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一百二十八章:将计就计5

第一百二十八章:将计就计5

  /

  寰宇惊愕看着杜长老,全然不明他是何意,猜想难道杜长老并没有认出自己?于是拿出那半个玉蚕说道:“杜长老,这是我们家传玉蚕,乃百年玉髓所制,能够精进修为。全当赔礼道歉。”

  杜长老哼了一声,拂袖将玉蚕打落冲着焕奕说道:“莫说百年玉髓,我的修为就算万年也是不屑一用。你准备好了吗?”当杜长老打掉玉蚕的那一刻,寰宇的心咣当一下掉落,心想:“情况不妙。”

  焕奕则毫不在意的而说到:“早准备好了,我若接助你一掌,你就要给我二哥道歉。”寰宇皱着眉头一个劲给焕奕使脸色,焕奕则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杜长老说道:“好大的口气,接住再说。”然后双掌合实向外猛然一推,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双掌涌出,威力钢筋雄厚,站在近旁的护法被这股强大的力量逼得纷纷倒退数步。

  焕奕本以全神贯注做好十足的准备,却没想到护体灵力被这股强大的力量瞬间冲破,同时他也被瞬间击倒在地。寰宇紧张的跑过去问道:“焕奕,怎么样?”

  众人看过眼前这一幕惊得目瞪口呆,想不到黑金护法在大宗师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杜长老说道:“我本想以你若不能接我一掌,我便废你一成功力,以示警戒,但你轻狂自负,打断我的话语还要求我道歉,所以我现在改变主意了,你若接不住我一掌,便再接我一掌,生死由命。”

  焕奕寰宇四目相对,惊愕中带着恐慌。全力武装后接下一掌已是如此狼狈,若第二掌毕竟有死无声,但就目前两人的实力,莫说硬拼逃跑都是困难。焕奕一把推开寰宇说道:“二哥,你走吧,不要管我。”

  寰宇又怎么能丢下焕奕不管呢,但单方面道歉求饶,也是不可能,无奈之下寰宇双膝跪地道:“杜长老,您大人有大量,能否饶过我家小弟这一次,这第二掌我可否由我待接。”

  杜长老说道:“好,既然你想保他,我便给你个机会,但规矩一样,你敢吗?”寰宇道:“晚辈斗胆一试。”

  焕奕红着眼睛说道:“二哥,不要啊。”

  寰宇回头笑了对焕奕说道:“无碍,相信我。”然后又对杜长老说道:“晚辈准备好了。”

  寰宇有意识的左腿前置右腿后撤,成一个稳固的弓步,并启动一个金龟防护法,寰宇四周呈现片片金色龟甲防护金波,三百六十度周身防御,密不透风。自身则又运转灵力护体防护。

  杜长老翻转手腕再次推出双掌,这一次的力道显然比刚才那一掌更加强劲霸道,先冲破了寰宇的金龟防护阵,片片龟甲被冲碎,消散在空中。接着便与寰宇的灵力相对抗,片刻间卸了寰宇所有防护,寰宇只感到五脏六腑都被剧烈的冲击,身体更如被巨石撞击一般,不慎向后推了两步,随之胸口一股血呕上喉咙,充满口腔。

  寰宇强忍着疼痛,紧闭双唇硬生生的将那堆积在口中的血咽了下去,勉强说道:“多谢杜长老收下留情。”言下之意便是自己已经过关,这样说来旣表达了自己的意思,也没有拨掉杜长了的面子。

  杜长老哼了一声说道:“你倒不用谦虚,那一掌我是用了全力的,并没有手下留情,既然接住了,此事也就作罢,但你们第一天如魔鬼城便多次冲撞于我,于情于理都要受到承接,来人带他们去纪律堂,每人领噬灵鞭二十,之后罚跪在我葵阳殿前葵花台上,没我的命令不准起来。”

  寰宇扶起焕奕行礼说道:“多谢杜长老不杀之恩。”

  焕奕刚入魔鬼城就被这般折辱,如今还要接受惩罚,心中怨愤难解,他用力握着拳头,指甲深陷肉中,暗下决心道:“此仇不报,我莫焕奕誓不为人。”

  魔族的纪律堂要比炼狱孤城更接近人间地狱,整体装潢色调以黑色为主,殿宇显得庄重而严肃,处刑场则设在庄严殿宇的地下一层,共有十八个处刑间,按照刑法程度的不同向内部延伸。从第十六个处刑场开始被单独设了结界,结界内还专门设有机关门,这道门内的非持地狱令牌者不准入内。据说里面关押着重量级罪犯,但里面究竟是何种情景,不曾有人提过,知者不言,不知者不敢多问。

  每一间处刑场中多有几十种刑罚,闻之令人发指,而寰宇和焕奕将要受的噬灵鞭,在魔族处刑场排行十二,已属于重罚。这一刑场没有任何刑具,紧紧是刑场中央有一个直径为五米的泛着荧光的圆柱挺立着,与房顶和地面完美衔接。但在整个圆柱中间部分每个一段距离便有一个黑色的蝙蝠镶嵌其中,共计十只。寰宇和焕奕左右张望,观察着里面的每一个角落。

  一旁的黑带护法说道:“你们是一个,站在噬灵鞭处刑台前还如此淡定的,难不成觉得每人二十鞭可以轻松熬过。”

