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一百五十一章:歃血為盟2

第一百五十一章:歃血為盟2

  /

  杨钩天见莫靖天脸色突变,心知确实触碰到了他的底线,说道:“世间不会有坐享其成之事,也不会有什么所谓的便利能一步登天,更不可能突破能量守恒的道理,所要消耗他人修为助自己修行,我杨某断不会做,玄冥教也莫要为难。”

  鹤仙人说道:“杨长老此言差矣,宇文兄这样安排是处于全局考虑,提升我们整体的战斗力,若一人元气受损,换一位三圣,三位大宗师,怎么衡量都是划算的。我想郭长老眼界开阔,也是立足大局之人,定不会计较个人得失对吧。”

  宇文灿应和道:“果然英雄所见略同,我和鹤掌门、郭长老的想法真是不谋而合。”

  莫靖天听鹤仙人和宇文丞一唱一和咄咄逼人,勃然大怒,将右手掌冲天高举,画出一个五雷阵法,一时间风云变化、电闪雷鸣说道:“我说了,不行,你们听不懂吗?”

  众人惊恐的望着天空,握紧灵器,准备随时作战。寰宇等人也是第一次见莫靖天如此大怒,而这盛怒之下的五雷阵法更是让人心惊胆战。他生怕父亲一怒不可收拾,连忙叫到“父亲息怒。”

  郭俊生平静的握住莫靖天高举的手,五雷阵法也随之收回。他三分说服七分恳求的说道:“二师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祖师爷说过,玄冥教虽另立门派,宗旨不变,若为苍生,值得。”

  莫靖天含着泪咬着牙关说道:“这不是绝路,魔族还没有进攻,势态并没有将我们逼的非这样不可,我不同意。”

  郭俊生说道:“局势已经是非这样不可了,末路不荒诞,才是真英雄,这是我们的诺言,你还记得吗?你乱了,不该的。真英雄不应因亲而乱,而是能随时掌控大局。况且,有嫂子在,我怎么会出事?”

  莫月歆温柔的牵住了莫靖天另外一只手,说道:“靖天,我不会让三师弟有事的,相信我。”

  莫靖天还有几分犹豫,他又看向寰宇一眼,他想听听寰宇的意见。寰宇走近说道:“父亲,若从大局考虑,确实是最快的方式提升了我们整体的战斗力,七七四十九天过后,我们足以和魔族抗衡。魔都天坛师叔曾经修行阵法授予我,我也可以助师叔一臂之力。”莫靖天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第三章,玄冥教助圣姑、杨长老达到大宗师境界,助轩儿为功力再升,领设立两个修行阵法助宇文长老和鹤掌门修行,至于修行到何种境界,则看天命了。若成立即可歃血为盟,若还有条件,结盟就此作罢”。

  宇文丞带头鼓掌道:“莫教主、郭长老果然是立大局,识大体之人,另在下我等佩服。我苍龙山庄今晚设宴,庆祝联盟成功,从此龙舟一家,仙门一家。请大家先到云龙大殿休息,我这就安排酒宴。”

  宇文丞话音刚落,浩轩说道:“我修行不喜欢假借他人之手,就不牢你的阵法了。还有,既然结盟,小弟还请尽快送回。我还有事,失陪。”

  浩轩不知道为什么,他看到莫靖天和郭俊生师弟之间那份难割难舍又为了大局痛下决心的一面,心中一阵阵心酸,甚至莫名心疼,他知道郭俊生选择牺牲自己维护着这表面的和平,所以不愿意让他因为自己过度损耗,因此说了此番话,又怕宇文灿反对,于是说完便迅速离开,没留任何商量的余地。他甚至临走之时不由自主的停顿脚步,斜眸看了莫靖天和郭俊生一眼,心中莫名的感受却又说不出来。

  他这一举动打的宇文灿错手莫及,“轩儿”。同时浩轩的这一举动更是让莫靖天和寰宇看在眼里,寰宇小声说道:“父亲,人的本性是困不住的。”莫靖天会心一笑,满意的点了点头。

  焕奕被郭俊生转移到第三空间,里面是一种琁还的漆黑,周围全是隐形的旋涡,一眼望过去无边无际,可是势力范围却总是圈在周边,无法看透。千斤咒始终压在身上,令他成动弹不得。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始终跪在这里飘荡。

  他千百次的想挣开此咒,可毕竟他和郭俊生修为存在巨大差距,这令他始终无法成功,每一次失败,他变会怒骂道:“郭俊生你这个王八蛋,从认识你便被你罚跪,如今有被迫跪在这里,别让我出去,否则我一定让你跪回来。”

  有时候她又会在想,这个郭师叔,就是我的克星,我的天敌,比我大哥还霸道,气死我了。大哥也真是的,怎么不出手救我,他肯定打得过师叔的,哼,要是小妹,估计早就出手的,就是偏心。

  想到这里,焕奕脑海中突然闪现浩轩冲着菲絮使出“九龙冲天乱苍穹”那一幕,心中一惊,大哥今天真的差点杀了小妹,那傻子居然连躲都不躲,太可怕了,也不知道现在外面怎么样了,该死的郭老头,什么时候放我出去。

  正在煥奕還在突然有一股猛的力量将他强行拽出,待他反应过来之时,他已经跪在一个房内,眼前是莫靖天、郭俊生。莫寰宇还有青松派师兄们。

  焕奕惊奇的问道:“大师兄,怎么回事,还有郭老头,放开赶紧放开我。”

