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七十一章:边境危机3

第七十一章:边境危机3

  /

  寰宇见菲絮果然不负他的期望,认识这穴居狼蛛,就忍不住问道:“小妹,被咬了怎么办?”

  菲絮道:“有一种圆蛛,专门吸这穴居狼蛛的毒素,放在咬伤的地方就可以,但估计一时半会找不到。这样如果是刚刚咬伤的人,就在伤口处做十字切开,用银针针灸后再用火罐将其毒素拔出就可以了。但如果伤口已经出现淤紫硬化的现象,需要用高温将毒素杀死,将烧红的木炭放上在伤口上烤,虽然会被烧伤,但可以清除毒素。如果受伤超过两个时辰,毒素已经侵入肺腑,必须服用崎浮山百草汤,四个时辰后我就不确定了。我还没有亲眼目睹着穴居狼蛛,具体毒性如何,不敢过早下结论。”

  寰宇道:“小妹,你快穿衣服,那个百草汤怎么熬,你跟军医说,我先吩咐人用高温杀毒。一会,不一百数左右我回来找你,你不要离远了。”

  浩轩见寰宇形色紧张,已然猜到那边的情况可能是火烧眉毛的状态,同时他也敏感的察觉的和菲絮可能需要亲自去一趟那边。于是说道:“小妹,你起床收起下行礼,我去厨房拿饭。”

  菲絮不解的问:“收拾行李?我们回家吗?”

  浩轩知道菲絮所说的家是玄冥教,心里自然飘过一阵阴风,但他尽量不好这份不悦表现出来,说道:“你二哥那里,可能需要我们。”

  寰宇这边迅速安排人手道:“焕奕,你去叫军医,告诉他们带着银针和火罐,然后你御剑带过来一人同小妹回话。”

  “好”,话音刚落,焕奕一阵烟云般离去,寰宇赶紧组织没受伤的士兵道:“伤员现在分开,被咬伤还未出现淤青的人员在一到五个营帐,准备拔毒,出现青紫色血瘀道受伤不足两个时辰的,到六到十个营帐中,两个时辰以上的按次序往后排。  郑峰你带领一部分士兵找木炭生火,用炭火炭烧六到十个营帐中的伤员,为了杀毒,必须狠心烫到位,让兄弟们一定要忍住。”

  郑峰道:“好,郡王放心。”

  初步安排完毕,焕奕带着刘军医先行到达,刘军医道:“郡王,听说你得到了解毒之方,快快说来。”

  寰宇问道:“带纸笔了吗?”

  刘军医连连点头:“带了,带了”

  寰宇掏出传音镜,说道:“小妹,你在吗?”

  菲絮刚拿起筷子,听到寰宇的声音,连忙放下说道:“我在,二哥。”

  寰宇道:“小妹,这是刘军医,你跟他说一下如何拔毒制作崎浮山百草汤”寰宇将传音镜递给刘军医,刘军医大吃一惊,他从来没有见过镜子可以对话交流的,犹豫激动,有略微有些颤抖。

  菲絮说道:“这样如果是刚刚咬伤的人,没出出现淤青的话,就在伤口处做十字切开,用银针针灸,再用火罐将其毒素拔出,火罐拔毒一刻钟左右,然后敷上一点抗炎镇痛的药物就可以。”

  刘军医问道:“任何抗炎镇痛的药物都可以对吗?”

  菲絮回复道:“对,出现淤青硬化的地方,需要用高温将毒素杀死,这个我告诉二哥了,你们准备一些烫伤的药物就可以。但被咬伤二两时辰以上的,需要服用崎浮山百草汤,内调外服同时用,我念药名你记下来。”

  刘军医在心底里钦佩这个小姑娘,他活了大半辈子,进然还抵不过一个小姑娘见多识广,很礼貌的说道:“姑娘,您说,我记着。”

  菲絮便一味药一味药的念:“野菊花5g、鱼腥草10g、金银花5g、地花椒10g、白化蛇舌草5g蒲公英血见愁天山雪菊10g...”.菲絮一连说了二十几位药,越说刘军医脸色越凝重菲絮说完以后,解释道:“如果伤员众多,这二十六位药按照相应的比例,放在大铁锅中猛火煎熬半个时辰,取出喝的汤药,然后加入松节油、桉油、丁香罗勒油、烟袋油,再熬一刻钟敷在伤口上”

  刘军医为难的说道:“败酱草、血见愁、蛤蟆草、藏红花、天山雪菊我们这里都没有,我用一些功能相近的草药替代可以吗?”

  菲絮道:“若替换,效能会大打折扣,不到万不得已尽量不要替换。”

  刘军医又继续说道:“你说的后几种油,军队里也全没有,就拿烟袋油来说,我们的收集多少抽旱烟的烟袋呀?”

