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六十五章:危机四起3

第六十五章:危机四起3

  /

  寰宇当夜只休息了两个时辰便起床,上朝之前他需要先拜见父王、母妃。阔别多年,怕是有千言万语说不尽,还要特意准备上朝的官服。

  他起来的很轻,生怕吵醒焕奕,见焕奕四仰八叉的肆意的睡着,忍不住笑了,然后帮他收了收放肆的胳膊和腿,帮他盖上被子,便出了门。

  刚打开门正碰到一个婢女端着一个木盆,木盆边搭着两块白毛巾走了进来,二人一个转身,一个进屋,谁也没想到对面会出来一个人。寰宇的胳膊正好打在木盆上,那婢女一惊,啊的一声木盆从手中脱落。

  王府相来守卫森严,有一个风吹草动就会有大量的府兵蜂拥而来,“什么人?怎么回事?”府兵闻声从两侧一边喊着一边敢过来。

  那丫鬟也惊慌的指着寰宇问道:“你是什么人,来少爷房间干嘛?”

  寰宇上下大量了一下这丫鬟,总感觉似曾相识,却有一时叫不上名字,脑海飞快的回忆,终于记起点零星的片段,试探性的问道:“你是红梅吧?”

  这一声红梅叫的那丫鬟瞠目结舌,她把嘴张到了极致,瞪着眼睛又惊又喜的问道:“你,你,你是少爷。”

  两边跑来的府兵已经将寰宇半包围起来,带头之人身材高挑,穿戴干练厉声问道:“你是什么人,敢私闯王府?”

  “他是...”红梅刚要开口,寰宇拦住了她,说道:“王林,你这架势够足的呀,气势不减当年。”

  王林的表情和红梅刚刚的表情如出一辙,像是专门排练过一番,但还不敢立刻做出判断。他作为曾经郡王的贴身护卫,做事严谨,考虑周密,决不紧靠感觉做出判断,红梅在一旁噗嗤一声笑了,他才肯定眼前这人就是当年的笑郡王。高兴的叫到:“少爷,你回来了,啊....少爷回来了,少爷回来了。”

  “嘘...”寰宇示意他小点声,以免吵醒焕奕。但焕奕睡觉警觉性很高,即使再疲累有个声响也会醒来,但起床气很重,知道是府中人和寰宇相认的激动,才如此吵闹,于是高声道:“二哥,你们小点声,好吵。”然后一把拽住被子蒙到了头上。

  王林全然顾不上房内是谁,随手扔掉兵器激动的跑过来一把抱住寰宇,拍着他的后背说道:“少爷,你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你再也不会回来了呢?”

  寰宇推开王林,道:“怎么会呢,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红梅都比你强。”他没有注意到红梅也在激动的流泪,听到寰宇这么说,赶紧用手在脸上乱擦起来,问道:“这房内是谁?”

  寰宇道:“我四弟,昨晚我们连夜赶回来的,丑时才回到王府,让他先睡吧,红梅,一会记得为他准备的吃点,你们其他人先下去吧,我要去见父王,母妃。”

  王林道:“少爷,王爷去西北边疆抗击魔族入侵,还没有回来,王妃现在应该在念佛堂诵经。”

  寰宇一边走一边问道:“魔族入侵什么时候的事情,战事如何?”

  王林那股兴奋的劲一下子像泄了气的皮球,垂头丧气的说道:“连连败退,已经丢了五座城池,听说那边有五千铁骑,刀枪不入,王爷昨日已经派人送信说要与寓嘉城共存亡,说城在人在,城毁人亡”说道这里,王林声音开始颤抖。

  寰宇记忆中寓嘉城乃是西北重要防线,寓嘉城破,则再无山川阻挠,敌军可横刀直入,父亲这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守护城池,怪不得母亲会早起便诵经念佛。

  他心里也在琢磨这五千铁骑,刀枪不入是什么样的士兵,脑海里突然想到魔鬼城中带着铁皮面具的士兵,且不论装备如何,这些铁骑在气势上就高出普通士兵几倍,他不知不觉的加快了步伐,道:“王林,我们赶紧去见母妃,然后我要上朝进谏。”

  两人三步并两步直奔念佛堂。闲碎的诵经声伴着洞洞咚的木鱼声,寰宇顾不上什么礼节,入门口便叫到:“母妃。”

  诵经声和木鱼声戛然而止,心跳的声音砰砰直响,衣着朴素的王妃缓缓转过头,寰宇早已经跪在了她的面前。她含着泪水激动的叫道:“宇儿,我的宇儿回来了,让娘好好看看。”

  王妃哆嗦着摸着寰宇的脸颊,凝望着这个就别重逢的儿子,不知所言。

  寰宇道:“是孩儿不孝,这么多年让您担心了。”

  王妃道:“没,没,回来了就好,起码不会只剩下我一个人。”寰宇知道,母妃这句话是因为父王昨日的信笺,她潜意识中的担忧,认为诺达的王府将只剩她一人守候,寰宇问道:“母妃,颖儿也去战场了吗?”

