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一百四十一章:暗蛊之谜4

第一百四十一章:暗蛊之谜4

  /

  第二天天明,浩轩醒来发现菲絮居然躺在他的怀中,甚为惊讶,对于昨晚他只记得被琴声惊醒,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莫菲絮又为何会在自己床上全然不知。

  让浩轩更为无奈的是,在他准备起来时竟然发现菲絮的双手紧紧搂着自己的胳膊,令他无法抽身,他反复抽拽了一番,岂料菲絮睡得沉抱他更紧,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想到:“小妹可以留下,但若她欺骗背叛你或者有意伤害你的亲人,只杀不留。”又看着熟睡的菲絮,再次动了恻隐之心,说道:“那你就先留下吧,只要你不在欺骗我伤害我的亲人。”

  寰宇一夜辗转直到天明,他在思考接下来的而是情该怎么安排,他有时愁眉苦展有时又会笑出来说道:“还好,大哥冲破了心蛊。”

  辰时过后,寰宇找到焕奕,同他重新解释那时在时光魔镜重返旧时光之事,他猜测焕奕并非真正进入时光魔镜内重返了时光,而是进入了鬼魇皇的梦魇之中。当然一切也只是猜测,寰宇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这个猜测的正确性。并且寰宇还提出苍龙派和青松派的两辦金莲并不在玄冥教,而是在魔鬼城内。

  诸多事情环环线扣,矛盾重重,焕奕此刻已经无法仅靠寰宇的片面之词便对他彻底信任,他说道:“好,那等大哥体内煞气消除,我们再潜入魔鬼城查探,若是你所有猜测都得到印证,我便回去跟老爹负荆请罪,但若相反,我不求你帮我复仇,但你起码也要站在正义的立场上,不要助纣为孽。”

  接下来这几日,苍龙山庄就像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一般,每天固定时间段焕奕便会为浩轩净化体内的煞气,而菲絮和寰宇则尽其所能为贞儿治病。这一期间宇文灿也不在怂恿浩轩以寰宇为敌,远离菲絮,平时四人同吃同住,以兄妹相称。

  这一天菲絮爲贞儿施针过后,贞儿突然清醒过来,看到眼前是菲絮,便抱着她痛哭菲絮安慰道:“好了,好了,贞儿姐姐,一切都过去了。”

  贞儿抽泣的推开菲絮,说道:“我要杀了宇文翔这个混蛋。”然后便冲了出去,寰宇和菲絮连忙追赶,贞儿一边跑一边大叫着:“宇文翔,你这个混蛋,你给我出来,我要杀了你。”正好遇见浩轩和焕奕净化完体内的煞气过来找他们。

  浩轩看着贞儿疯了一样叫喊者宇文翔,菲絮和寰宇紧追其后,以爲贞儿在此失控,连忙抓住贞儿的双手,将他控制起来。贞儿叫到:“大哥,你放开我,我要杀了宇文翔那个混蛋。”

  一句大哥,浩轩瞬间眼睛都直了他问道:“贞儿,你叫我什么?你现在清醒了是吗?”贞儿说道:“对,大哥,我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清醒,所以才要杀了宇文翔。”

  菲絮也刚好追了上来,关切的问道:“贞儿姐姐,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玷污你是宇文翔?他不是救你回来的人吗?”

  贞儿说道:“他就是个人模狗样的混蛋,那日我回来看望母亲,发现发现他和宇文灿合谋杀害了母亲,我当时情急之下冲了出去,当时宇文灿说要杀了我,可是宇文翔却说中意于我,所以,所以他.....”贞儿被玷污对任何一个女孩子来说都是奇耻大辱,所以她多次话到嘴边又被噎了回去。

  浩轩见贞儿难为情,堵住了贞儿的口,说道:“不要说了,走,我们去找宇文灿和宇文翔算账。”

  听到贞儿的话,寰宇虽有几分吃惊但似乎又尽在意料之中一般,轻轻松了口气,微笑的眼波渐渐推开。他想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回总算洗清一件谜团。

  他们来到宇文灿的房内,刚好宇文翔也在。贞儿看到宇文翔直接提刀冲了过去“我要杀了你这个混蛋。”

