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一百五十二章:兄妹隔閡1

第一百五十二章:兄妹隔閡1

  /

  晚宴结束后,鹤仙人和宇文灿回到宇文灿的隐秘住宅,这里除了黑猫,不见任何人影。鹤仙人阴阳怪气的说道:“郭俊生就是在框我们,我不信我四十几年的灵力比不过莫寰宇二十几年的修为,既然他能借住修为阵法达到大宗师境界,我们也一定可以。”

  宇文灿道:“两个月前莫寰宇的灵力确实不敌我们,但现在灵力绝对远在我们之上,所以突破大宗师是必然,我们达到大宗师境界也是必然。”

  鹤仙人迷惑不解的说道:“翻来覆去的,能说清楚点吗?两个月的差别灵力怎么可能突飞猛进?”

  宇文灿说道:“浩轩、寰宇、焕奕他们三人参加了王者大赛,一鼓作气直接冲到了黑金护法,你懂了吗?”

  鹤仙人恍然大悟一般,张嘴点头,转念又问道:“你的意思的是他们两个月内吸食了十几位护法的灵力,致使灵力剧增,那我们....”宇文灿邪嘴一笑,两人顿时心领神会的,指着对方开口大笑。然后宇文灿说道:“从今以后,你我二人的地位可就不一样了。”然后又是神秘的哈哈大笑。

  五大门派和玄冥教正式确立结盟关系后,莫靖天、郭俊生、莫月歆三人留在苍龙山庄,分别于双剑圣姑、杨钩天、宇文灿和鹤仙人的住处前各设下一个修行阵法,其余玄冥教众人重返昆仑山,在封印灭世黑莲的后山为五大门派安排处所。

  果然如莫靖天所言,郭俊生设下第三个阵法后被已经元气大损,导致气血逆行险些晕厥,不自觉后退两步才稳住身体,亏得莫月歆出手相助。莫靖天在一旁声音低沉地说道:“第四个阵法调整三日后在设,鹤仙人,没有问题吧?”

  “这。。。?”鹤仙人显然有几分不情愿,但是此情此景,尤其是宇文灿也已经进入阵法修行,五人帮衬的情况,她不能反驳。她强忍着这种不情愿,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没问题,连续三个大阵灵力耗损严重,确实需要调息两日,我虽然为了龙舟安慰想加快修行,但也不能太过强人所难。”

  郭俊生稳定内息起身说道:“二师兄,就今日吧,三日后与今日于我来说并无实质差别,况且第四个阵法寰宇可以辅助我完成。”

  魔鬼城内郭俊生虽然将修行阵法传授给了寰宇,但由于修习时间短暂,无法独立开创修行阵法,但却可以辅助主阵人完成阵法。郭俊生前三个阵法是独立完成,目的就是让寰宇保存实力,帮其辅助完成第四个阵法。

  莫靖天还没有开口,鹤仙人连忙道谢:“多谢郭长老想帮。”白鹤派其他弟子也纷纷道谢,无奈莫靖天甩袖转身离开说道:“哼,你们去吧,我要休息。”然后语气变得十分温柔嘱托道:“月歆,三师弟就交由你来照顾了。”

  莫月歆默默叹了口气,然后点了点头便随众人由宇文灿的住所转移到鹤仙人的住所。郭俊生站在主阵位置,寰宇则立于郭俊生之后,左手为郭俊生输送灵力,右手则辅助阵法形成。一刻钟过后郭俊生从阵心中央走出,已是面色发白,满头大汗,鹤仙人沾沾自喜,脸上抑制不住激动的情绪走入阵心,待阵法密合封闭之后,郭俊生由于体例灵力虚耗过度单膝跪在地上,一大股鲜血随之呕出,落于地上,形成一大片散落的红花。

  “二师叔”寰宇连忙跑过去扶住郭俊生盘坐在地上,为其紧急输送灵力稳住内息,同时菲絮和锦瑶坐于郭俊生两侧,就在这一刻焕奕忽然翻墙而入,也开始为郭俊生输送灵力。四股灵力从四个方向缓缓注入郭俊生体内,不足一刻钟,惨白的脸上血气渐渐恢复。

  焕奕起身便要离开,寰宇叫道:“焕奕?”还没等寰宇说完,焕奕辩驳道:“别自作多情,我不过是刚巧路过。还有我不喜欢欠别人人情,就当我还他的。”说完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这段时间,焕奕始终饱受着精神和心里的煎熬,时光镜中所见,和每日永无止境重复的梦境让他饱受仇恨的苦楚,每一次醒来都是满腔热血,满目惊悚满头大汗,他喘着粗气说道这不是真的,但每一次都有一个更加坚定的自己告诉他这,就是事实。但是他要明对的仇人确实养育自己多年的玄冥教,称兄道弟多年的哥哥和口中喊着讨厌,心中时时维护的妹妹。

  前日在众人逼迫劝说下焕奕重新叫莫靖天为父亲,但心中的隔阂和芥蒂并不会因为一个称呼的改变而改变。反而因为不被捅破而变得更加尴尬。他不愿直面莫靖天等人,但又有几分担忧,一路以来始终默默躲在后面,但却有时时关注着这里的一切。当看到郭俊生因元气大损倒于地上,他毫不犹豫翻墙而出帮助其输送灵力。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认为这一举动是无形的条件反射,是身不由己做出的反应,归根到底是不愿意承认自己对郭俊生的关心。所以他再次为了高傲的自尊心而撒谎说是路过。

