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五卷:真相。第一百零六章.一疑一信

第五卷:真相。第一百零六章.一疑一信

  /

  焕奕带着孟义重新来到清水滨,晓霞已经被菲絮重新梳理完凌乱的头发,并换上了菲絮小时候的衣服,在与菲絮一同追逐变幻出来的几只蝴蝶,两人都穿着青色的衣服彼此追逐,仿若姐妹一般。师兄弟二人见到活蹦乱跳的小师妹,心底那份沉重瞬间减轻了不少。

  晓霞在追求蝴蝶中看到了焕奕和孟义的身影,脸上欢快的笑容也瞬间消失,眼中是一种惊恐和害怕。她慌忙的跑到菲絮跟前,迅速躲在了菲絮的身后,两只小手紧紧的抓住菲絮的裙子,可怜巴巴的叫着:“姐姐,姐姐。”

  看到此情此景,二人心中刚减去的减分沉重又重新回到了心底,焕奕丧气的说道:“九师兄,小师妹现在不记得我们,所以会害怕出现在她眼前的陌生人。”

  孟义难以相信的跑了过去,抓住晓霞的胳膊说道:“小师妹,我是孟义,你九师兄呀?你好好看看我。”晓霞被孟义这一举动吓得哇的一声就哭了,菲絮连忙抱起她,哄道:“晓霞不哭不哭,这位大哥哥不是坏人,他是你的师兄,是来接你回家的,不要怕啊。”

  晓霞以为菲絮要将自己交给这个陌生的男人,搂着她的脖子哭的更加厉害了,边哭边说:“不,我要跟姐姐在一起,我要姐姐。”菲絮又哄道:“姐姐一直都在呀,别哭了,乖,在哭就不漂亮了。我们和两个哥哥一起玩抓蝴蝶好不好。”

  晓霞紧紧搂着菲絮的脖子,浑身都在发抖,撒娇摇头,就是不肯松手。孟义失落的看着眼前的小师妹,分开不到半个月,竟然不记得自己的样子,而且对自己满是惊慌和恐怖。她不敢再轻易上前,生怕冒然的行动会吓哭她。

  孟义轻声问道:“莫姑娘,有办法让小师妹恢复记忆吗?”菲絮一边哄着晓霞,一边道:“我检查了小霞头部没有受伤,便代表不是因为头部撞击导致的失忆。而她的体内目前没有存留药物,所以大半可能是因为过度惊吓导致的失忆。这需要她慢慢恢复,不能强行用药物治疗。”

  焕奕走上前来说道:“小妹,喂她吃两颗安眠药,我要带她下山。”菲絮啊了一声,说道:“你想强行带她走?可是她醒来以后怎么办?很有可能心灵受到二次创伤,不如留在我身边吧,我慢慢治好她。”

  “不行,她绝不能在玄冥教中成长。”焕奕和孟义异口同声的说道,两人说话的声音非常大,吓得青霞一哆嗦,贴着菲絮更紧,恨不得钻进菲絮的身体里一样。菲絮问道:“为什么?”

  焕奕不耐烦的说道:“哪有那么多为什么?药如果不方便,让小八出来也行,我需要她睡两天两夜。”“可是...”菲絮还在犹豫,焕奕便一把抱住了晓霞,说道:“你在磨叽,我就打晕她,反正我是一定要带她走的。”这一举动吓得晓霞重新大哭起来,她紧紧闭着眼睛,双手胡乱的挥舞厮打着焕奕,嘴里不断跟菲絮求救“姐姐救我,姐姐。”

  还好寰宇及时赶了过来,一个转身抱回晓霞,将她重新送到的菲絮怀中,菲絮连忙搂住青霞,极力稳住她惊慌的情绪。

  焕奕见是寰宇抢走了晓霞,愤怒的问道:“二哥,你什么意思。”寰宇道:“既然你小师妹现在只和小妹亲近,你就不应该强行带她走,这样对她的伤害更大。你看她在小妹怀中的样子,再看看在你怀中的样子,即使你带她回去,能安抚的了她吗?”

  “那我也不能让她留在玄冥教,二哥,你要再拦我,别怪我不客气了。”焕奕激动的说道。寰宇连忙举起右手,示意打住,说道:“我又没说不让你带她回去,你急什么。我的意思是说我和小妹陪你一同回青松派?”

  焕奕一愣,菲絮说道:“二哥,父亲说不准我离开清水滨半步,我走不了。”寰宇为了打消焕奕和青松派弟子的戒备心,想到决不能让他们知道是父亲允许菲絮前去的,很神秘的说道:“我们明着不走,偷着离开便是了,你难道忍心看着这小妹妹痛哭流涕没人管?”

  “这,可是我害三姐受了重伤,父亲已经很生气了,再偷着走,可以吗?”菲絮试探性的问道。寰宇道:“父亲虎你呢,怎么会真生你的气,在说本身错又不在你,听二哥的,没事。”

  菲絮好像想到什么开心的而事情,偷偷笑了出来,说道:“那我跟你们下山,然后去找大哥。”说完又嘿嘿的笑了。

  但焕奕还是警惕性的问了:“二哥,你来青松派干嘛?是不是老爹让你来的。”焕奕这么一问,孟义也警惕起来。他起初以为寰宇要带菲絮一同来青松派,是因为兄弟情深,特意出来照顾菲絮,被焕奕一提醒,想到绝非那么简单。

  寰宇说道:“是,也不是。”焕奕道:“二哥,你别跟我绕弯子,有什么话直说。”寰宇道:“是,是因为父亲确实想让我下山查探一下袭击青松派和宇文夫人两拨人的来历,这么两个大黑锅,玄冥教背不起。不是,是因为我也确实想查探这两件事究竟何人所为,我感觉和二十年前的事有关,更隐隐觉得每一件事情都和魔族脱不了关系。而魔族则是仙俗两界共同的敌人。”

  焕奕苦笑道:“都已经人赃俱获了,还有什么可查的。你不要为了给玄冥教开罪,就甩锅给魔族。再说魔族和玄冥教本就同气连枝,谁做的有分别吗?”