  宇文翔见贞儿提刀冲了过来显得有几分慌张,单步法稳定的迎了过去,借助贞儿的刀说道:“小师妹,你怎么了,我是你师哥,宇文翔呀。”

  贞儿说道:“我杀的就是你这个混蛋,宇文翔。”贞儿此话说完浩轩一掌“冰魄寒袭”打向宇文翔。宇文翔深知功法不敌浩轩,瞬间松开贞儿的手身体微斜转身闪过。

  宇文灿厉声道:“贞儿,轩儿,你们要干什么?”宇文灿一开口,浩轩脑海闪过的第一个念头便是宇文灿是他唯一可以信赖的而亲人,一切要听他的。浩轩收回刚才那逼人的寒气,行礼道:“二叔好,宇文翔玷污了贞儿,请问我能否杀了他替贞儿报仇。”

  浩轩这一举动寰宇、焕奕和菲絮三人都如同傻眼一般,不明此举动有何意图。贞儿问道:“大哥,你在干什么?为什么还要请示杀母仇人如何做。”

  宇文灿诡异中带着得意笑着说道:“轩儿,贞儿居然说我是你们的杀母仇人,简直一派胡言。我看莫非中了某些人的邪术在此栽赃胡言乱语,挑拨离间。”

  贞儿道:“我亲眼看到你杀了我母亲,还唆使宇文翔玷污我,怎么会有错。”菲絮帮衬的说道:“如今小姐姐已经清醒,你还想狡辩什么?”

  寰宇从浩轩的转变的举止查出有意,他意识到此时的浩轩还并非往日的大哥,有可能受控于宇文灿,他有意靠近菲絮,以便于更好地保护她。

  宇文灿说道:“轩儿,杀死你母亲的是魔族莫寒烟,贞儿虽然有时爱耍小姐脾气,但绝不会这般不分尊卑长幼对我大呼小叫,我怀疑他中了魔族或者玄冥教的控蛊之术,你看看她头部或者颈部又无异常。”

  贞儿听到宇文灿这般说更加恼火,说道:“杀母之仇不共戴天,我岂能容你这个长辈。”贞儿在此朝宇文灿冲了过去,却被浩轩拦下定了穴位,浩轩绕到贞儿身后,检查他的颈部和头部,忽然在她头部出浩轩感到有一个尖锐的刺碰到了自己的手指。他拨开头发,发现一根金针插在插在贞儿的百会穴中。

  浩轩缓慢的拔出金针,贞儿瞬间昏迷倒下,宇文翔上前一步刚好抱住贞儿。浩轩仔细端详了那金针乃是菲絮所用的九阳金针,他直勾勾瞪着菲絮逼问道:“菲絮,这是什么?”

  还没等菲絮回答,宇文翔慌张的说道:“贞儿已经死了,怎么回事,刚刚还好好的呢。”

  菲絮听到这身惊慌的呼喊,连忙上前查看说道:“我看看。”但她还没有跑到贞儿身边,便被浩轩拉住拿着那根九阳金针问道:“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说啊。”

  菲絮被浩轩这一声怒空吓得险些失足,她断断续续的而说到:“大哥,我也不知道,我从来没有往贞儿姐姐的百会穴施过针的。”

  浩轩又问道:“那这是什么?只有你有九阳金针,为什么会在贞儿的头内。”寰宇拉过菲絮将他护在身后,说道:“大哥,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九阳金针也不一定是小妹独有呀,事件并没有什么是独一无二的。”

  宇文灿拍手笑道:“好计谋呀,好计谋。先让莫菲絮用苦肉计接近轩儿,然后以治病为由用九阳金针控制贞儿,挑拨诬陷我和翔儿,现在事情败露又想以误会否认,那就请莫姑娘打开金针夹。我若记得没错的话,你应该有二十八根金针,你今日若能拿出二十八根金针,就算我们冤枉你,如何?”

