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一百三十一章:将计就计8

第一百三十一章:将计就计8

  /

  自旻宣王猜到杜长老身份后,只是让苦谛监视着杜长老和寰宇两人的举动,并不过加干预。他们也顺理成章的猜到杜长老此时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在帮寰宇、焕奕二人增进修为。毕竟来魔族历练是莫靖天让他们前来的重要内容。而且,寰宇、焕奕兄弟二人修为的提高对魔族日后的规划进程也是大有裨益的。

  浩轩离开炼狱孤城侯直接御剑回到苍龙山庄,此时的他近似于没有思想的人偶,大小适宜接听命于身体内的另外一个声音,他潜意识的认为那个人是自己的心魂。

  而此时的宇文灿对浩轩显示出独特的关心和友好,他主动帮助浩轩排除体内堆积的灵力,并化为自己所用,将收藏多年的冰晶送给浩轩助其精进修为。经过半个月的修行转化,浩轩的修为已经超过魔都三皇,朝杜长老逼近。

  这次其间宇文灿做的另外一项工作便是不断给浩轩灌输复仇的思想,他不但将所有仇恨指向玄冥教,更是歪曲很多事情,包括曾经和寰宇、菲絮等人的关系。现在的浩轩心中的第一原则便是“师叔是我唯一的而亲人,也是我唯一可以信赖的人,我不准任何人伤害他。”因此目前的他将宇文灿的话奉若神明。

  寰宇则在第十五天完成了此番辟谷修行,寰宇的五雷阵法直接修炼到第五级,五雷轰鸣,同时生死符和不暗器两门功法亦是达到三级,威力虽然远逊于大宗主的,确实实现了真正的生死符和不暗器的修行,而不是简易改造的,此外寰宇还掌握了杜长老所用的障眼术。可以随时隐匿身形。

  焕奕因为膝盖受损,灵脉运行也受到影响,十五天内没有完成出关。

  寰宇道:“师叔,我怀疑上次密室中的千年隐虫有问题,所以想再进一次魔睺殿内的密室”

  杜长老说道:“上次你和浩轩说完师姐体内隐虫一事,我也觉得此事必何魔族有关,我查看了几百年的历史典籍,遗留下的千年隐虫确实只有一条,而密室内的隐虫则无法解释,你去探一探也好。以你现在的修为只要魔鬼城内只要不碰到“三邪”和“两王”你都可以全身而退。”

  寰宇问道“两王,您是指旻成王和旻宣王,旻成王年事以高,腿脚都已经不灵活还有提防的必要吗?”

  杜长老道:“魔族是一个能者为王的地方,宣王至今还对成王马首是瞻,唯命是从,绝不是因为敬老,而是实力。我若猜的不错成王的修为能达到‘三邪’级别甚至更高,你万不可大意。”

  寰宇道:“寰宇明白了,那我今晚就去如何?”

  杜长老道:“魔睺殿和密室夜间的方位更为严格,不若此时去,我和你一同去魔睺殿,既然冥王明明白白的知道你们进了魔鬼城,想必你们在城内的一举一动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左右想来那半个月的障眼法是不可能瞒过嗣谛使者的。那我便去揭露你们的身份,也探探他的意图。你借我们寒暄之时混入密室。”

  爲防止漏出端倪,寰宇在葵阳殿内便使用隐身的障眼法,跟在杜长老后面出门前往魔睺殿。近半个月不见杜长老,宣王显得格外热情,上前打趣道:“杜长老,今日心情畅达了否,气可消了否?”

  杜长老道:“宣王,何谈畅达与消气,莫不是你也认为我将哪儿人罚跪在那里半个月有余是因为两个晚辈顶撞?”

  “哦,那时什么?”

  杜长老拿出了寰宇的那只玉蚕,说道:“那日他们情急之下拿出这玉蚕乃是玄冥教内部传承者的信物,二公子虽易了容,但是我还是认出了他。而另外一位则是玄冥教的小公子莫焕奕。”

  宣王装出惊讶的模样,问道:“杜长老,你既早已发现,为何今日才告知与我。我们与玄冥教虽然并未结盟,但终究是友非敌,怎么能让两位公子跪了半个月之久,他日若靖天问起,我都不好回复。”

  杜长老行礼道歉道:“确是我有意隐瞒,我听说二公子晋阶大赛上使出了五雷阵法,起了贪心,将他们一罚跪的形式软禁在了葵阳殿,将逼迫寰宇将那套五雷阵法的修炼之法授予于我。但二公子太过狡猾,与我周旋了半个月之久,不过透漏出七成功法,还借我之手增进了修为。我今日前来一是来负荆请罪,二是还有一个不情之请,能否在容我写时日换的所有功法在处理两位公子。”

  杜长老的两番话有理有据,看上去滴水不漏,渐隐打消了宣王对其身份的怀疑。但他这个人是宁可错杀绝不放过的性格,也绝不可能因为杜长老一番严密的措辞对其彻底消除疑虑。他皮笑肉不笑的劝到:“杜长老,我知道你痴迷于修行,但我们和玄冥教将来还有大事要一起谋划,还有毕竟是姨舅关系,你万不可为难他们二人。而且我很是看好寰宇,把他当作魔族未来的继承人培养的。”

