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一百三十七:百口莫辩2

第一百三十七:百口莫辩2

  /

  菲絮怎么也没有想到,浩轩会对自己说出如此决絶的话,她哭泣着伤心的绝望的跑了回去,见依旧昏迷不醒了寰宇,心中更加无助委屈。怎么一下子自己的两片天全塌方了,他握着寰宇的手泪水不停的翻滚,直落在寰宇的手上,她抽泣的叙说着自己的委屈:“二哥,大哥他居然说我是他的仇人,居然说下次见面绝不会手下留情。难不成他真的会相对三姐那本毫不犹豫的挥刀砍我吗?他不是最疼我的吗?怎么会这样,二哥,你什么时候能醒过来,我真的好害怕...”

  突然门外传来脚步的一个人的而脚步声,菲絮立刻护住寰宇,一岚跑出去一探究竟,想拦住所来之人,她暗暗拔出剑,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却意外看到是自己的母亲,刚要开口,楚长老连忙做了一个禁语的手势,示意一岚进入密室。

  小八守在密室门口,见有人进来便洒出迷烟,准备让菲絮趁乱带寰宇逃出去。楚长猜想菲絮在里面也会有所防范,便十分小心的进入。早就听闻菲絮身上堪称玄冥教的百宝箱,各类罕见法器信手拈来,同时精通医术,而密室入口最适合迷香的而使用,便按时一岚屏住呼吸。

  小八见楚长老安让无恙的走出迷烟范围内,大为吃惊,居然能有人中了它的千年章鱼迷烟而无事,它触动的最前面的两只触角猜测是怎么回事,又见身后的一岚进来,也是安然无事,便更加报搞不明白:“一岚小姐的修为怎么可能抵住我的迷香?但此人和一岚小姐一同进来,肯定是友非敌。”

  菲絮见进来的楚长老,像是见到自己的亲人一般,上前拉起楚长老的手,说道:“师叔,二哥还没有醒。”

  楚长老一直都非常喜欢菲絮,见她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更是新生怜悯,她摸了摸菲絮的头发,安慰的说道:“没事,有我呢?”

  楚长老走到寰宇身边,为其吃下一颗丹药,又运了少许功力,寰宇方缓缓醒来。张开眼睛便看到自己在楚长老怀中,他就像重新回道母亲的怀抱一般,激动的轻声叫了句“师叔。”

  菲絮见寰宇醒来,忍不住趴在寰宇怀中哭泣起来:“二哥,你总算醒了,刚刚吓死我了。”

  寰宇勉强微笑安慰菲絮道:“这不没事了吗。”

  此时一岚亦是模糊了双眼,叫了句“寰宇哥哥,两股热泪便瞬间涌出。”

  此情此景,楚长老险些鼻子一酸也哭了出来,但是她明白,她此时是几个孩子的主心骨,绝不能轻易落泪,便安慰道:“好了好了,这不都过去了吗。寰宇,幸亏菲絮及时赶到救下了你。”

  菲絮抬起头说道:“不,幸亏一岚姐姐及时找到了我,告诉我你有难。”

  一岚则说道:“是母亲让我这么做的。”三人一人一句说完后,都惠心一笑,似乎一切灾难都过去一般。

  寰宇心中更是明白,他能获救,多亏楚长老的而一手安排,有几分语塞,一时不该说什么好,哽咽了半天方说出一句:“谢谢师叔的信任。”

  寰宇想了一下楚长老能冒天下之大不韪帮助他,皆源于对自己的信任,她相信寰宇的人品,相信他的所坚持的道义,相信他定不会辜负大宗主的所托。所以他此时最感激的不是楚长老的救命之恩,而是对自己无条件的信任与支持,这才是孤立无援的寰宇最希望得到的。

  楚长老说道:“我只是信任你这个人,不需要任何证据和理由,我信你所说的而每一句话,我也会想办法说服杨长老他们的,但是需要等其他门派的掌门长老离开以后。”

  寰宇继续说道:“我大哥在炼狱孤城中了鬼蛊皇的心蛊,所以他...”寰宇想说但又说不出口,楚长老自然看的明白,说道:“当浩轩一开口,我便知眼前的浩轩有问题,原来是被心蛊所控,我听说鬼蛊皇的心蛊乃是蛊术的最高功法,中蛊之人无人能破,除非杀死鬼蛊皇。”

  寰宇道:“鬼蛊皇在炼狱孤城,三皇同在,杀了绝无可能,但我郭师叔说还可以以真情呼唤出他的本心。”

  寰宇和楚长老的一番对话,菲絮才明白浩轩为何突然变得如此冷酷无情,原来中了心蛊。当寰宇说完呼唤出浩轩本心之时,他和楚长老一同看向了菲絮。菲絮惊讶的用食指指向自己问道:“我吗?”

