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一百二十九章:将计就计6

第一百二十九章:将计就计6

  /

  寰宇扶着焕奕来到葵阳殿,这里的装扮一改沉闷的灰暗色点,整个殿宇明亮大气,金碧辉煌。在葵阳殿正前方有一朵巨大的金色向阳花,每一朵花瓣雕刻的栩栩如生,就连整个葵花花蕊都是楚楚动人,仿若真的一般。

  据说葵花台是杜长老修炼葵阳决的地方,但也是他惩罚犯错弟子的刑台,若你他的亲传弟子犯了过错,不会送去纪律堂,而是他自行处置罚跪与此。罚跪时葵花花蕊会内收,转而还之黑色的葵花籽,而每个葵花籽都是黑曜石所作坚硬无比,加之表面凹凸不平,不足一刻钟,受罚者的膝盖变会产生强烈的疼痛感。

  此外这葵花台若由花蕊变成葵花籽,凡入内者将无法施展灵力,只能靠肉身承受。

  此时一名杜长老的亲传弟子正在此等候,寰宇、焕奕虽是来这边受罚,但这名亲传弟子似乎有几分介意。在他们看来这葵花台只有师父和其亲传弟子可以触碰,如今来了两个不知名的、狂妄自大、毫无教养的黑金护法,竟然有如此殊荣罚跪与此。那人拿起葵花令将其放在葵花台侧面的凹槽处,待葵花令与凹槽处完全融合,那金光闪闪的葵花花蕊陆续变成黑闪闪的葵花花籽。那人没有好气的而说到:“你们本没有资格跪在这里,但是师父既然发话,也只好容你们在此受罚。”

  焕奕脸色苍白空咳了一声说道:“没资格我们还不想在这里呢,要不你跟你师父说说让我们回去。”

  那人见焕奕依旧毫无敬畏悔过之心,单手锁住焕奕的喉咙将其托起,另外一只手则另起双腿在空中呈现跪地的姿势,然后猛然一摔将其跪摔在葵花台上,落地的那一瞬间焕奕膝盖处发出咯咯两声挫骨的声响,他咬着唇强忍着没有发出声响。

  “焕奕。”寰宇刚要上前帮焕奕,转念想到行为略失分寸,行礼说道:“我自行走上去,就不老师兄动手了。”

  那人点了点头,寰宇提起衣服小步走了上去跪在焕奕身边,小声问道:“怎么样?”焕奕强忍着疼痛说道:“暂时死不了,但估计膝盖骨以被摔裂。”

  寰宇无奈的拍了焕奕额头说道:“你这张臭嘴除了惹祸干不了别的,简直吃一百个痘也不涨点豆腥味。”

  焕奕说道:“二哥,你就别打我了,第一天来魔鬼城挨得揍已经够多了。”

  寰宇说道:“那你也要长记性才好。”寰宇拉住焕奕的手为他暗渡灵力。

  而那位杜长老的亲传弟子待寰宇进入葵花台后,便收回了葵花令,整个葵花台便如同设了封印一般,寰宇的灵力瞬间全无,他心中暗暗惊奇,原来葵花台还有这般玄机。

  他们兄弟二人孤零零的跪在葵阳殿前,半日下来不见任何人影,双腿早就僵住,本想换一个姿势,却不料这葵花台一点跪下,膝盖便无法离开,只能保持一个姿势一直跪下去。

  直到酉时,杜长老方带着子弟回来,其中包含新晋的七名黑金护法。受宣王所托,杜长老负责这一届黑金护法的培训,助其修行,换句话说这些黑金护法今日将拜杜长老为师,成为他的亲传弟子。这样一来,寰宇和焕奕跪在葵花台上并没有违背之前所定的原则。

  杜长老器宇轩昂的走在最前面,其他人畏首畏尾的跟在后面,但也纷纷忍住不住偷偷看一眼寰宇、焕奕二人的状况。

  见他们浑身是伤虚弱的跪在葵花台上一动不动,既然新生了几分同情,同时更是多了几分敬畏之心。他们间接性知道这个未来的师父杜长老绝不可轻易冒犯,否则后果严重。

  拜师仪式过后,杜长老的首席弟子杨忠又给新老的师弟详解介绍了本门的门规和禁令,以及违规惩罚。

  现在已入深秋,魔鬼城内昼夜温差极大,夜间温度和初冬无异,尤其是戊时过后寒霜便开始降落。寰宇和焕奕都穿的是单衣,加上身上有伤又无灵力护持,身体的抗寒能力降低了几倍。

  焕奕早已被冻的瑟瑟发抖,面容惨淡,他哆嗦的说道:“二哥,我真的不行了,我们的师叔是不是早就叛变了,为了掩盖自己的身份,打算杀人灭口。”

  寰宇将焕奕搂在怀中,安慰道:“不会的,你别乱想,在坚持一下。马上就会好的。我想师叔肯定有他的苦衷。但就冲这葵阳殿三个字,师叔便不会叛变。”

  焕奕不解的问道:“为什么?”寰宇道:“魔鬼城内还要入向阳花一般坚定,心向光明,又岂会轻易叛变。”

  转眼到了亥时,入门仪式才彻底结束,众人纷纷推出葵阳殿,见寰宇和焕奕周身已经披上一层秋霜,发丝和睫毛犹如被染白一般,虚弱的跪在葵花台上,那模样犹如六十岁老妪,焕奕更是被冻得浑身都在颤抖,无力的跪靠在寰宇肩上。

  那些新晋黑金护法见其二人的惨状无不胆颤感慨,不敢在葵阳殿内院多留。代所有人都离开后约一刻钟,葵阳殿内院死寂一般沉寂。焕奕半闭着眼睛说道:“二哥,我想回家,我想老爹、想母亲,想大哥,就连那讨人厌的老耗子我也想,我是不是真的要不行了。”