  张寒奚说道:“焕奕,不得无礼,刚才郭长老像我们展示了幻术的魔力,我们猜想可能是魔族鬼魇皇用幻术伪装成莫教主的模样,有意挑起我们和玄冥教的不和,企图逼迫你父亲和他们联手。”

  焕奕说道:“我父亲早就死了,你骗谁呢,幻术可以伪装成他们模样,但功法却不能却不能效仿,在时光镜中我清清楚楚的看到杀害师父之人用的五雷阵法,这个错不了,还有小宛村。”焕奕说道这里眼冒血丝,似乎恨不得立刻杀人仇人。

  寰宇连忙解释道:“焕奕,当时你在时光境内看到的全是鬼魇皇设的幻境,我们确实中计了,等我们两个月攻进魔鬼城,你在进入时光镜,一看便知。”

  没等焕奕开口,张寒奚说道:“焕奕,不知道为什么?我相信你二哥,我也想亲自进入时光境内一探究竟,而且现在五大门派与玄冥教结盟,你要以大局为重,切不可再任性妄为。”

  焕奕说道:“好,既然你们都愿意相信,那我们就两个月后一探究竟,郭老头,现在能放开我了吗?”

  焕奕此话一出,莫靖天和郭俊生瞬间脸色一沉,拂袖转身背对了众人,莫寰宇俯身轻声说道:“叫父亲和师叔。”

  焕奕一扭头耍横道:“我才不呢,玄冥教并没有洗清犯罪嫌疑,我是不会再认贼作父不得,倘若当真是我弄错了,别说下跪了,磕一百个头认错都行。”焕奕此刻在心底里还是认定小宛村和青松派遇害和玄冥教有关,时光塔中的梦魇他日日梦见,每一次醒来都会加剧最玄冥教,对莫靖天的恨意。虽然现在寰宇和青松派众人都认为是魔族所谓,但这些均不足消除他的怀疑和仇恨。

  张寒奚说道:“焕奕,无论如何玄冥教对你有养育栽培之恩,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不可对莫教主出言不逊。”

  李杰说道:“对,就冲莫教主替你安置了一城池的流离失所的百姓,他就有资格当做父亲。”李杰自从上次送焕奕来苍龙山庄以后,又帮助焕奕前往青松派报平安,此后便一直和青松派弟子待在一起。他在心底想陪在焕奕身边,帮着这个身肩天下安慰重任却心智并不成熟的少年。

  他这一句话,直接戳到了焕奕的一个痛楚。但因此改口叫父亲,觉得太过没有面子。依旧嘴硬的说道:“他欠我的,还有若不是他精心策划培养,我怎么可能会是魔光赤炼枪的新主,又怎么会被魔光赤炼枪的黑气魔化。还有那日我伤人的功法也全都是他教的,所以他有责任帮我收拾烂摊子。”

  “你..”李杰气的直接举起了拳头,但考虑焕奕的父亲、哥哥和师兄都在这里,就算教训他,特轮不到自己。于是放在拳头说道:“枉你一身修为,竟然如此胡搅蛮缠,不可理喻,我是看错人了。”

  焕奕说道:“看错人就看错人,你当时就应该一刀杀了我这个杀人魔头。莫靖天,你赶紧让郭老头放了我。”那日被魔光赤炼前魔化,误伤一个城池的百姓,始终是焕奕的一道疤痕,就算没有人提起此时,都会阵阵歉疚,如今被人公开提起,他更是觉得此事不可饶恕。为了开脱,减缓些许内疚,他故意胡搅蛮缠,枉莫靖天身上推。但心底像是有一千杆枪再来回穿刺。

  莫靖天从小看着焕奕长大,即便不回头,他也能猜到焕奕此时此刻的内疚和挣扎。他现在必须帮助焕奕直面面对这件事情,也必须逼迫焕奕克服心理阴影,不然将有可能成为焕奕将来的一个心魔,所以不能藏,只能承认它,接受这一事实。

  寰宇做个哥哥,为弟弟的这一过错产生的心里折磨更是心痛不已,他转头看了看莫靖天,见莫靖天拳头越握越紧,始终不肯转头,猜想到父亲是要借此逼迫焕奕面对这一事实,而不是帮他推卸责任。他俯身轻轻拍了两下焕奕的肩膀,说道:“叫父亲,叫师叔。”

  张寒奚和其他几位师兄也靠近焕奕,蹲在他身旁,说道:“叫父亲,叫师叔。”

  李杰在一旁插着手抱着肩膀摇头说道:“真实被惯出来的小公子,只有面对了,才能真放下心结。”

  现在只要焕奕重新叫父亲,已经不仅仅是暂时相信小宛村、青松派遇害与玄冥教无关,更是承认当时自己魔化伤人的错误和莫靖天帮他擦屁股一事。他眼珠在不停的打转,心中更是千回百转,最后颤抖的嘴唇问道:“请父亲、师叔帮我解开咒法。”

  话音刚落,焕奕的咒法便被解开,他身体一颤,发现已是自由之身,起身眼睛将房间没每个人打点一遍,转身便跑了出去,带着泪水和说不出来的复杂感受,叫喊道:“为什么都要逼我。”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