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一百零九章:空棺虚墓2

第一百零九章:空棺虚墓2

  /

  寰宇看着青松派的每个人都沉浸在巨大的痛苦之中,不能自拔,一时不知改如何言语,于是默默走到焕奕身边,拍着他的肩膀说道:“焕奕,振作一点,青松派此时不能倒。”

  焕奕看到寰宇,一把搂住寰宇的脖子,痛苦的哭泣着说道:“二哥,帮帮我,帮我查清这件事。”

  一声安慰,一声哭泣一下惊醒了青松派痛苦流涕的众人,此时他们反意识到还有其他人的存在。隐松是目睹青松派遇见的人,心中一直对玄冥教有成见,甚至笃定是玄冥教所谓,此时看到寰宇出现在这里,拔枪便冲了过来:“玄冥教,玄冥教,你们把尸体藏在哪里去了。”

  孟义和张寒奚连忙拉住隐松道:“十二弟,冷静一点,这或许真的不是玄冥教所为。”

  隐松愤怒的说道:“怎么不是,三天前入葬时还好好的,如今他们来了尸体全没了,不是他们是谁?”

  寰宇起身厉声道:“你怎么确定我们今日不来,这棺内尸体就会安然的躺在这里。玄冥教可没有收集尸体的爱好。”

  “你,即使不是你们干的,也一定和你们有关,你们若不想开棺,就不会有发生尸体失踪的情况。”隐松依旧情绪激动的说着,但他这句话瞬间点醒了寰宇等众人,寰宇重复着隐松的话:“若我们不想开棺,就不会发生尸体失踪,若当真是这样的话,凶手是怕我们查处什么,故意切断了线索。”

  张寒奚道:“存在这种可能,要嘛有人要运尸体别有用处,要嘛试想阻止我们查处事情的真相,而倘若真的有人对尸体感兴趣,任何尸体都可以,何必大老远来挖青松派的坟,他们又怎么会知道青松派有新坟,只有一种可能,挖坟之人和谋害青松派之人有关。”

  寰宇和张寒奚一人一句的分析,让在场其他几人瞬间清醒许多,他们不再沉迷于痛苦当中自责哭泣,或是凭情绪化的冲动,而是静下心来仔细思考此事的来龙去脉。

  云松道:“莫公子说收集尸体的爱好?”焕奕连忙打断说道:“那是我二哥说的气话,不是什么线索,三师兄你不用当真。”云松摇头道:“不不不,此话可以当真。”

  众人听云松极为认真的说着,将目光一同投向了他,云松继续说道:“寓嘉城与我们交战的五千铁甲,可都是由隐虫控制的尸体,那么魔族算是有收集尸体的爱好吧?”

  寰宇道:“恕在下直言,我也觉得此事和魔族有关,不过苦于没有证据,才来到这里查看的。对了,之前隐松说你们喝的泉水被下了毒,能否带小妹前去查看一下泉水中为何毒。”

  张寒奚道:“我带你们去,三师弟,你们把陵墓规整一下,这般凌乱实属不成样子,带一些师父和师兄弟的衣服过来,先设下衣冠冢吧。”

  “是,大师兄。”

  张寒奚带着寰宇和菲絮、晓霞一同来到泉眼最上游,自上而下查探溪水中的情况。菲絮将银针放入泉眼中多处试探,银针丝毫没有发生变化。又将银针插入周边突然,银针依旧没有发黑发污。菲絮担心银针试探有误,便用灵力二次试探,还是没有察觉到异常,说道:“此水没有问题,会不会在中游护着下游下的毒?”

  寰宇道:“那我们沿着这条溪水顺流而下,一路查看下去。”“好”

  菲絮突然想到小八是千年精灵,在对于水的感知力更胜常人,便召唤出小八道:“小八,出来帮我们。”

  小八闻声出来问道:“主人,有什么事吗?”菲絮道:“我们要顺流而下,查探这溪水的情况,你到水中帮我们,如果发现问题,迅速出来,别逞强。”

  小八摆动着它这八爪,自信的说道:“主人放心,我在水中,可是百毒不侵的。”说完便跳进了溪水之中。

  菲絮等人沿着溪水一路查探,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到了溪水尽头,则和河流混在了一起,更为难以查清。

  寰宇道:“这么多天了,估计即使有毒,也早被冲散了,张公子,青松派内可还有往日的存水。”

  张寒奚道:“对着,听松斋、入松斋和月松斋几处师弟们的住所我们还没有来得及收拾,他们的水缸、水壶肯定有存水,我带你们去看看。”

  青松派以傲立挺拔的松树得名,所到之处必是不同的松树景观,严肃而不是庄重,他们来到听松斋,院内的别亭下方放着满满两大缸水,桌上的茶具当中亦有存水,菲絮将银针放入水缸之中,又将银针安然无恙的拿出,将银针放入茶壶当中,亦是为发生任何变化。三人一会看看缸中之水,一会看看手中的银针,面面相觑,一头雾水。

  菲絮挽起衣袖,将手深入了水缸之中,闭上眼睛用灵力慢慢感知,她感觉到静态的水中有无数细小的东西在游动穿梭,睁开眼睛定身细看,一无所有。然后再次闭上眼睛感知,再三确认后将手拿了出来,笑着说道:“我知道了,问题确实出现在水中。小八,你把四哥叫过来。”

  张寒奚问道:“这水有什么问题?”菲絮道:“等我四哥来了,你们一看便知。”

  焕奕还没有进听松斋,便问道:“怎么了,还一定要我来。”菲絮听到焕奕的声音,走近房内拿出一个茶杯,里面装了七成的水,见焕奕进来,便仍了过去,说道:“四哥,琉璃净火。”

  焕奕隔空接住茶杯掌间燃起蓝色的琉璃净火,抱怨道问道:“不要总用我的琉璃净火烧水好不好?”

