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六十章:峰回路转3

第六十章:峰回路转3

  /

  菲絮醒来听说可以唤出御龙飞空鞭中的七彩吞云蟒和黄金白蟒的元神护住大哥,欣喜若狂后又是几分沮丧,她全然不知如何唤出蟒蛇的元神,几番尝试都以失败告终。

  她回忆这前灵洞中壁画仿若各种招式和动作,忽然想到什么似的,说道:“难道最后一幅画一条飞竖起飞龙是蟒蛇真身?”

  焕奕问道:“哎呀,龙蛇龙蛇,可能龙和蛇压根就是相同的,是不是知道怎么唤出七彩吞云蟒的元神了?”

  菲絮沮丧的说道:“是御龙功法的最后一层,我还没有达到。”“那不白说吗?真是的。”刚刚燃起的希望迅速消失,焕奕失望的说。但全然没有指责菲絮的意思,就是随口感叹可能已有的计划会功亏一篑,那么浩轩则还需要承受七鞭刑法。

  菲絮则以为焕奕在责怪自己没有,她甚至认为自己确实没有,这么久什么忙都没有帮到,还白白挨了三鞭子,她握住御龙飞空鞭哭泣道:“是,我没有,功力弱,修为低,连自己的法器都驾驭不了。”菲絮的泪水如夏日突如其来的暴风雨,一连串的往下落。

  焕奕不耐烦的说道:“从来就知道哭哭啼啼,有什么用,蟒蛇元神能被你哭出来不成?”寰宇连忙制止焕奕的口不择言,叫到:“焕奕,你闭嘴。”

  小八听到菲絮的哭声出来道:“主人,主人别着急,既然御龙飞空鞭有灵性,你们一定可以相互感知的,不必到达什么境界的,你闭上眼睛,用心得感性它们。”

  菲絮点了点头,轻轻闭上眼睛,泪水依旧忍不住直流,一颗颗打在御龙飞空鞭的碧珠之中,那副头顶朱砂的白蛇图渐渐散发出金光。菲絮在心底默念了:“蟒蛇,你若能感应到我就出来帮帮我,求你了,快出来吧”

  碧珠泛着青金两道光越来越强,一股强大的灵力喷薄欲出,寰宇焕奕被刺的睁不开眼睛,当强光消失之后,发现黄金白蟒的元神化作头顶一丹珠的白蛇正在菲絮眼前飞舞。焕奕:“白蛇,小妹,你成功了。”

  菲絮兴奋的睁开眼睛,高兴的捧起双手,对着白蟒道:“你待会护住我大哥,不要让他受到伤害,可以吗?”

  那小白蛇点了点头,用尾巴帮菲絮擦脸上的泪水,菲絮又问道:“你能在帮我大哥渡点灵力,治伤伤吗?”

  他小白蛇先点头又摇头,众人不解,焕奕问道:“又点头又摇头的,到底能不能?”小八说道:“能渡灵力,但是不能治伤。”

  焕奕道;“果然动物之间好沟通。”他这句话一出,小白蛇和小八同时朝他瞪去,小八道:“我是精灵,它也是千年灵蛇,不只是动物。”“好好好,不就是个章鱼精嘛”

  菲絮又试探性的问道:“你这么小,能护住我哥哥吗?”小白蛇又点了点头忽然立起,在空中盘旋飞舞,越转越大,鳞片也逐渐清晰,已经到了两小腿粗时便停了下来,点了三下头,然后眼睛扫了四周,有顺时针转了一圈,又摇了两下头。

  小八说:“它说还可以更大,可屋内房间伸张不开。”然后白蟒点了点头,如隐身一般消失,在出现在大家视野中时又变成原来的小白蛇。

  小八像个解说员,娓娓道来:“它在告诉我们,它还可以隐身,不会被发现”小白蛇眼中充满了被理解的喜悦,点了点头。寰宇几人听到这里无不欣喜若狂。

  小白蛇盘旋着飞到菲絮的手旁,用尾巴点了点菲絮的食指,然后又用尾巴敲了三下碧珠。菲絮道:“你是说我在叫你,直接用这个手指敲三下碧珠对吗?”

  小白蛇点了点头,重新飞回碧珠当中。

  果然如寰宇所言,宇文灿的右胳膊如同废了一般,抬不起来,用白色的绷带缠绕拴在脖子上,便由自己的子弟代劳。

  结界打开后浩轩觉得有一股透彻的灵力缓缓注入自己体内,非常舒服,而此时自己周身都感到一股清凉,猜到肯定是蟒蛇元神护体的缘故。而昨日菲絮被打之事整整熬煎了他一夜,简直比身上的21鞭还要痛苦,他威胁宇文严道:“宇文严,你最好别让我活着下去,否则我决不让你活。”

  宇文严胳膊的疼痛全然怪在了浩轩身上,听到这样的话,更是恼火道:“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到要跟我算账了。就算你有命下来,我纪律堂按律执法,你能把我怎么样?”然后在心里补充了一句:“何况,你也不会有命下来。”

  宇文灿倒是装出一副老好人的模样道:“轩儿,你受荆棘执刑,是大家共同商议的结果,你怎么能因为你四师叔执行,就怀恨在心呢?”

