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一百三十四:至邪一角

第一百三十四:至邪一角

  /

  黑化焕奕的法力和杀伤力会比平时增强三至五倍,若始终保持黑化状态这股强大的力量会由魔光赤炼枪中的黑气源源不断补给。但若隔绝他与黑气的联系,对身体则会是巨大的亏损,焕奕整整昏迷了两天一夜,醒来后依旧头痛欲裂。

  他双手死死按压太阳穴,减少少许疼痛,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不自觉的问道:“这是哪里。”

  此时一位三十出头的长相秀丽的中年妇女正端着一碗药走进来,见焕奕醒来,连加快脚步,笑着说道:“你终于醒了,先把药喝了,我去给你准备点粗茶淡饭。”

  焕奕见这妇女慈眉善目十分友善,自然放下了戒备心,借过药琬说道:“谢谢,是您一直照顾我吗?”

  那妇女道:“对,是你父亲托我照顾你的,对他还给你留了一封信。”

  “我父亲?”焕奕隐约想起在昏迷前好像看到了莫靖天,心中那股怨恨之气在次涌上心头说道:“我没有父亲,我父亲早就死了。”

  那妇女听他这样说,以为他是在耍小孩子脾气,安慰道:“就算你在耍脾气,也不能诅咒你父亲死呀,我看的出来,他很关心你。”

  “秀兰,我回来了,饿坏了,有没有饭?”门外传来一个男人呼喊的声音,那妇女一听,笑容打开,起身前去迎接道:“一直准备着呢,正好你和莫小公子一起吃。”

  “莫小公子?”焕奕念道,她连我的名字都知道,看来定是莫靖天将他安排在这里的。心中念道:“把我安排到什么鬼地方,老子才不在这里待着。”放下药琬起身便准备离开。但他现在身体虚弱,险些没有站稳“我怎么回事?浑身无力。”

  那男子洗漱完毕,换了身干净的衣服进了房内,看到焕奕后脸色突变,咬牙切齿的而说到:“你是。。。?你居然在我家,今日我要替天行道。”

  拔剑便朝焕奕刺了过去,焕奕一脸雾水,撑着无力的身体勉强闪躲,那青年妇女进来见丈夫长在刺杀焕奕,放在碗筷连忙上前阻止道:“李杰,住手。”

  “我要杀了这个恶魔替天行道。”

  情急之下秀兰挡在了焕奕身前才另起停手,李杰说道:“秀兰,他怎么会在我们家,今天,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他。”

  秀兰道:“不行,我答应了他父亲要照顾他,怎么能让你杀了他呢。”

  李杰问道:“他父亲是谁?”

  还没等秀兰开口,焕奕便说道:“我没有父亲。”

  李杰道:“好呀,果然十恶不赦的大奸大恶之人是六亲不认,秀兰你让开。”

  秀兰依旧挡在焕奕前面:“只是一是叛逆,意气用事,怎么能说他是大奸大恶之人呢。再说年轻人闹闹脾气怎么了。”

  李杰怒气的骂道:“闹闹脾气,就能拿一城人的性命撒火吗?你知不知道,这脾气一闹多少人流离失所,多少生灵涂炭?又岂能是你这个妇道人家能想象的,此人就连天上南飞的大雁都不放过,留下来只会祸害人间。”

  焕奕从一开始就不明白,为何者男子不分青红皂白便要杀他,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恶魔,要替天行道,现在又指责他罔顾他人性命,他空咳了两声,问道:“兄弟,我一直不明白我和你有什么冤仇,你要如此痛恨我,还有流离失所,生灵涂炭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怎么祸害人间了、”

  李杰问道:“杀人放火后一觉忘的干净了不成?好,你敢跟我去麦城,看看你的杰作吗?”

  “不行,莫小公子绝对不能去麦城,他父亲临走时特意嘱托过。”秀兰说道。

  焕奕现在心中对莫靖天的仇恨和抵触,一听到有关他的一切就会非常厌恶,而越是莫靖天现在不让他感到而是情,他定是要非干不可,加上李杰所言之事他也实为好奇,麦城到底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于是答应道:“好,我们现在就去麦城。”

  焕奕发现此城到处是焦木丛林,残屋破顶、断壁残垣,伤员遍地,人们扶持着老幼伤员,在临时搭建的帐篷呢休戚。在近一点则看到众多穿着玄冥教校服的人在其中来回穿梭。焕奕第一想法便是是玄冥教将这里弄成一片焦土。

  一旁的李杰说到:“好好看看,这都是你的杰作?”

  “我?”焕奕难以置信的问道:“怎么会是我,这些肯定是玄冥教或者魔族所为。”

  李杰道:“全城几万双眼睛都看的清清楚楚,当时你就是站在这个位置一声痛苦的大喊过后,先是焚烧残云,导致火球落下,然后你竟然放出大伙不顾几万人的生死直接烧了下去,一时间漫天飞火滚滚而下,还有那这一根带着黑烟的火枪,一会就是四只火麒麟,将四名修士活活咬死生吞。”

  此时又有一群南飞的大雁飞过,李杰指着说道:“还有当时也有这么一群南飞的大雁迁徙,你毫不客气的一把火将他们尽数烧毁,若不是玄冥教三位长老前来,整座城的人都要为你陪葬,你现在告诉我你什么都不记得了是吗?”

