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一百三十五:玄機金蓮

第一百三十五:玄機金蓮

  /

  寰宇昼夜兼程前往青松派,却发现焕奕并没有回来。青松派弟子也十分好奇明明焕奕和孟义三人同行,如今为何只有寰宇一人回来。寰宇同青松派等人讲述了他们参加魔族王者大赛和晋阶大赛的种种经历,以及中了魔族圈套后焕奕只身一人离开之事。

  众师兄弟因再去失去同门而感到痛心,又因焕奕无看到青松派被害情景骤然与玄冥教反目感到一丝丝欣慰,同时对于寰宇的解释则半信半疑。毕竟众多线索都指向玄冥教,尤岂是由寰宇的一面之词可以说服的。

  张寒奚道:“焕奕离开魔族后最有可能去三个地方,一是回到青松派,二是找玄冥教复仇,三是去苍龙山庄,为浩轩净化体内煞气。”

  寰宇道:“不会是玄冥教,否则我会第一时间接到消息,那肯定去了我大哥那里,我先告辞了。”

  张寒奚忽然拦住寰宇道:“莫公子请先留步,杨长老托我们转告你,你回来后第一时间速回玄机派,他发现了重大秘密需要与你相商,其他三派掌门也已经汇聚在玄机派,不如我们先去玄机派,再找焕奕不迟,能看的出来焕奕有几分畏惧宇文公子,他在苍龙山庄,相想必也不会出什么乱子。”

  寰宇此时也想把在魔族的龙舟计划告诉各派掌门,也好早些防范,既然大家汇聚在玄机派,也正好借此机会一并告知。说道:“好,我正好也有要事跟师门相商,张公子你们可要一同前往。”

  张寒奚道:“三派长老汇聚,肯定是事关仙门大事,我青松派虽遇难,绝不会丢了仙门的责任,我和三师弟与你一同前往玄机派。”

  寰宇和张寒奚两人商定后,先书写了一封书信传回玄机派,提前知会长辈即将回去,然后当即启程前往玄机派。

  第二日末时才抵达玄机派,把守山门的弟子见寰宇回来上前行礼道:“莫师兄好,杨长老和各派掌门在玄机大殿等你,让你回来后可以直接前往玄机大殿。”

  “好,有劳师弟,我先过去了。”

  这是寰宇下山后第一次回到玄机派,心中竟然生出少许激动,看着一处处熟悉的地方,脑中闪过一幕幕曾经的场景。

  走近玄机广场,他仿佛看到了元旦那日大宗主立于玄机广场前不怒自带威严又十分亲善的模样,一股热血上涌,模糊了双眼,一句师父脱口而出。可当他叫出师父二字之事,竟然发现眼前空无所有。

  他又转身望着那熠熠生辉的玄机塔,心中默念道:“师父,我回来了,您还好吗?”他久久的望着玄机塔出了神,半响没有声音,张寒奚问道:“莫公子,怎么了?”

  “哦。没事,我们进去吧。”

  玄机大殿内上方端坐着四位玄机派长老,下面则是古月派掌门双剑圣姑和白鹤派掌门鹤仙人还有苍穹派宇文浩轩和宇文灿,寰宇首先看到的便是浩轩,他激动的跑上前去,说道:“大哥,你也来了,你身体可有不适?”

  浩轩冷漠说道:“我早就不是你大哥,今日前来我是以苍穹派掌门的身份通各派商议大事,还望你自重。”

  寰宇还没来得及解释,杨长老便叫住寰宇道:“寰宇,既然回来了,自然要先商议大事,你们兄弟之间的而是情稍后再说也不迟。”

  杨长老的此番提醒,寰宇才意识到这里还不是他和浩轩叙旧解释的时候,于是转身行礼道:“是,师叔,听青松派张公子说您和其他三派长老约我有大事相商,不知是何大事?”

  杨长老道:“关于对抗魔族和玄冥教,守护灭世黑莲的大事。”

  寰宇一听跟黑莲有关,心中也有几分欢喜,道:“正好,我这次回来也是想和各位师叔谈论此事,我从魔鬼城得知魔族旻宣王二十年前便制定的灭世黑莲的龙舟计划,现在计划已经启动,我建议我们五大门派和玄冥教联手,一同守护黑莲。”

  寰宇此话一出,其他两派掌门摆出一副十分不屑的眼神,又很快恢复如常。杨鈎天停顿一下说道:“灭世黑莲北上古五神的元神封印,只有各派守护的金莲才能开始,如今苍穹派和青松派金莲不知所踪,我们还是利用金莲之间相互感应找到其他两辦金莲为好。寰宇,玄机派历代守护的金莲就藏在玄机大殿顶部,你乃是我派新任宗主,还是由你先取下来吧。”

