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七十五章:地穴狼蛛

第七十五章:地穴狼蛛

  /

  当晚浩轩和菲絮便匆忙赶到寓嘉城上空,见玄机伞悬于城池上空,光芒笼罩着整个城池。浩轩想猜到定是寰宇用玄机伞设下结界,便没有冒然闯入,对菲絮说道:“小妹,和你二哥说,我们到了。”

  菲絮点了点头,拿出传音镜说道:“二哥,二哥。我们到了,快出来接我们。”

  这头寰宇还穿梭在伤员之中,隐约听到有人在叫二哥,疲累的脸上露出了欣喜的微笑,不用多想,肯定是大哥和小妹到了。寰宇是非笃定的拿出传音镜,果不其然,听到菲絮他们到来的消息。寰宇兴奋的说:“等一下,我马上到。”

  然后寰宇揣起传音镜,向前小跑了两步便轻盈的飞起,此时他的心情要比脚步更加轻盈。是有家人在身边,万事可安的轻松自在。

  菲絮瞄见寰宇的影子便兴奋这招手,叫着“二哥,二哥”,那股小别重逢的兴奋让这个单纯的妹妹忘记了前方的结界,直接冲了过去。这瞬息间的事情浩轩还没反应过来,菲絮便被弹了回来,只好慌忙从身后接住妹妹。

  寰宇见菲絮冲他跑了过来,紧急中收回结界,可动作还是晚了一步,就在菲絮弹回的那一刹那结界才消失不见。

  寰宇紧张的问道:“小妹,让我看看,伤到哪里了?”

  菲絮在浩轩怀中,有几分不好意思的说到:“没,就是手麻了一下,大哥接住了我。太激动了,忘了还有结界。”

  浩轩和寰宇一同用手指了指菲絮的脑门,三分嫌弃,七分宠爱的说:“你呀!”然后兄妹三人默契的笑了。

  浩轩问道:“现在城内状况如何?”

  寰宇道:“我们用了小妹说的几种方法,有效控制的病毒的传播扩散,虽然药品不全,却也延缓了病情恶化。大哥,你们带了多少药?”

  浩轩道:“苍龙山庄周边药铺、药商的相关药品我都拿了过来。足够千八百人三天的用量。但桉油和天山雪菊只够一天的量,还有眼袋油一时收集不上来,就买了点烟草”

  菲絮道:“我已经让千语百灵传信父亲了,估计这两天便可送来。”

  寰宇道:“那太好了,小妹,你是如何跟父亲说的?”寰宇不知为何,听说小妹传信给父亲变想进一步问问内容,生怕有什么遗漏或者不妥。

  菲絮道:“信的内容是大哥写的,我不过是最后署名和传信,你问问大哥。”寰宇欣慰的道:“大哥写的,那就不用说了。我们先进城送药。”

  菲絮不明其由的继续问:“二哥,你刚刚不是还想知道的吗?怎么又不用说了?”寰宇没有回答,只是和浩轩对视而笑。浩轩问道:“焕奕呢?”“回皇城送信了,明天回来。”

  寰宇直接带浩轩和菲絮来到军医煎熬药的地方,刘军医之前在传音镜前见过菲絮,一眼便认了出来,他提起衣裳前来接应三人,热情的叫到:“圣女来了。”其他军医也纷纷起身相迎,口中呼喊着圣女

  “圣女?”菲絮并不知道这个称呼是在叫自己,抬头问道:“二哥,这里还有圣女,是不是很厉害,我也想见见。”

  寰宇道:“圣女当然厉害了。你想见呀?”

  菲絮点了点头,寰宇变幻出一面镜子递给菲絮道:“你自己看。”“什么呀,镜子里面什么都没有。”

  两句话功夫两拨人便碰面,刘军医说道:“郡王,这就是妹妹,医仙圣女吧,要比传音镜中更加灵巧动人,眼波清澈,乃世间罕见之清纯至善之人。”

  菲絮这才反应过来,众人口中的圣女是至自己,她呆萌的中手指指了指自己,又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镜子,说道:“你们说,我是圣女?”

