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一百四十二章:愈演愈裂

第一百四十二章:愈演愈裂

  /

  寰宇、焕奕三人离开后,浩轩依旧半跪在地上,一股难以控制的悲伤情绪萦绕,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会这般难过,这般心痛,这般伤心,为何会流泪,为何会难以自己。他问道:“二叔,我是不是遗忘了什么,我和莫菲絮到底什么关系,为何伤了她我会这般难受。”

  宇文灿道:“你不是难受是悲愤,你曾经一心一意对她,但她却一次又一次利用你的感情欺骗你,背叛你,如今还伤你的家人,你现在的情绪是伤心,是失望,是愤怒,不自觉的落泪更是悔不当初的悲伤。轩儿,她既然如此对你,你也不必为了这个无情无义的虚假之人伤心。不然贞儿都会死不瞑目。”

  宇文灿的这番话成功诱导了处于迷惑当中的浩轩,他咬牙切齿的而说道:“我最讨厌的便是欺骗与背叛,莫菲絮你全占了。”他擦干眼角的泪水起身行礼道:“多谢二叔提点,让我迷途知返,我安排贞儿的后世,先行告辞。”

  宇文灿装出一副大家长辈的模样,安慰道:“当局者迷,你也不必太过伤怀,我让翔儿帮你。还有你体内的煞气还未消尽,过后记得把莫小公子找回来,我看他也是可怜,师门遇害却分不清是非敌友,既然他叫你一声大哥,你要及时帮他看清时局才好。”

  “轩儿明白。”浩轩行礼过后抱着贞儿的尸体走出大殿,为其安排后事。

  寰宇抱着满身鲜血的菲絮匆忙离开苍龙山庄下山寻求大夫医治,在山下刚巧遇见见宇文涛、宇文泽两兄弟,他们两人见菲絮重伤在身,来不及询问,一人帮助寰宇和焕奕将菲絮安置在就近的客栈,一人迅速去找镇上最好的大夫。他们师兄弟二人一直都对寰宇信任有加,更是喜欢菲絮的单纯善良,所以见其遇难,毫不犹豫的相帮,考虑到菲絮是女儿之身,宇文泽特意请来镇上一位少给你看病但医术精湛的女医师。

  “大夫,小妹伤的怎么样?”寰宇和焕奕焦急的询问着。

  那位女医师说道:“怎么样,要看了伤口才知道,你们先都出去。”

  “我就要在这里看着我妹妹,不打扰你便是”焕奕说道。

  那女医师一个转头眼神犀利不由反抗的看向焕奕,焕奕居然会心头一惊,寰宇见此医师并非寻常之辈,不怒而自威的架势像极了大宗主,更是不敢多言,他拉着焕奕说道:“听前辈的,我们去外面等。”

  来到门外后焕奕突然挣脱寰宇的手,上来就是一拳打向了寰宇的右下颚,宇文泽大惊,刚要上前劝解,被宇文涛拦住说道:“他们兄弟之间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我们不便插手,我们回苍龙山庄,给他们留点空间。”

  焕奕破口大骂道:“你这个混蛋,你居然拿小妹的命在赌,说什么冲破心蛊,冲破心蛊,我看中了心蛊的是你。”说完又朝寰宇的左脸打了一拳。

  这两拳焕奕虽然没有动用灵力,可焕奕毕竟是半大小伙子,愤怒之下的两拳蛮力也是极具爆发力的,同时寰宇因为自责,心甘情愿的受了这两拳,此情此景哪怕再有第三拳,第四拳,第五拳他也是毫无怨言的承受吧。

  寰宇一副任打任骂的样子,焕奕更加恼火,他问道:“二哥,你说话呀,你说话呀。”寰宇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说道:“这次是我预算失误,害小妹重伤,我无话可说,但是大哥确实中了鬼蛊皇的心蛊,不然大哥怎么可能对小妹出手呢,而且重伤小妹而无动于衷呢?”

  焕奕说道:“你看不出来大哥当时有多痛苦吗?他流着泪将刀插进小妹的身体,作为哥哥,他既想为贞儿报仇,作为苍穹派庄主,又要给苍龙山庄一个交代,眼前需要面对的敌人居然是你和小妹,你让他怎么做?你们又让我怎么办?”

  焕奕他的愤怒不仅仅是因为寰宇让菲絮冒险,也不仅是替浩轩感到为难,更主要的是这种为难自己更要面对,他受玄冥教养育可家人的死又和玄冥教有着密切关系,他受青松派的教导之恩面对的仇人居然是自己从小视为亲人的玄冥教,他始终加在中间左右为难,所以他推已及人,能感受到浩轩的痛苦和无奈,他埋头蹲在地上,恨不得立刻从这个烦恼纠纷的世界消失。

  寰宇语重心长的而说到:“我知道,这段时间发生了态度意料之外的事情,让你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但大哥今天的表现绝不是你这种情感上的为难,他留着泪双眼却空洞无神,那是他在心底不自知的情感被心蛊压抑着,表面上看种种事件都和玄冥教有关,但我相信每件事情都并非父亲所为,一切都是魔族的圈套。”

  焕奕眼神怪异,疑惑不解又似乎十分笃定的看着寰宇,问道:“究竟是大哥中了鬼蛊皇的心蛊还是你中了老爹的心蛊,这种毫无根据的信任是谁给你。”

  寰宇还没有回答,哪位女医师出来训斥道:“闭嘴,病人需要静养。”然后两指间夹了一张纸说道:“谁去抓药。”

  寰宇和焕奕见女医师出来,眼前一亮连忙问道:“前辈,小妹怎么样?”“对,我妹妹怎么样?”

