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一百零五章:北岳恒山2

第一百零五章:北岳恒山2

  /

  就这样焕奕跪在古松目前无力的哭泣孟义藏在松树后暗暗的陪伴,大师兄等人站在更远的地方注视着一切。每个人心中都万分熬煎。

  大师兄张寒奚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你们都回去休息吧,大家两天一夜没合眼,想必都累了,我跟十八说句话,便也回去。”

  张寒奚悄悄走到焕奕身后,说道:“十八,你是师父最疼爱的弟子,你这样跪在这里痛苦难受,他老人家看了也会心疼。玄冥教和青松派的恩怨已有二十年,师父都跟我们说了,他和大宗主当年错误的判断害玄冥教几千人遇难,所以让我们协助你查处真相。没想到真相还没有查出来玄冥教便等不及了。我们知道你为难,所以不勉强你跟我们一起报仇雪恨,但若真到了那一天,只希望你别站在我们的对立面。师父一直希望你能成为光明磊落、深明大义之人,他也坚信你是这样的人,希望你不要被仇恨所累,对得起晟松这个称号,师父他泉下有知也会欣慰的。早点回去休息。”

  焕奕道:“大师兄,我没事,我就是想在这里跟师父待会,你和师兄们都先回去吧,不要在身后看着我,我发毛,行吗。”大师兄张寒奚点了点头,躬下身子又小声说了一句:“别太为难自己。”然后便转身离开。

  寒冷的秋夜只留下焕奕一人守着一群新坟,冰冷的秋风不时吹过无情的淡月,更增添了夜的萧肃。

  这一夜尽管每个人都非常疲累,却都是辗转反侧不得入睡,他们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眼泪总是无声无息的留下。夜呀,你何时这般漫长,这般熬煎,让人睁眼不得安宁,闭眼不得安息。月呀,你为何这般无情,这般冷漠,你冰冷的俯视大地,冻煞了我们的心灵;风呀,你何时这般恼人,这般多余,偏偏在此夜吹个不停,让我们的耳根不得清净。

  终于等到天明,师兄弟几人再次凑到一起,想知道那日发生的具体情境。隐松的身体也比昨日恢复了很多,跟众人简单说了事情发生的经过。

  隐松说道:“玄冥教在青松派的青松泉中下了能让人暂时失去灵力的药物,此药无色无味,令人无法察觉。而青松泉可以说是青松派的生命泉,所有吃穿用度的水接来源于此泉,也就毫无例外的所有人都中的此毒,灵力全失。

  最先察觉出情况不对的是师父他老人家,于是叫我和雪松带着金莲从后山离开,古松老人则凭自己的百年道行将毒性强行逼出。为了防止不测,他凭一人之力范围性压制了青松派众人体内的毒性,导致自己因此灵力亏损,修行大减,就在师父最虚弱的时候,劲松假意受伤,并借师父为其治疗之时,突其不意借机重伤古松。随后玄冥教莫靖天和莫月歆带着玄冥教众人大肆攻山。莫靖天一个强劲的阵法便困住我们八成弟子,师父为了救弟子出来,闯入阵中不幸遇害,三师兄见师父遇难让我带着金莲离开,只身返回,我发现后山的小师妹便带着她一同逃跑,不料被莫月歆围堵,他以银针伤我夺走金莲,并带走了小师妹。”说完隐松痛心疾首的拍着自己的大腿,说道:“是我没用。”

  张寒奚听到,恍然大悟道:“难怪一直没有找到小师妹的尸体,原来被玄冥教带走了。”然后警觉的补充道:“不行,我们的救小师妹出来,不然说不定日后也会被玄冥教洗去记忆,培养成复仇的工具,。”

  云松道“小师妹是五师叔的遗女,我们一定要救出她。”“对,一定要救出小师妹。”

  白松道:“可是玄冥教机关重重,我们恐怕...”白松还没有说完,焕奕从门外回来说道“我去救。”

  其实焕奕早就回来了,他一直躲在门外,听隐松把故事讲完。众人焕奕一夜之间双眼红肿、面容憔悴,长出了点点胡须更增添了几分憔悴。“如果真是莫靖天做的,我一定把小师妹和金莲一并带回来。”说完转身离开。

