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九十章:江流宛转4

第九十章:江流宛转4

  /

  果然如船家所言,在水势迅猛湍急的情况下,顺流而下要比逆流而上惊险的多。行船的速度会受水流的影响急速航行,而河道内大量的暗礁、岩石将成为第二大危险隐患,稍有不慎变会碰到,落个船毁人亡。

  河道内波涛汹涌,船身被打击抛掷,就像一片树叶在旋涡之中一般,只能随波逐流,没有任何反抗的力气。沿岸耸立的高峰,将河道紧紧护死,令人窒息。偶尔遇到岩石,水手荆棘调转船头,更是波荡震动,船内菲絮,锦瑶身子轻巧,定力不足,总是随着船身摇晃,磕磕碰碰。

  “小心。”寰宇扶住因船身晃动,身体不稳的锦瑶。同时由于船身的剧烈震动,菲絮险些摔倒,焕奕一把搂住她道:“哎呀,行不行,不行回船舱里坐着去,这里危险。”

  菲絮被刚才那一踉跄吓了一身冷汗,见焕奕搂住了自己,立马笑了起来,谁料到笑容还没有收回,便接到焕奕的数落,她嘟着小嘴撒娇道:“不嘛,二哥你们都在外面呢。”

  话音刚落,船开始在波荡中旋转,只听船家大喊:“朝九点钟方向舵转,不要被吸进旋涡当中。”但是四名船手的手力不敌顺利加旋涡的冲力,船的方向丝毫没有改变,凡是被越吸越深,旋转越来越快,船上人一度陷入了紧张之中。情急之下寰宇说道:“锦瑶你们趴下,我给船一点辅助力试试。”

  寰宇抛出玄机伞,握紧伞柄,调转灵力。一股金黄的光芒沿着玄机伞发出,同水凶猛的水流强烈碰撞,激起层层浪花,高达三米,在空中形成一道水墙。

  船虽停止向旋涡内部卷动,但已经踏入旋涡中层,万一冲破,而寰宇也只是阻挡了一面水流的冲击。焕奕刚要运功,被菲絮一把拦住道:“四哥,你伤势未好,不能乱动。”

  “我没事,顾不了那么多了。”焕奕推开菲絮,随机召唤出魔光赤炼枪。不料,船舱内休息的顾先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出来,道“我来。”然后双掌排出,两股巨大的灵力朝水面打去,借此冲击力整条船就像获得了巨大能量,直接飞起,脱出了险境。不过因为船冲出一瞬间的巨大冲力,菲絮,焕奕等人一个不稳便摔倒在船上,还随着船惯性冲力翻滚了几个跟头。再次重返江面,船身左右摇摇晃晃,在激流中继续前行。

  寰宇见船恢复平稳,跑着前去搀扶菲絮,关切的问道:“小妹,怎么样,有没有受伤?”菲絮答道:“我没事,二哥。”旁边的焕奕阴阳怪气的说道:“二哥,有伤在身的人是我好不好,切,跟大哥一样。”然后焕奕突然表情忧郁了起来,沮丧的说道:“要是大哥在,我们也不至于三翻四次的被这该死的水流弄得如此狼狈,他直接冰封了那个旋涡就好了。”然后拍了拍身子站了起来。

  锦瑶听到焕奕如此之说,脸色瞬间阴郁了起来,小声的说了句“大哥。”然后在心中暗自问道:“?我还能再叫你一声大哥吗?我们还有机会在一起并肩作战吗?”她神情恍惚的站起来说道:“二哥,我有点不舒服,先回房了。”

  “三姐,我帮你看看”菲絮道。“不用了,休息一会就很好。”锦瑶低声回答。

  “那怎么行呢,我的看看。”菲絮依旧执意要帮锦瑶看病,寰宇拉住了她道:“小妹,锦瑶是心病,你帮不了她。就像有些劫,一定要自己渡。让她一个人静静吧。”菲絮不解的问道:“什么心病,刚才还好好的。”

  焕奕翻了个白眼道:“心病?自己吃的毒药,自己受。还有老耗子,你能不能长点脑子,这还用问吗?”

  “吃毒药?”焕奕这个比喻让菲絮更加疑惑不解,她全当锦瑶是真的吃了毒药,着急的跑了过去。焕奕摇头叹息道:“恼子这玩意,真是个好东西。”

  船家擦着身上的冷汗走了过来,说道:“又回到了怒吼滩,会经历大大小小十几个旋涡点,每一次都要逼的船夫急转直下。如今河水丰盈充沛,水势浩大,加剧了旋涡的力道。为了防止不测,郡王还有主家,你们二人还是在外面守着好。”

  “好。”顾前辈一口答应,转身立于船头,注视了奔流不息的江水。寰宇则客气的道歉道:“对不住了船家,因为我们的事情,连累你们冒险。”

  船家憨憨一笑道:“哪里哪里,别看我现在谨小慎微,年轻时候的我也是个冒险家呢。常言道,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水斗亦是其乐无穷,全当重温过往了。”

  寰宇被船家的幽默逗的笑了起来,他心里明白,船家此次同行绝不是追求与水斗其乐无穷的刺激,而是特意护送他们而来,感激的点了点头。

  他们接着顺流了冲力若乘奔御风飞速前行,偶遇旋涡,船手们便左转右闪,急转直下,巧妙避开,总能化险为夷。寰宇不禁赞叹道:“不愧是熟练的老手。”

  终于赶到了通往神女峰的岔路口,也到了最难控制的一环。两条河道交汇处在“怒吼滩”最大的旋涡处,只留下极为狭小的行道可以行使。而两条河道比肩而行,交叉的空间本身就不大,逆流而上可以随意进入任意一条河道,但要是从一条河道顺流而下转向另外一个河道,则及其困难。

  船家捏了一把冷汗,走到寰宇身边小心的说道:“郡王,马上要到最危险的环节,依照这个水势和速度,恐怕很难顺利进入神女峰河道还需要你们给点助力才行。”

  寰宇礼貌的笑道:“我们都算是半个旱鸭子,从小在山上长大,不熟悉水陆,需要我们做什么,直接说。我们还需要您指点着来呢?”

