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一百二十二章:晋阶大赛2

第一百二十二章:晋阶大赛2

  /

  三日的调整,浩轩等人的身体基本恢复如初,在这三日内他们观看了各级晋阶大赛的比赛,开始预算自身修为接上晋阶赛中不断吸收的灵力后的修为,能否达到黑金护法的层次。浩轩寰宇两人修为深厚,就算不吸食其他人的灵力也能顶到黑金护法的等级。而焕奕、孟义和张海洋实力则稍逊一些尤其是孟义和李海洋,就算同步吸食同等水平的灵力,最多达到黑带水平。

  寰宇说道:“权衡各种利弊和风险,我看不如只有我和大哥参加晋级大赛吧,万一比赛中再有个意外,我们很难护大家周全。”

  焕奕第一个反对占了起来:“这怎么行,说好的一起探查旧案,再说了我这还有魔光赤炼枪,怎么也不至于折在这里。还有你和大哥本身修为就高,你们比赛中在不断吸食他人灵力,我们从相差岂不会越来远,我可不干。”

  孟义也争论到:“既然来了,哪有止步王者大赛的道理,这就像小马过河,不试一下,怎么知道行不行。”

  张海洋说道:“我们兄弟五人来到这里,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不参加晋阶大赛设计个魔族人,我怨气难消。再说你们对我有恩,我必须参加助你们一臂之力,哪怕死在比赛场上,也无怨无悔。”

  浩轩听他们每人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后,不解的说道:“既然我和寰宇可以轻松达到黑金护法的等级,成功混入魔都天坛,你们又何必冒这么大的风险做毫无意义的牺牲,若在此间你们发生任何危险,我不会因救你们而暴露自己的。”浩轩的话一方面是想劝他们知难而退,另一方面也确实道出了一种存在的可能。若失去这次机会,恐怕再难混入魔族。

  焕奕摇头晃脑的说道:“我不管,反正我参加定了。”

  张海洋则多了几分义气说道:“你放心,一人做事一人当,自己选的路我自己走完,决不拖累大家。”

  “我也一样。”孟义也补充道。

  寰宇浩轩见三人坚持要参加,也只好勉强同意,但在心底里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主要是担心孟义和张海洋。因为就算焕奕不敌黑金护法败下阵来,只要亮出玄冥教四公子的身份,魔族旻宣王也会放他一马,但孟义和张海洋则不一样,他们若当真败了,面对的结果只有死路一条。

  浩轩说道:“你们随意。”便拂袖而去。

  晋阶大赛共分六个个赛场同时进行,保障五人同步紧急痛死避免相互之间不行遇到,他们便主动分属不同的会场,但黑带和黑金带两个等级的护法晋级比赛则是在总会场一次比试。

  前十二场比赛他们五人都进行的非常顺利,除了晋级的喜悦外,还有便是短短十二天内迅速提升,甚至毫不夸张的说可比往日十二年的修行。他们顿时也明白魔族高手云集的原因,甚至对这种修行有几分依赖。

  虽然这种晋级比赛包含这冒险的成分,可一旦成功便可大大缩短修行的时间,即使自己因比赛出现意外,自己的儿女和家人也会得到照顾,这可能是魔族残酷生存方式残留的唯一一点温情。

  浩轩、寰宇、焕奕被誉为本次晋级大赛的三匹黑马,甚至有了三大修罗王的称号。无论哪个等级的比赛,总能在最短的而时间获胜,黑带护法晋级比赛上,浩轩更是凭自己高深的功法和深厚的修为一击击败对手成功晋级黑金护法挑战赛。

  众人纷纷议论此人究竟是何来历居然如此霸道,自晋级大赛举办以来还没有人能从白带直接晋级黑金带,这样的结果无论对比魔族来说还是对挑战者来说都如神话一般存在。

  寰宇紧接着上场,谁知原定的挑战者竟然意外退赛,则由鬼蝠皇任意抽签决定本次谁来接受挑战。对于更换对手,寰宇一直不以为意,对他来讲,无论对手为谁结果都是一样。

  比赛双方行礼过后,寰宇毫不留情的直接使出暴雨梅花针,数千枚梅花针如密集的斜雨飞打而出,待对手疲于应对暴雨梅花针之时设下五雷阵法将其困在其中。寰宇目前所修的五雷阵法虽没有达到莫靖天的所修的四级水平,但三级阵法中的九中形态可以变换自由。

  那人刚将暴雨梅花针击退便陷入了阵中,寰宇轻轻勾起右手中指、无名指和小指,启动风云电雷,阵法内狂风大作、乌云翻涌、电闪雷鸣,那人紧握双拳交差于胸腔,电动周身灵力护持周身,就在这时寰宇看了他左手手臂的牵引符咒,寰宇方才明白是阵法所困之人是张海洋。

  于是他迅速收回阵法,又担心旁人看出端倪,紧接上上前击了一掌,快速问道:“张大哥是你们。”

  寰宇一出阵法,张海洋便认出了寰宇,但苦于无法说清,如今寰宇靠近借机问道,他刚要说出自己的身份,但转念一想,若此时他承认了自己的身份,恐怕寰宇会不忍下手,这样一来他们几人便会陷入危险当中。他也知道,刚才他并没有破阵,而是寰宇撤回了阵法。于是毫不留情的攻击寰宇说道:“张大哥,我还张大爷呢,受死吧。”

  寰宇刚刚本义笃定对面的对手就是张海洋,但见其突然下死手,便对猜想有了几分犹豫,他迅速回力挡住了那人的攻击,心中还是有几分疑虑,便一边防守一边试探,不时还会问道:“张大哥,到底是不是你,如果是我假装击你一掌一倒下佯装死去,我会想办法护你周全。”