  “十八,我陪你去。”

  “我也陪你去。”

  “我也去。”

  焕奕停下步伐,说道:“不用了,你们去了,会有危险。不能让青松派绝后。若是信不过我,让一位师兄跟我来便是,护住一人,我还是可以的。”

  大师兄张寒奚感觉到此时焕奕状态不对,生怕他在出什么意外,更担心他一冲动跟玄冥莫靖天硬钢起来,于是说道:“孟义,你跟焕奕一块去,都别冲动,救回小师妹即可。”

  孟义道:“大师兄放心,我一定把小师妹和焕奕带回来。”

  焕奕回到三清殿前探望九师兄孟义,发现他正无聊的坐在地上苦等,身前摆放着饭菜也没有动,见到焕奕马上起身问道:“怎么样,找到了吗?”

  焕奕沮丧的摇摇头,玄冥教太大了,我找了几个时辰都也就不翻找了十分之一的地方,我还打探了几个死党,也没有消息,担心你,过来看看。

  孟义道:“我没事,你看,你二哥还差人给我送了点吃的,你要不吃点。”焕奕道:“算了,你要没事,我就继续去找。你在这里好好待着,我老爹说你在三清殿这边不会伤你,便不会动你的,他说一不二,你别乱跑便是。”

  孟义问道:“莫靖天真的说一不二?”焕奕说道:“对,他向来说到做到。我先走了。”

  焕奕的话让孟义陷入了沉思,从他和焕奕下去闯入玄冥教到现在,他也确实能感觉到莫靖天并没有伤害他们的意思,就连阵法的攻击也是点到为止,他清楚的看到是莫靖天递给寰宇的要,暗示他帮自己和焕奕疗伤的。虽然焕奕又打又闹,甚至口无泽兰,但是他依旧能感觉到莫靖天对焕奕的宠爱和包容,甚至容许他在玄冥教内任意翻找而不插手。如此坦荡,要嘛是小师妹以死,不在这里,要嘛是果真的光明磊落。

  还有一点凭现在莫靖天的修为和玄冥教的能力,他大可以大大方方的承认这一切,因为就算他承认了,目前的青松派也不会那他怎么样,但是他却态度坚决的说并没有对青松派动手,会不会是隐松搞错了。孟义可是思索着这些问题。

  第二日天明,焕奕还在四处寻找小师妹的藏身之处,忽然看到一个黑影穿过“什么人?”焕奕迅速追了过去,却发现此人朝后山跑去。焕奕也毫不犹豫的奔向后山。

  玄冥教后山树木茂盛,杂草丛生,平时少有人来往,不过非常适合藏身,黑衣人遁入后山内很快便消失了踪迹。焕奕追过来很快便迷失了方向,不知该向何处追寻。

  忽然东南方六十度大方向的草有晃动,焕奕便又沿着那个方向跑去,不一会又失去了线索,焕奕立于原地耐心听四处的声响,耳根颤动听出西南方四十五度有脚步声,便有朝那个方向跑去。

  就这样跑跑停停,停停跑跑,小步声彻底消失不见,焕奕发现一个山洞,洞口有一只大藏獒在看护,藏獒见焕奕过来,开始凶猛的嚎叫。焕奕不管他三七二十一,上来就将藏獒打晕,进入山洞内。正好看到被铁笼子关着的处于昏迷状态的小师妹。焕奕瞬间恼火,骂道:“畜生,这么残忍的对待一个十岁小女女孩。”然后打破笼锁,就出小师妹。

  “小师妹,小师妹...”焕奕一边摇晃着小师妹,一边轻声叫唤她醒来,迟迟不见回响,于是抱起她便往清水滨跑。

  “小妹,小妹,快来救救她。”这时不过辰时,菲絮正在熟睡,被焕奕一通乱摇,硬拉着起床。她迷迷糊糊的看到一个昏睡的小姑娘,这才有了几分精神。

  菲絮拉住她的手为其把脉,说道:“四哥,没事,就是虚弱了点,服用了些昏睡的药物。”然后手指在晓霞眼前轻弹了几下,散出几缕淡绿色的光芒,晓霞便醒了过来,说道:“姐姐,你是谁,我好饿。”