  “既然没有能力承担后果,就应该注意言行。世间可不是所有人都像玄冥教、青松派一般宠你容你惯着你。”

  寰宇和焕奕还未反映过来,只感到从膝盖下方穿上缕缕金光自膝盖注入体内沿着周身的十二经络、奇经八脉在流动,就连三百六十五个正穴,三百零九个双穴、五十二个单学、五十个经外穴都一并冲开相连。

  这缕缕金光所到之处受损的经络变会重新复原,甚至入行云流水半顺畅,每个穴位的弹性更是得到了金光的护持。更为惊奇的是之前被噬灵鞭所伤的地方也在一点点修复。约一炷香的时间,两人的体内经脉恢复如初,甚至比来到魔鬼城遣状态还要好。

  兄弟二人惊奇的对视一笑,激动不已。他们的激动不仅仅是身体的恢复,更是因此确定师叔还是当年的师叔。

  两人激动的侧身相拥说道:“二哥,我现在感到精神充沛,除了膝盖几乎还有几分疼痛。”“我的身体较之前更好,看来是师叔帮了我们。”

  葵阳殿内传来杜长老的声音说道:“伤好了便进来,还让我请你们不成。”

  寰宇和焕奕这才发现膝盖下的葵花台早就由黑色的葵花籽变成了葵花蕊,而膝盖也可以自由挪动.

  虽然身体经脉已经恢复,但膝盖因为长期变得酥软,寰宇拄着双腿缓缓起身,起来后又轻轻敲打了双腿。焕奕则因一时冲撞了杜长老的首徒膝盖被撞伤,这是灵力无法迅速修复的,所以起身多几分吃力。

  他们起身后惊奇的发现有两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跪在葵花台上。两人惊讶的看着对方,转而又看了看前方的两人人,又再次对视。焕奕问道:“二哥,难道我们灵魂离体了。”

  寰宇定身细想,感知了一番自己的身体说道:“是幻术,我们先进葵阳店殿。”

  葵阳殿内再次传来杜长老的声音,说道:“径直从中门入。”

  寰宇二人便朝葵阳殿中门走去,到达殿门口准备推门,谁知手刚碰到门便伸了进去,寰宇沿着门上下移动,手所到的地方变会消失而手臂离开后又会恢复如初。寰宇说道:“原来这门也是幻术。”

  入门后,杜长老背着双手背对着他们二人,感觉他们进来方转身问道:“寰宇,你可知哪里做的不对。”

  寰宇思索片刻道:“我不名缘由的情况下拿出了玉蝉。”

  杜长老说道:“这只是其一,还有一点便是你刚入魔鬼城不了解这边的诸多规矩的情况下便公开打听时光塔的情况,你可知之前守塔的都是魔族四级高手,能十米内辨别出心脏跳动的声音,我们在任何话语都会被听的一清二楚。”

  寰宇道:“是寰宇考虑不周,冒昧行事了。”

  焕奕见杜长老着实是自己人,还是自己叔叔被辈的长辈,便又撒起小脾气来说道:“就算二哥倏忽,也不必如此重罚我们吧,险些要了我的小命。”

  杜长老看了一眼焕奕,说道:“我师哥说你被他惯得有点不分轻重让我一定在魔鬼城护你周全,今天看来何止不分轻重,轻狂、莽撞、冲动、自以为是你是样样都占了,不过,今天还幸好你的冲动无礼,我方有机会替你们清除体内郁结之气、疏通堵塞的经脉。”

  寰宇这才恍然大悟,杜长老给他们一人一掌竟是为了帮他们吐出体内淤积已久的淤血,寰宇说道:“所以您才会让我们每人接您一掌。”

  杜长哼了一声:“难不成真想一掌打死你们不成,你倒好,逞强生生把我逼出来的淤血硬咽了下去。”说完杜长来在寰宇天突和华盖两个学位,用剑指将寰宇体内的淤血再次引出,只喉咙处喊了句“吐。”寰宇连吐了三大口黑血。

  杜长老递上一块白手帕道:“我见你们体内气血郁结,淤血堆积,本想借焕奕的无礼帮你们理气清楚,然后每人十鞭噬灵鞭把将你们体内充斥在穴位处一时无法吸收的灵力抽出,但寰宇你在众目睽睽下拿出了玉蚕,这一举动太过危险,很容易暴露我们的而关系,唯有对你们加重惩戒,方能撇清关系。罚跪在葵阳殿是一是为了帮你们疏通经脉,二是能在此处沟通。至于跪了十个时辰则是因为玉蝉之故。为此我故意推延拜师仪式的时间,为了让他们看你们深夜罚跪狼狈不堪的模样,这场戏才算完整,希望能瞒过宣王的眼睛吧。”

  寰宇道:“师叔,寰宇不明为何要抽出体内的灵力,那是我们晋阶大赛吸食的对手的灵力,而且这些灵力也确实增进了我们的修为。”

  杜长老说道:“魔族的吸灵术故可以起到他山之玉来攻石增进修为的效果,但过犹不及吧,物极必反。你们半个月一连吸食十四人的灵力,严重超过了身体的负荷。多余的灵力纪无法与体内灵脉融合又无法自行排出,则会以一个小单元的形式亭积在体内空隙处,我今日见你们身体108个害穴以被堵塞,不然寰宇依照你的修为和所吸食的灵力目前可以接近大宗师水平。所以便想到借噬鞭帮你们清除。”

  寰宇听后连行礼道谢,焕奕则还有几分抱怨说道:“反正你是长辈,怎么说都有理。”然后弯腰揉着受伤的膝盖。

  杜长老见焕奕一副懒散的样子,刚刚和蔼近人的脸迅速严肃起来,说道:“站好。”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