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一百一十七章:无情沙漠

第一百一十七章:无情沙漠

  /

  浩轩等人穿过沼泽,跨过湖泊来到白茫茫的沙漠,这种白沙他们也是非常熟悉,上一次前往火焰山寻找魔光赤炼枪也是这种白沙。他们都想起这种苍白的沙漠中白日里那炙烤的炎热,便决定趁夜间凉爽多行一段路程。一路上看到好多参赛者在沙漠中的各个路段休息。或盘坐于地上,或躺卧于地上,但无论何种姿势,都有一个共同特点,睡的特别沉稳。似乎丝毫不受来往人的打扰。

  焕奕小声问道:“二哥,你说他们是睡得太死了,察觉不到我们还是自动忽视了我们?我怎么觉得他们一点表情都没有呢?”

  孟义说道:“我也觉得很奇怪,还在闯关之中既然能睡的这般安心,就不怕什么猛兽袭击吗?”

  寰宇道:“也许太累了,也许真的有古怪。”

  浩轩隔空朝一个打坐的参赛者打了过去,那人应掌而落,身体如麻木一般,没有任何反应,躺在地上仍然是打坐的姿势。

  几人见状大为惊叹,寰宇又端在摇了摇脚下一名躺这睡觉的修士,无怎么呼喊,都没有反应,焕奕甚至抽了两位修士几个耳光,依旧没有反应。

  寰宇道:“看来是他们入睡后遭遇了袭击,被定住了,我们要小心。”几人点了点头,继续前行。又走了两个时辰,天开始渐明,几人却有几分疲惫,饮了少量的水,又一人吃了两片烘烤的馒头干便决定休整一番。毕竟进入试炼场已经两天两夜,体力灵力大量消耗,而补充体力的不过是干馒头片和水。

  焕奕扑通一下坐在地上,说道:“累死了,不走了,我想睡会。”

  寰宇道:“走了一天一夜,确实应该休息,现在天明,估计就算有人袭击,这空旷的沙漠也不会轻易得手。”

  浩轩道:“寰宇你们先睡,我给你们护法,两个时辰后我们换班。”

  寰宇道:“大哥,前天夜中多半都是你护的法,这次你和焕奕他们休息,我先护法。”

  浩轩并没有和寰宇争执,他们兄弟两人无论何事总能痛快达成协定,不需要多余的废话和解释,浩轩便打坐休息。焕奕和孟义也枕着胳膊躺在了沙漠中,一会便听到了平稳均匀的呼吸声。

  浩轩盘坐片刻后也进入睡眠状态,在梦中他再一次重现了仙门问道弑杀宇文旭的场景,不过他苍龙刀贯穿宇文旭胸膛之后,被宇文旭突然握住双手说道:“轩儿,我是你父亲。”接下来便听到莫靖天和莫寒烟等人痛快的大笑。那笑声带着肆意盎然,带着嘲弄摆布更是带着洋洋得意,似乎在欣赏一场完美的战利品一般。

  莫寒烟说道:“我的好孩子,你就是要帮我杀了宇文旭和苍龙山庄所有人,像杀死你亲生父亲这般决绝无情。为了让你少一些挂碍,我帮你解决程子涵。”

  然后掌间冒出一团黑气锁住了程子涵的喉咙,接下来一招幽冥神掌,程子涵含泪喊了一声轩儿便当场毙命。

  浩轩头痛炸裂,抱着头在地上乱滚,耳边不断是莫寒烟等人的笑声和宇文旭、程子涵的召唤,浩轩在痛苦中恢复记忆,更加痛苦的抱头哭泣,他提起苍龙刀便要寻莫寒烟复仇,大声喊道:“我要灭了玄冥教”。不料半空中被宇文锦瑶拦下,两人展开了生死对决。

  正在打斗进入白热化阶段时,宇文锦瑶突然放下碧云霞紫剑,心甘情愿被浩轩刺中,说道:“大哥,如果非要以命换命的话,就用我的命偿还给你吧。”

  浩轩脑子再次陷入一片空白,心和手都在哆嗦颤抖,刚刚那满腔的恨意和怒火被慌张无措所取代。

  正在迷茫无措之际菲絮手持御龙飞空鞭打了过来,另其苍龙刀掉落。菲絮说道:“大哥,你既然真的杀了三姐,你太让我失望了,我要杀了你。”

  接着一招甩出御龙飞空鞭缠住了浩轩的脖子。浩轩被菲絮所的死死的,双手握住勒紧脖子的御龙飞空鞭,含着泪勉强发出声音说道:“小妹,你这是要杀了我吗?”