  那人哼了一声,说道:“我看你死倒是不错。”然后又是拼尽全力一击,招招致命。寰宇见此人出招毫不客气,便认定绝非张海洋,便又重新启动五雷阵法将其困在其中。转换火地电雷,一时雷火四起、大地晃动、电闪雷鸣,眼神注视着阵中说道:“那你就去死吧。”

  接着三个元素的雷火之力汇聚在一处,空中形成一个闪动的雷火球,猛烈一击。而面对这猛烈一击之时,阵中人突然卸掉了所有护体灵力,硬生生用肉身相迎。就在那一刻寰宇再次注意到他右手手腕的红绳,想到张海洋曾经说过,他们兄弟五人为了方便认出,特意在右手腕处系了一根红绳。

  同时寰宇也瞬间明白,刚才张海洋之所以言语不逊,下狠手,就是为了等待寰宇的奋力一击。但此时明晓前因后果的寰宇已是玉弦离柱箭脱手的状态,根本无法收回雷火之力。他红着眼喊道“张大哥。”奔向已经躺在血泊中的张海洋。

  寰宇颤抖的手摘下他的面具,果然是张海洋确定无疑,说道:“张大哥,你为什么要这么傻。”

  张海洋口涌这鲜血,断断续续的说道:“不答应帮你,决不能成为你前进路山的羁绊,更不能让你有任何闪失。与其命丧他人之手,好不如把我的周身修为和寄托送给你,一定要带我和我兄弟的尸骨回家。还有你要答应我,改善修真界歧视的现状,别再让我们龙舟人再次走上我们的不归路。”说完举起的手像失去的知觉重重的摔倒了地上,眼睛依旧那般满含期许的看着他。

  “张大哥,张大哥...”寰宇痛彻心扉的叫喊着他的名字。缓慢抬起手沉重的将其眼睛慢慢合拢,说道:“张大哥,你放心,我莫寰宇一定说到做到,以寄你在天之灵。”

  接着闭着眼睛,强忍着疼痛吸食了张海洋的灵力。浩轩在台下默默注视着这一切,心始终揪着不放,他莫名的感到这一切仿若有人故意安排一般,他不自觉看了看焕奕和孟义,安慰自己说道:“希望是我想多了。”

  寰宇吸食王张海洋的灵力后,一向稳重的他竟满腔怒火的瞪着台上的三皇,他和浩轩的猜测一样,是有人故意整他们,不然凭之前他们五人的合计,为了避免遇见都是隔了三明参赛人数的,就算在突发意外,也不至于他们彼此赶在同一场次。除了有人预谋策划这一切,还会有什么。

  这一操作是鬼魇晋级大赛以来最为杰出的杰作,看着台下寰宇痛苦的诀别和愤怒的眼神,则是他的战利品,

  浩轩看到寰宇取胜后迟迟没有退出赛场,眼神中都是仇恨和愤怒,猜想到寰宇和他的想法一样,便是寰宇和张海洋在晋级赛上遇见绝非偶然,而是一场别有用意的预谋,或者说是对他们两次干预道王者大赛的一个小小惩戒。毕竟老虎的胡子岂能是说拔就拔的。

  浩轩走近焕奕低声说道:“你和孟义退赛,在炼狱孤城等我们。”浩轩的话声音虽然很低,但焕奕和孟义的反应却非常之巨大,他们惊愕的抬起头,焕奕问道:“为什么,唉凭什么呀大哥?”

  浩轩说道:“你们两个至少一人退赛或者一起退赛。”

  焕奕说道:“我们上了九十九个台阶,如今还差一个就完成了,你突然叫停我们停在原地是什么道理。”

  孟义也说道:“是啊,大哥,我们修为虽然不敌你和二哥两人,但目前估测进入黑金护法是没有问题的,既然一起来的,何不同进同出。”

  正在争执中,寰宇抱着张海洋的尸体下来,语气沉重的说道:“焕奕你们两个退赛,在炼狱孤城等我和大哥消息。”

  寰宇的话两人更是疑惑,焕奕继续争论道:“我就不明白,为什么好端端的你和大哥突然让我们两个退赛,我不,我还想在吸收两个人的灵力呢。”

  寰宇说道:“猜的不错的话,我们被盯上了,如果你不想你九师兄跟张大哥一个下场的话,就停止比赛。”

  孟义说道:“我听说是本来应该同你比试的人一个家中有事,一个突然生病退赛,这才阴差阳错另你和张大哥遇到的,我和焕奕中间隔了三个人,再怎么巧也不会三个人都有事吧。”

  浩轩道:“既然可以巧到两个人同时有事,为什么不能三个人同时有事,你们必须至少一人退赛,这事没有商量。”

  突然台上鬼蛊皇说道:“现在为了提高晋级赛效率,五个场次的队员同时进入后场区准备比赛,请十三到二十三号的选手进入候场区,单号入左后场区,双号入右后场区。”

  焕奕耍性子说道:“我就是要参加比赛,先去后场区了。”

  孟义则礼貌的说道:“大哥,二哥我觉得张大哥的事情只是巧合,你们太过敏感了,既然来了我想和你们共进退,无论结果如何,我无怨无悔。”

  浩轩一把拉住孟义说道:“比赛程序突然改变,这绝非是敏感,你还是退赛为好。”

  孟义礼貌的微笑,挪开浩轩得手说道:“大哥,焕奕尚有他的想法,我也有我的坚持,为了青松派,为了查明真相,我一定要亲自去魔都天坛。”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