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四十九章:仙门问道7

第四十九章:仙门问道7

  /

  寰宇和一岚出了汀兰轩,伴着皎洁的月光,寰宇道:“你母亲应该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了吧”。

  一岚道:“我知道了,你是玄冥教的二公子,你明日要为姨夫洗雪当年冤案,还要去查幕后的操作者,不过没有关系,我会等你,等你忙完,就来找我。”

  寰宇道:“事情错综复杂,形势变化万千,我自己都不知道何时能忙完,我不想负了你的大好年华,若遇到喜欢你爱护你的人,你就和他结成仙侣,我会祝福你的。”

  一岚道:“不,寰宇师兄,没有你我是不会幸福的。从你到玄机派的第一天我就喜欢上了你,遇到你之前我没想过嫁人,遇到你之后我没想过嫁给别人,九年了,你早就住进了我的心里。我愿意等你,哪怕一直等。”一岚红了眼睛,她本想自己和寰宇的感情长大后会顺利成章的结为夫妻,但没有想到,长大了却有现世这道坎拦在自己面前,她反复思量,不想失去自己所爱之人,便率先开口,表明心迹。

  寰宇搂过一岚道:“我若娶妻,那个人一定是你,但我不能保证会有那么一天,更不能让你像我大姨那样,半生在等待中盼不回归人,所以我不能给你任何承诺,我也希望有一个人替我来爱你。”“我只要你”一岚脱口而出。

  王玉博走后,浩轩道:“小妹,用千语百灵鸟给给母亲传一封信,就说一切进展顺利,明日问道台将为父亲洗刷弑师的罪名,我将手刃宇文旭,勿念,轩儿。”

  莫寒烟身着一身红衣披着一头银发在月光下翩翩起舞,二十多年每当月圆之夜,她都会在月下气舞,然后忘了月光发呆。

  “大姐。轩儿回信了”莫月歆道。

  莫寒烟停下曼妙的舞姿,转身问道:“都讲了什么?”,莫月歆道:“一切进展顺利,明日问道台将为父亲洗刷弑师的罪名,我将手刃宇文旭,勿念,轩儿。大姐,明日就为姐夫报仇,这么多年了,你也该放下了。”

  莫寒烟仰望这月亮喊着泪水说道:“当晚的月亮就像今日这般明亮,他抚琴,我起舞,是那么的悠闲自在,他说会赶在下个月圆之夜回来,二十年了,月亮圆了几百回,可是他始终没有回来。”

  莫月歆道:“姐姐,月圆了百回,这舞你也跳了百回,就不要这般执着伤情,我想姐夫也不想看到你如此执着伤害自己的。”莫寒烟道:“妹妹,你不懂,只有每次月圆的时候,我才能感到他回到我身边,你听这风中就夹杂着琴声,是他在为我抚琴奏乐。”

  莫寒烟回忆这宇文博弹过的琴声,再次舞起红菱,莫月歆在一旁心疼的流泪。她跑上去抱住了寒烟道:“不要跳了,姐夫他不会回来了。”

  莫寒烟绝望的望着月亮,说道:“终是月圆人未归,既然你不归,何必让我等待花开盼月圆,何必让我等待花开盼月圆......”

  问道台上,浩轩亮出苍龙宝刀的那一刻,再次引起的轩然大波,众人纷纷议论猜测着林浩轩到底是什么来历,昨日的寒冰诀,今日的苍龙刀,难不成他会苍龙刀法,那么苍穹派两个绝世功法重现于世,这足以震撼道整个修仙界。

  宇文旭早已经坐立不安,这几日他眼睛一直在跳,心在悬着,他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就是林浩轩是冲着自己来的。他和程子涵本来就在相认和不相认之间犹豫,若再发生意外,恐怕是没有机会相认了。

  宇文涛问道:“你怎么会有我派的苍龙刀?”浩轩道:“你没资格问,既然拿出来了,就让你见识一下苍龙刀法。”

  浩轩移步幻影,刀法和身法转换自如,让宇文涛找不到方向,一通劈刀乱防御,

  “砍”、“剁”、“劈”、“截”;“撩”、“扎”、“刺”、“缠用了一遍不伤浩轩半分,浩轩笑道:“你就这点本事,还是下去吧”一招“天门瑞雪照龙衣”劈过,闪出一道两丈高的刀影随即幻化出一条玄冰巨龙飞出,宇文涛举到横截,终受不住巨大的冲力吐了胸口被震的炸裂。

  却不料,浩轩突然收手,道:“你下去吧,我答应过师爷爷,不伤苍穹山庄无辜之人。”

  师爷爷一出,宇文旭骤然起身,问道:“林公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浩轩道:“你终于敢问出来了,这两日恐怕想破了头吧,我乃宇文博之子,宇文浩轩,我今日就要当着问道大会所有人的面揭露你二十年前谋害父亲,逼死师兄的滔天罪责。”

  听到浩轩说出宇文博之子,众人不自觉握住手中的灵器,防备起来。

  宇文旭道:“一派胡言,你父亲当年失手杀了我父亲,大家有目共睹,自刎不过是以死谢罪,何来我逼的。”

  “对,当年宇文博是以死谢罪,。他恩将仇报,谋害自己的师父,死有余辜。”

  “对,死有余辜”下面的人纷纷开始起哄。

  浩轩朝喊叫声处猛然转身,杀气逼人:“你们闭嘴,我今日暂且先不计较你们这些逼死我父亲的帮凶,不代表我真的不会算这笔账。宇文旭,你真的不会以为我来这里空口白牙跟你辩是非吧,小妹。”

  菲絮上来从乾坤袋中取出葬有宇文丞尸体的昆仑玉棺,众人一脸惊奇“这棺材里面是谁?”

