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一百二十五章:将计就计2

第一百二十五章:将计就计2

  /

  自来到炼狱孤城参加王者大赛到晋阶大赛,历时半个月。尤其是后十二天的晋阶大赛,浩轩、寰宇、焕奕等三人,每战胜一场,作为回报,便会吸食同自身修为相近或者略次于自己修为的修仙者的灵力,修为日见其增。

  就寰宇而言,五雷阵法突破第四级,当年莫靖天由三级阵法突破道四级阵法时用了整整五年,而寰宇耗时一个月,不暗器和生死符的威力更是有了显著提高。浩轩的苍龙刀法达到九级,目前更是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寒冰诀也突破九级。而焕奕修炼的火行无常中的琉璃净火入炼狱孤城时不过刚碰到二级,如今已经突破五级。这就意味着他具备了净化污秽的能力,同时具备高精杀伤力的七月流火的速度、精确度、烧杀力更是明显精进。

  焕奕是本次晋阶大赛的最后一组,他带着一份志在必胜的决心和孟义离世的孤愤走上赛场,和他对决的黑金护法问道:“你和宣王或者三皇到底什么关系?他们可以容你如此?”

  焕奕道:“水火不容的血海仇人。”说完焕奕便提枪携火杀了过去,他右手主青松枪法攻击,左手辅助,并随时凝聚七月流火的,等待时机一招制胜。

  焕奕先以“三星花入夜”“四序玉调晨”等最基础枪法对阵,周旋逶迤,见其对自己所处的招式不屑一顾,有所懈怠之时,汇聚全力用了一招“万劫太极长”。这突然强劲霸道的攻击打的那人措手不及,只好双手相称全力迎接。就在其全神贯注对抗焕奕那招“万劫太极长”之时,焕奕左手汇聚灵力猛然间再次出击,使用出“七月流火”。直接击中其胸部,毒火迅速烧及肺腑。

  这套青松枪法与“七月流火”互相配合的组合功法是当时仙门问道之时浩轩指点招式。焕奕虽平时爱跟浩轩抬杠,或者因为觉得浩轩偏爱菲絮而吃醋闹情绪,但每一次浩轩对其功法的指点他都会铭记于心,并能迅速领会其精髓。这一仗下来,浩轩和寰宇在台下欣慰而自豪的一笑。寰宇笑着说道:“大哥,你看焕奕就是嘴硬,身体倒是乖的很,你交他的那套组合打法用的如鱼得水。”

  浩轩道:“勉强过关,不过他的火行无常还未能融会贯通。”寰宇端量着眯着眼睛看着浩轩道:“你嘴角都快扬到耳根了,还装什么装,真是的一个比一个嘴硬,你明明非常疼爱焕奕,平时却要表现得不冷不热的。”

  浩轩的心事就这样直接的被寰宇捅破,不过自家兄弟面前也没有什么可遮可掩的,浩轩又是斜着嘴淡淡一笑,说道:“男孩子,需要锻炼,怎能像小妹一样明着宠。”

  焕奕将那人打败以后,将脖子360度转了两圈,又在赛场上舒展拉伸了几下筋骨,方大摇大摆的走近那位黑金护法,将其灵力吸收。

  奇怪的是和浩轩遇到的情况一模一样,他所吸收的灵力混杂着一般煞气一同进入体内,但焕奕还在享受着胜利的战果,并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变故,待他快吸收完毕后,突然感到体内有两股相异的力量在互相排斥。他本以为是黑金护法的修为深厚,他短时间内注入大量的灵力,身体承受不住,所以并没有多想,只是疏通经脉,调整内息。

  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疏通经脉后两股力量冲撞更加激烈,尤其在他吸入最后一些参与灵力入体后,两股力量更是如同水火不容版在体内势均力敌的对抗,越发不能控制。而这种两股对抗的力量的外在表现则是焕奕的左半边身体冒着鲜红的火气,这股火气中泛着淡蓝色光芒,右半边身体则冒着黑色的煞气,就连同眼睛亦是黑气缭绕。

  焕奕痛苦的在赛场上嘶喊“大哥,二哥,”甚至不断打滚翻转,众人之间一黑一红两道光线交错闪烁,浩轩、寰宇见状连忙赶到赛场之上,用灵力护持住焕奕,另其停下。然后三人盘坐在赛场中央,浩轩、寰宇一左一右为其输送灵力,稳住气脉。片刻换一遍体内的两股力量被浩轩寰宇两人强行压住,焕奕昏迷不醒。

  寰宇说道:“那个黑金护法竟也以煞气修行,而焕奕所修的琉璃净火净化污秽,专刻煞气。但目前焕奕的琉璃净火今日才突破五级,但此人修炼的煞气至少有十年,两股力量在他体内势均力敌,却又水火不容,若不能及时抽出一股力量,早晚回因两股力量的冲击爆体而亡。”

  浩轩道:“我们两个都不懂化解煞气之法,不如先将煞气导入我体内的吧。”

