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八十章:八方救国2

第八十章:八方救国2

  /

  焕奕为这股强劲的力道所震慑,他此时才认识到,所谓的年青一代的佼佼者在真正的强者面前是如此的不堪一击。以往身上的那股轻狂、傲慢瞬间全无。

  寰宇见焕奕眼神呆滞,面无表情,更是惊慌,焦急的问道:“焕奕,你怎么了,怎么了。”青松派其他弟子也纷纷赶来,询问情况。焕奕半响缓过神来,说道:“二哥,师兄们我没事,突然发现自己的力量是如此渺小,如此的不堪一击,看来确是需要加紧修炼了。”

  焕奕此话一出,青松派众人一时不知所言,在他们看来,焕奕小小年纪有如此修为,已经让同辈望尘莫及,居然如此之说,那刚才交手之人的修为恐怕高深难测。

  寰宇眯着眼睛思索片刻,问道“难道,你也遇到了那个人。”焕奕又擦了擦下巴,拂去身上的尘土道:“不知道,不过他的修为恐怕要高出我几倍。”众人一听,更为惶恐,孟义问道:“大师兄,魔族恐怕高手云集,我们要不要请师父出山。”

  张寒奚思考片刻,说道:“我们只是有部分弟子受伤了轻伤,不如先到寓嘉城看看情况再说。”

  浩轩和菲絮在寓嘉城外五十里处与苍穹派众人汇合,一路谨慎却未发现任何异常,菲絮天真的问:“大哥,会不会我们猜错了。”而平静并没有另浩轩放松警惕,他嘱咐众人道:“我们直接前往寓嘉城,但要随时警惕周边,防止有埋伏。”

  这边古月派和白鹤派同玄机派一样,遭遇了魔族埋伏,死伤惨重,尤其是白鹤派,伤亡近半,各派安置好伤员后,主事人便前往临时的军机处议事,商讨对抗魔族的策略。

  苍穹派由于没有遭受魔族袭击,浩轩便托人直接安顿众弟子,便和宇文涛、宇文泽一同前去议事,恰和青松派张寒奚、焕奕等人前后脚进入。古月派纪律堂堂主陈玉瑄见浩轩等人脸色突变,起身问道:“玄冥教的腿伸的真够长的,之前仙门问道,扰乱修真界,现在又来祸害朝政。”

  浩轩像没有听到陈堂主的话一般,带着菲絮和苍穹派弟子直接入座,张寒奚欠身行礼后也带青松派弟子入座,寰宇给焕奕使了个颜色,让他跟着青松派师兄们一起。

  然后寰宇一人站于堂下,礼貌的行礼道:“陈堂主,之前之事多有误会,还望海涵,我今日是以三军少帅,清平郡王的身份同大家对抗魔族,大家不辞远路而来,寰宇感激不尽。而我大哥宇文浩轩的真实身份各派想必也有耳闻,今日则是以苍穹派第五代掌门的身份协助与我,四弟焕奕乃为青松派弟子,小妹精通医术,协助军医治病救人,这里只有龙舟人民和魔族的对抗,没有各派纷争。”

  白鹤派华长老也站了起来问道:“弘烈王爷,您刚才所言请五代仙门出山相助的主意是您长子的主意,可是指堂下的莫寰宇”,华长老一手指着寰宇,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弘烈王爷。

  弘烈王爷也察觉到此时气氛不对,他用及其平稳的语气稳住众人,说道:“对,寰宇乃是我的长子,皇上亲封的清平郡王,十五年前去玄冥教拜师学艺,如今学成归来,助我保家卫国。你们之前可能存在一些误会,现在既然在同一战线抗击敌人,还是暂释前嫌的好。这样今晚办宴,一来为诸位豪杰接风洗尘,二来化解你们之间的一些误会怎么样?”

  白鹤派华长老丝毫不领弘烈王爷周旋之情,反是态度更加强硬,说道:“这样的话,我便明白为何皇上的密函会泄露消息,为何我们会遭遇魔族袭击了。是你们玄冥教与魔族里应外合,要一举歼灭我们五大仙门,企图颠覆政权。”

  菲絮听到她处处针对玄冥教,忍不住开口回绝:“你血口喷人,我们玄冥教堂堂正正,才不会勾结魔族呢。”

  “我血口喷人,你们看看这是什么?”她抽身一掷,甩出很多迷魂镖、弩箭和箭头“这是袭击我们的人使用的暗器,全出自玄冥教之手。”