  莫月歆慈爱的看着焕奕渐行渐远的背影,忧虑中带着一丝笑意,寰宇一边摇头一边无奈的笑着。他一边用眼神示意菲絮过去追焕奕,一边扶起郭俊生解释道:“师叔,别听焕奕心口不一的瞎说。”

  郭俊生说道:“无妨,跟二师兄年轻时一模一样。”

  寰宇吃惊的啊了一声:“父亲一向从容稳重,临危不乱,又能洞明世事,体察人情,怎么会和四弟一模一样。”

  这时一旁的莫月歆也过来扶住郭俊生,噗嗤一声笑了:“这个,你还是自己问问你父亲吧。”然后有几分沮丧和担忧地说道:“从双剑圣姑到杨师弟再到宇文灿和鹤仙人这里,焕奕都一路在暗处跟着不肯露面,看来他的心结始终没有解开。寰宇你也过去吧,我和锦瑶送你师叔回房修养便可。奕儿虽然嘴硬,但在他心里把你们五人的情义看的最重的一个,你的话他还是听的。但不要太勉强他,总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

  寰宇点头说道:“是母亲,您也不要太过伤怀此事,锦瑶一会你也来汀兰轩,我们共同探讨一下五至神器的秘密。”

  菲絮受寰宇的指引,马上追了过去“四哥,等等我,等等我。”她的碧羽飞行术三两步便追上了焕奕,她一边撒娇一边拉着焕奕的胳膊说道:“四哥,刚才多亏了你出手,你好厉害哦。”

  焕奕则故意板着脸说道:“少拍我马屁,论功夫,大哥二哥都在我之上,你就别睁眼说瞎话了。”

  菲絮噗嗤一次笑说道:“那还不是跟哥哥学的睁眼说瞎话,你明明是关心三师叔,还骗人说路过,我都不信。”

  焕奕说道:“多事,我现在心情不好,最好离我远一点,要不然我一把火烧了你。”

  菲絮屁颠似的故意跑到焕奕跟前做了个鬼脸:“略略略....你又没我快,怎么烧我。”

  焕奕说道:“好啊,连你也敢跟我挑衅了,看我不把你烧成黑乌鸦的。”说着转手隆起一把火打向了菲絮。菲絮也如所预料的一样的一个腾身侧翻便轻松夺过了焕奕的攻击,然后又继续做了一个鬼脸挑衅焕奕说道:“略略略,就是打不到我,放马过来呀,就怕某人追不上。”菲絮说完起身飞了起来,满脸都是活泼的笑意,天真的趣味。心里却想着:“四哥,这样玩,你会不会开心一些,轻松一点。”

  “嘿,你个老耗子,几天不见长本事了,今天我非烧的你哭天喊地不成。”焕奕叫嚣着御剑追了过去。

  兄妹两人就像在空中捉迷藏一般,一人追一人逃,一人出击一人躲,期间不断言语挑逗,却又充满了欢声笑语。让苍龙山庄的其他人都忍不住抬头望着他们嬉戏。

  锦瑶赶过来看到寰宇站在一旁傻笑,又抬头望着天空也不禁笑了起来,说道:“二哥,还是菲絮有办法。”

  “对呀,你听整个苍龙山庄,回荡的都是小妹纯真的笑声,让他们多玩一会。”寰宇说道。

  菲絮、焕奕两人随处追赶着玩耍,不知不觉来到了汀兰轩上空,由于菲絮想偷偷看一看浩轩在干嘛,所以飞的很低,几乎接近于房顶,焕奕一个琉璃净火飞出,菲絮腾空跃起顺利躲闪,但房顶却被焕奕戳了个大窟窿,房脊还冒着熊熊火苗。

  菲絮龇牙咧嘴惊愕的看着火苗,然后像个犯了错的孩子小声说道:“四哥,我们闯祸了。”

  话音刚落,从房屋内部冒出一阵寒冰之气,从焕奕凿开的窟窿处冒出,熄灭的屋脊的火焰,随后浩轩夺门而出,斥责道:“焕奕,你这火是不是玩过头了,一天内把房屋给我修好。”

  焕奕怯怯的落下,说道:“大哥,我不是故意的,但我又不是木匠,修房子这活我不会呀。”

  菲絮又乐呵呵的降落在浩轩身边撒娇说道:“大哥,我们真不是故意的,一会我让二哥过来修好不好。要不,我给你做点好吃的消消气?”她水灵灵的大眼睛直勾勾的望着浩轩,希望他这一次能温柔一点,像从前一样,摸摸她的头,告诉她没事,有我呢,不用放在心上。

  可浩轩顿时脸色突变问道:“谁允许你来这里的,滚。”

  菲絮不知所措的看着浩轩,所有的渴望都被一个滚打的烟消云散,焕奕见浩轩突然变脸,立马拉住菲絮,挡在她的前面说到:“大哥,再怎么样你也不能这样说小妹,她傻了吧唧的能知道啥。你知不知道昨天你差点杀了小妹?”

  菲絮看到焕奕挡在自己前面,又说了如此一番话,委屈的眼泪一直在眼睛打转,嘴唇不停的颤抖,她回想到了昨天惊悚的画面,一个转身九龙飞空而来,若非寰宇及时赶到,下一个场面便是一具尸体落地吧了。

  浩轩走上一步,与焕奕的距离咫尺之间,毫不客气的说道:“我杀了她又怎样,她杀了贞儿,还想伤害我二叔。我杀了她,你敢跟我动手不成。”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