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七十四章:暮回皇城

第七十四章:暮回皇城

  /

  寰宇、焕奕出门后,焕奕小声说道:“二哥,烧成那个样子,我可不能保证你妹妹的脸不留疤啊。”

  寰宇道:“我知道,情况紧急只好先骗骗她,不过也没事,大哥和小妹快到了。”

  焕奕得意的说:“我也是想到小妹快到了,才敢那么说的,怎么样,机智吧。”

  寰宇道:“机智,焕奕,我需写一封紧急书信给弘曦皇叔,为了提高效率,不能安排信使传递,所以我想让你帮我送一趟信。”

  焕奕有点不情愿,这两日他和寰宇两天换了三个地方,基本都在空中飞,现在又要御剑回去送信,所以有几分不情愿:“我今晚又要熬夜赶路?”

  寰宇也知道这几日很是疲累,他尽量开导焕奕道:“我知道这几日你跟着我很辛苦,可这边势态紧急,我不能轻易离开,所以只能拜托你.....”

  焕奕不耐烦的说道:“哎呀,好了好了二哥,我又没说不去,抱怨一下还不行,有什么你赶紧写。”

  寰宇欣慰的笑了,拍了拍焕奕的肩膀说道:“谢谢。”

  焕奕道:“我们兄弟之间还谢个什么鬼,快写吧,我还能在凌晨前赶回去。”

  “好”

  寰宇在心底感谢弟弟为自己如此操劳,但他不能再说谢,这样显得太过生疏。他甚至想若思解决完这次危机、玄冥教疑案、五至神器择主等一系列问题之后,带着焕奕一起回到皇城,护佑一方百姓。凡是他能享受的待遇,一定让焕奕享受同样的对待。闲时修仙问道,忙时保家卫国。而且他清楚的知道妹妹寰颖对焕奕一见钟情,若他们能喜结连理,他们将会亲上加亲。

  寰宇简略介绍寓嘉城军情和穴居狼蛛的情况,另外附上菲絮所开的药方,请求迅速征集派送药品并催促粮草的运送。他知道父亲素来作战因粮于敌,擅长从敌人手中抢取粮草以减少长途运粮的耗费,不过此时的对手魔族强大,守城勉强应付,跟本无法夺取。城中粮草紧缺已经不足七日,若是五大门派达到则支撑不了三日。虽然前日皇上接到信笺已经命令人运送粮草,但正常的速度还需七天方能到达,各种事情事发突然,必需马上加急。

  写完信后寰宇嘱咐道:“今晚回道王府你还睡在我的房中,天明就去找母妃直接去皇宫进谏,不必等早朝,我知道你很累,但千万别睡过了。”

  焕奕接过信道:“放心,我大事上啥时候恍惚过。我明天天黑前就赶回来,记得给我准备晚饭,中途我就不吃了。”

  寰宇道:“回来不应急,你现在王府好好休息半天,然后带点烟袋油回来,这个不好弄。其他药草估计大哥小妹会带来一些救急。”

  “也好,我是不是想吃啥都可以跟你母妃说呀?”焕奕问道。

  “不用你开口,母妃自会给你准备的,路上注意安全”寰宇嘱咐道。

  “知道呀,啰嗦。”

  焕奕回道皇城,已过凌晨,四处一片漆黑,一片安静。他动作干净敏捷,丝毫没有破坏这份安静。他清楚的知道大半日的奔波,若是沾了枕头,变会睡死过去,于是强迫疲惫的身体凝神打坐,这样便能始终保持半清醒的状态。

  第二日鸡鸣第二遍,焕奕估计王妃已经醒了,便拿着王府的地图来到念佛堂,果真,弘烈王妃早已诵上了早课。焕奕轻巧了两下门,说道:“伯母,二哥让您带我去皇宫送信。”

  弘烈王妃闻声转过头,神色有几分紧张,但语气还算平稳的问道:“是有什么要紧是吗?现在太早,等早朝我再带你去,我先吩咐人给你做点吃的。”弘烈王妃虽然也心急,但不忘礼数。她猜到,焕奕此时过来肯定是连夜赶回来的,身体消耗极大,肯定是饿了,于是这样安排。