  宣王假意忽然想到什么,神经兮兮的说道:“对了,时光水晶塔不能让两人去守,尤其是时光镜,里面藏着魔族百年来的秘密,尤其是焕奕万不可让他靠近。我这就派灭谛前往玄冥教支会靖天,不知他是否知道他们兄弟二人来这里。”

  杜长老请求到:“宣王,能不能让我学完全部功法再告知玄冥教,缺少后半部分的秘诀,我的五雷阵法很难达到登峰造极之境。”

  “这个...”宣王表现得有几分迟疑和为难,停留个几秒才说道:“你是我魔族大宗主自然我自然要护着你,但玄冥教哪里也不好开罪,若能得到功法那时万幸,若得不到也不要强求,万不可逼迫寰宇。”

  杜长老道:“宣王放心,我自有分寸,事已说完,我先告辞了。”

  寰宇在杜长老与旻宣王寒暄之际,借助墙体使用障眼隐身术,悄悄混入魔睺殿并顺利潜入密室。他带着杜长老的大宗师护牌,可自由出入魔鬼城内各个结界。于是神不知鬼不觉的便找到当日旻宣王带他们查看的隐隐泛着红光水晶瓷器,今日依旧泛着隐隐的十二道红光。

  不过这次寰宇用灵力设了一个眼部防护罩,从瓷瓶上方直接观看瓶内的隐虫,却发现里面只是虚光之体,并非实物,他有用灵力探知此隐虫,没有任何生物的气息,而分明是一个连灵魂之体都算不上的幻影。他心中暗自说道:“果然烟姨体内的隐虫是旻宣王做的手脚。”

  他环顾整个密室,发现里面竟然封印着众多人的神识,而东面墙内单独设了一个祭台,祭台上方悬浮着一只嗜血天蚕。而天蚕下方的白色琉璃瓶中更是有灵石闪动。寰宇一是好奇伸手去触碰那琉璃瓶,竟发现此处有双重封印。

  寰宇心中疑虑,到底是谁的灵石要加双重封印,又看了一眼空中悬浮的嗜血天蚕“难道是宇文丞前辈的,记得宇文前辈说过,他重回体内的那一丝灵魂只有遇害当日和之前的记忆,他但究竟被谁所害,被嗜血天蚕蚕食的灵力修为去了哪里,其他神识的取向一无所知。”

  寰宇的大宗师令牌加上现在达到的大宗师的实力,另起顺利解封两道封印,琉璃瓶被打开,里面的神识解封出来后果然是宇文丞。寰宇连行礼道:“晚辈莫寰宇拜见宇文前辈。”

  宇文丞首先察觉也是寰宇的幽鞭玄机伞,有几分感伤的说道:“大宗主也身归混沌了。寰宇,你就是五至神器的新主,又能在今日与我相遇,是命中注定的机缘,我感到自身体内遗存的那屡神识已经消散,一旦解封我的时间也所剩无己。”

  寰宇不解的问原有,宇文丞说道:“因为这封印就是对我的囚禁,也是对我神识的护持,现在我所有的修为都被旻宣王占为所有。他之留我至此是想知道如何破解五行合体,防止解封后的黑莲再次封印。他定了一个解封灭世黑莲的龙舟计划,我的死是计划的一环,还有.....”

  上天并没有留给宇文丞和寰宇两代使命之人足够的交流时间,便匆忙的消散了宇文丞的神识,寰宇发现时企图用灵力护持,但还是没能逆转乾坤。

  他带着几分害了宇文前辈的负罪感和知晓秘密的责任感跪于地上叩拜行礼,目送老前辈离开。然后以灵力冒充神识摄入琉璃瓶内,仿照原来的封印将其封存。之前三大疑问在此次的密室之行得以解开。一是莫寒烟体内的千年隐虫的来由,二是二十年前设计整个阴谋的幕后元凶,三是为何旻宣王可以召唤出如同苍龙刀法一般的黑龙。

  但他还有很多疑虑一时想不明白,既然魔族的目标是解封灭世黑莲,为何不直接对玄冥教出手而是挑起五大门派和玄冥教的事端?为何为莫寒烟种下隐虫二十年来却没有控制她?为何旻宣王明明早已识破他的身份却不拆穿?而且因此他们兄弟三人陪上了魔族四十二个护法,这岂不是亏损自己助长敌人?为何他兴师动众的攻进龙舟又轻而易举的退兵离开?还有寒潭洞太虚境中为何焚寂和千斤掌两大宗师会突然出现帮他们解围?为何魔族两次三番帮助他们?一个又一个疑问令寰宇百思不得其解,但寰宇知道一切都和龙舟计划息息相关。

  寰宇道:“古松老人说,莲开七辦,五朵会蕊,开始灭世黑莲需要集齐五辦金莲,而散落的七辦金莲五大门派各护持一辦,另外两辦分别在玄冥教和魔族。”

  可又转念一想:“可二十年前那场玄冥大战,五大门派也损失惨重,就算有大宗主和古松老人在,魔族若借机派出十大宗师攻击其他三派,是可以得到金莲的,肯定还有其他因素。”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