  寰宇阻拦道:“不可,你体内已经有一个黑金护法级修为的煞气,若非你修为高于此人,强行压制了煞气,你早就被煞气反噬了,怎么能再吸入更为强劲的煞气呢?我来。”寰宇刚准备动手将焕奕体内的煞气导入自己体内,浩轩突然出手将其定住。说道:“寰宇,此时你争不得,我们两人不能体内都有煞气,不然会更加危险。”

  浩轩将焕奕体内右侧储藏的那部分含带煞气的灵力导入自己体内,一时间整个人啥气萦绕,眼神诡异阴鸷,如同十方恶鬼、百万婴灵缠身一般,煞怨之气冲天。

  但浩轩极强的修为另其保持清醒的意识,他吃力解开寰宇的定身术,然后运转灵力企图压制自身的煞气,寰宇解开身法后忙坐于浩轩对面,两人四掌相对,灵力相通,共同压制这股流动霸道的煞气。

  浩轩体内原藏有前一位黑金护法的煞气,现在又强行吸纳焕奕的煞气,两股杀气很快融合为一,变得强横霸道。浩轩耳边是千百万人的怒气怨气杀气和戾气,不断在嘶喊,在讨命在抱怨。在寰宇与浩轩灵力相通之时,同样也能听到这千百万人的嘶喊。

  三皇也没有想到焕奕体内进含有克化杀气的力量,更没有想到有人居然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将煞气导入自己体内。蛊蝠皇感慨道:“当年我哥哥就是替我当下了一剑大师的剑气而亡。”

  然后抽身到达赛场中央,出手稳住了协助二人稳住了浩轩体内奔涌的煞气,说道:“我帮你封印一半煞气,待你能将另一半煞气消化吸收,为自己所用后,自会解封。”然后朝浩轩背部击了一掌,另其吐出淤血。浩轩、寰宇一同谢道:“多谢鬼蛊皇出手相助。”

  鬼蛊皇说道:“不必谢我,我不过是怀念一下我哥哥罢了。明日便安排你们入魔都天坛参拜,回去吧。”

  浩轩、寰宇起身行礼后便扶着焕奕离开,他们能看出鬼蛊皇此次出手实为好意,而他眼中的那股伤感、惋惜和思念也绝非假意,他们不由的猜想,难道鬼蛊皇的哥哥识因为保护他而不幸遇害的?不过这短暂的好奇心很快便被一闪而过。

  对于浩轩、寰宇而言,他人是情意缠绵还是痛彻心扉,是感天动地还是平淡如水都和自己没有太多关系,唯一重要的便是自己在乎的人无事便可。

  寰宇担心焕奕的身体一直守在他的身边,待焕奕气脉平稳之后,体内的琉璃净火逐渐净化残留的煞气,完成自我修复。煞气完全清除后,他外漏于体外的琉璃净火的焰火能量也逐渐收敛于体内,血色恢复正常。

  焕奕昏昏沉沉的张开眼睛,受刚才两股冲击力量的影响,头疼欲裂,他双手按住太阳穴,用力按压企图减缓头疼。突然一股舒缓的灵力自左侧太阳穴缓缓注入,另其感到清凉柔和,十分舒爽,这时焕奕才注意到寰宇就守在他身边。

  焕奕感到极为感觉的笑了,问道:“二哥,到底怎么回事,大哥呢。”

  寰宇简单讲述了自他晋阶大赛完成后发生的种种情况,焕奕方明白为何为何体内会出现两股力量撕裂般的抗衡。他又紧张的问道:“那大哥现在怎么样?”

  寰宇轻轻摇头,略微叹了一口气道:“大哥比赛时不慎吸入了一个黑金护法等级的煞气,靠体内灵力勉强压制,后又强行将你体内煞气抽出导入自己体内,险些被煞气控制入魔。现在还在修养调节。”

  焕奕不解的问道:“二哥,我修的‘火行无常’能净化污秽,控制邪魅英灵,焚烧煞怨之气,煞气入体时不能自行逼出。”

  寰宇道:“当你修炼到三味真火第二层的时候,体内会形成护体真火,方能像父亲一般百煞不侵。好了,以你的年纪达到能有修为已实属难得,你先好好休息,修炼之事并非一朝一夕之事,万不可求之过急。”

  焕奕点了点头,心在思夺着“晋阶大赛以来,就算出去最后一个黑金护法的灵力,自己也吸收了十三人的修为,按理说体内的累计修为早已过百,超过了父亲的修为年限,为何与父亲的火行无常还相差了而是几级,不行,我一定要想办法激发体内的灵力,快速到达三位真火层,帮大哥净化体内的煞气。”

  这一夜他在床上辗转反侧迟迟没有入睡,脑子里千丝万绪,他一会想到短短半个月,大哥两度救他于危难之间而又几分自责“真应该早点听大哥的话扎实修炼,这样就不需要大哥冒死相救了,”一会又觉得很幸福“臭大哥,平时那么凶,关键时刻不还是拼命救我,看来只要没有小妹在,大哥第一个呵护在意的人便是我了,谁让我是最小弟弟呢,。”一会又在纠结如何快速修行,于是决定离开魔族后先回到莫靖天身边休息‘火行无常。’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