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六十八章:久别重逢3

第六十八章:久别重逢3

  /

  短暂的相聚还未来得及体会重逢的喜悦便又要面临着分离,王妃拉着寰宇的手泪眼朦胧不知所言,寰宇双手握住母亲的手道:“母妃放心,我一定将父王和妹妹平安带回来。”

  焕奕看到二哥和母亲依依惜别的场景,鼻子一酸,朦胧的回想自己母亲的样子。皇上道:“我为你准备了五万大军,明日清点完毕就前往寓嘉城支援你们,对了既然在军中,自然不能总是兄弟相称,我见焕奕昨日枪中带火,就封他为赤火将军吧,辅佐你退敌。”

  焕奕并不明白赤火将军是什么头衔,反倒觉得自己和曾经用的赤火枪同名,还有兴许不愿意呢,寰宇见焕奕没有反应,说道:“焕奕,快些龙恩封赏。”

  焕奕啊了一声,不明不解的说道:“谢龙恩。”然后问道:“二哥,赤火将军是什么鬼,跟我的枪一个名。”

  寰宇解释道:“原则上具备领兵一万资格的人,只要你一声令下,他们便唯命是从。但你的听主帅的整体安排,军事上的事情,我们一边走一边跟你讲。”

  然后寰宇给皇上和王妃行礼道别,便和焕奕御剑飞往了寓嘉城。

  “弘烈王爷,怎么打输了四场战,现在连出现都不敢了吗?战士们”魔族一个身材魁梧,满脸连毛胡子的将军在城外叫嚣道。他的一声令下,其余士兵开始的羞辱式的叫嚣。

  “叫你战,你就战,扭扭捏捏不像样,像什么?”“像绵羊,咩咩....”

  “龙舟将领各个怂,畏首畏尾不敢出,像什么”“像乌龟,怂.....”

  “紧闭城门不见人,羞羞哒哒不敢出,像什么”“小姑娘,咦.....”

  还有一些更为难听的挑衅话语,直接口出糟粕,破口大骂,简直不堪入耳。

  几次交手,弘烈王爷发现这五千铁骑虽攻势凶猛,刀枪不入,但灵活性上显然低于普通士兵,他们擅长平地作战而不适合攀爬攻城,所以在没有破解五千铁骑的对策之前,弘烈王爷命令士兵镇守城池,出城迎战。

  而整座城池也不过是一座象征性的空城,里面的黎民百姓早就疏散逃离。说实话,在心底,弘烈王爷并没有战胜魔族的信心,他现在唯一能做的是在这里死守,能守一天算一天,当寓嘉城破之时,也是他命丧之日。城中的三万将领跟随王爷多年征战,也同样抱着视死如归的决心。

  一个身着戎装面目英气的女孩气的眉毛都立了起来,对着城下叫到:“小姑娘怎么了,今天就让你们知道小姑娘的厉害。”此人便是弘烈王爷的女儿,寰宇的妹妹龙寰颖,也是目前军中的少帅。

  城下十分不屑的咦了一声,这声咦要比刚才那些羞辱性的叫嚣更让她恼火。她叫到:“开城门,我要出战。”

  身边的将领赶忙劝阻说:“少帅,王爷下令死守城池,任何人不准出战。”

  龙寰颖道:“我不管,我今日一定要亲手杀了那个大胡子,开城门,”

  龙寰颖令一声令下,带着三千士兵便来到城门,威迫守门士兵打开城门。面对少帅的指令,他们不敢造次,一边派人禀告王爷,一边打开城门,之后又迅速关上。

  魔族大胡子将军道“哈哈哈,来的正好,女将军抓活的,其余一个不留。”

  大胡子将领只带着一千铁骑亲自迎战,但那些铁骑身穿黑色的铠甲,身材魁梧,带着黑色的铁面具,几乎是一挑一个士兵,三下五除二,女将军带出的三千将领所剩无几,而她直接和敌军大胡子将领马上过招,也渐渐不落了下风。

  寓嘉城上将领一片躁动,纷纷请命:“王爷,派我出去救回少帅。”“王爷,我去”“我去”

  弘烈王爷态度坚决的道:“谁都不准去,谁要是没有我的命令再敢打开城门,斩立决。”

  将领争论到:“可是少帅她”

  弘烈王爷说道:“她怎么,违抗军令,擅自出城,就应该知道这样的代价。况且我身为一军之主,岂能为句救自己的女儿让将士们白白送命。”

  王爷态度坚决,语气强硬,心内确实波涛汹涌。在他那里寰宇离家多年生死未卜,小颖已经是他唯一的孩子,如今面临战死沙场,内心如千刀万剐一样疼痛,他此时好后悔带着唯一的女儿来到这危险的战场。