  焕奕道:“确实要紧,二哥说天明就进宫,不必等早朝”。

  听焕奕此言,弘烈王妃立刻警觉的意识到定是事态严重,才会如此紧急,赶忙放下木鱼,说道:“我们现在就走。”

  “我御剑带您。”

  焕奕同弘烈王妃御剑前往皇宫,这是王妃第一次在空中俯视整个皇城,蔚为壮观,不禁赞叹,不过心底也有少许害怕,双手握的很紧。“伯母,你比那个刘县令厉害多了,上次那个刘县令捂哈叫唤,不敢睁眼,您没看那架势,简直怂死了。”

  弘烈王妃道:“说实话,我也有几分害怕。不过俯视皇城的感觉好是不错的。再前面就是皇上寝殿,我们跃过这到墙便下来走几步,直接落在麒麟殿前恐怕不好。”

  焕奕道:“什么好不好的,都啥时候了,还管这些。”焕奕丝毫没有听弘烈王妃的建议,带着他径直飞向麒麟殿,下落之中,便惊动了锦衣卫,一个人忽然喊道:“什么人,胆敢私闯皇宫。”话音刚落,便有好几支箭从四面射来。

  焕奕紧忙护住王妃,一招青松迎客,将数支剑纷纷击落,口中骂道:“你大爷的,没看见是弘烈王妃吗?”

  弘烈王妃一般深居简出,即便是来皇宫,也不过是找后宫的而几位娘娘叙旧,从未来过麒麟殿,所以这边的锦衣卫并不认的。他们全当是闯宫贼子在信口开河,锦衣卫首领道:“一派胡言,弘烈王妃从不涉足麒麟殿,给我杀了他们。”

  “慢着”弘曦皇帝自上次对焕奕印象极深,瞬间听出是焕奕的声音,便赶忙开门阻挡,焕奕道:“叔父,还好你出来的,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收拾他们。”

  焕奕此话一出,弘曦身边的大太监脸色都变了,弘烈王妃也紧张起来,生怕焕奕不羁的言行触犯龙颜说道:“臣妹参见皇上,焕奕他...”。

  王妃刚要替焕奕解释,弘曦便用手示意不用多说,其他人来不及思考着少年的话,纷纷跪地行礼道:“参见皇上。”

  弘曦道:“都起来吧,这确实是弘烈王妃,而这位是清平郡王的弟弟,以后他若进宫,不必阻拦都退下吧。”

  弘曦知道弟妹清晨便带焕奕进宫,肯定是有要紧之事,赶忙问道:“焕奕,军中是不是出事了。”

  焕奕道:“算是吧,这是二哥让我给你的信。”

  弘曦皇帝接过信笺,一目十行扫完所有内容,道:“老桂,传我口谕给尚食局,照这个单子迅速准备药材,并拟旨颁发全国范围内征集烟袋油,上交烟袋登记在册,日后补还。”

  “是皇上”

  “邓敏成,你带一队禁军快马加鞭赶送前两日前派发的粮草,务必提高运粮速度。”

  “是皇上。”

  简单安排完毕后,弘曦皇上问道:“焕奕,寰宇还说什么了?”

  焕奕道:“大哥让我以尽快的速度带回一些救命的烟袋油,其他药材我大哥已经送了过去。”

  弘曦道:“好,我这就再加追一道圣旨,征集烟袋油,你先回王府,一炷香内我定让人把东西送过去。”

  两道圣旨急下,全京城沸沸扬扬,大街小巷几十个士兵奔跑这敲锣:“紧急通报,紧急通报,西境突遇地穴狼蛛,战士急需烟袋油解毒救命,有吸食旱烟者速速献上,日后必有重赏,紧急通知,紧急通知....”