  “当然有,魔族是魔族,玄冥教是玄冥教,岂能混为一谈。”寰宇道。

  焕奕情绪更加激动,说道:“二哥,你是被老爹洗脑了吗?没有关系,为什么火焰山遇险魔族会帮我们,助我取得赤炼枪,寓嘉城父亲出现三言两语魔族便退兵、太虚镜内为何焚寂和千斤掌会突然出现救我们,你告诉我为什么?小宛村究竟是被魔族灭的还是玄冥教和魔族联手的杰作,为什么房屋墙壁残留的是被雷火劈过的痕迹,简直跟老爹的五雷正法一模一样,你告诉我,为什么?”

  寰宇见焕奕情绪突然万分激动,语气故意放的很慢,极为诚恳的说道:“焕奕,你别激动,这些事情的缘由我暂时还解释不清,但我一定会一一查清楚。你师父古松老人也说过真相是不会摆在我们面前的,我们一起面对好不好?如果父亲当真参与了小宛村一事,你若有一天想报仇,我绝不拦着,相信我。”

  孟义抓住焕奕的肩膀,说道:“我相信你二哥。”焕奕不解的看了一眼孟义,孟义继续说道:“因为他不只是玄冥教的二公子,更是弘曦皇帝亲封的清平郡王,他身后要保护的是千千万万黎民百姓的安危,所以他的立场不可能向任何一方妥协,更不会包庇玄冥教,放任魔族任意妄为。”

  孟义说完,焕奕这才从冲动的情绪中静下心来思考,说道:“二哥,我,我刚才...”寰宇看出焕奕有几分难为情,说道:“无碍,只希望我们兄弟之间不要有什么隔阂嫌隙才好。你叫古灵和残雪过来,之后不用返回直接和你九师兄下山,在迷雾森林外面等我们。”

  焕奕问道:“那叫他们干什么?”寰宇道:“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呀,去吧,一会你就知道了。”

  刚才焕奕与寰宇的争吵,菲絮在一旁一直听的云来雾饶的,但见焕奕情绪激动,没敢贸然前问,而是抱着青霞多到了一边,待焕奕走后,菲絮才问道:“二哥,青松派怎么了?还有我们跟魔族到底什么关系?四哥突然像变了一个人,要离开玄冥教?”

  寰宇道:“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一会你跟古灵换一下衣服,我们带着晓霞下山,至于青松派发生了什么,路上让你四哥讲给你听吧。”

  菲絮道:“可是三姐还没有醒来,我怎么能在这个时候下山呢?”

  寰宇道:“父亲让的,为了不让焕奕猜忌,我们假装私自逃出去知道吗?”“为什么呀,四哥为什么要猜忌父亲。”菲絮问道。寰宇说道:“一时半会真说不清楚,你就记住一句话,你是跟我逃来的,懂吗?”“嗯。”

  残雪和古灵很快来到了清水滨,没等他们开口,寰宇便说道:“残雪,古灵,我需要带小妹下山,但要背着父亲,所以需要你们假扮一下我们二人在清水滨,我们穿着你们的衣服下山。”

  残雪道:“可我们是玄冥教护法,不可能一直躲在清水滨不出来呀。”寰宇道:“没事,你们只要拖上六个时辰,我们离开玄冥教境内就可以了。我留一封信给父亲,六个时辰后你代我交给他,他会明白的,我们先换衣服吧。”

  “好。”

  古灵和菲絮去了菲絮的卧室,两人年龄、身材都十分相仿,换上彼此的衣服,若不是正脸很难分辨真假。菲絮虽换上古灵的玄色外衣,依旧是清纯可爱的模样,不过是另一种风格恶可人。古灵换上青色衣服,减了三分杀气多了七分清爽。

  菲絮拉着古灵的手说道:“古灵姐姐,你这样好美呀,像风中摇曳的兰花,秀气又典雅,落落大方。”古灵:“是吗?可我还是觉得黑色适合我。”

  寰宇在信中只留了个字:“一苦一乐相磨炼,一疑一信相参勘,等我消息。”

  寰宇和菲絮走后,残雪久久的望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古灵阴阳怪气的说道:“都走远了,还有什么可看的。”

  残雪道:“我知道,看着她远去的方向,我会踏实些,此次下山...”残雪似乎还有话说,但是突然打住,长长的叹了口气。古灵继续说道:“舍不得你陪她去好了。反正你们是不可能有结果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残雪道:“我也没想有什么结果,这辈子能默默守护她就心满意足了。”

  “我呸,一辈子守护她,你别忘了自己的立场。我就不明白,我哪里比不上她,我又哪里配不上你,我们可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古灵道。

  残雪道:“她不会像你这般疾言厉色,也不会像你这般咄咄逼人,更不会和旁人争吵比较,她始终保持着自己那份纯真”

  “因为她什么都有,你们都把宠她护她,她还用争什么?比什么?不过人生路漫长,我们走着瞧。残雪哥哥,是不是我现在应该这样叫你呀。”古灵阴阳怪气的学着菲絮的叫法故意寒碜残雪。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