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一百零一章:刀锋相见3

第一百零一章:刀锋相见3

  /

  五雷阵法同混元阵法是莫靖天修习的两大顶级阵法,配上“火行无常”,使得莫靖天足以和魔族“三邪”、仙门“三圣”中任何一人抗衡。不过玄冥教二十年来一直处于卧薪尝胆、养精蓄锐的状态,于是莫靖天一直隐藏真正的实力。正邪两派之前全然不知存在一股可以抗衡“三圣”、“三邪”的强大力量。

  同时这两个阵法也是玄冥教立教护教的根本阵法,其中五雷阵法用于攻可进防可守,用法诡谲多变,是莫靖天最擅长、使用最熟练的阵法。手指变换间就是雷鸣轰动、波涛诡谲。

  这是焕奕下山潜伏青松派以来第一次与莫靖天正面交锋,他深知父亲修为深厚,阵法奇妙,却没想到实力相差如此之大,不过是一盏茶功夫的对决,焕奕已经筋疲力尽、力不从心,接连被地风云雷和火云电雷击左肩和后背,一时鲜血涌出,衣襟和赤炼枪被鲜血侵染,红色的衣裳更显鲜艳,那带着火焰的赤炼枪更加夺目。

  这显然不是莫靖天不想看到的结果,他在暗想“魔光赤炼枪是五至神器中两大至圣至邪的神器,同寒冰凌月刀并列为最强毁灭神器,它的冲击力和爆发力更是无人能敌,为何连三级的五雷阵法都冲破不了,难道神力还未激发还是焕奕不会用?”于是说道:“焕奕,就这点本事,还谈救你小师妹,我看给那女娃娃收尸,还不错。”

  被莫靖天如此一激,想到小宛村到处是断壁残骸、房屋尽是被雷火劈烧的痕迹,而周围电闪雷鸣,火光四起,瞬间认定小宛村也比是莫靖天的五雷阵法所为,脑中闪现出十年前小宛村遇害的种种场景,恼怒不已。于是眼中亦是闪出熊熊烈火,尽是愤怒和仇恨,周围黑气萦绕,手中的魔光赤炼枪不知何时黑烟四起,将枪身和人深笼罩。焕奕硬咽下去半口血,强忍着疼痛怒吼道:“我要给你收尸。”然后魔光赤炼枪交叉挥出,涌出一只凶猛的黑气萦绕的怒火金麒麟。这次的怒火金麒麟要比前两次召唤出的金麒麟多了三分强劲、三分凶悍,四分杀气。

  只见那怒火金麒麟奔涌而出,直接冲破五雷阵法,朝莫靖天扑去。莫靖天始料未及,竟因焕奕的强行冲阵受了内伤,嘴角留出一丝血迹。

  莫靖天闪躲未及只好使出九级的“幽冥阴火”与迎面扑来的怒火金麒麟抗衡,“幽冥阴火”专攻由贪嗔痴怨怒所化的邪魅英灵,那怒火金麒麟身上的黑气被一点点消磨焚烧,最后又将整只金麒麟化为乌有。莫靖天起身刚要开口说什么,焕奕便提枪冲了过来。莫靖天骂道:“臭小子,还真恼了。”他转身避开焕奕的攻击,立于三米开外,莫靖天提起手腕准备再施展五雷阵法,焕奕却没等他出阵又攻了上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寰宇突然出现,展开幽变玄机伞拦住焕奕的攻击,然后猛然发力,之间一束金光从伞内发出,将焕奕反震的后退了几步才站稳。寰宇收伞,立于莫靖天身旁问道:“焕奕,你在干什么?”

  焕奕倒插回马枪立住以后,指着莫靖天大声说道:“你问问他干什么,他趁我们取碧云霞紫剑,杀了我师父,灭了青松派还抢走我小师妹。”焕奕情绪激动、加上两番恶战导致气息不稳,口喘粗气。

  寰宇听焕奕此言,转头看了一眼莫靖天,莫靖天微微摇头,然后收回困住孟义的五雷阵法。一个简单的摇头收阵,寰宇笃定此事并非莫靖天所为。说道:“你如何断定杀你师父之人是父亲的?”

  孟义走出阵法,来到焕奕身边,十分笃定的说道:“我十二弟亲眼见魔教主和莫夫人带领玄冥教之人攻打青松派,我们青松派大殿前还留有困死我派众弟子的阵法,除了玄冥教莫靖天,谁能使出如此强劲的阵法?”

  莫靖天答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修行符咒阵法的也绝非我玄冥之人,还有我要去了,绝不会留你的十二弟有命转述给你们。”焕奕没等莫靖天说完,便说道:“那是因为你以为他死了,就像你刚刚以为三级五雷阵法就能困住我一样。”

  “我不用四级是因为你承受不起。你小师妹不在玄冥教,至于青松派之事你最好回去查清楚再来找我。”莫靖天说道。

  寰宇见莫靖天脸色有变,连忙劝阻焕奕道:“焕奕,我觉得此事必有蹊跷,况且父亲若当真杀了古松老人,大可大方承认,因为凭你们现在的确实奈何不了父亲。父亲若当真想伤你们,你和你就九师兄不可能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说话,不如陪你下山一探究竟如何?”

