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一百章:刀锋相见2

第一百章:刀锋相见2

  /

  进入清水滨后,莫靖天将锦瑶平放在清水滨温泉内的菩提叶状的白玉床之上。那白玉床乃是千年玄玉凝结而成,状似菩提,晶莹剔透。叶片的脉络也格外清晰。既能温经续脉,治病疗伤,又能增长修为。

  锦瑶周自身是鲜血,晶莹的白玉床被染成片片红色,莫月歆有用灵力罩住了整张床,护持着锦瑶。

  菲絮焦急的询问:“母亲,三姐怎么样了?”莫月歆情绪低落的说:“苍龙刀穿胸而入,已经伤到了心脉,你去昆仑山另一面的天山山脉上找寻千年雪莲,兴许锦瑶还有一丝生还的余地。”

  莫靖天道:“我这就派玄冥教弟子一同前往天山山脉找寻雪莲。”莫月歆拦住道:“千年雪莲早已有了灵性,寻常人是找不到的,恐怕只有菲絮能感应到。”然后嘱咐菲絮道:“你不要慌张无措,全凭感觉找寻,记住用心不用眼,锦瑶能不能救活全靠你了。”

  菲絮立刻身肩重任,连忙说道:“好,我这就去,一定把雪莲带回来。”

  菲絮走后,莫靖天询问残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残雪也不明具体情况,只是简单输了一下说见:“教主,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只见大公子不明缘由的闯阵进来,更是不由分说的见面就打,后来我们四人和大公子两败俱伤,三公主和小公主出现,之后三公主和大公子说了些莫明的话也动起手来。本来大公子重伤,一直处于下风,不料三公主突然收手,大公子收手未及刺伤了三公主,接下来的而事情,您便看到了。”

  “可听清锦瑶和浩轩有没有说什么?”莫靖天问道。“当时我也重伤离的较远,没有听清,只是在三公主重伤时我听到三公主好像说什么愿意以命抵命。”残雪含糊的回答,手中的子母水晶球再次发出紧急信号光,残雪托起水晶球将画面放大,说道:“教主,小公子带着一位青松派弟子回来了,神态似乎也不正常。”

  莫靖天不屑的哼了一声,说道:“一个黄毛小子,还能掀起什么大浪来。他若是回来抽风,我就让他知道谁是老子。残雪你去告诉那小子,有什么事来三清殿找我,别四处撒野,不成样子。”

  “是”

  残雪行礼退后,便前去迎接焕奕。他的步伐很急促,生怕焕奕当真惹出什么乱子来。此时沿途重置机关的玄冥教弟子,没有一人是焕奕的对手,为了减少不必要的损伤,必须赶在他们动手之前传达莫靖天的话。

  果真焕奕气势汹汹的回来,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见玄冥教之人便怒空的问道:“我小师妹呢?你们把我小师妹藏在了哪里?”

  “什么小师妹,四公子,我们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焕奕揪起一个玄冥教弟子的领子,说道:“少跟我装蒜,你们要不是心里有鬼,为什么趁我回来前紧急加固防御机关?”

  “四公子,您误会了,这机关不是为了防您回来的,而是大公子回来,把沿路的机关尽数破坏了,我们在重置休整。”

  焕奕呸的一声,将那人推了出去,说道:“编的还挺像,世间哪有这么巧的事情,我大哥刚回来,我便回来了。”说着召唤出魔光赤炼枪准备动手。幸好残雪及时赶到“四公子,真的是这般巧了。教主说你有什么事,去三清殿找他,教主在那里等你呢?”

  焕奕将魔光赤炼枪收于身后反手握紧,说道:“我正要找他问个清楚呢,九师兄,我们走。”焕奕摔身便和隐松前往三清殿,一路上焕奕的火气越拉越大,似乎随时能将自己燃烧一般。

  孟义问道:“一会,莫靖天如果不承认,我们怎么办?”焕奕理直气壮的说道:“那我就烧了它的三清殿。”

  三清殿是莫靖天修行的场所,里面收藏着玄冥教的顶级功法,所以在三清殿四周布满了五雷正法,擅自闯入者则会被困其中而不得出。而这个五雷阵法布置的极其巧妙和隐秘,绝妙之处在于让人丝毫不能察觉,是莫星辰依据原有五行阵法演变而出的另一个强劲阵法,攻守有度,可进可退,变化多端。阵中雷霆为阴阳之气所生,雷为阳,霆为阴,雷霆者,天地枢机,可号天之令,总统五行,在行法之时,多召雷部将帅执行,且在召将之时,强调本身内功修为,强调聚合五行之气,这五气乃变为五雷。五气朝元,一尘不染,能清能净,且生且灭。五雷分别是火雷、地雷、风雷、云雷和电雷,共分为五种强度,其中五雷并用威力最大,第四级是四雷并用,有火地风云,火地风电,地风云电三种组合;第三极则是三雷同响,有火地风、火地云、火地电、火风云、火风电、火云电、地风云、地风电、和风云电九中组合;第二级是双雷齐发,有火地、火风、火云、火电,地风、地云、地电、风云,风电、云电十中组合,初级则是单一元素的震雷。二、三、四级在同一级别不同组合的使用,则根据对手的情况而定,也可以在实行中实现不同组合阵法的互换,而不同等级的五雷阵法则对应这不同级别的压强,即使施阵者发起攻击,阵中之人同样受到压迫。这种阵法看似以阵取胜,实为内丹修炼与法术行持相结合的道法,内丹修为越高,阵法越强劲。