  寰宇说道:“小妹,平心而论,你是大哥最在乎的人,他对你除了兄妹之情还有爱,只有真爱才能呼唤出本心。”

  菲絮还是有几分不理解:“大哥虽然平时最疼我,但是对我们大家都是真爱呀,为什么我能唤出大哥的本心,我们需要一起努力。”

  楚长老和一岚一听,便知菲絮还尚不懂情事,暗暗一笑,寰宇也忍不住一笑,说道:“好,我们一起呼唤出大哥的本心。”

  各派共同制裁了寰宇后,约定在寒冰冷月刀现世后联合八十世家共同讨伐玄冥教,守护金莲。于是各派第二日便纷纷离开玄冥教,各自盘算着如何获得寒冰凌月刀,这可是最后一件五至神器,同时也是杀伤力、破坏力、攻击力最强的神器。各派都不想轻易放弃获得五至神器的机会。

  待各派人下山一个时辰后,楚长老辞别其他几位长老,一路上几番小心谨慎,多次周转绕路才迂回到大宗主修炼的密室查探寰宇的伤势。

  谁知楚长老刚一进来,便被眼前这那一幕惊住了,三位长老背对着石门,前面跪着寰宇和一岚,菲絮无措的站在一旁。还没等楚长老开口,杨鈎天便开口说道:“来了,绕了几个弯弯转转确实有点慢。”

  楚长老这才吗,明白,原来其他三位长老早就知道寰宇藏在这里,只是没有揭穿。楚长老说道:“既然早就知道,又何必演戏。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杨鈎天说道:“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暗自安排一岚出去玄冥教找人,没有加以阻拦是因为我也害怕万一真的是寰宇所作,众目睽睽之下无法寻思包庇。而昨日寰宇被打神鞭重伤,莫姑娘的碧羽飞行术虽快,但她本身修为不足,是无法带着重伤的寰宇御剑远行的,所以我门顺藤摸瓜便找到了这里,但莫寰宇你真的让我很失望。”

  寰宇低头不言,杨鈎天继续说道:“你若是在甲丑年之前送回玄机派的金莲,并找到苍穹派和青松派两派遇害与玄冥教无关的证据或者转还其他两派金莲,解除灭世黑莲开启的危机,我可以说服其他门派放下教派恩怨联手玄冥教一同守护黑莲,但你若做不到,休怪我无情。”

  楚长老见杨鈎天如此安排,脸上漏出了微微笑意,他虽然知道杨鈎天所说的三件事没有一件是易事,但既然杨鈎天愿意等,说明此时他在心底还是愿意相信寰宇的。

  寰宇行礼道:“多谢师叔宽宏。”

  晁长老拿出一颗金丹说道:“这枚金丹可以帮你消除打神鞭对你身体造成的伤害,至于双剑圣姑哪一掌,你自己调节便可。”

  寰宇看着那枚金丹迟疑了一下,晁长老说道:“拿着吧,你杨师叔提前托付我帮你炼制的。”

  杨长老板着脸说道:“你炼药就炼药跟我有什么关系。若宇文浩轩是命中注定的寒冰凌月刀的主人,三日后你便下山协助与他。”说完转身走了。

  晁长老看着寰宇眼睛故意瞥了一眼杨鈎天,脸上强忍着笑意将药递给了寰宇也走了出来。乔长老最后说道:“莫寰宇从你拿出幽变玄机伞的那一刻便不值得我再信你,但三位师兄愿意给你机会,我拭目以待。”说完拂袖而去。

  杨鈎天的此番话一定要等到楚银香来了后才说,就是想让楚长老也清楚的知道他对寰宇的态度,并非她想的那般苛刻。他虽然不喜欢寰宇,更是因为金莲丢失而生气,但若寰宇改过自新或者拿出真凭实据证明玄冥教清白,他还是愿意给寰宇机会,甚至帮协寰宇。他现在是继大师走后几位长老中的二师兄,更是玄机派主事的长老。不可能像以前一样一怒起来一发不可收拾。也就是经历此番事情后,楚银香对这个一项强横的二师兄有了几分敬佩之意。

  杜长老重新回到阔别多年的玄冥教,感慨万千。他没有想到两位师兄居然能将玄冥教重建的和当年一模一样。同时元神归位的莫怀远和莫靖天得知郭俊生要重返玄冥教,早已在迷雾森林外等候,他们在最开始兄弟三人举杯岂是的石桌前摆放了三大坛酒。

  兄弟三人见面只是彼此微笑,没有任何的语言交流,莫怀远甩出一坛老酒,郭俊生顺势接住,三人便举坛畅饮。直喝到坛内空空,三人丢开酒坛哈哈大笑。

  莫怀远率先开口道:“三师弟,这么多年以来你辛苦了。”郭俊生道:“不辛苦,你们重建玄冥、卧薪尝胆二十年才算辛苦。而我从师父遇害到现在没有为玄冥教做过任何事情,惭愧惭愧。”

  莫靖天拍着郭俊生的肩膀说道:“你身兼重任,深入黑暗却始终心怀光明,三十年来,初心不废,这才是我们自叹不如的。再说焕奕能冲破九层琉璃净火,寰宇和浩轩初步达到大宗师水平不都是借你这个师叔之力。”莫靖天满意的笑着。

  郭俊生听完这话忽然更为严肃起来,说道:“你还好意思说呢,焕奕跟你年轻时简直一模一样,冲动任性、狂妄自大、不善思考,现在认准了玄冥教是他的仇人,这回怎么办?”

  莫靖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没事,浩轩专制那小子犯浑,再说寰宇也在他身边呢,菲絮和锦瑶也下了山。既然他们是五至神器新主,那么有些事情可能只有他们自己才能解决。”

  郭俊生推开莫靖天说道:“浩轩双煞气入体还中了鬼蛊皇的心蛊,恐怕现在心智都被他人所控制。”郭俊生带来的这个消息让莫怀远和莫靖天顿时紧张严肃了起来:“你说什么?”

  “旻宣王故意制造矛盾引起五大门派和玄冥教的误会,他让你看清五大派正人君子背后的阴险猜忌,看清龙舟根本容不下我们玄冥教,然后说服我们同他们联手,开启灭世黑莲,一统乾坤。”郭俊生一五一十的而说到,他虽然没有完全知晓龙舟计划,但是凭高超的逻辑和判断力推断出龙舟计划的大致过程。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