  焕奕道:“我十二师兄说了,小师妹被老爹带走了,今天若不交出我小师妹,我就不回去。”“你...”焕奕的回答竟让寰宇不知所言。莫靖天拍着寰宇的肩膀,说道:“算了,这小子犯浑也不是一次两次。”然后又将手放下,从后面偷偷递给寰宇一瓶药,继续说道:“我给你三天时间在玄冥教搜索,若当真能找出你小师妹,我认。若找不出来,你就给我留下玄冥教,不准再胡来。也不许动手。”

  “好,若此事不是你做的,我跪着跟你道歉,若我找出小师妹,你便又骗了我,从此你便不是我老爹,我也不是玄冥教之人,我们从此一刀两断。”焕奕道。

  此话一出,莫靖天迅速变脸,说道:“站住,你要因为青松派和我及玄冥教一刀两断?若当真是我做的,你还要杀我不成。”

  焕奕停下,说道:“我身处玄冥教,自然不能像其他青松派弟子一般为师报仇,但我,也决不允许你再次伤害青松派任何一人,我一定要找回小师妹。”焕奕说完正准备从三清殿搜起,寰宇走了过来,递上一个药瓶,说道:“接连作战,你伤势未愈又添新伤,先吃两颗丹药,再找也不迟。”然后转手一弹,也为孟义送了一颗。

  “谢谢二哥。我去旁出找找。”孟义慌忙叫着焕奕道:“十八,等等我。”他正要去追赶焕奕,却再次被阵法困住。

  莫靖天说道:“焕奕再怎么说是我玄冥教的孩子,他怎么胡来任性,我由着,但你,若敢离开此地半步,我让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说完又收回阵法,进入了三清殿中。

  焕奕道:“九师兄,你放心,就算掘地三尺,我也会把小师妹找出来的,你在这里等我。二哥。”

  “好。”

  焕奕里走时叫寰宇,意思是托付寰宇照顾孟义,以免在玄冥教有什么不测。寰宇自然明白焕奕的用意,没等他说完,便一口应下。

  寰宇嘱咐孟义在原地等候,有什么需要随时叫他,便也进入三清殿中。此时莫靖天正面对三清上神不知所思,见寰宇进来,抬手设下隔音障,问道:“寰宇,你怎么会突然回来?”

  寰宇上前为莫靖天斟了一杯茶递了上来,说道:“给,父亲。”待莫靖天转身接过杯子,才说道:“我接到小妹千语百灵的传信,说生死攸关,让我速回玄冥。看来小妹是让我回来阻止焕奕胡闹的。”

  莫靖天喝了一口茶,摇头道:“菲絮恐怕是让你回来阻止浩轩的,可惜晚了一步。”“什么?大哥也回来了。”寰宇吃惊的问道。莫靖天点了点头,说道“两个时辰前,浩轩气势汹汹回道玄冥教,一路将我们所设机关尽数破坏,还重伤了锦瑶,现在锦瑶已经危在旦夕,若小絮找不回千年雪莲,将无力回天。”

  寰宇听到莫靖天的答话,更加吃惊,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问道:“怎么会这样,大哥半个月前明明还乔装打扮帮助三妹取碧云霞紫剑,又怎么会突然对锦瑶出手。”

  莫靖天答道:“若我猜的没错,苍穹派应该和青松派的遭遇一样,在你们取碧云霞紫剑期间,遇到了不测。”说完仰天长叹道:“历史总是有惊人的相似性,我有一种二十年前的悲剧要重演一般。”

  寰宇连连否决道:“不会的,我是不会让二十年前的悲剧重新发生在玄冥教的。父亲我这就同焕奕下山,查探一下目前山下的形势,若五大门派都遭遇伏击,则可能有一股强大的势力突袭修真界,目标是不在我们,若只是青松派和苍穹派,那么绝非偶然。他们想利用我们于两派的瓜葛引起事端。”

  莫靖天答道:“好,寰宇你要注意观察,凭借五至神器相互感知看一下焕奕手中的存在什么问题,他平时过招手中赤炼枪的威力如同上等一品灵器般,魔光赤炼枪绝不止如此。而爆发出力量之时确实在他极端愤怒、情绪失控的状态下,周身满是邪气。这样耗费灵力巨大同时很容易遭到邪气反噬。”

  寰宇这是突然想到寓嘉城与千斤掌对战时,千斤掌的的话,陡然一惊说道:“父亲,我上次在与千斤掌过招时,他说了一句话我一直没有想明白,他说‘你不会真的以为以手中的这柄幽变玄机伞还是后土大帝手里的那一柄吧’,那言外之意岂不是这柄幽变玄机伞有问题。”

  莫靖天道:“毕竟时隔千年,没有人真正了解五至神器,但焕奕手中的魔光赤炼枪极其危险,很容易入魔。菲絮手中的御龙飞空鞭始终悬而未决,我也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你看”

  莫靖天将自己依照设计的神器归位阵展现给寰宇,上面悬空着是一柄虚幻寒冰凌月刀半空悬浮着御龙飞空鞭,下面的幽变玄机伞、魔光赤炼枪、碧云霞紫剑都已经归位,说道:“每当神器现世,顶端的幻影就是展现神器真实的缩影,认主后则是归位图,当锦瑶太虚镜内出现意外后,碧云霞紫剑悬而未决,后来也正是归位。但御龙飞空鞭始终在空中悬而未决,难道菲絮并非其正主,还是别有隐情,我始终参悟不透。你不妨留意一下。”

  寰宇一看,不由得惊叹父亲的能力,神器归位阵中所现的幽变玄机伞简直和他手中的一模一样,心中更是自叹不足,手持幽变玄机伞这么久,却对五至神器了解甚少,存在的问题也未曾察觉。寰宇道:“也许神器之间需要多加感应磨合,才能发现其中的秘密。”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