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一百三十八章:暗蛊之谜1

第一百三十八章:暗蛊之谜1

  /

  浩轩、宇文灿等人重返苍龙山庄之时,意外发现焕奕正无聊的在山门前踱步,见浩轩回来,眼前一亮,笑着说道:“大哥,你可算回来了。体内煞气怎么样,我这就帮你清除掉。”

  浩轩一眼便看出焕奕元气还没有恢复,说道:“等你元气恢复了再说,先回汀兰轩。”

  浩轩这次回来像往常一样,住在汀兰轩,此时的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对这里有一份特备的依恋,焕奕不解的问道:“怎么还住在汀兰轩呀,你现在不是庄主吗?”

  浩轩面无表情的而回答:“不知,走吧。”

  焕奕刚要问大哥都已经是庄主了,为什么还住在汀兰轩,余光看到的宇文灿也在这里,他对宇文灿有潜意识的防范,便将想要说的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他冲宇文灿翻了个白眼,大摇大摆的跟在了浩轩身后。

  宇文灿还是那般令人猜不透的阴鸷一笑。

  第三日,寰宇和菲絮也重返苍龙山庄,不过这一次,他们的心要比前两次更加沉重,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这次面对的对手便是他的大哥浩轩,那个被心蛊控制的人。他们现在既不能像对待敌人一般对待浩轩,也不能像对待亲人一般毫无戒备,他们既要消除这个假面敌人,同时还要保证不伤害到真正的浩轩。正是多了这些重重顾虑,才让问题变得十分棘手。

  更为恐怖的是,老天留给他们的时间非常短暂,所在二十天内无法成功召唤出浩轩的本心,便面临寒冰凌月刀现世的问题。

  静下心来细想,又何谈这一件事情时间紧迫,自从幽鞭玄机伞现世,这一年来的种种事情一件又一件推着他们前进,一件比一件来的猝不及防。同时杨鈎天所说的甲丑年的期限亦是不到三个月。他们很难想象三个月后会发生怎样的事情,更准确的说他们不敢想象。

  他们初到山门便碰了壁,宇文灿对守门弟子早有安排,禁止莫寰宇和莫菲絮兄妹进入山庄,更不允许他们靠近浩轩。

  寰宇被拒之门外后,猜想十有八九是宇文灿的鬼计。他以少量回微尘试探,发现整个苍龙山庄都设有结界,同时这个结界乃是浩轩所设只要结界被破坏,他会第一个察觉。

  若在往日这样的结果不会是见坏事,而此事将不会是一件好事,因为他们猜不到此时的浩轩会不会因此同他们兄妹二人。正在踌躇之际,寰宇忽然想到宇文旭书房的密道链接到山庄之外,结界肯定不会深入到那里。便带着菲絮寻找那日他和浩轩二人被巨石逼迫险些落入水中的那个断崖中间的山洞。依照寰宇目前的修为,即便在遇到巨石,也可以将其震碎。

  寰宇走在前方探路,菲絮紧随其后,小八则如同一个移动的火把照亮灰暗的密道。兜兜转转、匍匐前进了两个时辰,方进入书房内的密室。不过,现在是白天,他们不敢轻易出来,于是偷偷在密室商量接下来的行踪。

  菲絮用千语百灵传信给焕奕:“四哥,我和二哥在宇文旭书房密室内,有事相商,你偷偷过来,不要让大哥和苍龙山庄其他人发现。”

  焕奕此时正在房间内调节内息,意外接到菲絮的来信很是惊奇,自言自语道:“宇文旭都死了,还去他书房密室干嘛,搞什么鬼,还偷偷摸摸的。”他口中虽然抱怨个不停,但身体很听使唤,小心翼翼的观察汀兰轩的情况,见无人在此便暗自来到宇文旭书房。左右探看到发现了博古架上的滴水观音像,他走近转动机关,进入密室。

  第一句话便问道:“怎么来到大哥的底盘还偷偷摸摸的?”菲絮见焕奕进来便走上前去迎接,上来来气焕奕为其把脉:“四哥,听说你受了内伤,我看看。”

  焕奕撩开胳膊随便的而说道:“哎呀,不用那么虚惊,你看我这元气满满的也知道并无大碍,一会给我瓶百花丹就行。”他抬头看到了寰宇,脸上瞬间不自然了许多,说道:“二哥,你带小妹偷偷来这里干嘛?还有你那日为什么没有....算了,叫我来干嘛?”焕奕其实是想问寰宇当日为什么没有直接出来追他,若他能及时出来,焕奕当心心中还有少许安慰,也便不会情绪失控。但他忍住没有说出来,因为说出来就暴露了当时他在等寰宇这一心境,焕奕这个死要面子的主是不可能承认这一点的。

  尽管如此,寰宇还是敏感的捕捉到了焕奕心中的波澜,说道:“我那日很担心你,恨不得立刻追上你问了究竟。但师叔怀疑我们中了旻宣王的诡计,所以我们重新返回梵网阁,果然时光魔镜的使用出了问题,待我查清出来追你时你以不见踪影,我以为你去了青松派,谁知找错了方向。”

  焕奕听上去心中痒痒的不自在,打断说道:“说这些干嘛?我问的是叫我来这里干嘛?”