  莫靖天尚未弄清浩轩所来何事,竟然与四大护法拼死抗衡,更是出手伤了锦瑶。如今焕奕匆匆回来,身边还跟着青松派之人,也绝非探亲回来,其间必有缘由。莫靖天又深知焕奕脾气火爆,易怒易冲动,可能话还没有说清楚,便已经动起手来,于是先启动的五雷阵法,只要焕奕踏进三清殿内院,所停之处必是阵法核心。

  焕奕与孟义御剑来到三清殿前,正准备冲进殿中问了究竟,没想到脚一着地卽备阵法困住“可恶”焕奕脱口骂道。举起魔光赤炼枪便刺了过去,准备破阵而出,谁料他运足灵力的一击,整个阵法只是微微颤动,并以他们两人为圆心点,呈现出层层波纹散开。力道就像被化掉一样。焕奕气的又是一击,阵法已然不动生色的捆着他们。于是他冲着三清殿门口,高声喊道:“莫靖天,你不是让我来找你吗?你出来。”

  话音还没落,只见莫靖天背着双手夺门而出,焕奕见莫靖天立于眼前不远处,那股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瞬间减弱了几分,就连那句“你出来呀”也是有气无力的喊完。

  “没大没小,敢直呼你老子的名字,一回来就大喊大叫,所谓何事?”莫靖天厉声训斥了焕奕。焕奕道:“所谓何事你心知肚明,你为什么都没有告诉我一声就杀我师父,灭了青松派,还有你把我小师妹怎么样了?”

  莫靖天被焕奕的话说的一头雾水,问道:“你说什么?古松死了?”

  与焕奕并肩而立的孟义突然站了出来,说道:“你少装算了,十二弟亲眼看到就是你带着玄冥教弟子攻大青松派,就连所用阵法都与眼前阵法如出一辙。”

  莫靖天说道:“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然后将手一挥,便将隐松打到另外一个五雷阵法当中,并启用了电雷。孟义瞬间浑身被电流冲击,浑身抽搐,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以灵力护体,阻挡了电流的攻击。焕奕紧张的叫着“九师兄,九师兄,你住手。”

  “好”,莫靖天爽快的应下,也立刻停手,说道:“青松派与玄冥教存在二十多年的血海深仇,我若真带人去攻山,恐怕也无可厚非。而且,我若去了,便不会留一个活口。但,我还没有出手。”焕奕紧握的魔光赤炼枪,怒瞪着莫靖天说道“胡说,不是你干的,那你为啥阵法在这等着我,我小师妹到底在哪?还给我?”

  莫靖天道:“你小师妹在哪里,我怎么知道,开启阵法就是为了防止你犯浑。还有你是玄冥教的人,我顾忌你的情分,并没有让你与打青松派为敌,如今你却为了青松派将枪指向我。我不伤你但不代表任由你胡来。你若识趣带着你师兄下山,安顿休整青松派,也不枉你师父培养你一程。若是想打架,我奉陪到底。”然后邪魅一笑,挑起拇指,启动了火雷。

  其实莫靖天早知依照焕奕的性格,绝不会轻易离开。他见其手持了魔光赤炼枪,一时兴致忽起,便想试探一下焕奕目前的功力和魔光赤炼枪的威力,故意露出充满了挑衅的表情,来激怒焕奕,而焕奕自幼修行“火行无常”,寻常之火根本伤不了焕奕,启用火雷并非想伤焕奕,而是一种警告,或者说是一个信号。

  焕奕一口认定是他带人杀了青松派众人,莫靖天说了一堆全没有入耳,反而那句‘青松派与玄冥教存在二十多年的血海深仇,我若真带人去攻山,恐怕也无可厚非’记得清楚,此时更加确定之前的判断。见四周雷火四起,火焰伴着雷声翻滚,焕奕直接使出“万丈光焰”以火对火与之抗衡,两股火焰交错缠绕,势均力敌,似乎连天空都可以点燃。

  莫靖天又勾起食指和中指,启动三级火地风雷,顿时雷鸣轰动、地面颤抖,火借风势、风借火力攻势更旺。然后一次勾起左手的中指、无名指和小指,启动孟义所在的风云电雷,阵法内狂风大作、乌云翻涌、电闪雷鸣,孟义奋力敌,勉强应对。

  与火地风雷的气势相比,焕奕的“万丈光焰”相形见绌,瞬间失了颜色,他拿起魔光赤炼枪,以赤炼枪中夹带的火电与之抗衡,将攻来的具象化雷动打飞。莫靖天微微一笑,拇指收回,中间三指竖起,转用地风云雷,以云之水汽压制焕奕的火焰,然后又便火云电雷,以火电雷相攻,云雷辅助增加火电雷的力道。

  只见莫靖天五个手指自由转动,三级的九中雷组转换自由、五雷阵中风驰电掣、变化诡谲、雷鸣轰动、山崩地裂、阴晴转换、云火无常。焕奕左支右绌,使出浑身解数,将火行无常与魔光赤炼枪齐用,中抵不过五雷阵法诡谲的变化。

  而孟义这边一直用风云电雷进攻,没有转换转化,似乎只为了单纯压制一般。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