  菲絮涉世未深,听到她这样说立刻站了起来,反驳道:“你胡说,这些暗器又没有张嘴说来自玄冥教,你凭什么说使我们的。”华长老道:“每个暗器上面都刻着玄冥二字,还能有错,玄机派和玄冥教同祖同宗,门内都有精通锻造和使用暗器之人,是不是出自玄冥教一看便知。”

  浩轩刚要拉住菲絮,却被她闪躲开,出于苍穹派掌门身份,浩轩没有跟出来,但眼神始终不离菲絮,掌间灵力凝聚,随时准备出手。她跑到华长老前拾起几枚迷魂镖,果真有玄冥的字样,寰宇也走了过来,拾起一个箭弩,他可以确定,确实为玄冥教所造,忽然想起在魔鬼城他和浩轩曾代表玄冥教送了一箱暗器作为谢礼,想不到会出现在这里,如果解释,会更加说不清楚,为今之计,只好一口咬定不是。

  杨长老拾起一支箭,发现打造及其细致,箭头内藏毒粉,外带回钩,平时触碰全然无事,只有射入身体后毒粉才会喷出,心想“如此精密的技术,除了玄机派,恐怕也只有玄冥教了。”

  他又调转见尾,也确实刻了一朵玄冥教的叫花天山雪菊。但是他这个人向来护犊子,他可以怒骂寰宇是叛徒,内奸但绝允许别人说寰宇不是,对待玄冥教也是一样,一般不公开指认玄冥教的不是,所以他没想过当中揭穿,想看看寰宇等人如何应对,便没法一声重新回到了座位上。

  菲絮处于对玄冥教的维护,一口否认道:“刻着玄冥又不能代表什么,我的青菱上如果写着青松二字,难不成就成了青松派的法器,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菲絮此时的反应和头脑让三个哥哥大吃一惊,都暗暗窃喜妹妹怼的好。

  古月派陈长老站起喝道:“强词夺理,就你一个玄冥教的小丫头居然敢在这里放肆,我今日就用你的命替我古月派弟子报仇。”

  “你敢”浩轩、寰宇、焕奕迅速站起,异口同声的说道,寰宇离菲絮最近,一个侧转周身放出金光便将菲絮护在身后。浩轩手持苍龙刀杀气直逼陈堂主,焕奕手中的赤炼枪已是熊熊烈火,三人的气势直压众人,殿内顿时剑拔弩张。

  弘烈王爷赶紧起身说道:“各位各位,大家都是来对抗魔族的,怎么自己先动起手来,而且本王认为,仅凭武器判断,未免有些草率,杨长老你说是不是。”弘烈王爷知道寰宇在玄机派受教九年,此情此景也只有请玄机派长老出来解围了,于是不假思索将杨钩天推出来。

  杨钩天毕竟是玄机派前辈,瞬间明了弘烈王爷的用意。他本来不想揭穿此时,如今被迫只能帮着寰宇等人隐瞒起来。起身捋几下胡子,假意训斥寰宇道说道:“寰宇,陈堂主乃是长辈,你怎能如此无礼,带菲絮退下。”然后又转变了一下语气说道“陈堂门,我刚看过这几个暗器,稍微掌握一点冶炼技术的都可以打造出来,确实不能因此说玄冥教与魔族勾结,再说玄冥教今日只来了这么一个小姑娘,我们和他动手未免有失身份。”

  寰宇拉着菲絮来后杨、楚长老身后,他知道以玄机派在修真界的地位,任何人不敢为难。陈堂主见识过浩轩等人的能力,没打算在这里动手。他本以为他们得知自身真实身份后便不会替玄冥教出头,况且一开始只有一个小姑娘争辩,她便更加放心,谁知她一开口,另外三个人会瞬间恼怒。但如此场面确实有点失了古月派的面子,还好玄机派杨钩天开口给了份台阶,但在他看来气势不能丢,于是顺势说道:“一个小姑娘,我看她那三个没有任何血缘的所谓的哥哥倒是强横的很呢,既然杨长老开口了,我们姑且现将这些暗器暂时与玄冥教撇开关系。先说一下明日对抗魔族之事吧。”

  气愤刚要缓和,忽然一名白鹤派弟子前来,在华长老耳边低头细语一番后,华长老再次变脸,问道:“宇文掌门,听说苍穹派没有遭到来的路上没有遭到魔族埋伏,可有此事?还有莫小公子你有是如何知道青松派会遇到袭击,前去救援,解围的。”

  浩轩道:“苍穹派来寓嘉城途中确实没有遇到任何麻烦,有什么不对吗?”