  王妃没有回话,哭着点头,满眼的无奈和无助,寰宇道:“果然虎父无犬女,颖儿都能去战场杀敌了,母妃,帮我找一套官服,我今日要上朝见皇父。”

  王妃说道:“你当年的朝服已经小了,不知你回来又没有给你做新的,要不你穿你父王的吧。”说着吩咐着身边的侍女道:“小莲,把王爷的朝服拿过来。”

  寰宇知道母妃新年父王,惴惴不安,安慰道:“母妃不用担心,我知道怎么破除魔族铁骑,我一定接父王和妹妹回家。”

  王妃眼前一亮似信非信的问道:“你怎么会有办法?”

  寰宇只是猜测,那铁骑刀枪不入,多半是傀儡或者僵尸。但为了让母妃安心,胸有成竹的说:“那铁骑不是普通士兵,而是修炼仙法的修士装扮而成,普通战士肯定抵不过,但母妃,您别忘了,我这十几年来跟师父一直学的是仙术和奇门遁甲,破除他们不在话下。”

  王妃听到寰宇如此自信,提着的心有了几分安慰,满怀激动地点了点头,道:“还好你回来的,全靠你的了。”

  转眼小兰已经将王爷的朝服呈了上来,王妃接过朝服,道:“我帮你穿上。”

  寰宇解下外套递给小兰,然后跟母妃说道:“多谢母妃。”便转过身张开的双臂,想起他第一次上朝,也是这样转过身,母妃亲自为他穿上的。

  母子二人不约而同的回忆起那一幕,像做梦一般,一边是回忆,一边是现实,但是他们来不及多享受这美好的时光。

  寰宇嘱咐母亲道:“母妃,我四弟在我房内休息,他性格直爽,不懂王府规矩,要是有什么触犯,您要多担待。”

  王妃听到寰宇如此亲切的称呼他为四弟,想必关系匪浅,便应承道:“你都叫四弟的,就是回自己的家,在家中那有什么规矩不规矩的。”

  寰宇因由如此善解人意的母妃,非常欣慰,他弯了一下腰和母妃擦了擦脸颊,道:“我知道母妃最好了,时间仓促,我怕耽误上朝时间,先走了。四弟喜欢吃红烧肘子、水煮鱼,还有变态酸的土豆丝。”

  王妃宠溺的说道:“知道了,都做,都做,还有你爱吃的,中午给你接风。”

  王爷的身板要比寰宇宽大几分,寰宇穿上自然有些肥大。守城禁军见一个爽朗清举,琥珀双瞳,器宇不凡,却未曾见过。不过看到他身穿弘烈王爷的朝服,也不敢怠慢,是非客气的说道:“敢问你是何人,为何身穿弘烈王爷的官服?”

  寰宇道:“我是清平郡王,今日上朝拜见。”

  “这、、”谁都知道清平郡王拜师学艺,十五年未归,眼前这人是真是假,难以预料,皇城重地又怎能轻易放入陌生人等,寰宇见禁军守卫有些为难,解下腰牌道:“你那这腰牌给我皇叔父,说清平郡王有要事求见。”

  禁军首领连忙双手接过腰牌道:“郡王,您稍等。”便飞快的朝皇城内跑去。

  朝堂之上一片焦躁混乱,接二连三的危机呈报。

  “启奏皇上,产生在黄河流域的黄在已经席卷十几个州县,大量灾民流离失所。”

  “启奏皇上,边防告急,弘烈王爷已经退至寓嘉城,传报他将死守寓嘉城,城在人在,城破人亡,并请皇上做好后城防卫安排。”

  “启奏皇上,最先爆发蝗灾的石井、怀泽、保成三县又气病疫,感染众多,不得医治”

  ......

  “报...”殿外传来禁军急报,皇上以为又是哪里的灾情恶化或兵败的消息,皱着眉头说道:“又怎么了”

  那禁军疾跑如殿外,跪在道:“报告陛下,清平郡王说有要事求见,另有腰牌呈上,证明正身。”

  清平郡王一出,朝堂一片哗然,大臣们交头接耳小声议论着,难道是神通清平郡王回来了。他们眼中是怀疑、猜测、兴奋和激动。

  皇上听到清平郡王这四个字,更是激动,连忙道:“快快呈上来、”

  御前太监小跑着下来,接过玉牌,又小跑着呈上,递给皇上,踏踏的小碎步洋溢着内心的喜悦。

  皇上接过玉牌,激动的站起:“果然是宇儿,清平郡王现在何处?”

  禁军回道:“还在皇城外。”

  皇上说:“快快把宇二请进来。”然后突然又改变了注意:“不,我要亲自去迎接宇,你们在这里等着。”说着便走下龙椅。

  太监赶紧上前扶着皇上:“皇上,您慢点。”

  寰宇远远的看到一人身穿龙袍匆忙赶来,身边有几个侍卫个太监紧跟着,知道是皇叔父亲自来接,连忙跑了过去,跪下道:“参见皇叔父,臣回来晚了,请皇上降罪。”

  皇上一把拉起寰宇道:“宇儿,快快请起”皇上一手握着寰宇的手,一手拍着寰宇的肩膀,深情的道:“不晚,不晚,刚刚好,刚刚好”

  寰宇道:“这两日,我得知百姓危机四伏,战事惨重,他连夜赶回来献策。”

  皇上激动的连连叫好:“好,好,不愧是皇家子嗣,走我们去金銮殿上说。”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