  菲絮态度坚决的说道:“对,我要杀了你,为三姐报仇。”

  浩轩又问道:“在我和玄冥教之间,你选择玄冥教,要为锦瑶报仇而杀我。”

  菲絮回道道:“我是玄冥教的小公主,自然要和玄冥教站在一起,要嘛你动手,要嘛你就去死吧。”

  浩轩此时脖子被御龙飞空鞭死死的勒着,脸被憋了通红,勉强挣扎的说道:“你是我小妹,是我最爱的人,我是不会和你动手的。你若真想让我死,这条命给你便是。”说完从容的闭上了眼睛。

  “大哥,大哥。”浩轩闭上眼睛后耳边传来了寰宇的声音,他便在心中默念道:“寰宇,我走了,替我照顾好小妹。”

  两个时辰到后,浩轩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醒来,寰宇以为这两日太过劳累,便没有叫醒浩轩,又过了一个时辰,浩轩依旧没有丝毫醒的印记,寰宇开始生疑,想到就算大哥在怎么劳累,也不会这般没有时间概念,一睡便是三个时辰不醒来。

  他开始端在轻声叫唤浩轩:“大哥,大哥。”见浩轩没有任何反应,心中一惊连忙提高声音叫道:“大哥,大哥。”他忽然想到沙漠中那些熟睡的人们,症状目前和浩轩一模一样,又大声叫了两声没有反应后,连忙打了一个清醒咒唤醒浩轩。

  就在浩轩快要奄奄一息之时,他忽然被寰宇叫醒,由于梦中被菲絮勒着脖子,醒来后依旧空咳嗽了几声,问道:“寰宇,发生了什么事?”

  寰宇道:“大哥,你怎么样?我见你迟迟没有醒来,发现你和沙漠中熟睡的人一样听不见声响,猜想定是中了设么法术,便用清醒咒唤醒你。”

  浩轩道:“险些丧命,还好你叫醒了我,三皇试炼城,鬼蛊皇,鬼蝠皇,鬼魇皇,我猜想不是中了什么法术,而是如来梦魇皇的梦境。”

  寰宇问道:“差点忘了,这无情沙漠正是鬼魇皇的试炼场地。得赶紧叫醒焕奕,听说若再梦魇皇的梦中死去,身体变会真的死了。”

  浩轩寰宇赶紧起身,浩轩唤醒孟义,他醒来后亦是满眼惊恐,而焕奕这边更是不妙,寰宇连下了两个醒神咒,依旧无法唤醒焕奕。

  此时寰宇有一些惊慌,连忙叫喊浩轩道:“大哥,焕奕好像在梦境中出事了,无论如何都叫不醒。”

  浩轩道:“梦境中无法醒来只有两种情况,一是已经在梦境中死了,而是心怀执念在梦中不肯离开,寰宇,我得去他梦境看一看。”

  寰宇道:“大哥,这样太危险了,一旦进入梦境就很容易被梦境所迷惑,而你进入焕奕梦境,则需要克服双重梦境,况且你刚从梦境中出来已经有伤在身,还是我去吧。”

  浩轩道:“就因为刚从梦境中出来,所以熟悉那里,变会更容易克服,况且万一焕奕在梦境中犯浑,我比你更容易制住他。”

  寰宇见浩轩分析的有几分道理,便没有在争执谁去的问题,浩轩靠近焕奕平躺在沙漠上握住焕奕的手说道:“可以开始吧。”

  寰宇两手呈剑指姿势,上下调换后左手托起右腕,右手翻转施法令浩轩进入焕奕的梦境。

  浩轩成功闯入焕奕的梦境,看到焕奕正在和寰宇对招,说着:“二哥,此等血海深处我必报,你在不让开别怪我不客气。”

  浩轩见此状刚要上前阻止焕奕,脑中突然有一根神经瞬间提了一下疼的他闭上了眼睛,一瞬间过后在睁开眼睛之时,看到的却是身负重伤,拖着满是鲜血殷红的右臂的菲絮,浩轩连忙过去扶起菲絮,关切的问道:“小妹你怎么了,谁把你伤成这个样子。”

