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一百零八章:一疑一信2

第一百零八章:一疑一信2

  /

  焕奕那日对着古松的坟前煎熬了整整一夜,陷入两难的他情绪几度奔溃,几度发狂。但奔溃、发狂并不能改变惨痛的现实。一夜间回想着在五年来青松派的种种,忽喜忽狂,忽悲忽泣。带着那份对青松派的歉疚,对师父的悔意,他决定替师父守护好青松派,用生命保护留下的几位师兄。

  他多么希望这一切与玄冥教无关,但是在心底早已暗暗认定是莫靖天的安排,就在三清殿前与莫靖天交手身处五雷正法中时,他再次联想到小宛村被灭一事。这件事情他始终无法忘怀,也是他埋在心底疑虑的种子再次发芽,他甚至有那么一瞬间笃定就是魔族和玄冥教联手的杰作,他们一人为了得到河南独角玉,一人为了送出卧底,所以狼狈为奸一同联手,创造了小宛村的悲剧。

  二哥莫寰宇的出现让他孤独的心找到了一丝依靠,可是他不明白为什么寰宇那般的信任莫靖天,坚信青松派一事与玄冥教无关。尽管他也这样希望,但抵不过心底的猜忌。如今他又带着三分猜忌三分希翼决定回青松派重新调查此事。他一直在迷雾森林前来回踱步,焦灼的等待寰宇和菲絮出来。

  又过了一刻钟,在迷雾森林中才出现寰宇菲絮的身影,晓霞在菲絮的劝导下伏在寰宇背上,但一只手依旧紧紧抓着菲絮的手指。焕奕道:“怎么才出来。”

  寰宇道:“需要换衣服和调整装束,所以久了点。”焕奕这才意识到菲絮是穿着古灵的衣服出来的,眼前一亮的而说到:“不错嘛,小妹,你穿黑色还挺精神的。”菲絮被焕奕这般一夸,瞬间娇羞起来。

  寰宇道:“我们先御剑飞出玄冥教境内再说,这里不宜久留。”

  “嗯。”

  御剑飞行了一个时辰后,菲絮突然停下,说道:“二哥,四哥,谢谢你们带我出来,我就不去青松派了,我要去找大哥。”说完就转便朝苍芎派的方向飞去。

  晓霞见菲絮离开,急的大哭:“姐姐,姐姐不要丢下我,姐姐。”

  寰宇也迅速追赶过去,说道:“小妹,我需要你跟我一同去青松派查探青松派弟子说中之毒。”

  焕奕也急的大叫:“老耗子,你给我站住。”

  菲絮此时心里装的全是浩轩,昨日她因为一时心急,对浩轩说了决绝的话,之后多次回想浩轩临走时说“既然让你失望,以后就别再跟着我了。”心中便越发急切,她觉得自己的环说重了,伤害了大哥,更加觉得自己残忍,怎么能在这个时候离开大哥呢。不仅如此,他现在更加担心的是浩轩的伤势,昨日他伤痕累累的离开,不知道有没有处理伤口,更不知道他能不能安全返回苍穹派。

  但面对昏迷的锦瑶和莫靖天不准离开的警告,菲絮也不敢轻举妄动,擅自离开如今出来,她心中的第一个念头便是找到大哥浩轩。刚才分别的地方正是前往青松派和苍穹派的岔路口,于是说完自己的想法,便一股脑的赶路。

  她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大哥就在附近,这种感觉更是让她莫名的焦虑无措。于是一个俯冲低空御剑。

  浩轩因起母被害,满腔怒火的来到玄冥教复仇,他曾想过就算同归于尽,也要杀了莫寒烟。这个真仇人假母亲。到达玄冥教这个生活了十四年的地方,他旣熟悉又愤怒,所见的每一个人在他脑海闪过的一句话便是挡我者死,所以他会一怒之下将玄冥教所有机关破坏,所以他会二话不说便和四大护法动手。