  华长老道:“各派都遭遇袭击,死伤惨重,为何唯独你苍穹派幸免?青松派得救?”“这你应该去问魔族而不是我。”浩轩冷若冰霜的脸此时越发严峻,似乎能将殿内的空气冷冻起来。

  “我仔细相来,你和莫焕奕都有两重身份,明着是苍穹派的,青松派的,暗地里替玄冥教办事,无非是想借你们的手让同化两派,为玄冥教和魔族所用。”

  寰宇见大哥不愿意多言,便说道:“这个问题我给你解释,两天前军中遭遇地穴狼蛛入侵,另全军伤亡惨重,我们查看过程中发现魔族早在两个月前就已经潜入此城,培养狼蛛,但对付的对象不是普通人而是我们,所以迟迟未出手,我们同潜入的魔族高手交过手,落了下风,那人言后天寓嘉城见,我和大哥推算了各派到的时间,猜出他们要对付的真正对象是仙门众人而非凡人,加之我玄机派第一个到达这里,言说了遭遇袭击之事,所以我们兄妹四人便出城前去接应,才有了苍穹派的幸免,青松派的无事。”

  陈堂主不屑的哼了一声:“说什么仙门一家,发现问题就先解救本派,却不曾通知我们一声。”此话一出,白鹤派、古月派瞬间怨声四起。

  “就是,就是,明知我们可能遇难也不提前知会,诚心要害我们...”

  寰宇礼貌又不失气势的反问道:“敢问我们兄妹四人哪一个前去劝说,你们会相信。”两派面面相觑,自知理亏,便没有多抱怨。

  弘烈王爷见目前僵局短暂缓和,赶紧借势稳定局面,走上前道:“各位,本王虽不知仙门之事,但这里是战场,就应该有军事思维,我们兵家作战向来攻城为下,攻心为上,我想这应该是敌人的离间之计,让我们自乱阵脚,相互猜忌。我们切不可中了敌人下怀。明日之战已是在所难免,我看我们不如商量一下如何应对。领兵打仗我擅长,但仙门战术我不懂,三军不可无帅,我不如你们五派选一个临时总指挥怎样。”弘烈王爷本想让寰宇统领各派,看出他们之间分歧不断,便改变了主意,让他们从中选择一个可信赖的领导人,这样方便明日调动。

  一直保持沉默的青松派的张寒奚第一个发言道:“各位前辈,我青松派各长辈在闭关之中,今日未曾到来,我们这些晚辈自然没有能力领导各派,但家师交代万事听从玄机派前辈安排,所以我们青松派推荐玄机派杨长老暂代仙门临时指挥。”

  白鹤派华长老道:“百年来仙门各家向来以玄机派大宗主为首,就连二十年前攻破玄冥教也是在大宗主带领下完成的,如今大宗主不在,由杨长老代理,白鹤派也没有异议。”

  古月派陈堂主见白鹤派如此表态,也表示愿意听从杨长老调遣,浩轩代表苍穹派也表示支持,就这样达成了难得的一致意见。

  杨长老起身行礼道:“感谢诸位对杨某的信任,定不负所望,一举歼灭敌军。寰宇和魔族交过手,不如让他简单介绍一下各方面情况,我们在制定战略。”

  寰宇首先介绍魔族号称刀枪不入的五千铁骑的情况,并指出若想杀死这些铁骑只有直击印堂内的隐虫,然后说了两次和魔族交手的情况,各前辈笃定和他们交手的绝非同一人,那么魔族可能存在至少两位功法极高之人,其他情况尚不明确。

  依此杨钩天建议明日之战全部有仙门众人出战,两人或三人一组打配合应战,结组凡是以各派内部为准,彼此熟悉,会更加默契,破除五千铁骑。而对于潜在性高手则有各派长老加上浩轩、寰宇、焕奕几人,具体如何,待明日战场上灵活应战。

  初步策划后,弘烈王爷便安排各派休息,独留下了寰宇和杨长老,。而焕奕出殿时故意撞击了陈堂主,挑衅性的说道:“抱歉,急着出恭,没看到你。不过,既然遇到了就顺便说一句,谁要是敢动我妹妹莫菲絮一根头发,我定将他挫骨扬灰,失陪了。”

  青松派各师兄见焕奕如此胡来,公开威胁陈堂主,也只是无奈的摇摇头。不过在心底里并不抵触,若是他一言不发,才是不正常呢。对于焕奕来说没有直接动手而是言语警告,已经是一个进步了。

  “你...”陈堂主气的说不出话来,甩袖离开,对于他来讲,赤裸裸的被一个晚辈威胁是奇耻大辱。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