  菲絮突然也意识到大量的眼袋油一时根本无法找寻,于是说道:“这四个油外服很重要,如果眼袋油不好找就找来旱烟包干放进去,多放一点便是可以临时代替缓解毒性,但要彻底解毒,这四种油缺一不可,一会我跟二哥商量一下。”

  刘军医皱着眉头说道:“我先去准备其他药物,你跟郡王商量。”刘军医再次将传音镜递给了寰宇,道:“郡王,药物不足我们先有啥用啥,缓解病毒,你们先商量着吧。”

  寰宇道:“带人去各个街道的药铺,应该还遗留不好药材。”寰宇接过传音镜继续道:“小妹,把传音镜给大哥。”

  还未见到浩轩,就听见浩轩回复说:“我在呢,有什么需要你可以直接说。”

  寰宇商量着道:“大哥,我知道苍穹山庄实力雄厚,我想先借你那边银两购买大量的军用药物伤药和解毒药物,等事情过了,我一定让皇叔父双倍还给你行吗?我这边会派人全国收集那四种外敷的药油,有劳大哥尽快带小妹过来帮我。”

  浩轩道:“兄弟之间谈什么借,你需要多少?还有你那边除了穴居狼蛛,是不是还有别的事情。”

  寰宇点了点头:“黄河流域蝗虫泛滥,又引发病疫,流民、灾民泛滥,西部边境魔族入侵,。他们用隐虫制作了五千铁甲,刀枪不入,就连焕奕的魔光赤炼枪都杀不死。皇上已经派出八十五名御林军携金箭和御函前往五大门派,八十世家求救,估计明日就能到你那里,大哥,你先帮我采购药材,就要治疗蛛毒和一些治疗刀剑伤的药物,小妹都知道。如果可以今晚就御剑来寓嘉城,我这里十万火急,每个时辰都会有战士死去。”

  焕奕拿过镜子说道:“对呀,大哥,你们的快点过来,我可不想被蜘蛛咬。还有传音镜你拿着,免得紧急联系时小妹又在睡觉。”

  浩轩道:“我知道了,跟寰宇说,今晚必到。”

  同浩轩菲絮对完话,寰宇调着的心稍稍松了松,说道:“焕奕,你既然害怕蜘蛛,就先回房间,不过要检查一下再休息,我需要调查一下蜘蛛的来源。”

  焕奕道:“我再怕也不能让你一个人呀,我陪你。”

  寰宇欣慰的笑了笑,发自内心的说道:“谢谢”

  焕奕过来就打了一拳在寰宇肩膀上:“搞什么鬼,还说谢谢。”然后兄弟二人相视而笑。

  士兵们兵分七路,一路配合军医施针拔毒,聪明的也渐渐开始加入火罐拔毒一行;一路帮着生火,用木炭帮着同伴杀菌,每每听到火红的木炭汤烧皮肤的刺啦声混合这同伴嚎叫的呻吟,他们的心一剜一剜疼痛,有的甚至闭着眼睛拿起炭火;一路帮着军医们熬煎伤药,并随时观察各类病情转变情况,即使调换伤员的位置;一路将死去的伤员抬出,他们怀着沉痛的心情安葬自己的战友同胞;一路沿街道收集店铺遗留下来的药材,一路排查穴居狼蛛,将每个士兵的铺盖都晾在临时搭的绳干上晒;一路则跟着寰宇查询穴居狼蛛的可能性来源。

  大军在寓嘉城已经镇守十日有余,从未发现这种毒蜘蛛,也未听说过这一代有这种毒蜘蛛,不然,军医不可能不认识。而他和焕奕来到寓嘉城中便设下结界,任何人都无法靠近,更别说飞禽走兽或是蚊虫蜘蛛,连靠近都不得。只能说豢养这些毒蜘蛛的人早在昨日前就潜伏在城中。于是带着士兵先排查军营,然后以军营为中心四散排查,街道、破旧的房屋、到田园荒野。

  忽然郑峰紧急来报:“郡王,郡王,弘烈王爷叫您快速回去,让我代替您排查。”

  寰宇连忙问:“又发生什么事了?”

  郑峰说道:“郡主也被咬伤,在脸部,她说宁愿死也不接受在脸上动刀留伤。”

  寰宇甚至这穴居狼蛛的毒一刻也不能耽搁,时间越久危险越大,和焕奕二话没说便赶回军营。

  莫寰颖脸上的咬伤已经由原来的两个小红点演变成青紫色淤青,这也就是说需要炭火高温消毒,军医们费尽口舌,寰颖就是不肯。

  弘烈王爷气愤道:“龙寰颖,接受治疗,这是军令。”

  龙寰颖由于半边脸肿胀,口齿已经不在清晰,依旧竭力劝父亲道:“父王,你真的不知道容颜对一个女孩子有多重要,这烫下的半个脸的疤痕,会让我生不如死的,所以我就算是死也不接受。”

  弘烈王爷轻声道:“父王像你保证,不会让你脸上留疤的,我一定请便天下名医为你医治脸上,我们先保住命再说,来人给我按住郡主。”

  龙寰颖抽出一把匕首防御颈部,含泪说道:“父王,我本来还有几个时辰的时间,你若逼我,我现在就死给你看。”