  那大胡子将军和小颖打斗了几十回合道:“果然虎父无犬女,郡主,好枪法。不过那带出的三千士兵可没有你这么幸运了。”

  小颖转头看到自己带着士兵纷纷倒下,愤怒难忍,她此时突然意识到自己错了,因为一时冲动害的这么多将领送了命。此时将所有悔恨集中在一起,抱着必死的决心和大胡子将军打次打斗起来:“我要你血债血偿。”

  此时小颖和大胡子将领被一千铁骑围在中间,见小颖泪中带着怒火,故意刺激道:“呦,我们的郡主生气了,既然你生气了,我就不陪你玩了。”

  大胡子将军收起自己的狼牙棒,手冒一团黑气锁住这小颖的喉咙,她感到四肢麻木动弹不得,就这样毫无还手能力的上了大胡子将军的马上。

  龙寰颖感到无比羞耻恼怒,原来这个大胡子本可以一招制服她的,但是却跟自己过着数百招,简直是那她当猴耍。龙寰颖气势不减的问:“你敢耍我,有本事杀了我。”

  大胡子啧啧了两声道:“别张嘴闭嘴杀杀杀的,长得如此秀气动人,又是巾帼英雄,我怎么舍得呢。”然后高声喊话道:“弘烈王爷,我想你可以重新考虑一下我们旻宣王的邀请了。归顺我们魔族,你的王位、爵位、地位不变,而且魔族和龙舟统一之后,你将受到更多人的爱戴。然后我们携手将周边那零碎的小国统统灭掉,称霸为王,一统天下。”

  龙寰颖道:“我呸,你的嘴好臭,赶紧闭嘴,恶心到我了。”

  弘烈王爷道:“我生是龙舟的人,死是龙舟的鬼,你若敢伤小女,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大胡子将军到:“不要这么决绝,这样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郡主我一定好生招待。但要是三天后你还灵玩不灵的话,这么漂亮的脸蛋就要慰藉一下我的五千将领了。”

  然后他用他的长满胡子的脸在龙寰颖脸上又闻又臭,甚至还故意往脖子里扎亲了几口。龙寰颖动弹不得,气的骂道:“你这个混蛋,走开,我一定杀了你”

  大胡子又故意躲蹭了两下道:“弘烈王爷,今日我正好用空,就在两军阵前亲热一下郡主,兴许你归顺了,就是我的岳父呢。”

  弘烈王爷脸胀的通红:“你混蛋,两军阵前如此轻薄,禽兽不如。”

  龙寰颖含着泪水道:“父王,杀了我,杀了我。”

  阵前受到如此轻薄,龙寰颖小颖觉得是最大的侮辱,而且她深刻的明白,若自己不死,会令父王受制于人。

  弘烈王爷也明白恐怕无法救回爱女,自己的女儿就算被自己一箭射死,也决不能让人凌辱致死。于是他果断的抢过一把箭道:“我龙弘烈的女儿,就该有如此魄力。”拉满弓便朝小颖胸口射了出去。

  龙寰颖道:“谢父王,女儿不孝,来生还愿做你的女儿。”然后从容的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空中突然闪出一红一黄两道强光,黄光挡住了飞来的急箭,红光中夹着火气直奔大胡子将军,将他从马上打落,而他不但没有恼火,而是神秘的微笑道:“你们终于来了。”然后不愠不恼的收兵回营。

  焕奕抱着小颖,飞回城楼,寰宇善后,并抛出幽变玄机伞设下结界。龙寰颖刚本来抱着必死的决心,忽然被一个身穿红衣的英俊少年救下,脸上泛出了少有的红晕,她直勾勾的看着抱着他飞翔的少年,心跳扑通扑通的响。

  回到城楼后,焕奕揭开龙寰颖的穴道,问道:“没事吧。”龙寰颖小颖不好意思的低头摇了摇。寰宇封好结界后赶到弘烈王爷身边,跪下道:“父王,孩儿救援来迟,还请父亲降罪。”

  弘烈王爷在寰宇从天而降的那一刻就觉得少年似曾相识,脑海中闪现寰宇的身影,如今见此人如此称呼,更是确定无疑,他眼含泪水,声音颤抖的问道:“你是宇儿,我儿宇儿。”

  寰宇道:“是,父王,我是寰宇。”

  在父子两还满怀深情的相认中,焕奕突然不识趣的大声骂道:“你这个人怎么那么狠心,要射死自己的亲女儿,虎毒还不食子呢。”

