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一百一十章:诀别离开

第一百一十章:诀别离开

  /

  浩轩夜晚在朦胧中醒来,只感到浑身酸痛,口渴难忍。缓缓睁开眼睛,看到苍青色的床幔实为陌生,疑虑自己被谁所救,身在何处。他抽手准备起床时才发现自己的右手被另外一只柔软的手紧紧握着。于是轻轻转头向床的右下方看,月光朦胧,洒在菲絮脸上,浩轩又喜又惊,沙哑的说道:“小...”此时早已泪眼朦胧,他转念一想,菲絮最嗜睡,还是不要吵醒她。

  他用左手支撑身体,忍着伤痛勉强坐起,他缓慢的用力的抽出自己的右手,又轻缓的起身下床,咬着牙将菲絮抱到床上,由于用力不慎右肩的剑伤被扯动,顿时如撕裂一般疼痛,浩轩用左右捂住右肩,咬着嘴唇,额头的汗珠直冒,他强忍着没有发出声响。

  半响疼痛稍有减缓,他拖着右臂缓慢走到茶几前,到了一杯凉了的茶水,暗自叹了一口气,脑中千丝万绪缠绕打结,令他痛苦不堪,他不自觉的用手疯狂的挠头,可愁绪没有减退反而更加凌乱。他转头看着熟睡的菲絮,心酸一笑。

  此情此景,他好熟悉,在苍龙山庄受伤之后菲絮也是这样昼夜不离的在他床边照顾的。他曾经信誓旦旦的说要照顾小妹一辈子,可恢复记忆以后一直是菲絮陪伴照顾着他,为了挨鞭受辱,为了他奔波劳作,为了他背井离家,为了他左右为难,为了他昼夜不息。

  如今他此时的状况的糟糕程度较之在苍龙山庄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不能再让菲絮跟着自己了,因为他怕没能力保护她,他更怕伤害了她。他始终记得菲絮所说“你太让我失望了”那一句情急之下的话,所为无心,但伤他最终,因为太过于在乎,所以最有杀伤力。他不会因为菲絮是玄冥教之人而放下对莫寒烟和玄冥教的仇恨,所以不想让菲絮陪在他身边终日惶恐不安,纠结难耐,他更不忍让菲絮对自己一点一点的失望。更重要的是,他在心底明白目前的情况,菲絮在玄冥教要比跟着自己安全。

  百般纠结下,浩轩终于做出了最后的而决定,她要逼菲絮离开自己,于是找到纸张提笔写下一行书信,提笔写下小妹,又总觉不对,于是将纸团起来,又写了一封,信首改成玄冥教莫菲絮,“我与玄冥教早已恩断义绝,不想与其中任何人再有任何瓜葛,既然我已经让你失望透了,我们也不必再有任何往来,从此相忘于江湖。但你若挡我的路”浩轩写到这里,手一直在哆嗦,想想这是写给菲絮的信,又看看床上熟睡的菲絮,心痛不已,但他必须必自己写完。深吸了一口气后,继续写到“休怪我刀下无情。”

  写完后他痛苦的敲打自己的额头,如同蚂蚁在油锅中熬煎一样煎熬。他极力稳住自己的情绪,拖着沉重的身体走到菲絮的床边,神情的望着她熟睡的样子,脑海中闪现的是菲絮各种嬉笑打闹的画面,他泪眼模糊的笑了,执起菲絮得手,笑着说道:“傻丫头,明明最贪睡,还要硬撑着照顾我,累坏了怎么办。”他深情的吻了菲絮的手背,继续说道:“以后要照顾好自己,留在歆姨身边或者跟着寰宇,不要来找我了,也别听莫靖天的安排,听到没。”

  他又看了一会菲絮,撤下窗头挂着的衣服,才发现竟是焕奕的,又看了看床幔以及周围的装饰摆设,笑着说道:“原来是在青松派,也好,焕奕虽爱犯浑,但也是个靠得住的人,我可以安心走了。”

  第二日巳时,寰宇和焕奕来到菲絮房间送早餐,发现菲絮房间没有人,焕奕打趣道:“这贪睡虫今日早起了不成,害得我故意推迟时间过来。”

  寰宇笑道:“人心有挂碍的时候,就容易早醒,去大哥那里吧,估计大哥也快醒了。”

  他们想象着菲絮此时应该在给浩轩喂点汤药或者躺粥,推门进来时寰宇说道:“小妹,今日有进步哦。”但推开门以后竟发现菲絮躺在浩轩的床上熟睡,而浩轩不见任何踪影。

  二人的笑容立刻凝结,快速走到菲絮床边叫醒她:“小妹,小妹,大哥呢?”菲絮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说道:“大哥还没有醒啊,在床上。”

  寰宇急促的问道:“大哥醒了不见了,你怎么躺在大哥床上?”“啊”

  菲絮这才反应过来,迅速起身掀起被子问道:“我在大哥床上,那大哥呢?”焕奕说道:“我们正问你呢,你睡醒了没有?”

  菲絮说道:“我昨晚睡不着,就来陪大哥,后来不知怎么在他床边睡着了,在后来就是这样了?”

