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九十八章:白绫悬门

第九十八章:白绫悬门

  /

  平日里这远方客栈就如同沙漠中的绿洲一般,能给赶路的行人带来光明。而这些行人极容易满足,一碗热汤,两个小菜,便如同天堂般待遇一般,笑的合不拢嘴。讲究一点的客人会点几个有特色的家常菜,不会有过多额外的要求。

  店小二听了浩轩点的几道菜,为刚刚夸下的海口哭笑不得,苦笑道:“客官,您真是说笑了,这荒山野岭的我哪出给你弄斫鱼去?我们这丸子有,但没有酒酿桂花丸子,您别要缺了。”

  刚刚心底暗喜悦的菲絮,听到店小二如此回答,瞬间不开心了起来,埋怨道:“哎,不是你刚说的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吗?城镇里有的你这都有,骗人”菲絮一撇小嘴,就像个孩子被大人欺骗了一样,一脸委屈。

  小二辩解道:“就是这城里也没有你们点的这几个,姑娘,你也看看这什么地方,荒郊野外。我说的是家常便菜样样俱全。”心底埋怨道“真是奇怪,这荒郊野岭的有的吃就不错了,还要什么山珍海味”。

  浩轩生活经验要多一些,马上理解这般缘故,于是说道:“这样吧,你们有什么招牌菜给我们上一桌,来壶好酒便可。”

  店小二瞬间乐呵的说道:“好勒,您瞧好吧。”

  菲絮担心大哥是想借酒消愁,于是劝道:“大哥,你还有伤在身,不便喝酒,再说心情不好时喝酒,太伤身了,要不我们下次在喝,下次我派陪你喝,怎么样?”

  浩轩笑着说道:“谁心情不好了,我觉得这两天赶路太匆忙了,你身体吃不消,今晚少喝一点就,有助于睡眠。”“大哥,你是说我们今晚住在这里?”菲絮惊喜的问道,她现在正犯愁如何拖延时间,如今大哥开口说暂住这里,于是喜出望外,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浩轩则淡定的嗯了一声,说道“所以你慢慢吃,不着急,吃完好好睡一觉。”

  菲絮拍掌喝彩“太好了,大哥。”心底更是喜悦,想到“这样一来,就能顺利等到二哥回来了。”

  浩轩先是自斟自酌,估计菲絮快吃饱时,突然给菲絮也满了一杯酒。说道:“来,小妹,你也来喝一点。”

  菲絮吞吞吐吐的说:“大哥,我....”她心知自己沾酒就醉,刚想拒绝,但转念一想,大哥高兴就好。于是痛快的答应道“好,大哥,我舍命陪君子,不醉不归哈”。其实哪里需要不醉不归,菲絮是三杯卽倒,所以浩轩才估计时间让菲絮饮酒的。

  “斯...哈,我还是觉得好辣”一杯下去,菲絮斯哈着嘴,还不断用手扇着风。浩轩则说:“多喝几杯就好了,越喝越甜。”说着,又给菲絮满了一杯。

  菲絮晕晕乎乎的说道:“大哥,你可别骗我啊。”菲絮嘴上虽然这么说,脸上却洋溢着一种难以解说的幸福,心底更是满满的喜悦。

  浩轩极为认真的回道:“我此生唯一不会骗的人就是你”这句话说的非常严肃认真,像极了誓言一般,眼中尽是不舍和依恋。

  此情此景,菲絮沉浸在喜悦当中,并没有察觉到大哥眼中的不舍,浩轩依恋中也没有懂得菲絮心中的那份喜悦和满足。

  菲絮坦诚的说道:“我信你,大哥”菲絮虽然只喝一杯,脸色却是红扑扑的了,笑着举起第二杯,手早已经颤颤巍巍的,不过毫不犹豫的一饮而下,迷迷糊糊的说道“大哥,你说奇不奇怪,我怎么觉得有两个你,这棚顶还在转圈圈呢”菲絮一边眯着眼睛笑着,一边手指着大哥,一会又仰起头看棚顶,整个人已经处于眩晕状态。

  浩轩鼓励她说道:“再喝一杯,就能看到四个我呢?会非常有趣的。”菲絮道“真的,嘻嘻,好,再来一杯”。第三杯喝下去,菲絮并没有看到四个大哥,反是一个“大”字,哥都没有说出来便一头栽了下去。

  浩轩抱起菲絮,道“小二,找一间最好的客房。”

  小二指着二楼的东南角,说道:“二楼最里面,既干净又安静。”

  浩轩又说道:“笔墨纸砚给我那一套送我房间来。”

  小二答道:“好嘞,您稍等,马上送到。”

  浩轩将菲絮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凝视着菲絮看了好久,泪水凝噎,满眼依依不舍。他深吸了一口气,轻轻亲吻了菲絮的额头,强迫自己转身到桌前留下了书信一封。