  焕奕这一喊,打断了所有含情脉脉,龙寰颖一把推开焕奕道:“你懂什么,父王是为了我好。”然后跑向了寰宇和弘烈王爷道:“大哥,你终于回来了”她毫不犹豫的扑向了寰宇的怀里,泪流不止,刚才奋勇杀敌的英气,慷慨赴死的豪情全然不见,而变成一个弱小的妹妹。

  焕奕全然不理解这种这是什么好,射死自己。心里念叨:“什么鬼,疯了。”

  寰宇抱着怀里的妹妹,心疼的说道:“是哥哥不好,让你受委屈了。”

  龙寰颖摇着头道:“没,没有,就是太想你了。”小颖刚在寰宇怀中获得一点温暖,忽然想到刚刚违抗军令,打开城门害的三千士兵丧命,推来寰宇,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转身跪下道:“父王,孩儿违抗军令,害三千将领丧命,甘受惩罚。”

  弘烈王爷虽心疼女儿,父女情深比不过军法难容,说道:“三千士兵的性命,你万死难赎。”

  其他将领见王爷如此说话,下的纷纷跪地,替寰宇求饶:“王爷,念少帅是初犯,就饶了她吧,况且郡主身为女子披甲上阵,不知振奋了多少将士的气势,就算功过相抵了。”

  “王爷,少帅出战也是为了龙舟,为了三万将士的尊严和脸面,就绕过少帅这一次吧。”

  “王爷,少帅身穿戎装,拼死沙场,就算有过,罪不至死呀。”

  焕奕看到眼前情景更加火闹,上前问道:“怎么,刚救回来的女儿,你再一箭刺死不成,哪有你这样的爹。”

  焕奕这句话让弘烈王爷心中一颤,他何尝不想疼惜爱护自己的女儿,他即使有一万个不舍,在三军面前也不能姑息这种违反军令的人。

  寰宇拉住焕奕道:“焕奕,你不知情,不要干预军中事宜,”

  焕奕难以置信的问道:“他是不是你妹妹,若是小妹和大哥,早灭了那大胡子灭了几百回,这到好,救回来还的死,哼”。焕奕不解的摇头苦笑。

  寰宇道:“军中和家中是两回事。”

  弘烈王爷道:“看在众将领为你求饶的份上,就先饶过你这一次,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受,免去你军中少帅职务,领一百军棍。”

  龙寰颖跪道:“谢父王。”

  寰宇跪下道:“父亲,我作为您的长子,上阵杀敌的本应是我。是妹妹带我履行了本该属于我的职责,所以今日愿带小妹领一百军棍。”

  龙寰颖道:“不,哥哥,我自己犯的错我自己接受,不需要你代替。”

  弘烈王爷知道一百军棍对于小颖来说恐怕过重,如今寰宇愿意代劳,既可以不违背军令,亦可以保护到小颖。一个女孩身穿戎装在军中奔走,不分昼夜的抗敌,又怎能不令人心疼,于是道:“你愿代领也好,但龙寰颖也决不能轻饶,你们一人五十军棍,此事不容再议。”说完弘烈王爷便转身走了,他不忍眼看着儿女受罚,于是选择走开,四名执刑将领已经搬来了受刑的长凳。

  寰宇、寰颖一同道:“谢父王。”

  焕奕不解的拉住寰宇道:“二哥,你在干什么呀,自己讨打?学大哥吗?”

  寰宇道:“焕奕,我还没有跟你讲到军中纲纪的事情,以后慢慢跟你讲,但今天你不要干预,也不准用法术捣乱。”寰宇警告说。

  焕奕没有好气的说道:“好,我不懂,我什么都不懂,这军中的破事我也不想懂,你要是以后天天让我在这里看你挨打,那我就走了。”

  焕奕此时真的理解不了什么叫军中纲纪,军令如山,更理解不了女儿落难不去营救而选择一箭射死,救回来后好要将什么军法处置。离散十五年的父子相认先请五十军棍,在他看来,一切都是那么的反常,那么可笑,那么难以置信。

  在焕奕的世界里没有家国的概念,只有家的温馨,没有集体的观念,只有亲人的情感。他甚至不懂二哥寰宇谈的守护天下苍生做什么,在他的世界里,守护好自己身边的人就够了。

  他站在城楼远远的望着远方,听着一声一声的军棍拍打的声音,一下,两下,三下.......十五军棍下去,打的焕奕心痒痒的,最终还是忍不住出手,心里道:“管他呢”,他翻转手掌偷偷用灵力护住了寰宇和小颖的臀部,动作很轻很小,除了寰宇没人察觉。

  寰宇心知焕奕还是不听话的出手了,他即使不情愿,又不能再三军面前说什么。寰宇也知道并不能责怪焕奕不听话,若换作是他,也无法眼看着焕奕受打。所以他此时只能假意疼痛的呻吟,以掩盖一时的假象。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