  菲絮说道:“二哥,琉璃净火能净化一切污秽,你以最快的速度将那杯水弄干。”焕奕道:“早说呀。”然后一托掌,又加了三成火力,转瞬间那杯水杯烘干。说道:“好了。”

  菲絮用灵力将杯子拿回,一边说一边用手去接茶杯:“你们看,哎呀”还没有说完,便听到菲絮哎呀一声将杯子扔了出去,连忙用手去摸自己的耳朵,寰宇关心的问道:“怎么了小妹”,焕奕则收回茶杯,数落道:“你这脑袋,不知道烫手吗?”

  然后接过茶杯说道:“这杯子怎么了?”然后看了一眼,满脸吃惊的说道:“这茶杯中红点点是什么?有的还是细小的曲线,真实恶心的慌。”

  菲絮道:“那是噬灵虫,以吸食人体的灵力成长,平时在水中处于休眠状态,一旦找到寄体,变会醒来吸食寄体的灵力,直到将寄主灵力吸食殆尽,便又会进入休眠状态,等待下一位寄主。四哥,你师兄所说灵力尽失不是因为毒药压制了灵力,而是被噬灵虫吞噬了灵力。”

  “啊,世间竟有如此凶狠奇特的灵虫?”张寒奚惊叹道。

  菲絮解释说道:“嗜血天蚕、不死隐虫和噬灵虫并称魔族三大灵虫,嗜血天蚕为修炼灵虫既可以偷渡他人灵力可以练就可怕的天蚕神功,而隐虫则为控制虫,它寿命极长,可达千年万年,遂有不死隐虫之称,隐虫年头越久控制力越强,甚至可以控制人的神识,目前记载存活最久的是魔族豢养的一千二百年的隐虫,噬灵虫则属于腐蚀性灵虫,用来对敌,能灭敌于无形。”

  焕奕问道:“小妹,你怎么这么清楚?”

  菲絮说道:“我偶然间在一本古籍中看到的。”

  张寒奚说道:“那师父的尸体很可能在魔族手中,我们要想尽办法将师父的尸体带回来,决不能让师父和青松派弟子被魔族控制。”

  寰宇说道:“魔族魔鬼城戒备森严,并不好混进,而且城中且不论十大宗师镇守,还号称百名护法守护,我们要混入并夺回尸体,比比登天还难。”

  张寒奚道:“大丈夫岂有畏难之理,昔者刑天,帝断其首,以乳为目,以脐为口,仍要操干戚以舞是何等悲壮?夸父逐日,道渴而死,终不放弃是何等毅力?精卫以弱小之躯衔木填海,虽微不足道,亦要做出反抗又是何等顽强?我们又岂畏惧困难,蜗居不敢出之理”

  焕奕附和道:“对,就算登天,我也要把师父的尸体找回来。”

  寰宇说道:“刚才确实寰宇表述有误,寰宇道歉,我当然是青松派弟子都有丈夫断腕的勇气,无惧生死的魄力,但不惧生死不代表要做无意义的牺牲。我们需要作详细计划,眼下倒是有一个可以混入魔族的机会,但人数不宜过多。”

  焕奕不耐烦的说道:“二哥,你要是有办法就赶紧说,别在这里绕弯子了好不好?”

  寰宇道:“就你急。每年十月份十五魔族举办王者大赛,并进行内部的阶级晋升赛,目的在于增强魔族守卫的实力。选拔赛不分地域种族,能者只要愿意,皆可归顺魔族,我们可以趁机混入,查探一下魔族的情况,我和大哥是准备借此机会混入魔族的,但为了不引起怀疑,青松派除了焕奕以外,最多再跟去一人,当然最好不去,如果信得过我们的话。”

  焕奕道:“你和大哥什么时候商量好的,都没有问问我的意见就擅自把我算进入,虽然我一定会去得,但总感觉起码的尊重都没有。”

  张寒奚道:“莫公子,这个比赛的制度和晋级赛的规则,可否详细介绍一下。”

  寰宇摇头道:“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也只是听说有这样的比赛。我们玄冥教和魔族虽无往来,但名义上并没有撕破脸面,倘若在比赛中被发现,家父出面尚可能全身而退,但你们则可能身首异处,不如我们先去打探情况,接下来的计划,回来之后再详谈如何?”

  张寒奚道:“这个,还是我们师兄弟间商量一二在给你回复。听说宇文公子还需两天才能醒来,就以两日为限,两日后必给你一个准确回复。”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