  浩轩鄙夷一笑道:“我并非四师叔执法而记恨他,打我可以,但打我妹妹不行,凡动他一根头发的人都要死,何况三鞭。少废话,动手吧。”

  宇文严给弟子使了个眼神,其实不用示意,那弟子也知道该怎么办,用出全力,不留活口,宇文严早就嘱托过。

  那人果真看着浩轩如看着自己的杀父仇人一般,怒火朝天。他稳稳握住鞭子,狠狠挥了出去。浩轩向前三日中鞭一样,痛苦的嘶喊着。菲絮也如往日一样,焦急的叫着“大哥,大哥”然后头扎进焕奕怀中抽泣。

  菲絮此时名知有白蟒护体,大哥没事,一切都在演戏,但听到浩轩痛苦的叫喊,还是会心疼的哭出来,这叫声她听了二十多声,即使现在又焕奕在身边,还是能想起前三日自己无助的那份孤寂。

  浩轩在空中看着菲絮流泪难过的样子,猜想这叫声小妹听了会更心疼,所兴假装承受不住晕倒算了,就猛的一垂头晕了过去。

  菲絮听不到浩轩的叫声,心里更慌了,全然忘记在演戏这回事,大叫道:“大哥,大哥,你怎么了。”

  焕奕搂过菲絮大声安慰道:“小妹,没事的,大哥就是喊累了,休息会,你别担心。大哥是谁呀,肯定没事的啊”。然后又偷偷竖起一根大拇指小声道:“小妹,你这戏份也太足了,厉害,厉害”菲絮小声抽泣道:“我是真担心大哥。”

  焕奕无奈的道:“你这个人入戏太深了,不都安排好了吗,担心啥?”然后又大声安慰起来:“好了好了,别哭了,等大哥下来我们去吃好吃的。”

  宇文灿、和宇文严斜视着焕奕兄妹暗笑,似乎在说:“等你大哥下来,你们一起去吃断头饭吧。”

  突然纪律堂外传来寰宇的叫声:“焕奕,活捉宇文灿。”宇文灿还未反应过来,焕奕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宇文灿身边。宇文灿连忙超起手中的拐杖防护。

  就在和焕奕打斗过程中,宇文涛被这一个蓬头盖面之人和寰宇来到了纪律堂,宇文涛叫到:“师娘,那个人是假的宇文灿,真正的三师叔在这里。”

  程子涵和其他几名师叔惊讶不已,连忙前去迎接宇文涛,也要看看他背后所背之人。宇文涛将宇文灿放在台阶上,宇文灿掩面哭泣道:“嫂子,各位师弟,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此时最吃惊的是宇文严,这几年他都和假的宇文灿关系最为要好,尤其是这几日更是狼狈为奸,而此时面对另一个三师兄,不免诧异,他端着胳膊走来,想一看究竟。

  走近才发现除了面容狼狈,模样和自己的三师兄一摸一样。他又回头看了看和焕奕打斗的假宇文灿,腿脚灵活,功法奇特,全然不是苍穹派功法,更为重要的是腿没有瘸。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声音颤抖的问道:“你真的是三师兄?”

  宇文灿抬起头语重心长的说道:“老四呀,你受人蒙骗,险些要了轩儿的命啊,快放轩儿下来。”

  而此时假的宇文灿已经被焕奕降服,寰宇走到他的面前,揪着他的下巴左右看了看,然后发现了人皮假面具的痕迹,笑道:“这么差了易容术也好意思拿出来骗人。”然后一把扯下他的人皮假面具。

  苍穹派众人刚才还对眼前出现的这个狼狈的宇文灿半信半疑,而见到寰宇撕下假面具,便是确信不疑。

  假的宇文灿倒是一脸淡定道:“二公子,四公子,你们来这里破坏玄冥教的计划,你父亲知道吗?”