  寰宇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若猜的不错,大哥中了鬼蛊皇的心蛊,所以一夜之间性情大变,我们需要帮大哥破了心蛊,找回本心。”

  焕奕不相信的说道:“万一是大哥通过什么途径知道了真相,所以与你反目呢?怎么能凭你的猜测就说大哥中了心蛊,这两日我没看到大哥与以往有什么不一样。再说确实是你和老爹联手骗我们去参加什么王者大赛的,我还赔上了九师兄。”焕奕的最后一句话说完,他语气变得伤感,懊悔,不自觉的轻轻握住了拳头。

  菲絮见焕奕不相信,补充说道:“大哥决对中了心蛊,四哥你知道吗?大哥居然跟我说恩断义绝,不在往来,他日相见亦是仇人,绝不会手下留情。大哥最疼我了,怎么可能跟我说这样的话呢?”

  菲絮可怜巴巴的跟焕奕重复浩轩的话,拉着焕奕的胳膊像是在同焕奕诉说委屈。湿漉漉的眼睛望着他,期翼从四哥那里获得安慰。而焕奕从小最讨厌的莫过于浩轩父亲等人疼爱菲絮更过自己,如今被菲絮公然提出来,醋意再起,尤其看到菲絮楚楚可怜的模样,也是冒火,心想从小不知多少次因此你这个样子我要被批评。

  他甩开菲絮的胳膊说道:“你有什么特殊的,能跟二哥断交怎么就不能和你说决絶的话了,再说,大哥对你说这样的话又不是第一次,有什稀奇的,是不是,二哥。”

  被焕奕一提醒,寰宇突然想到青松派浩轩给菲絮留信的内容,他知道焕奕指的又不是一次便是它,连忙辩解道:“那次不算,当时有误会。”

  焕奕说道:“二哥,你这动不动就说误会误会的,小宛村被灭存在误会,青松派遇存在误会,寓嘉城上有误会,大哥母亲被杀有误会,晋阶大赛有误会,时光魔镜存在误会,在你那里误会二字是不是万能的,能解决一切问题?大哥上次给小妹的信写的清清楚楚,怎么到你还是误会。”此时焕奕一番话把二十年来所有的而是情尽数串联了起来,情绪愈发激动。

  菲絮被两位哥哥的话说的云来雾去,一篇茫然,他不解的问道:“二哥,四哥,你们在说什么?大哥什么时候给我留信了。”

  “没有”寰宇出于对菲絮的保护,一口否决,焕奕情绪不断高涨,大声吼道:“怎么没有吗,就在青松派,我和二哥都看了,怕你哭鼻子所以让我一把火烧了罢了。二哥,这都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你还要现场编个瞎话骗菲絮吗?”

  “焕奕,你我都知道大哥那封信纯属口是心非,不能当真,不然你当时也不会烧了他,现在又何必那这份不真实的信来伤害小妹的心呢。”

  焕奕丝毫买寰宇的帐说道:“你又想用保护的外衣把你的欺骗的本质包裹起来是吗?你是不是看小妹傻,所以帮助莫靖天利用她来迷惑大哥,是不是?”

  “你...”寰宇被气的举起了拳头,他没想到焕奕如此不可理喻,如此不顾及菲絮的感受。“你打呀,被我说中了所以恼羞成怒了是吗?你打,今天你若当真打下这一拳,也便不在是我二哥。”焕奕咄咄逼人的说道。

  一旁的菲絮见两位哥哥剑拔弩张,居然要动手,急的连忙双手握住寰宇的拳头,哭着商量着恳求着说道:“二哥,不要,我们坐下来好好说行吗?”寰宇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压住内心的恼火说道:“焕奕,恼怒要动手是我的不对,我们兄弟能不能好好谈一一谈,真的是有很多难以说清的误会,我也确实不想你伤害的小妹。”

  焕奕听到寰宇的话,不但没有消气,反而更加恼怒的而说到:“你不想伤害小妹就要冲我动手吗?再说那信又不是我写的,怎么成我伤害老耗子了。”焕奕说完转身便走,菲絮要想拦住焕奕,一不小心摔倒在地,但她丝毫没有顾忌到疼痛,迅速双手抱住焕奕的腿,恳求道:“四哥,能不能不要走,我求你了。”

  这一举动本以恼火的焕奕心头一震,他低头看到倒在地上的菲絮顿时心生怜悯。于是转身扶菲絮起来道:“我现在心情不好,稍平稳些再来找你们。”说完毫不犹豫的转身走了。

  菲絮急忙又问道:“四哥,上封信,大哥写了什么?”

  焕奕转念想了一番,还是觉得应该告诉菲絮,低声说道:“大哥说:我与玄冥教早已恩断义绝,不想与其中任何人再有任何瓜葛,既然我已经让你失望透了,我们也不必再有任何往来,从此相忘于江湖。但你若挡我的路,休怪我刀下无情。”说完焕奕走出了密室。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