  菲絮红着双眼绝望的望着眼前的浩轩,苦笑道:“谁把我伤成这个样子?你说谁?”然后一刀捅进了浩轩的腹部,恶狠狠的说道:“你杀了三姐,杀了莫寒烟,带人屠了玄冥教,你害我伤心欲绝,无家可归,你去死吧。”

  菲絮的话说完浩轩脑海里再次闪现出他杀了宇文旭,莫寒烟杀程子涵,他杀了锦瑶,与四大护法动手甚至他亲手杀了莫寒烟,莫靖天等种种场景,而每一个场景中菲絮都一直在他身边痛苦绝望的看他一一杀了每一个人,眼神中充满了惊恐、绝望和无助。

  浩轩回想起这些有看着眼前狼狈不堪的菲絮,心中心疼不已更是愧疚难忍,他不顾插在腹部的匕首搂住菲絮,说道:“对不起,是大哥害了你。”

  菲絮一把推开浩轩,顺势拔出匕首说道:“说对不起有什么用,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只想你死。”说着又举起匕首刺了过去。

  这一刀下去,正中浩轩的胸口,致浩轩重伤,口吐鲜血,他勉强的睁开眼睛,看到焕奕和寰宇在打斗,寰宇说道:“焕奕,这其中肯定有误会,你给的点时间,我一定查清楚。”这是耳边又传来另外一个寰宇的声音说道:“大哥,怎么样了,见到焕奕没有。”

  方才醒过来这是梦境,而他正是进入焕奕的梦境带焕奕回去的,而眼前的菲絮也正如眼前的寰宇一般,不过是假象,刚刚还要甘心赴死的他瞬间清醒,果断推开菲絮,迅速封住心脉并用定身术定住了这个梦境中的假菲絮。

  浩轩走过去说道:“我知道你不是小妹,但看在你现在是小妹模样的份上我放你一马。”然后提起苍龙刀拦下焕奕刺向寰宇的魔光赤炼枪。

  两人定格在空中,一红一篮两股力量发生激烈的碰撞,焕奕说道:“大哥,你不是来跟我一起复仇的吗?为什么又倒戈。”

  浩轩道:“你先停手,我有话说,不然我可要真的出招了。”浩轩眼神冰冷而坚定,不容分说的瞪着焕奕,焕奕心中自己不是大哥的对手,便收手停下,立于地面。才发现浩轩已经深受重伤,连忙问道:“大哥,谁伤的你?”

  浩轩指了一下被困住的菲絮说道:“那个假小妹,焕奕,这里是梦境,一切都是假象,赶紧跟我走。”

  焕奕说道:“不,我一定要为小宛村和青松派报仇,就算死我也要杀了莫靖天,你和二哥是拦不住我的。”

  浩轩捂着胸口,强忍着疼痛说道:“既然要报仇,两败俱伤不算赢,我又一个计策旣能帮你报仇,又能保全自己,你靠近点,这个不能让寰宇知道。”

  焕奕抬头看到正准备走过来的寰宇,猜想二哥肯定会阻止他们的计划,于是毫不犹豫的俯耳听去,就在焕奕放下戒备的瞬间,浩轩突然袭击焕奕,将其打晕,然后迅速撤离梦境。

  身受重伤的浩轩刚从梦境中醒来,还没有来得及起身,一口鲜血便涌出,他只好侧身先吐出鲜血,寰宇见状连忙扶起浩轩为其止血渡送灵力。

  醒来后一无所知的焕奕还在气愤浩轩打晕了自己,正准备跟大哥理论,却浩轩吐血,寰宇为其疗伤的这一幕,他不解的问孟义:“九师兄,发生了什么事?”

  孟义道:“我们都中了梦魇皇的梦境,是你二哥唤醒了我和你大哥,但是你被梦境所困不得出,所以你大哥强行闯入你的梦境,把你救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醒来后便是身负重伤,你怎么样?可有受伤。”

  这时焕奕才想起浩轩梦境中说的话:“这里是梦境,一切都是假象,跟进跟我走。”说道:“是我执念太深,所以大哥才打晕我,而大哥受伤,也是因为救我。”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