  寰宇礼貌的说道:“我们兄弟二人出来魔鬼城便开罪了杜长老,如今已是如履薄冰,生怕在出一点差错,而我们安然的站在不是淡定,是不知。”说完从怀中掏出一锭金子递给那黑带护法,继续说道:“一会行刑时还望高抬贵手。”

  那黑带护法当即力气立起手掌表示拒绝,说道:“纪律堂极为严格,我今日若收两人你的金子,明日恐怕手就废了,而且就算我收下也帮不了你们,噬灵鞭处刑台中的噬灵鞭属二品灵器,能自动处刑。还有我要提醒你们在魔族大宗师的地位仅次于成宣二王,是绝对不能冒犯的,就算今日杜长老杀了你们也不会有人敢多说一句不是。”

  然后那黑带护法拿出一个嵌有金边的蝙蝠令,对准噬灵鞭处刑台 ,那封闭的荧光台便自动开出一道两米宽的门,说道:“进入里面后是你们将处于悬浮状态,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都有可能承受噬灵鞭,记住千万不要用灵力抵抗,否则噬灵鞭的力度会随你抵抗的力道而增加,且会以至少二倍于你的力道反作用于你们身体。”

  焕奕由于杜长老的一击,浑身无力 ,面色惨白,无力的站在寰宇身旁不言不语。

  寰宇听了那黑带护法的介绍,连连道谢,然后扶着焕奕进入噬灵鞭圆柱邢台之中。果然如那护法所言,他们二人进入其中后身体飘飘然在空中悬浮,上不碰定下不成着地,待门重新关上后,处邢台四壁开始转动,十只黑色的蝙蝠口中吐出一条条黝黑带着荧光般电流的鞭子在空中摇曳。

  寰宇和焕奕大气十二分警惕观察这些鞭子的变化,但由于整个处刑台处于转动之中,他们二人完全不成把握这台内鞭子的变化。

  忽然焕奕的左腿突然抽打,先是如同被点了一般,整条腿变得酥麻无力,在鞭子离腿的瞬间腿部的灵力像是被硬生生的从筋骨血液中抽离一般,让人痛不欲生。焕奕抱住左腿面部狰狞的叫了起来。寰宇问道:“焕奕,你怎么样?”

  他准备抬手去抓焕奕,忽然后背被猛的抽了一边,同样现是酥软无力,然后便是灵力随着鞭起被抽离,痛的他身体不自主前挺后仰。

  接下来他们两人身上前胸后背,左肩右跨,侧腰前腹,双膝两腿,肘腕双臂身体的每一处关节点和支撑点都会被不定时抽到,连带十二经络、奇经八脉、一百零八个害穴都在隐约调动,难以平复。

  焕奕前日受自身体内灵力和煞气的冲击丹元经脉便没有恢复,刚刚又挨了杜长老一掌,上了本原。身体根本承受不住如此残酷的刑法,十几鞭过后,身体几乎每一个部位都疼痛难忍,灵力严重脱节,血脉更是紊乱不堪。只感到眼前一片模糊,几愈晕厥。他开始模糊的闭上双眼,如无骨一般垂在空中。

  寰宇虽然也已经受了十几鞭,遍体鳞伤,但他修为高深,加之之前所受之伤并未伤及本原,状态要比焕奕强很多。他见焕奕开始逐渐失去意识,情急之下顾不上那份黑带护法的警告,便动用灵力将焕奕拉到自己身边,将其抱在怀中,问道:“焕奕,怎么样?”

  焕奕虚弱的说道:“二哥,我这次可能真的不行了,那个杜长老是我们师叔吗?”寰宇说道:“别说丧气话,我们肯定能挺过来。至于师叔的事,我现在也搞不明白。”

  寰宇将双臂搂住焕奕的腰,一方面能更稳定的抱住他,另一方面可以守住焕奕的命门。焕奕则无力的摊在寰宇的肩上。

  寰宇开始重新观察这些鞭子的变化和挥鞭的角度,又结合自己深受十几鞭的而经验,说道:“我懂了,灵器终归是灵器,并没有意识。”

  然后看着一个鞭子朝焕奕挥过来,他急忙将两人位置互换,代焕奕承受了一边,然后右调转身体角度,左肩受鞭,若出现两边同时挥出,寰宇则用背部和双肩拦下以免,用胳膊和腿护住焕奕背部的鞭子。有时双臂同时同时受鞭时,因为剧烈的疼痛,寰宇的双臂会微微一颤,险些另焕奕滑落,然后他变会迅速重新抱起焕奕。

  这一幕看的几位监刑的护法心中一热,更是为之动容。他们没想到在魔族能者为王,强者为尊的制度下,居然有人将他人的生命至于自己生命至上。

  就这样,寰宇独自承受了两人剩余的所有鞭刑,待行刑完毕后,处刑台停止转斗,一道门重新打开。寰宇带出焕奕后又毫不犹豫的为他度灵,疏通经脉。但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身体也已经到达承受的极限,手臂还没有举起便开始颤抖。

  焕奕虚弱的说道:“二哥,不要,我一会就好。”

  一位黑带护法说道:“我也劝你保存一点实力,杜长老的葵花台可不是那么好上的。”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