  女医师说道:“她伤了筋骨但没有中要害,昏迷不过是失血过多,静养两日便能醒来。不过她身体虚弱又寒气入体,要想康复至少需要三个月,你们一人去抓药,一人随我来,此处人多口杂,甚为吵闹不适合养伤,来我的住所吧。”

  焕奕接过药方说道:“我去抓药,中途给我留个记号。”

  寰宇问道:“您是医者,既然我们要到您的处所,那里应该有药吧。”

  那女医师道:“这几年来我闭门谢诊,研制的都是毒药,你们要想喝我可以送你们一些常常鲜。”

  寰宇一听吓了一跳,连连说道:“不了不了。”

  寰宇走近房间背上菲絮便和那位医师前去。

  宇文涛和宇文泽回到苍龙山庄了解了此番事情的经过后,大为吃惊,他们怎么也不会相信菲絮居然害了贞儿并用九阳金针操控与她,借以栽赃嫁祸于宇文灿,挑拨其关系。而且他们二人始终认为程子涵遇害可能另有隐情,但苦于没有证据,始终不敢说出自己的猜想。

  更为重要的是,他们发现自从浩轩回来对宇文灿的态度是一百八十度的逆天转换,事事皆请示宇文灿,件件都由他安排,儿女对待父母也不过如此。他们二人曾多次私下试探浩轩,发现他并非是阴奉阳违别有计划,而是似乎真心实意的听从宇文灿的安排,他们听到最多的是那句“宇文灿是我唯一可以信赖的亲人,我要听他的指挥还有保护好他。”

  私下听寰宇说浩轩中了鬼蛊皇的心蛊,两人豁然冰释,笃定浩轩定是中了心蛊所致,但听闻今日之事,他们对寰宇的信任减了几分,但之前的猜测反而多了几分。虽然相处短暂,但浩轩与菲絮的感情每个人都看在眼里,浩轩怎么可能真的对菲絮下手,而且重伤她后不问不问。诸多疑问越想越乱,头绪万千却没有一条可解,于是他们决定亲自问问浩轩。

  贞儿的灵堂前现在只有浩轩一人在守灵,他孤单影只的跪在那里,甚为凄凉,两人走近浩轩想要开口却又不好意思开口,几番张嘴又闭上。浩轩猜出他们前来十有八九想问菲絮一事,几番张闭也是觉得为难,于是自己开口说道:“也许我和莫菲絮以前关系十分亲密,但她欺我骗我背叛我,如今还杀了我唯一的妹妹贞儿,我们从此恩断义绝。我也没有所谓的中蛊,不过是伤心绝望罢了。听说你们见过他们了,过两天无事帮我把焕奕找回来吧。”

  浩轩如此平稳的说完这番话,两人心中疑虑消除了几分。三日守灵过后,二两重新回到当日的客栈,得知他们去了女医师那里,便前去找他们。

  见菲絮醒来,他们在心底里高兴,但转念一想菲絮害死了贞儿,便又将脸沉了下来,这一喜一怒的表情,寰宇尽看在眼里。

  宇文泽说道:“莫小公子,既然莫姑娘已经醒了,想来已并无大碍,庄主让你尽快回去。”

  焕奕问道:“大哥叫我有什么事?”

  宇文泽摇头说道:“他没说,但师叔说要在寒冰凌月刀现实前净火庄主体内的煞气,我猜想可能因为此事。”

  菲絮勉强支起身体问道:“那大哥有没有问我,让我回去。”

  宇文涛说道:“莫姑娘,你做了什么你心中应该有数,以后你和我们庄主桥归桥路,还是不要相互牵扯的好。”

  “我做过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做过呀?”菲絮一脸无辜的而看着众人说道女医师听闻此处吵闹,前来说道;“病人需要静养,你们有事出去说。”

  “不要,我还没有问清楚呢?”菲絮拒绝道,但女医师丝毫没有给菲絮说完的机会,一根银针刺入她的睡眠穴,便另起昏迷。

  出来后宇文涛对着寰宇说道:“莫公子,你既爲玄机派现任掌门,有是清平郡王,应该有自己的立场,就算你顾念情义不愿出手,也不要助纣为虐的好,告辞了。”

  焕奕临走又说道:“二哥,你若不想我们兄妹五人都陷入互相残杀的绝境,小妹走后就带她离开,剩下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你不要再让小妹陷入这些仇恨的漩涡当中了。还有,刚才宇文涛说的很对,你虽不为孽,但也不要助纣为虐的好。”说完转身离开。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