  焕奕本来没有意识这些事情是他所谓,但那一群南飞的大雁的啼叫,让他断断续续想起他确实一招冲天之烟烧过一群飞雁,然后其他的记忆也断断续续想起,他此时满脑子的残酷画面,瞬间涌出,似乎马上就要爆炸一般。他抱着头,疼痛难忍,竟已失足掉了下去。

  李杰对焕奕恨之入骨,见他掉落恨不得能直接摔死他省的动手。

  就在焕奕马上快摔落时一名玄冥教弟子认出了他,立马接住了掉落的焕奕,他此时已久头痛欲裂,撕心裂肺的叫喊着,其他玄冥教弟子立刻前去叫来残雪护法。

  残雪将其打晕,并为其输送了部分灵力护体。李杰看到这一幕,不解的前来闻道:“残雪护法,你们为什么要救这个十恶不赦的魔鬼。”

  李杰此话一出,玄冥教的众人齐刷刷看向他,眼神中已经暗含不满和杀气,残雪抬手示意,方各自忙碌起来。残雪到:“李修士,实不相瞒,他乃是我们玄冥教的四公子,莫小公子。前日他中了魔族的奸计,导致是体内怨煞之气与魔光赤炼枪中的千年黑气结合,是以不幸入魔。但这里的损失伤害我们玄冥教会负责。”

  李杰道:“枉我这两天当你们玄冥教是高洁之事,原来这一切都是你们一手造成的,儿子闯祸,老子来擦屁股。自古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就因为它是你们玄冥教的莫小公子就能胡作非为吗?”

  残雪道:“我们玄冥教护他,并非因为私心,而是为了天下苍生。我们的小公子乃是五至神器之魔光赤炼枪的主人。”

  “什么?那日他手里拿的带着黑烟的火枪是魔光赤炼枪?至圣至邪,特殊时刻反噬其主。怪不得今日的莫小公子和那日判若两人,而且什么都不记得了。”

  残雪道:“五至神器现实天下必有打乱将出,莫小公子是肩负着时代使命之人。他虽然有时任性冲动,但心地善良,决非大恶之人,还希望您能为了天下考虑,宽恕他这一次,再者魔族已经设计了开启灭世黑莲的龙舟计划,他若有事,五至神器将无法凑齐,他日恐怕....”

  李杰道:“神器择主岂其是我等凡人可以干涉的,也许这是对他肩负苍生职责的考验。算了,我还是将他带回好生照顾便是。”

  残雪道:“多谢您的宽容,我们玄冥教会尽快帮助这里的人们恢复家园的。”李杰将昏厥的焕奕带回,下午才醒来,这一次焕奕记起了所有的而事情,他蜷缩在床上的一个角落脑子一片空白,木讷的看着斜前方。

  秀兰见他醒了,忙叫李杰进来,他知道这个时候也许男人和男人之间才能更好的而有效沟通。李杰端了一碗清水递了过来说到:“喝点水。”

  焕奕这才缓缓的抬头,眼神空洞的看着他说到:“你说的没错,我是一个罪大恶极的人,你杀了我吧。”

  李杰放下碗说到:“要是杀了你,那些死去的同袍能活过来,我恨不得立马杀了你。但,他们回不来了,永远都回不来了。”

  焕奕道:“那我自己来”然后运足灵力单掌朝自己的印堂打去。

  李杰将手掌挡在焕奕的印堂前,甩开他的说说到:“你的命,活着比死有价值。况且你若死了,谁去阻止魔族的龙舟计划。这是你父亲留给你的信。”

  焕奕推开李杰的手说道:“我不想看,他也不是我父亲,而是我的杀父仇人,他所作的一切都是在利用我。”

  李杰一把拉住焕奕的手,强行将那封信塞到了他的而手里,故意刺激焕奕说道:“枉你是魔光赤炼枪的新主,一封信都不敢看,孬种。仇人也好父亲也罢,他对你是真心还是假意你感觉不到吗。就冲他替你担下一个城池的房屋重建与居民安置的责任,你也不能不看他留给你的信。”

  焕奕向来天不怕地不怕,敢作敢为,第一次被人用孬种一次形容,气的他接过那封信打开读到:“开头便是吾儿焕奕”焕奕心中一颤,强行稳住情绪咽了一口吐沫继续阅读:“小宛村遇害和青松派遇难皆非我所为,你当日所见时光塔内乃是虚幻的假象,其目的在于挑拨我们父子关系。我知道片面之词难以令你信服,我会尽快找出证据自证清白。惟今之际最重要的是净化浩轩体内的煞气,否则一旦与寒冰凌月刀所带黑气相遇,变会如你这般被魔化而失去意识。寰宇以爲你回到青松派,他去那你寻你了,若不见你,也定会前往苍龙山庄,前路凶险,多加保重。”

  焕奕一边看着这封信,脸上阴晴不断变化,读到最后的时候突然沉默不语,他心中再纠结该不该相信莫靖天的话,但是时光魔镜乃是上古神器,里面的内容又岂是会被轻易篡改的,再说魔族怎么会提前知道他想返回的时间点,安排设计好所有情景,但他又明白父亲让他帮助大哥净化体内的煞气决定是好意。因为他亲身体验过五至神器至圣至邪中至邪的一面,那股力量太过恐怖。就连他魔化以后上需要三位大宗师级别的人合力镇压,而大哥的功法远在自己之上,一旦被魔化,后果不堪设想。他在思夺着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李杰看着焕奕发呆不语,知道里面的内容绝非家常理话,他亲眼目睹焕奕失控的破坏力,再加上听残雪所言,便决定协助眼前这位功法高强,但心智并不成熟的少年,所以他想看一下心中的内容,以免焕奕又在意气用事。

  于是说道:“我能不能也看一下,免得你...”他的话并没有说完,焕奕掌见瞬间起火,将那份信焚烧殆尽说道:“不过是开脱之词,不看也罢。”

  最近作业繁多,加上论文开题,总是忘记上传章节,今天一次性多传几张。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