为一人为大宗师,一人已经达到四谛,可以近距离隐匿身形不被察觉。却没想到,宇文翔兜兜转转来到了莫靖天的住所顶部,他偷偷掀起房顶上的几块瓦片,向内偷窥,眼神不便变化迷离。

  “他是。。”焕奕刚要问什么,浩轩迅速做了一个禁语的手势,然后示意和焕奕一同到莫靖天左窗处查探莫靖天房内的情况,可他们刚靠近莫靖

  天左窗口,竟发现杨钩天从对面走来,两拨人都惊讶的看着指着对方,却又都在暗示对方不要发出声音吧。

  他们都隐匿了身形甚至心跳的声音,将窗户偷偷捅了个窟窿向内看去,结果他们惊讶的看到了旻宣王的身影,焕奕秉着呼吸瞪大了眼睛疑惑的看着浩轩,似乎再问,大哥这是怎么回事?

  浩轩对屋内出现的旻宣王也同样惊愕,他示意焕奕不要发出任何声音,静静的听里面的谈话,他们将耳朵贴近窗户,屏气敛声,只听到旻宣王笑着说道:“哈哈哈,对于我们的联盟,我永远保持着十二分的欢喜,我等着把你的好消息。”然后话锋突转,大声喝道:“什么人?”

  这一声喝语,吓得宇文翔把腿便跑,杨钩天听到旻宣王的话,气的脸色发青,胡子竖起,双手聚集灵力准备和莫靖天出手,,突然宇文灿出现,握住杨钩天的手说道:“杨兄莫气,先跟我走。”然后两人迅速消失在了视野中,卻在孔舟留下一行字:“速回汀蘭軒”

  焕奕气的早已握紧了拳头发抖,他怒口道:“莫靖天..”谁知他张大了嘴最没有发出任何声响,才知浩轩给他施了哑咒,更是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被浩轩强行带走。

  同时这一吼,莫靖天方差距到房顶有人,他破顶而出,半盏茶的功夫便追上了宇文翔,他严厉的问道:“你是魔族奸细。”

  宇文翔愤怒的说道:“你才是魔族奸细,你假意联盟,图谋不顾,,我自知不是你的对手,但是就算死也不会让你奸计得逞。”然后果断拿出一包化尸粉,撒入周身,瞬间化为一团脓血,待莫靖天反应过来之时,已经为时已晚。

  对于宇文翔这个举动,莫靖天始料未及,他本怀疑他是魔族细作,却不料反咬自己是魔族奸细,难道是他猜错,同时宇文翔在房顶没有听全内容,断章取义误会了自己,进而自己舍身取义?而最令他始料未及的是旻宣王的突然造访和所言之事。他自言道:“不行,必须马上通知寰宇、锦瑶回玄冥教,也必须将这一消息告诉五大门派众人,早做打算。”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