  信中写道“小妹,对不起,大哥走了。我本想照顾你一辈子,也以为我可以照顾你一辈子的,现在看来是不行了,父母的深仇大恨不得不报,而你不该和我胶着在仇恨当中,我不想悔了你的天真烂漫,更不想你左右为难。醒来后,你去找你二哥寰宇,他也会照顾你一辈子的,去的路上要好好照顾自己,兄,浩轩。”

  浩轩捏着手中的心,心中波涛汹涌的翻滚,他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菲絮,硬着头皮说道:“小二,好好照顾我妹妹,她醒来后把这封信给她。她若在你店里少一根头发,我回来必踏平你们店”。然后留了一定银子转身离开了。

  小二看到如此大的银子,眼冒金光,诺诺的回答:“客官放心,一定照顾好,一定照顾好。”

  第二日已至晌午,菲絮被强烈的阳光照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口干舌燥,头依旧有几分晕眩,看了看窗外,发现日晒三竿,可大哥怎呢会没有叫醒她赶路?就算大哥疼她,这个时候也不至于宠溺到如此,总觉得不妙连忙穿上衣服。出门就一直叫喊。:“大哥,大哥你在哪里?大哥”越叫越着急,却听不到半点回声。

  小二闻声连忙赶过来道:“姑娘,你大哥走了,临走时给你留下这个,您看一看写了什么。”

  菲絮慌忙拆开信,虽已经猜出大概,还是要看一看大哥写了什么读完信后,她如坐针毡,更是慌乱。菲絮问道:“我大哥今日几时走的”

  店小二见菲絮如此着急,说话的语速不禁提快,答道:“是昨晚,你们吃完饭后,他送你回房间,留下字句便走了。”

  菲絮嘴里小声重复着:“昨晚,昨晚.....”顿时恍然大悟,用手怕了下自己的脑袋,我真是笨透了,原来昨天大哥喝酒不是为了好好休息一晚,真正的目的是把她灌醉。粗算了下时间,以大哥的速度,不到今日日落,便可回到玄冥。菲絮一下子不知所措,他刚想传信给父亲,转念一想,大哥本身就不是父亲的对手,若父亲得知消息,早做准备,大哥更无胜算。倘若真的是大姨莫寒烟杀了宇文夫人,那可能也会对浩轩起了杀心,大哥这样去了必死无疑。想到这里,她更是慌乱,不顾一切的跑了追了出去。

  在仇恨的眼睛里,一切都是罪恶的。凭浩轩对昆仑山的熟悉,他本可以避开回玄冥路上的机关布阵,但此时他恨极了有关玄冥教的一切,专门天玄机关阵法闯,一路破坏玄冥防止外来入侵的机关。

  “怎么回事,有人闯阵?”古灵警觉的问道,她年龄、功法和菲絮相近,擅长轻功,用的是软鞭,但出手却比菲絮多了几分凶狠,干练中不乏英气。

  残雪道:“我手里的水晶球显示,这个人武功极高,身手敏捷,行动迅速,好像是非熟悉我们玄冥,他已经触动第五重机关,虽在水晶球监控范围内,但速度看不清脸”残雪一双棕色的眸子深邃中包涵坚定,阴沉中带着一份执着敏锐地注视着手中的银色水晶球,微风的吹拂着右额垂下的那缕刘海更显神清骨秀。而这个看似寻常的水晶球却非寻常之物,乃是珍珠港千百年前现世的灵器,本是“子母球”,不知何因由只保留下来“子球”。此球蕴藏着巨大能量,多重动用。不但可以隔空实现人与人的动态交流,凡所到设结处的场景均可以借助灵力实现同步映射。此时水晶球正显示着第五重机关附近的场景变幻。

  一般人来到玄冥教,连一二重机关处都进不了,要嘛便被拦截在外面,要嘛中机关身亡。功力稍好的会到三四重,少有人到第五重,当然第六重回便是对决古灵,惊雷、秋霜、残雪,玄冥教四大护法。

  惊雷声音雄厚的说道:“哪个找死的,走,去看看”这个人方脸巨目,高九尺,宽近一米。可以说是身宽如虎,腰粗如熊,声若惊雷,动若山崩,绝招天崩地裂让无数人闻风丧胆。手执流星双锤,更显高大威猛。

  一旁的秋霜,面若明月,眼如水杏,口若珊瑚,一副若无其是的模样品着香茗,宁静中不失秀气。

  四人在总坛内常内配衣服分别是松绿色、银灰色、褐红色和幽紫色,玄色外衣常服,后背是凤凰浴火重生图,寓意玄冥教浴火重生。外出时则常身着配带有天山雪菊纹路的松绿、银灰、褐红和幽紫锦绣外衣。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