  老百姓突然听说自己抽了几年眼袋中存留的烟袋油,可以就战士们的性命,争先恐后的去献烟袋,几处征集点都挤满了举着大小不同烟袋的人,有的老人竟然拿出来三根烟袋。

  “大家不要挤出,一个一个登记造册,一个一个来。”士兵们勉强维持这秩序,人群里有人带头喊道:“还登什么记,前方战士危在旦夕,这烟袋先送去在说。”

  “对呀,别登记了,也许我这根烟袋就能救我战场上儿子一命呢,先拿去。”

  更多的人也纷纷喊着,捐献不必登记,还有的百姓带头人帮忙收集起烟袋,说着:“来来来,这里也可以,我们放下烟袋的就走,不要影响后面的人。”

  士兵们见百姓热情如此之高,不顾及什么圣旨上说的登记在册,也跟着直接收起烟袋来。不出一炷香,王府前推来三车烟袋。尚食局和太医院的人在此等候,手中拿着铁丝,小木棍剔出烟袋内稀少干枯的烟袋油,这工作费力又不见成效,越急越提不上速度,大部分粘在烟袋壁内提不出来,还有的提出来粘在铁丝和木棍上,有的烟袋只能提出小黑油块。

  弘曦皇帝下旨推了今日的早朝,也来到王府前,见到此情此景,急的来回打溜,说道:“你们就没有别的办法吗,这得到什么时候。”

  “回陛下,烟袋管壁细小,眼下我们只想到这一种办法抽出烟袋油。”一个为首的太医回答道。

  焕奕吃过早饭,本想如寰宇嘱托,休息半日,又想到弘曦皇帝说一炷香内送到王府前,便也是心急的睡不下,于是来的王府前,正好看到皇帝在打溜,太医和尚食局的人费力的掏着少的可怜的烟袋油,不解的问道:“你们这是干嘛,这办法也太蠢了吧。”

  “掏烟袋油呀,你闲我们蠢,要不你试试”一个尚食局的人没好气的回答。

  焕奕切了一声,拿起一只铜烟袋,两头看了一下,问道:“这烟袋油主要集中在什么地方?”

  刚才那个人翻了个白眼道:“烟袋管中,连这个都不知道,还站在这里说风凉话。”

  焕奕一听在烟袋管中,不屑的笑了一笑:“我就说你蠢了,怎么样,所有人都别干了,眼袋油沾的到处都是还投不干净的。你们把所有的烟袋嘴和烟袋头拿下,剩下的事归我,就放我脚下就行,再给我拿一个大罐子,能封口的那种。”

  焕奕此话一说,那些人三分惊讶三分怀疑的看着他,有点犹豫要不要听这个黄毛小子的,弘曦皇帝道:“照焕奕说的来。”

  皇上的一句话胜过焕奕的十句话,这些人迅速将手中的铁丝、细木棍放到身前的碗中,拔起烟袋嘴来。刚刚那个和焕奕抬杠的人,不情愿的给焕奕拿来了一个大封口罐子。

  焕奕见眼前已有百十来根烟袋,便展臂运转灵力,将所有烟袋管抛向空中,百十来铜的、铁的烟袋管根根竖立,焕奕手腕上下挥动,另细微的灵力穿梭其中,然后便将过滤出来的琥珀色的烟袋油导入那个大封口罐子。

  众人目瞪口呆,叹为观止,甚至不敢相信。弘曦紧锁的眉头舒展了几分。

  焕奕依此法将两车烟袋中的烟袋油尽数导入,才不过刚要装满那个罐子,焕奕说道:“叔父,就先这些吧,我御剑去,空怕也只能带上这些。若再有烟袋,你就派人整车送过来,我会处理的。”

  弘曦皇帝连连叫好,这一修真界的小伎俩在他们普通人看来无比神奇,也由此刚加喜欢焕奕了:“好,好,好,焕奕,你真是我们龙舟的天才救星,此事过后,我定会好好赏赐予你。”

  焕奕道:“啊...?赏赐?还是就算了,我啥都不缺,再说我帮的是我二哥。我先走了。”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