  菲絮笑着说道:“我这里最不缺的就是吃的,给你拿糕点去。”晓霞又转过头看到了焕奕,他哆嗦着往后退去,连滚带爬到了菲絮身边,说道:“姐姐,我怕。”

  菲絮抱起她,说道:“不怕不怕,我先给你擦擦手,然后我们吃糕点,好不好。”

  焕奕激动的跑过来,说道抓住晓霞道:“小师妹,我是你十八师兄,你不记得我了吗”晓霞被焕奕这一举动下的哇哇大哭,连连叫姐姐。奇怪的是,只要菲絮抱起她,她便停止哭泣,还总是会对这菲絮笑。似乎只有在菲絮怀中,才是安全的港湾。

  焕奕意识到小师妹已经不记得但他,也有可能不记得之前所有的事情,换句话说,是失意了,他慌忙的问菲絮:“小妹,她要是失忆了,怎么让她想起来。”菲絮道:“不知道她是受到了强烈的刺激导致失意还是吃了什么药物,或者头部受到了撞击。但无论哪种目前她还小,不能强行唤起她的记忆,否则那份撕裂的疼痛她可能承受不住。对了,这小女孩是谁?”

  焕奕道:“我青松派小师妹,岂有此理,你先帮我照顾她,我要去找莫靖天。”“啊,父亲?”菲絮吃惊的看着焕奕,居然直呼父亲的名讳,她隐隐感觉到焕奕的神态不太对,连忙用千语百灵传信给寰宇:“二哥,四哥带来了以个失忆的小姑娘,好像很愤怒去找父亲了,你快去看看。”

  经过一晚上的锤炼,菲絮传达已经能准确传达信息,寰宇接到菲絮的信息后,首先想到那必是焕奕口中的小师妹,便迅速前往三清殿。

  焕奕来到三清殿,一脚踹开了三清殿的门说道:“莫靖天你给我出来”正巧寰宇也赶了过来,叫到:“焕奕,不得无礼。”

  莫靖天信步走来,训斥道:“找不到人便气急败坏了不成,一点出息都没有。”焕奕气愤的说道:“你到底对我小师妹做了什么?她为什么会失忆,你为什要把她关在后山的山洞内,还用藏獒把守,她还是个十岁的孩子。”

  莫靖天听到焕奕如此之说,也大为吃惊,问道:“你小师妹在玄冥教,还失忆了?”“废话,事到如今你还跟我装什么?我说过,我若在玄冥教找到我小师妹,你便不在是我老爹,我也将不再是玄冥教之人,我们从此一刀两断。你若再敢对青松派其余弟子动手,我决不会善罢甘休。青松派金莲呢,还给我。”

  莫靖天道:“我若想对青松派之人动手,你拦不住我,说大话要有本事才行。我没有对青松派动手,金莲也不在玄冥教,至于你小师妹为何出现在玄冥教,我自会查清楚。”

  焕奕说话见又召唤出魔光赤炼枪,指着莫靖天说道:“你若不还我金莲,我烧了你的三清殿。”“你敢”莫靖天霸气的说道。

  寰宇拽住焕奕,孟义也连忙跑上前来,说道:“十八,不能冲动,不然我们谁也走不了,小师妹现在在哪里,我们先带她下山,金莲的事,以后再说。”

  莫靖天的一句你敢,霸气侧漏,焕奕心中一颤,他更是心知肚明,若何莫靖天硬钢,目前三个他都抵不过,还是先带小师妹下山为好。

  焕奕说道:“在我小妹那里吃东西,她不知为何害怕我,只和菲絮亲近,我们先过去看看再说。”

  焕奕走后,莫靖天道:“玄冥教进了内鬼,居然有人能悄无声息的把人藏进来,绝非等闲之辈。你陪焕奕一同下山查一下那人所用的阵法和青松派说中之毒。如果那小姑娘只和菲絮亲近,就让菲絮和你们一同下山,但她不能参加王者大赛,三日后我会派人接她回来。”

  “是,父亲,那内鬼?”寰宇问道。

  “早该清理那些渣渣了,我会处理的。”莫靖天说道。。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