  寰宇推门进来,吼道:“把匕首给我放下。”

  寰颖听到哥哥的声音,放下匕首哭着朝寰宇跑过去道:“哥哥,我不要,我不要。”

  寰宇一面拍着妹妹的肩膀,一面看着火盆中烧红的木炭,脑海中想象这举着这木炭在白嫩的脸上烧汤的情景,心里一惊,安慰道:“没事的,有哥哥在,一切都没事的,你先坐下。”

  寰宇扶着妹妹坐下,后对焕奕说:“焕奕,记得你的火行术中有一种琉璃净火对吧。”

  焕奕道:“父亲说火是世间最纯洁之物,可以燃尽一切污秽。而琉璃净火则是火中最纯净,不过我只练到二成,不如七月流火用的熟练,怎么了?”

  寰宇道:“你去火盆便感受下炭火的温度,看看你的琉璃净火能达到吗?”

  焕奕走到炭火旁边,用手直接握住捡起一块炭火,闭着眼睛感受温度,另外一只手握住泛着蓝光的琉璃净火,一次比较。这一动作弘烈王爷、军医、寰颖看呆了,没想到有人居然直接握住炭火,毫发无损。

  寰颖问道:“大哥,他不怕烫吗?”

  寰宇笑道:“他就是火中长大的,自己的法器都是在火山熔浆里拿到的,区区炭火根本不放在眼里。”寰宇看到妹妹的额头已经冒着汗水,知道这是过度疼痛导致身出的虚汗,用衣袖帮他擦了擦道:“在忍一忍,一会就好。”寰颖努力点了点头。

  焕奕放下手中的木炭,拍了拍手中留下的灰尘道:“二哥,这个温度,一成琉璃净火都不到。”

  寰宇说道:“焕奕,那你就用琉璃净火帮寰颖驱毒,把握好温度。”

  然后转身对妹妹温柔的说:“让焕奕帮你祛毒,不会留疤的,不过你要忍住疼。”

  焕奕道:“二哥,我可以祛毒,但可不保证不留疤呀。”

  寰宇立刻警觉的看了焕奕一眼,使了个眼色让他改口。焕奕转念一想,菲絮马上就到了,就算留下疤也没有事,于是假装贫嘴的说道:“要想不留疤,你的叫句四哥才行。”

  寰颖气的瞪眼:“你趁火打劫。”

  焕奕道:“错,我这叫借火打劫。”然后结了个三角火印,玩弄着琉璃净火,问道:“你到底叫不叫。”

  寰宇心里很佩服焕奕的话语转换,简直天衣无缝,于是配合道:“妹妹,你就叫的一句四哥,好汉不吃眼前亏,让他占一次便宜便是。”

  寰颖不服气的叫了声:“四哥,行了吧。”

  焕奕贫道:“好妹妹,四哥这就帮你祛毒,你忍一忍啊。”

  寰宇闪开位置让焕奕坐在寰颖旁边,焕奕将手慢慢移动到龙寰颖脸庞,柔缓的放出琉璃净火。不足一步的距离,焕奕突然发现原来这位看似蛮横的郡主长得如此俊俏,眉眼都带了一股英气。

  所说是不足一成的火力,但也不是寻常人家可以承受的,龙寰颖只觉得脸部像被火烧刺痛,灼烤着,不过这强大的火流无形中神奇的化作一股暖流流进了龙寰颖的心中,这个没有礼貌、不知礼数的狂妄少年,是如此的特殊,如此的有吸引力,要比每日对她毕恭毕敬的将士们强上不知几百倍。他可以放肆到让自己叫他四哥,但她并不觉得恼怒,而是觉得十分有趣。

  火烧的刺痛加上原有肿胀僵硬的疼痛,寰颖的汗水如黄豆般滚流而下,弘烈王爷在一旁心疼的拿着白毛巾一遍又一边的擦。寰颖咬着牙强忍着,但不时会因为难以忍受炙烤闪躲一下,不过焕奕会迅速跟上,这时没有那么强势的训责,而是温柔的安慰道:“在忍一忍,马上就好,紫青已经退去大半了。”

  这一句温柔的安慰,寰颖差点流出泪来,她咬着嘴唇点了点头。又过了一会焕奕收回了手,说道:“好了,军医你包扎一下。”

  寰颖现在半边脸红的像火,肿的如同包子,中间被咬伤的地方被琉璃净火烧的有点溃烂她勉强说出话来:“让我看看在包扎。”

  弘烈王爷和寰宇都很为难,他们知道寰颖要是见了自己的脸成了这个样子,肯定难受死了。焕奕看到两人脸色难看,不客气的说道:“看什么看,脸都肿了有什么好看的,等痊愈了你在看,包上包上。”

  让弘烈王爷没想到的是寰颖居然听话的点了点头,没有任何恼火的意思。不知这个狂妄的少年成了寰颖心中一片净火,神秘而美丽,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条件反射一般听话。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