  焕奕说道:“会不会大哥醒了,出恭去了,毕竟睡了三天。”寰宇摇头道:“你床边的衣服没有了,总感觉不对,我们出去找找。”

  菲絮匆忙穿上鞋准备往外赶,却发现寰宇和焕奕停在的桌子前,表型情凝重的看一张纸,她会让想到上次和大哥的分别,也是留下一封信,上前问道:“是大哥留的吗?写了什么?”

  寰宇见菲絮过来,迅速把手背到后面,说道:“没什么,不是大哥留的。”“你骗人,我看看。”菲絮伸手去拿,寰宇神色犹豫不定吗,焕奕夺过纸说道:“有什么好看的是我写给老爹的断绝书,现在也用不着了。”翻手一个火焰,烧毁了那封信。

  菲絮见寰宇的神情和焕奕匆忙毁信的行为,察觉到不对,问道:“你胡说,问什么不能给我看,那写了什么?你说给我听听。”

  焕奕一脸不屑的道:“还能写什么?就是以后跟玄冥教恩断义绝,不在与任何人往来,要誓死守护青松派之类的呗,赶紧的,我们去找大哥。我那几行破字难道比大哥还重要吗?”

  寰宇和焕奕知道,菲絮她的世界很单纯,里没有什么比这几个哥哥姐姐更重要。若看到浩轩那封决绝的书信,肯定会瞬间奔溃。他们更明白,浩轩此信绝非真心要与菲絮断绝来往,他是想用另外一种方式保护她能做出这样的而决定,心中定是痛苦万分,他们必须快速找到浩轩,把事情说清楚。

  三人疯狂出去寻找,正巧和赶来看望浩轩的张寒奚相遇,他们简单说明情况后,叫上青松派其他子弟,也加入了寻找浩轩的队伍当中。

  “大哥,你在哪里?”

  “宇文公子...”

  “大哥,大哥...”

  他们沿着青松派下山的路一路找寻,转眼到了大街之上。大街之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视线一下子混乱起来。几人分散开来,四散打听,见人便问。

  “有没有看到一个蓝眼碧瞳,穿着红色衣服的人。”

  “有没有见到一个面目冰冷,周身肃寒之气,受了伤的男子?”

  “有没有....”他们想了各种词汇形容浩轩,希望有人能知道一二,帮他们一起寻找,却始终没有任何踪迹。

  菲絮着急的问道:“二哥,怎么找不到?大哥受了那么重的伤,再晕倒怎么办?要是遇到坏人怎么办。”

  寰宇安慰道:“大哥吉人自有天相,肯定没事的,再者他有伤在身,肯定走不远,就怕....””寰宇剩下的话没有说,眉头倒是紧锁起来,菲絮追问道:“就怕什么?”

  寰宇道:“就怕大哥有意藏起来,这样就不好找了”。

  菲絮不解的说道:“为什么要藏起来,他是不要我了吗?”“什么人?”寰宇突然厉声叫道。残雪从街道拐角走来,行礼道:“二公子,菲絮,是我。”

  菲絮叫到:“残雪哥哥,你怎么来了?”残雪道:“教主让我接你回去。”寰宇想起莫靖天所言,菲絮不可参加王者大赛,三天后,我会派人接她回来。但她更知道此时菲絮心中装的全是浩轩,绝不会轻易回去。

  “我才...”菲絮还没有说完,寰宇便从背后打晕了菲絮,然后画了一个符咒放于菲絮印堂之处,说道:“这个空冥咒,能让小妹一直保持昏睡状态,到达玄冥教后,父亲自会解开。”

  残雪接过菲絮,说道:“大公子藏身在对面街道的二楼茶馆中,穿着青灰色粗布衣裳,带着斗篷。”

  “玄冥教果然对我的行踪了如指掌啊,”残雪话音刚落,背后便传来浩轩的声音。

  原来在残雪发现浩轩之时,浩轩也同样注意到了残雪。浩轩知道,玄冥教护法忽然出现在青松派境内,必有缘故,便一直跟踪在残雪的后面,想一探究竟有何阴谋,没想到目睹的竟是与寰宇接头,并打晕了菲絮,火气瞬间奔涌,杀气汹汹的现身。

  “大哥。”寰宇激动的叫道。“大公子”残雪也问候道。

  浩轩说道:“我已经跟玄冥教恩断义绝,剩下的只有仇恨。旣不是你口中的大哥,也不再是什么大公子,乃是苍穹派掌门。但有一点,不管你们玄冥教有什么阴谋诡计,若是伤到菲絮半分,我定绕不了你们。”浩轩的态度很坚决,似乎容不得半分含糊。

  寰宇道:“大哥,你可能误会了。”

  浩轩道:“还有你,龙寰宇,你若还当是哥哥的话,你应该带着小妹离开玄冥教,离开这些是非仇怨之事,照顾她,陪伴她。而不打晕她,送她回狼窝。”浩轩自始至终都把寰宇当做亲兄弟,知己。从未想过与他为敌。即使现在也没有打算与寰宇兵戎相见。他心底里希望寰宇可以代替自己照顾菲絮,可却看到寰宇和残雪联手,打晕菲絮的情景,心中难免不满。此时的话是他提醒寰宇,更是暗含劝寰宇回皇城之意。

  寰宇见浩轩脸色难看,满目都是仇恨和嗔怪。同时还怕一会青松派的人来了发现残雪,于是嘱咐道:“残雪,你先带小妹回去,这里的事交给我。”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