  “对呀,小小年纪精通医术善解百毒,必定是医仙圣女转世”刘军医说道,其他军医也附和着“对呀,医仙圣女”“医仙圣女”

  寰宇、浩轩听见别人如此吹捧自己的妹妹,要比夸他们还要高兴,内心的喜悦溢于言表,自豪的看着菲絮。菲絮更是开心坏了,笑容比春日的桃花还要招展,还泛着红晕,她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没有,没有了。”

  不远处两名士兵慌忙跑过来询问,是否还有汤药,有几名士兵的伤势又开始加重,需要紧急治疗。几位军医听到这样的消息,脸上一块白一块青,眉头紧锁,像是霜打了的茄子一般,失了生气。

  寰宇道:“各种药草都齐全,你去清点一下伤员,半个时辰后来拿药。”

  “郡王,这....”几位军医被寰宇的话搞的一头雾水,怎么也不明白这寥寥无几的药品何时变成草药齐全了,半个时辰后又如何给伤员送药。

  寰宇看了一菲絮,菲絮明其含义,点了点头,便那顺乾坤袋,将各种草药分别倒在空地上,不一会功夫,几十个小药山突立眼前,周围的军医和士兵先是目瞪口呆,接下来一阵欣喜若狂。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巴掌大的小袋子居然能装如此多的药草,可谓叹为观止。

  然后几位军医带头纷纷跪首感谢:“谢谢圣女,谢谢圣女。”

  这一举动也同样另菲絮措手不及,连忙上前搀扶:“你们快快请起,菲絮授之有愧,这些药草全是大哥购买的,我就是帮着过来而已,况且伤病在急,我们先煎药吧。”

  寰宇也走上前来:“小妹说的对,我们先煎药救人,感谢的话以后慢慢说”

  “对对对,先煎药救人,先煎药救人”

  各军医、和菲絮马上行动起来,称重切割,起锅生火,菲絮一边讲述着煎药制汤药的注意事项,一边和大家一样着手煎药,她指挥其众人的样子完全像是一个小大人一般,看不出任何稚气。浩轩、寰宇在一旁欣赏打量着笑着,寰宇说道:“大哥,你看小妹当起领导人来来还是像模像样的”

  浩轩回道:“可不是嘛,小大人。对了,查到地穴狼蛛的来源了吗?”

  寰宇沉重的摇了摇头,说道:“我带人翻了大街小巷、山林河道,没有任何蛛丝马迹,今夜恐怕又会不得安宁。”

  浩轩道:“若今晚再有异动,反而是好事,我们可以顺腾摸瓜,今晚我陪你守夜。”

  寰宇道:“你们御剑了七八个小时肯定累坏了,一会你带小妹先休息,今晚我守着就够了。”

  浩轩道:“无妨,不过你的给小妹准备点吃的,巳时到现在还没有吃饭,估计她饿坏了。”

  寰宇道:“我知道你们就来不及吃饭,我早准备好了,等小妹忙完带你们去。”

  药煎制的差不多时,菲絮松了一口气,竖起身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才发觉肚子在大声的嚎叫,她摸了摸肚子,安慰道:“在忍一忍,我去看看伤员,就喂饱你们。”

  寰宇见一批药已经完成十有八九,叫到:“小妹,差不多了,我先带你和大哥吃点东西去。”

  菲絮跑了过来,道:“我确实饿了,肚子嚎叫的不停,但我还是想看看伤员的情况,不然,我不放心。”

  “也好,你去看过,我也会安心一点。”

  寰宇带浩轩、菲絮来到伤员军账之中,菲絮小心查看了各类伤员的情况,果然如自己猜想一般,这些地穴狼蛛是经过人培养的,毒性要比一般的蜘蛛大的多。菲絮灵敏的鼻子隐隐臭道一股尸睲味,很是疑惑,环顾看了一眼军账内的士兵,基本是大汗淋漓,她猜想“会不会是自己想多了,难不成这是人员聚集汗水的味道?”

  带着这份疑虑,菲絮进入了重伤员军账,一股刺鼻的腐臭尸睲味迎面扑来,呛的他们咳嗽了几声,长期在营帐内的人凡是适应了这股味道,竟然没有闻出异常。菲絮走到最近的重伤员旁,俯身蹲在,举起那人受伤的缠着纱布的胳膊,轻轻闻了一闻,那浓厚的味道险些将她呛出眼泪来。她脑袋里迅速搜索医书,似乎在哪里看过相关记载,但却一时想不起来,急的她直敲脑袋。

  浩轩一把握住菲絮的手,焦急的问道:“小妹,怎么了?”

  菲絮看了看浩轩,又看了看寰宇,说道:“被地穴狼蛛咬伤的地方,都会散发一股腐臭的味道,并且会随着实践的推移,伤口的恶化,味道也会加重,这种情况我曾在一本书里看过,可现在怎么也想不起来了,我真笨。”

  寰宇安慰道:“小妹,你已经很棒了,伤口来自狼蛛,我嘱咐人留了几只,你看看能不能想起什么?”