  当锦瑶出现的时候,他更是把十四年的欺骗和对莫寒烟的仇恨一并转移到了她身上,尤其是锦瑶从头到尾连一句辩解都没有。

  但当锦瑶放下碧云霞紫剑的那一刻,他的心一惊,他所想迅速收获刀锋但已经来不及。他惊愕的看着苍龙刀穿透锦瑶的胸口,脑中顿时一片空白。听到锦瑶那句“大哥,如果非要以命抵命的话,就拿我的命相抵吧。”心中一万个不早已喊出。但他更痛的是菲絮对他说“你太让我失望了。”这一句话如同千刀万箭穿胸而过,他怎么也没有想过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终日陪伴自己的妹妹会用失望二字形容自己。同时浩轩也明白,再难回到从前,与其让菲絮夹在中间左右为难,还不如他先断了与菲絮的情分,即使他心中真正乞讨的是菲絮能够跟他站在一起。

  浩轩看着菲絮哭着抱着躺在血泊中的锦瑶,心中亦是阵阵惊撼无助,上下纠结。于是决定先行离开。但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突然决定下山,是因为自己身负重伤,根本无法取胜而下山,还是不想再闹下去,以免贻误了治疗锦瑶的最佳时机。此时就像体内有第二个人在支配自己一样。

  由于浩轩在太虚镜中所受之伤尚未痊愈,如今伤上加上,痛上加痛。此时他周身无力,头部晕眩,勉强骑上马前行。他晕晕乎乎的坐在马背上,意识逐渐模糊。就这样在马背上不知过了久,便摔倒在地。

  菲絮低空御剑发现前方荒郊野岭处居然有一只孤马立在荒草从中,棕黄色的马背上隐约存在大量成片的暗红色的血迹,菲絮心中一惊,莫名的担忧紧张起来,她迅速前往那匹孤马处,还未赶到便发现浩轩昏倒一片杂草之中,虽担忧,但心中反是有了少许着落。她以更快的速度前进,现在恨不得一个跟头扎到浩轩身边。

  “大哥,大哥你怎么样了?”菲絮扶起浩轩,不停地叫着大哥大哥,却始终不见浩轩有任何反应。菲絮见其面色惨白,浑身瘫软,还来不及急心疼,火速为其输送灵力疗伤。

  寰宇见菲絮突然离开,心中自然担忧,更是来不及多想紧追其后,焕奕则恼火起来,在他看来菲絮此时是如此的任性妄为,不懂事。青松派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她还要一意孤行前去找大哥,心里甚为窝火,气愤的说道:“该死的老耗子,一会追上你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论起御剑飞行,菲絮的碧羽飞行术不仅是兄妹五人中最快的一个,若谈及修真界恐怕也会位居首位,寰宇和焕奕尽管全力追逐菲絮,距离依旧越拉越远。菲絮也很快便消失在了两人的视野范围之中,这无疑让焕奕更加恼火,寰宇则好奇菲絮为何会选择低空御剑飞行。

  半个时辰左右,寰宇、焕奕等人终于追了上来,远远的看到菲絮正在为浩轩疗伤,寰宇激动地说:“焕奕,他们在那里,原来小妹低空御剑是为了找到大哥。”

  焕奕看到满身是上的浩轩和菲絮因为其疗伤额头上的汗珠,心中的恼火刹那间被熄灭,拿出一块手帕为菲絮擦拭额头上的汗水。菲絮睁开眼睛看到是焕奕,吃力的笑了,然后继续为浩轩治疗。

  寰宇见状放下晓霞说道:“你在这里等一下我们,不要乱动,不要害怕啊,晓霞最乖了。”然后走到浩轩的身前坐下,从正面为浩轩输送灵力。

  半响,菲絮将双掌收回,寰宇也顺势停止灵力的运送。没有了前后两侧的支撑,昏迷中的浩轩险些倒下,还好菲絮从后面接住,将他搂在了怀中。

  焕奕关切的问道:“大哥怎么会在这里,受如此重的伤?”菲絮低声回道:“太虚镜中的旧伤尚未痊愈,日夜奔波后昨日有何四大护法交手,导致伤加伤。”

  焕奕又问道:“那你昨日为何不给大哥医治,还让他一人下山?”菲絮回道:“三姐伤的更重,我去找千年雪莲了?”“那之后也可以找大哥呀,你这脑袋,怎么想的?”焕奕的话显然带了几分嗔怪,菲絮的声音压得更低,说道:“之后你便来了。”

  焕奕这才明白昨日来玄冥教找人既是如此的不巧,这般说来,大哥落得如此境地,还有自己的一份责任,那份指责显然变得苍白无力。

  寰宇问道:“小妹,大哥怎么样?”