  程子涵一把抓住宇文旭,紧张的问道:“师父的玉棺怎么会在轩儿手中”宇文旭道:“不可能,我昨天去看过父亲问寒冰诀一事时,他还在那里,也许是大师兄的。”

  宇文旭故作正定的说:“你放一副棺材干什么,是让死人说话不成。”

  浩轩道:“宇文旭,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这玉棺,你是自己承认当年的罪行,还是让师爷爷出来作证。你知道是爷爷灵魂虚弱,怕是承受不住这强烈的阳光,你若不想让你父亲魂飞魄散,罪加一等,就自己承认,我们做个了断。”

  “什么,宇文丞当年不是已经魂飞魄散了吗?怎么还有魂魄?”“对呀,这棺材内装的到底是不是宇文丞。”众人纷纷议论道。

  古松老人起身道:“林公子,不宇文公子,玉棺中当真是宇文丞的尸体?可否让我见一见”杨长老也起身道:“我也要棺关看一看,毕竟宇文前辈已经身死二十年,怎么会突然出现,魂魄居然还在。”

  浩轩道:“当然可以,莫公子借你的玄机伞一用,护住玉棺”“好”

  “不必了”宇文旭喊道,他的脸颊已经流下几道汗水,说道:“看来是天意,我父亲终究是更爱大师兄,才冒着魂飞魄散的危险,也要还翻案,我自己说便是。”宇文旭飞到问道台上,程子涵紧张叫到“阿旭”。

  “我父亲一直器重大师兄胜过我这个亲生儿子,就连大师兄宇文博和玄冥教魔女勾结不清时,他依旧执意要把苍穹派和两大功法传给他,我一时气不过,便为我父亲吃下嗜血天蚕,但我真的没想害死我的父亲,我只是想借机陷害我的师兄罢了,我也没想到最后只救回父亲的一缕残魂。”

  “啊”众人一片吃惊。

  宇文旭道:“果然是善恶到头终有报,只非来早与来迟,这二十年来我一直活在悔恨之中,如今说出来,坦然了许多,轩儿,当年是我一念之差,害了我的父亲和你的父亲,但与苍龙山庄其他人无关,还请你放过其他人,就让我们做个了结吧。”

  浩轩道:“好,还算是个男人,能死在苍龙刀下你也不枉此生。”

  浩轩和宇文旭一人使用苍龙刀法,一人使用寒冰诀,这是苍穹派两大功法的较量,宇文旭深知自己不敌浩轩,但做不到跪在那里等死,男人只能战死,不能等死,这是他最后的尊严。

  几十个回合后宇文旭不敌被苍龙刀重伤在地,进而寒毒反噬,面上苍白,寒气散发。“父亲”,贞儿叫到,她刚要下去找宇文旭,就被锦瑶点了穴道。“师姐,你在干嘛?”锦瑶道:“对不起,我不能让你下去,这是上代人的恩怨,你不应该卷进去。”

  锦瑶起身拦下浩轩的劈下的刀光,说道:“大哥,在苍龙山庄这么久,让我亲手杀了他。”

  浩轩道:“我是长子,当然由我还为父亲报仇,你让开”浩轩又一次挥刀,又被锦瑶拦下:“你不能杀他,只能我来杀他。”

  锦瑶转身朝宇文旭刺去,程子涵舞剑上来:“瑶儿,他是你师父”锦瑶道:“她也是我的杀父仇人。”

  浩轩一把推开锦瑶道:“我来,你让开”,程子涵挡在宇文旭前面,哭着哀求道:“你不能杀他,谁都能替大师兄复仇,但你不能。”

  宇文旭说道:“子涵,不能说,他不会信的,别给孩子以后埋下伤痛的种子了,就这样吧。”

  浩轩问道:“子为父报仇天经地义,我怎么不能。”

  程子涵道:“因为他才是你的父亲”

  锦瑶见程子涵开口,更加慌张,连忙赶上去刺宇文旭,“我要杀了你,替我父亲报仇”,程子涵用手握住了剑,道:“瑶儿,你是不是知道,如果你非要报仇让我替阿旭死吧”然后将剑插入自己的胸口,锦瑶无意伤害师娘,迅速调整剑的方向,使他只刺中了左肩。

  “子涵”宇文旭一掌将锦瑶打飞,浩轩单手接住锦瑶,另一只手挥刀,刀锋飞出正好打中宇文旭胸膛,宇文旭跪在地上胸口、嘴中鲜血直流。

  程子涵抱着宇文旭:“阿旭,你怎么样?你怎么样?”宇文旭道:“别说了,你走开。”

  浩轩道:“小妹,照顾你三姐”,浩轩走到宇文旭面前,举起刀说道:“你受死吧?”

  谁知程子涵站起双手握住浩轩地位手说道:“轩儿,他真的是你的父亲,你为什么一点都记不得我们吗?你左胸口那片黑色雪花胎记是出生就有的,娘小的时候骗您说你是天上的小仙触犯天规,受到的惩罚,后被贬到凡间,所以要乖乖听话,不然会出现更多黑色胎记的。”

  这话浩轩觉得甚为熟悉,但盛怒之下还不急多想,全当她在瞎编,一把将她推开:“滚开”程子涵继续快速的说道:“我说的是真的,所以我知道你吃煎饼不喜欢放酱,喝汤喜欢清淡,爱吃核桃和菜花,你说以形补形,还有你左脚掌心有一颗红痣...不....”

  浩轩完全听不进去程子涵的话,一刀插入宇文旭胸膛,宇文旭口中涌出大量的鲜血,勉强说出最后一句话:“不用理会相信子涵的话。”

  浩轩恶狠狠的拔出刀,宇文旭随之倒下。“阿旭...”程子涵声嘶力竭的呼喊着宇文旭,却不见有一点回声。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