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八十八章:.江流宛转2

第八十八章:.江流宛转2

  /

  一番无由头的争吵过后,主家果真吩咐船家开船动身前往寒潭洞。寰宇兄妹四人对主家几番猜测均无定论,戒备之心逐渐增强。

  忘川峡谷下游地势开阔,水流平缓,两岸风景秀丽。蔚蓝的天空总是挂着几抹淡淡的云彩,不时有鸟儿飞过,几声清脆的鸣叫,仿佛是伴着流水奏乐一般令人心旷神怡。这一日一夜的航程四人过的无比惬意自在。

  不久他们的船只进入了截然不同的河段,突然高山耸立,悬崖迫人,江面变得极其狭窄,光线也免得暗淡不行。此时明明是正午,却接近黎明时的昏黄。伴随而来的是河流猛进,船只上下浮动震荡。船家向船舱方向大声呼喊:“我们已经进入十八险滩,船身偶尔会剧烈震动,你们可要小心了。”按理说这般嘱托船家应该当面的告知他,但他发现这五人并普通之人,耳力惊人,他的曾隔音棉丝毫不起效果,便隔着船舱喊了起来。

  本身船身的剧烈震动焕奕就已经在船舱内座不住了,如今又听到船家说十八险滩,更是忍不住出来一看。说道:“二哥,听着惊涛骇浪的水声,想必很是壮观,我们出去看看。”菲絮听焕奕这么一说,也瞬间激动不起来:“好啊好啊,出去看看。”寰宇见弟弟妹妹出去的热情高涨,也就没有阻拦,起身说道:“可以,锦瑶,一起吧。”锦瑶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也跟了出来。

  出来后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他们看到波涛汹涌的江水冲向巨大的岩石,顿时水花四溅,犹如美女头上的云鬟雾鬓。船家见兄妹四人出来,为眼前景象所震慑,便前来介绍:“这是十八险滩之潋滟滩,因惊涛骇浪向巨大岩石冲击出四溅分散的水花而得名,这个季节刚刚好,能看到这水花四溅的景象,若是洪水期,巨大的岩石被淹没水底,会形成巨大的旋涡,行船极其危险,稍有不慎便谁翻船遇难,所以称为险滩。”

  四人听着船家介绍的出神,连连称赞,还未饱眼福,立于江中的巨大岩石便消失,焕奕道:“这十八险滩就这么一会呀。”话音刚落,船咣当一声,突然像是撞击到了什么东西,直接被卡住了。菲絮下的一头扎进了寰宇的怀里,船家倒是依旧谈笑风生道:“没事,没事,被岩石咔住了,船底都有防护。我们退几米换个路径便是,这是十八险滩之隐岩滩,河底长隐藏的大小不等,形状各异的岩石,稍不留神便会撞上。”

  这似乎成了每次出航的家成便饭一般平常,船家丝不当一回事,更别提慌张,船手们也是一样,从容的后退重新航驶。这段河段,没过多久变会出现类似状况。

  大约一刻钟,船家说道:“隐岩滩算是过去,这一段叫情人泪。”听到这么一个奇怪的名字,菲絮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为什叫情人泪?”船家和蔼的笑着用手指着前方的悬崖说道:“那边悬崖中部有连个半圆形窟窿,仿若人的一双眼睛,雨季山间的雨水会沿着那两个窟窿哽噎流出,尤其是夜间如泣如诉,仿若情人伤心流泪一般。传说是玉皇大帝的一个女儿因爱而不得,便再此哭泣。”

  这一段的高中总是有飞鹰在盘旋,鸣叫,有的甚至展开翅膀有几丈大小,偶尔都能遮蔽太阳,甚至有好几只竟然随船航行,像是在为船只保驾护航护航一般。菲絮平时最喜欢花花草草、燕莺群鸟,见到如此大的苍鹰更是激动,她好奇的问道:“船家,为什么苍鹰会在这段盘旋,是因为他们听得懂仙女哭泣,不愿离开吗?”

  焕奕用手戳了菲絮的头,说道:“你脑袋瓜子进水了吧,神话也当真。”船家呵呵的笑道:“这是神鸟峡谷苍鹰,通灵性,经常像来往的船只所要食物,此处水平平稳,方便人们向上抛食物给他们。”

  “这么有意思?我去厨房那点肉出来?”说完焕奕便跑回了船舱,端出了一小盆肉出来,问道:“直接往上抛就可吗?”船家点了点头,道:“公子,动作快一点,下一段可是怒吼滩,非常危险的,不宜乱动。”

  焕奕不耐烦的说道:“我知道,知道。”便站在船头向上抛了一块肉,刚一脱手,就近的苍鹰便快速俯冲将其叼住。菲絮连连鼓掌,“鹰儿好棒。”寰宇和锦瑶也新奇的望着这一幕。

  跟着船只的其他三只苍鹰犀利的目光都聚集在焕奕受手上,焕奕又拿起一块肉抛向空中,两只飞鹰在空中便争夺了起来。它们毫不示弱,各自用翅膀和爪子攻击对方,十分激烈。菲絮连忙叫:“四哥,你赶紧在仍一块肉,别让它们打了。”“唉,我们见过斗鸡斗牛都蛐蛐,这斗鹰还是第一次见,多有意思呀。”

  两只鹰在空中剧烈争斗,羽毛伴着争夺打斗而掉落,菲絮看着心疼便跑上前去,拿起一块肉朝那两只飞鹰跑去,其中一只迅速看到飞来的肉,迅速松开嘴向下俯冲叼起肉后又直冲飞起。菲絮这一举动无疑扫了焕奕想看鹰打斗的雅兴,焕奕生气的推开菲絮,道:“你走开,别跟我捣乱,这么有意思的事被你都搅黄了。”