  菲絮说道:“大哥肩部、手臂还有胸口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因失血过多而重度昏迷,加上太虚镜中所受的旧伤,情况很糟糕,必须马上清理伤口并敷药。可是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去哪里煎药弄水。”

  寰宇道:“别急,我看前方不远处就是一条小河,你乾坤袋中可有大一点的药瓶可以装水的,让焕奕用烧一点热水,至于伤布,用我的内衣即可,我们先简单包扎一下伤口,然后御剑到最近的城镇中落脚。”

  菲絮拿出乾坤袋,从里面掏出两个最大的药瓶,将里面的药尽数倒掉,丧气的说道:“这个是最大得了,也只有这么大。装不了一碗水都。”

  寰宇安慰道:“正好嘛,烧一瓶水喂大哥喝,至于擦拭身体的水,我放玄机伞中试试。”说完寰宇脱下外衣,铺在地上,蹲在扶住浩轩,说道:“小妹,我们扶大哥躺下,然后你去有没有可用可用的药材放入水中一起煎煮,我去弄水。”

  菲絮道:“嗯,好。四哥,你看着大哥。”焕奕道:“你放心走吧,这里有我呢。”

  寰宇到河边先是洗净了一个空药瓶,然后装八成满了水。接着将幽变玄机伞展开,倒着抓住伞柄舀了半伞的水,并用灵力护住伞骨交接处,防止水漏出。他一手到拿着伞,一手托着药瓶,回到原来的地方,将玄机伞和一个药瓶悬浮在空中平推向焕奕,说道:“焕奕,将水煮沸。”

  焕奕接住幽变玄机伞,噗嗤一声笑了,说道“二哥,拿玄机伞当锅用也只有你想的出来。”

  寰宇没有回复,而是又揭开内衣的衣带,脱下后将那白色的内衣撕成一掌宽的布条。寰宇的身材极棒,骨干又不失结实,腹肌和胸肌更是恰到好处。焕奕见寰宇赤裸着上半身,也忙脱下自己的外衣,扔了过去,说道:“二哥,你穿我外衣。”寰宇接住焕奕的外衣,说道:“一会给大哥换上吧,他的衣服都是血渍,硬邦邦的,恐怕不能再穿了。”

  于是孟义脱下外衣,礼貌的递了过去,说道:“莫公子,若不嫌弃,穿我的吧。”寰宇道:“多谢孟兄。”

  菲絮过了不久采了一大捧草药回来,然后将这些药中的净化提炼最后放入那个药瓶之中。焕奕一手用琉璃净火煎药,一手用七月流火煮水。,一手是蓝色火焰,一手是鲜红的火焰。两团火在焕奕手中喷发,如同两股不同颜色的热泉在奔涌。菲絮走过来伸手摸了摸玄机伞中的水,说道:“四哥,这边的水温可以了,不过那药还需要煎煮一刻钟。”

  焕奕听言停止给玄机伞加热,将玄机伞有轻轻推到浩轩身旁,这边寰宇解开浩轩的衣服,发现腹部的旧伤口已经炸裂,胸口处一大片红肿,在这片红肿中夹杂着几处三角形凹陷的血坑,隐约还在冒血,这正是惊雷的流星锤留下了伤。右肩处是旧剑伤,左臂则又添新伤。寰宇、菲絮看着浩轩身上处处的伤痕,心中阵阵发痛。不过是两番清晰说帕,幽变玄机伞中的水已经被染的鲜红。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