  船家指着前方说道:“两河道并肩而立,本身就是个急转弯,加上“怒吼滩”最大的旋涡横立中央,可以运转的空间实在太小了。还有这河水的猛烈冲击,恐怕调转船舵不会那么灵活,一会到了交汇处您和主家合力阻拦一下下冲水势的力道,以减缓船速,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便是。”

  “好”寰宇一口应下,抬头看了看顾先生,他依旧纹丝不动的立在船头,眺望着远方。船家说道:“我也去跟主家打个招呼。”寰宇一把拉住船家,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不用,他知道。”

  “这....”船家看了看顾先生,又转头看了看寰宇,有几分迟疑的说了句这,寰宇便打住了他的话,说道:“你放心,你一会喊一声助力,我们自会合力协助船调转,辛苦你们了,去忙吧。”

  寰宇嘱咐完船家后,朝顾先生方向走去,同他一样并肩而立,眺望着远方。二人不谈未说一语,精神却交流的千言万语。二人在等船家的喊话,随时投入战备状态。

  片刻,船舱中传来船家急促的喊叫“郡王助力,助力。”顾先生和寰宇对视了一眼,双双左腿轻弹地飞身而起,然后同步朝河流来的方向出掌,一篮一黄两道强光组成一道巨大的屏障,将向下飞腾奔涌的波涛拦住,顿时激起千层浪花,如潮起潮落便不断回荡,然后多余的水流一同涌入另一面没有屏障拦截的河道中。

  这一场景寰宇宗觉得似曾相识,说不出的熟悉,有那么一瞬间似乎认为身边这位顾先生便是自己的大哥。他又开始重新打量这位顾先生,重新看到那一缕醒目的白发,寰宇有几分迟疑,在看着铁模具下的被搭理整齐的一寸长的胡子,便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不由的在心底暗笑自己道:“寰宇呀寰宇,你在想什么,那人的胡子虽搭理的整齐,也绝不会是大哥,他那么爱干净,几乎于洁癖,怎么可能留胡子呢。”

  航船则在寰宇和顾先生的保护下顺利进入神女峰河道,不过并非进入了安全区。通往神女峰的河道两侧都是悬崖峭壁,仿佛被人用斧头看过一半整齐,两峰都有向内倾倒之势,给人两面夹击的压迫感。河道也变得更加狭窄,容不下两条船并肩而行。不时会有船的残骸、人的衣物混杂在河水中漂流而下。

  寰宇敏锐的发现随河水奔流的衣物既有寻常人所传衣物,更多的是不同世家的校服,说道:“看来各世家都聚集在前方,大家要小心。”

  船家的心则像是被架上了刀子,提心吊胆、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他甚至有几分后悔,因为一股热血。一时仁义,意气用事,冒险与他们同行。但事件没有买后悔药的,再害怕也只能硬着头皮前行。

  继续行驶,河道越发狭窄,不断呈现收拢之势,而前方正巧停泊了一条大小与他们的船相近的船只,正挡住了他们的去路。靠近后才发现,不仅是一条,而是前面有一条长龙的船只沿着河道停留,这些船只随着河水的起伏上下波动,就像一条飞舞的彩带随风飘扬。船家问道:“郡王,这可怎么办?”

  寰宇飞至空中眺望,望不见尽头,只有连绵不断的船只,猜想定是前方河道狭窄,容不下大船,这些人被迫将船停靠在了河道之中,问道:“船家,船舱内可有备用的小船。”

  船家道:“有是有,不过是条普通的小船,载你们五人,实在有点勉强。”

  寰宇一定,眉头微锁,思考改如何解决眼前难题,虽说顾前辈并非他们同路之人,但相识多日,也多次相救于他们,若丢下他,怎么也说不过去。锦瑶看出寰宇的为难,说道:“二哥,我可以御剑跟随着你们。”

  锦瑶一语点醒寰宇,说道:“差点忘了我们都是仙门中人,我和焕奕有伤在身,不便御剑,而小妹的碧羽飞行术举世无双,你们一同御剑,也好有个照应。”然后转身对船家说:“船家,有劳你请出小船,借我们乘坐。”

  “好嘞,我这就让人放船。”船家走入船舱不久,按动了里面的机关,从船身中部打开了一扇小门,两名船手推着一艘轻便的小船而出,缓慢的放入河道中。小船一头的绳索固定在依旧与大船相连,防止被水流冲走。

  寰宇道:“锦瑶,你去叫焕奕和小妹。”然后从怀中又掏出一定金子放在船家手中,说道:“船家,这个你收下,你就送到这里吧。此处高手云集,各个别有动机,我担心不能护你们周全,你们先回去吧,路上小心。”

  船家推搡着不收寰宇的金子,说道:“妻儿承蒙您的庇佑得以无事,送您过来,全当报恩,这钱我怎么能收呢。”寰宇知道船家是一个重情重义,知恩图报之人,断不会因为金钱忘了义字,但他也不能让他们白跟着自己冒险,于是说道:“四位船手都不容易,就当是给他们的打赏,回头你给他们分分,你要在这样,我可不高兴了。”船家犹豫着把那锭金子收下。寰宇笑着拍着他的肩膀道:“这就对了,注意安全。”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