  寰宇叫人拿来了装地穴狼蛛的盒子,小心的嘱咐着菲絮要当心,菲絮点了点头,拿出一副冰丝手套,便捏起一只蜘蛛靠近轻闻了一下,果然尸臭味来源于地穴狼蛛,不过问道很轻很淡,极其细微。菲絮又举起那地穴狼蛛,迎着火光照了一番,她发展蜘蛛的脚足处都站着白色的粉末,,换了另外一只也是一样。菲絮捻了捻蜘蛛足上的粉末,思夺片刻,猛然起身说道:“不好了二哥,这是提炼过的尸粉,也就是说这些地穴狼蛛是用药物和尸粉喂养起来的,不仅含有剧毒,更可怕的是含尸”

  尸粉和尸毒这样的词汇,在平时百姓人家,军营之中很少出现,各士兵们被吓的神情慌张,脸色惨白。浩轩,寰宇对尸粉这一词并不陌生,他们立刻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寰宇紧忙问身边的一个领头士兵“那些中毒的尸体停放在哪里,赶紧带我们去看看。”

  “白天中毒身亡的尸体被运送到了营帐外10里处的山区荒野下葬,天黑后的新尸体还堆积在后军账的马场旁。”

  “大哥,先带我们去马场”寰宇道。“嗯”

  浩轩、寰宇等人匆忙赶往马场,一路上陆续还有尸体运送过来。运送尸体的士兵因难以忍受尸体散发的尸臭味,都带上了一块面布。菲絮递给了两个哥哥一人一块手帕遮住口鼻。

  寰宇用灵力探查这些尸体的情况,尚未结束,最里面两个尸体突然抬起紫青的手臂,瞪着没有瞳孔的双目,狰狞的站了起来,浩轩反手拿起背后的苍龙刀,手提刀落,将两句尸体斩杀。寰宇收回灵力道:“果然,这里的所有尸体毫无例外处于尸变的过程中。来人,迅速堆积干柴生火,将尸体焚烧。”

  士兵们接到这条命令和以往有令必行的表现截然不同,听到命令后显示一惊,然后惊愕的左顾右看,瞬间湿润了眼眶,几番迟疑后,为首的一个老兵说道:“不可呀郡王,这些战士背井离乡,征战沙场,若死后还要遭受焚尸,让战士们情何以堪呀?”

  另外一个士兵抱着一具尸体泪水横流道:“我绝对不允许有人焚烧的弟弟的尸体,他生前我没能保护好他,死后定要护他一个全尸。”

  “我也不允许有人毁我儿子的尸体,已经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了,这是要要我的命吗?”

  其他士兵也先后起哄抱怨起来“对呀,客死他乡已是不幸,现在还不能入土为安,让将士们怎么接受。”

  场面一下失控一般,一事怨声四起,哗然一片,浩轩下意识的搂住菲絮,生怕激动的战士们会情绪失控,误伤了她。寰宇极力安抚众人的情绪,解释缘由:“大家的心情我能理解,可是这些将士们都中了尸毒,过不了多久会尸化伤人的刚才那两具尸体暴起已经是事实,我们必须尽快处理。”

  那位士兵的哥哥依旧抱着弟弟的尸体痛苦的摇了头:“不,我做不到,做不到。”

  其他士兵依旧犹豫不定,内心的焦灼与惶恐,失去亲人的痛苦与不安,面对选择的纠结与难过,万般复杂的表情凝聚在一张张愁苦的脸上。

  寰宇能深刻体会将士们的这份痛苦与难言,一时语塞,竟然不知所言,浩轩看出他的为难,厉声说道:“你们现在接受不了焚烧尸体,可否能接受尸化后与自己的家人、朋友、战友刀刃相见,生死搏斗。逝者已矣,生者当自重,若不想失去更多的战友,就马上行动,这会可不是流泪的时候。”

  浩轩的一番话,点醒了那些头脑还有几分理智的人,他们揩掉脸上的泪水,咬着牙关说道:“我去搬柴。”

  他们迈着沉重的步伐搬运一捆又一捆的干柴,每一步都是千斤落地般低沉,然后含着泪水将一具又一具战友的尸体拖上干柴,有一些逝者的家人,挚友还会悲号紧抓着的双手渐渐松开,就这样看着火光中的尸体逐渐燃烧。烈火上偶尔传来几声刚尸化的尸体因被火灼烧的号角和哀鸣,让人更加悲痛。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