  锦瑶怕菲絮跟焕奕较真,上前搂住菲絮的肩膀说道:“让你四哥玩玩,这些鹰也是兄弟姐妹,不会下狠手的,不然还怎么一起搭伴前行?”焕奕看到锦瑶过来,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便转过身去。在他眼里,锦瑶就是一个大骗子,虚情假意之人。转念又想到一个更有趣的事情,他想试探一下这些苍鹰的力气,便又登上船头,挑选了一大块肉举起来,叫到:“来,神鸟过来抢。”

  船家见焕奕这个举动,吓得除了一头冷汗,连忙阻拦道:“公子万万不可,这些苍鹰力气霸道的很,稍有不慎会被代入水中的,而且马上就是怒吼滩了,太危险了。”焕奕不以为意的说道:“再厉害不过是只鹰罢了。”只见一只巨大的苍鹰直接朝焕奕飞了过来,一口咬住那块红肉,本以为焕奕会随之撒手,它叼起肉后便向上起飞,却没想到被扽住,落了空。苍鹰的眼身瞬间变得更加犀利,杀气腾腾的再次冲了下来,咬住肉便猛然一拽,恰逢船只卷入旋涡之中,飞速旋转,焕奕一不留意便被两股力道甩了出去。

  寰宇见状紧忙上前抓住焕奕的手,不料强大的惯性也便甩了出来,他左手抓了船边,又手紧紧抓住焕奕的手。此时船还在旋涡中飞速盘旋,寰宇和焕奕则随着船身一同旋转。锦瑶、菲絮忙跑去抓住寰宇的左手,想要拉二人回来,船身晃动,不料旋转的惯性又巨大,二人无法用上力气。只好跪在船边抓住寰宇的胳膊,以免二人脱手滑落。菲絮见无力救回哥哥,急的大哭,叫到:“二哥,四哥。”

  在浪花旋涡中焕奕一会便没了力气,他感觉到二哥寰宇也越来越吃力,这样下去恐怕两人各都可能丢了性命,于是说道:“二哥,我没力气了,你放手吧,不然我们都的死。”寰宇骂道:“焕奕,你这个臭小子别犯浑,抓紧我。”

  菲絮听到焕奕说如此丧气的话,生怕他会松手,心里极为恐慌害怕,她哭着无意识的叫着:“大哥,大哥,你快来帮我,大哥。”就在这一瞬间一个带着黑影夹在了锦瑶和菲絮中间,一把握住寰宇的手说道:“你们闪开,到船舱口等着。”菲絮锦瑶仿佛找到的救命稻草,毫不犹豫的滚爬到了后面,紧张的握着彼此的手,目不转睛的看着。寰宇则瞬间感到一股强劲的力道拉住了自己,心中不由得松了口气。

  此人便是包下船的主家,他继续说道:“抓紧,顺着旋涡方向,用力。”寰宇瞬间明白他要借旋涡的惯例将两人就上去,忙对焕奕说道:“你抓紧我就好。”然后抬头对着主家喊道:“一二。”然后那主家双手握住寰宇的胳膊,顺着旋涡旋转的方向用力甩出,身体饶了半圈,将寰宇和焕奕拽了回来。焕奕在最末端,冲击惯性最大,被重重的甩到船板上。

  菲絮锦瑶连忙跑出来,菲絮摇了浑身湿透躺在船板上的焕奕,问道:“四哥,四哥,你现在怎么样?”焕奕穿着粗气,说道:“没事,死不了。”

  锦瑶将寰宇慢慢扶起,问道:“二哥,你还好吗?”寰宇道:“不用担心,我没事。”然后辑手行礼道:“多谢前辈相救。”那主家却道:“船失控了,走。”便朝船舱内不跑去,寰宇二话没说也跟着跑了过来。见四名水手和船家在吃力的抱着船舵,见他们二人进来,船家传者粗气说道:“船舵失控。”

  主家和寰宇迅速跑去握住船舵,不约而同的说道:“你们闪开。”四名水手还在犹豫,船家命令道:“犹豫什么,快闪开。”主家和寰宇一同运转灵力用力一推,方将制舵主控,主家又命令道:“船家,去外面控制方向。”“好好好,船家连忙应下。”一会功夫船上方穿来船家的声音道:“出了怒吼滩了,两位主家出来吧。”

  听到此言,主家和寰宇才松开手,寰宇再次上前行礼道:“晚辈莫寰宇,方才多谢前辈救命之恩。”此时他才看清眼前之人带着半个铁面具,就连眼睛处都有铁丝网防护,留着整理的一寸左右的胡子,漆黑的头发当中有一缕格外引人注目的白发。不知为何,寰宇觉得此人陌生中又有几分熟悉,说熟悉却不曾记得在何处见过此人。那主家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你身上旧伤未愈,要多加注意。”寰宇道:“寰宇知道,不值前辈如何称呼?”

  那主家说道:“免贵姓顾。”然后便走出船舱,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菲絮跪在焕奕旁,帮他用手拧出衣服中的部分水,发现衣服中有红色的血迹。菲絮便伸手摸了摸焕奕的胸前,然后沾了满手的鲜血,菲絮立刻慌了:“四哥,你伤口被震开了,快回房我给你包扎。”

  焕奕此时一点力气使不出来,无力的说道:“没事,我在这里缓缓。”“不行啊四哥,这样伤口会感染的,我扶你进入。”锦瑶也走过来蹲在,想同菲絮一起扶焕奕回房,谁知焕奕将锦瑶一把推开,说道:“你这个虚伪的骗子别碰我。”这一句话如针一样扎进锦瑶的心里,令她痛不欲生,她怎么也没想到在焕奕眼中自己就死一个虚伪的大骗子,她泪眼恍惚的看着焕奕,嘴唇一直在颤抖。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