  “拿就拿。”菲絮毫不犹豫答应了宇文灿的要求,拿出针夹,打开后竟然有几分傻眼,左侧第五个真夹空居然缺少一根九阳金针,她吃惊的说道:“怎么会这样,明明二十八根的,怎么会少一根。”

  宇文灿说道:“莫姑娘,你就仗着轩儿疼你,你反复欺骗与他,如今还想借贞儿之手出掉我和翔儿,你真是让轩儿寒心。”宇文灿的鼻尖瞬间被气的通红,他跺脚捶地的,恨不得立刻杀了菲絮一般。

  菲絮辩解道:“我没有大哥,没有骗过你,也没有利用贞儿姐姐,我是在给她治病,大哥你要相信的,我怎么可能骗你呢。”

  “轩儿,她就是玄冥教派来迷惑你感情的迷药,你万不可再被她迷惑。”宇文灿说道。

  寰宇上前说道:“大哥,小妹是不可能骗你的,她那么单纯。”

  寰宇说完焕奕反问道;:“二哥,小妹是单纯,但你呢?是不是你让小妹这么做的?”

  菲絮辩解道:“我没有,我没有骗任何人,我发誓。”

  ““俗话说蔫萝卜更辣,就因为莫菲絮单纯的外表,才能一次又一次欺骗你,伤害你,如今还害死了贞儿。”

  “你胡说,就是你在搬弄是非,蛊惑我大哥,我要杀了你这个大坏蛋。”菲絮被宇文灿逼的无言以对又无法辩解,气得她认定宇文灿便是大坏蛋,拿起御龙飞空鞭朝他打了过去。谁知她右手手臂刚挥起来,浩轩的苍龙刀便插入了他的右肩。浩轩说道:“宇文灿现在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不准任何人伤害他。”

  浩轩此时的话语虽然决絶,但眼神并不犀利逼人,同时当刀子插入菲絮肩膀以后,双眼流出了伤情泪水,似乎体内再有另外一个人在心痛。

  焕奕被眼前这一情景惊住,他万分没有想到大哥居然会对小妹出手,他慌张的准备上前阻挡,此时寰宇拦住焕奕说道:“焕奕,大哥另外一个自己有感应,也许这一次才能真正冲破心蛊。”

  菲絮在空中缓缓下落,苍龙刀始终插在胸口。她万万没有想到会有这样一天,大哥将刀刺向自己,小八从一滴泪中非常,八根爪子紧紧抓住苍龙刀,生怕浩轩将刀刺的更深,它哭泣的说道:“大公子,主人可是你妹妹呀,你快醒醒。”

  菲絮松开御龙飞空鞭,双手握住苍龙刀,她那白嫩纤细的手被锋利的苍龙刀无情的割破,鲜血顺着手腕缓缓流下。她颤抖的嘴唇含着泪水说道:“大哥,如果鲜血和泪水能够换回你的本心,就让我来吧。”说完双手突然发力握紧苍龙刀将它更深得刺向身体。小八的八根爪子也因这猛然的发力被割伤。

  那一刻浩轩脑子一片空白,伴随着刀从手中脱落,人也跪在了地上,他身后宇文灿半眯着眼睛似笑非笑,宇文翔松开贞儿的手架起两个胳膊斜目看戏,焕奕本眼前一幕惊得目瞪口呆,直勾勾的看着前方,寰宇握紧了拳头含着泪水,强忍悲痛。菲絮由于苍龙刀过重身体无法支撑倒在了地上,眼睛始终渴望了看着浩轩。就在这一瞬间,所有人同时定格了一般。

  待反应过来后寰宇冲向前去叫到:“小妹。”他拔出苍龙刀,鲜血如同泉水般从右肩涌出,她那淡绿色衣裙瞬间熏染成红褐色,他忙为其封住经脉,但此时菲絮早已晕厥。

  宇文灿起身说道:“轩儿,斩草要除根,不要让这个欺骗你背叛你的人再有机会伤害你,莫寰宇和莫菲絮一个都不能留。”

  “你敢”焕奕冲破寰宇的定身术冲上前来,用枪指着宇文灿说道:“谁敢动我妹妹,我就让谁死,二哥,你先带小妹走。”

  宇文灿说道:“莫小公子,你到底是哪边的,怎么一会要替青松派报仇,一会又帮着玄冥教,你到底有没有立场。”

  焕奕说道:“报仇有立场,但当哥哥没有立场,只要有我在,谁都不能伤害我小妹,不信你们试试。”焕奕火一般的而眼睛怒视着前方,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让人不敢直视。

  “你....”宇文灿这回整个脖子都被气的通红,他喘着粗气,只蹦出一个你来。

  “让他们走。”浩轩跪在地上悲痛的说道。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