  “你说什么”焕奕一脚将假的宇文灿踹到,寰宇有种莫名的预感,此人有意挑拨苍穹派与玄冥教的关系,像极了当年的栽赃嫁祸。

  他蹲下将三根钢针刺入假宇文灿胸前,说道:“你再敢胡说八道,我让你生不如你,你到底是谁派来的。”

  假宇文灿口中吐了黑血,气势丝毫不见道:“怎么死都一样,不信你回去问问你父亲。我们早就查处宇文博当年是被宇文旭陷害,但报仇难解心头之痛,于是精心培养了浩轩,让他亲手杀了自己的父亲,然后我们在以苍穹派的名义出掉他,进而控制整个苍龙山庄。”

  “你卑鄙..”宇文严突然冲了过来,一刀刺入假宇文灿胸口。他此时必须表现出气愤,和被人蒙骗的无辜,才能尽快和这个假师兄脱掉关系,于是直接气势冲冲恶杀了过来,一刀结束了这个可恶可恨人的性命。

  寰宇一掌推开宇文严,但为时已晚,假宇文灿当场毙命。寰宇气愤的放下假宇文灿,心里明白这个黑锅恐怕玄冥教又得背。

  程子涵道:“先放下轩儿。”

  浩轩在上面看懂了一切,也听懂了一切,他本以为自从自己杀了父亲之后,和玄冥教再无赊欠,没想到玄冥教居然要至自己于死地,简直忍无可忍。

  他又要极力压制自己的怒火,他知道玄冥教的安排,和下面弟弟妹妹无关,他们也不过是复仇的一把刀而已。寰宇如此不信的逼问那个人的来历,恐怕还不愿意相信眼前的现实,所以他也不愿意逼迫寰宇。

  他明白现在需要处理的是眼前的事情,而不是计较和玄冥教的恩怨,必须稳住苍穹派,以后的事情慢慢处理。

  寰宇、焕奕慢慢将浩轩放下,刚扶到浩轩的肩膀,浩轩就痛苦的叫到:“啊,疼,不要碰胳膊,我自己走。”

  浩轩在空中掉了四天三夜,胳膊关节处严重受损,经不起任何力度,菲絮连忙道:“不要碰大哥胳膊”然后跑来用青菱缠住浩轩的上身,运灵力扶着浩轩慢慢走。

  寰宇余光看到海之心,猜想可能是昨日菲絮掉落,便折回捡了起来。

  浩轩忍者疼痛一步一步向前走,不是朝着程子涵而是宇文严,众人看着他一步一步的艰难行走,眼中也是一片泪花。

  宇文严见浩轩目露凶色,杀气腾腾的架势,想到刚刚浩轩说道若他活着决不让自己活的话,瞬间后背发凉。他迅速解释道:“轩儿,一切都是误会,我是被假的宇文灿蒙蔽蛊惑的。”

  程子涵和其他师兄弟迅速明白浩轩是何意,也连忙前来阻拦道:“假的宇文灿已死,一切都是误会,你四师叔也是被蒙骗的,轩儿,冷静一下。”

  浩轩一步一字的道:“我可以原谅他伤害我,但不能原谅他伤害我妹妹,闪开。”

  这种报仇雪恨的事焕奕最为乐意,若不是寰宇拦着,他早就灭了宇文严的,因为这个讨厌的家伙触犯了自己的宗旨:“我妹妹我可以欺负,但别人却决不能伤她一分一毫”。他跑上前去三下五除二就推走了程子涵一行人。

  宇文严此时也全程警备,他心想如今浩轩重伤在身,就连胳膊都让人碰不得,若真动起手来,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不过他自希望的还是不要动手,毕竟就算他赢了,眼前这局势也动不了浩轩。所以极力为自己开脱:“轩儿,是师叔的错,不该轻信他的煽风点火,我为莫姑娘道歉,莫姑娘对不起,对不起,这样我请戒鞭30怎么样?”

  戒鞭是各门派惩治反了大过的弟子才会动用的刑法,而且戒鞭伤过的地方会留下疤痕,将永远挂在身上,一般20戒鞭已经算重罚,如今宇文严自请30戒鞭足见其诚心。

  他一边道歉,一边防备着,注意力全集中在浩轩身上,看着他吃力的走过来,却没有注意寰宇早已暗自控制了他的身体,令他动弹不得。

  宇文正说到:“轩儿,30戒鞭已经是重罚了,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们毕竟是一家人。”

  菲絮刚要去拉浩轩,想到不能碰大哥的胳膊,连忙收回手道:“大哥,算了,也不能全怪他,况且..。”

  “不行”浩轩、和焕奕一同说道。程子涵等人纷纷出言阻拦:“轩儿,住手...”却被焕奕挡着不能靠近。焕奕道:“大哥,你重伤不行的话,要不我来,这么墨迹干嘛。”

  浩轩道:“不必,我自己来”,浩轩咬着牙艰难的抬起胳膊,隔空夺下宇文严的刀,然后啊的喊了一声,手提刀落,一刀将他劈死。

  一刀下去,浩轩用了他所剩的所有灵力,虚脱的跪在地上。

  六师叔和七师叔下了一身冷汗,他们顿时明白浩轩是个快意恩仇之人,眼里容不下任何沙子,只要他活着,一定会了清所有恩怨。他们暗自擦了一把冷汗,心里庆幸道:“还有自己没有伤害菲絮这个小姑娘,逆龙之麟碰不得呀。”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