  寰宇心知肚明玄机大殿内所藏金莲是假,但转念一想就算此辦金莲和其他金莲不能产生反应,还有古月派和白鹤派的金莲,三辦金莲一起,只要他稍做点手脚便可以假乱真。况且眼前者情景也不容他推脱。便应声回到道:“寰宇遵命。”

  寰宇走到玄机大殿中央御剑飞起,直达玄机大殿顶部的金光球,破解玄机机关,打开金光球,拿出里面的玲珑盒子。

  每一个动作都十分熟练自如,当他取出玲珑盒子时才意识到自己一切动作过于熟练,而且,杨长老只说了金莲在玄机大殿顶部,并没有说出具体位置,自己怎么便直接知道在玄机大殿的金光球内,而且连机关都如此熟练的打开。他在低头一看,四位长老和几派掌门已经将自己团团围住,他下落的地点正是几人的中心,且他们看他的眼神也十分怪异。此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可能中了圈套。脑中急忙在想开脱的理由,我是怎么知道金莲在金光球中的?我又是如何知晓破解这边机关的办法的,对了,师父告诉我的。

  他尽量保持平静无事的模样笑着提上那个玲珑盒子说道:“师叔,给您?”

  杨长老说道:“打开它?”

  寰宇依言打开玲珑盒子,竟然发现里面空位所有,他脑袋顿时蒙了,心想:“怎么回事,我明明放了一辦伪造的金莲在里面,是谁拿走了?”正在他惊愕之际,杨长老问道:“你是在找它吗?”杨长老手中举起一辦金莲,质疑的问道。

  寰宇猛然一抬头,竟然看到自己伪造的那辦金莲,心想果然杨长老他们在试探我,故意让我漏出破绽,难道他们已经知道那辦金莲是假的了,不,不能这样不打自招。

  寰宇问道:“师叔,你这是什么意思?”

  “哼,什么意思?事到如今,你还不老实交代吗?”杨长老将那辦金莲丢向寰宇,右手已经拿出了打神鞭,楚长老在一旁不断给寰宇使眼色,让他离开。寰宇心想若此时离开,恐怕可能更难说清,况且谁也不能证明里面的假金莲就是他所为。他鼓起勇气说道:“寰宇愚钝,还请师叔明示。”

  乔长老说道:“师兄,我看他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你还等什么?”

  楚长老这时也有几分急切,见寰宇不愿离开,他生怕寰宇在编造什么谎话罪加一等,便出言相劝道:“寰宇,你跟我们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把金莲交给玄冥教了。金莲放置的位置是大宗主临终前嘱托我们四位长老看守的秘密,他还说你并不知道此事,但你刚才如此轻车熟路的取下金莲,显然绝非第一次拿出玲珑盒。”

  寰宇刚想好推到师父身上的理由就这样被楚长老打破,他也知道楚长老这般说也是想找机会维护自己,看来目前最好的情况便是实话实说。寰宇单膝跪地道:“确是是我换走了金莲,但我是有苦衷的,几年前莫寒烟体内意外发现千年隐虫,但隐虫已经和他血脉相连无法取出,为了不被隐虫反控只能以金莲控制,但金莲是有两辦以上才能相互感应生发金莲之力,所以我才出此下策,拿了玄机派的金莲。这一点我大哥也是知道的。”

  寰宇本义爲浩轩可以出面作证解释一下此番事情,没想到浩轩却说道:“寰宇拿了金莲此事不假,但莫寒烟天内是否有什么千年隐虫有待进一步查证。”

  宇文灿补充道:“我查阅所有古籍,千年隐虫只有魔族豢养以几代人之力豢养了一只,而轩儿暗查魔鬼城时发现那只千年隐虫依旧藏在魔族密室当中,试问莫寒烟体内千年隐虫一说从何而来。”

  寰宇刚要解释此事,杨鈎天一鞭子便打向了寰宇的右臂说道:“再不老实交代,我今天就废了你的。”

  打神鞭那时上古流传的处置犯错之神的法器,就算在高强的修为,在打神鞭的施法范围内都无法施展功法,只能任其鞭打。再加上玄机大殿的设计同打神鞭相互辉映,一旦亮出打神鞭,殿内除了执鞭人,任何人的法力都受到压制,直到鞭子出手确定要惩罚之人其他人的限制才会受到解封。但这同时也是打神鞭的一个弱点,一点脱离固定场所,其威力便回复存在。现在的玄机大殿就如同上古大神台般的存在,但若离开玄机大殿,上古法器变会如同一品灵器一般。

  那一鞭子下去寰宇只感到由皮肉进入骨髓一般的疼痛,仅仅是一鞭子,右臂便已经无法抬起。更为严重的是一鞭下去他体内的灵力就如同被封印了一般,就连玄机伞也无法调动,若非他已经修炼达到大宗师水平,恐怕就会如同寻常人一般,任人宰割。心中想到“难道这便是打神鞭的威力吗?”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