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四十七章:仙门问道5

第四十七章:仙门问道5

  /

  初赛结束,最终进入决赛的十六人分别是玄机派丹阳、莫寰宇,青松派张寒奚,石志海、莫焕奕,苍穹派宇文涛,宇文瑶,古月派卞浩凝,韩思淇,白鹤派杨颜菱、温燕、兰陵徐氏徐建飞,清河崔氏崔颢、荣阳郑氏郑宣还有并非出自五大门派,八十世家的林浩轩、林菲絮兄妹二人。

  凡进入决赛的人都将各自获得一柄由玄机派打造的刻有问道字样的问道匕首作为纪念。而决赛分还将继续有两次较量。

  首次较量前十六人将于旋转的问道双色球箱随机取出一个竞赛球,同获得相同颜色的竞赛球切磋,获胜的八名问道者继续切磋,于问道台上随机领取1-4号的问道牌,相同号码的切磋问道。获胜的四人将获得由古月派、白鹤派、青松派携手准备红、橙、黄、绿、青、蓝、紫、白、黑九种颜色水晶,不同的颜色具有不同的放射性元素,既可以帮助修仙者调理身体,协助修炼,亦有吸纳灵气、储藏灵力的功效。这种仙门问道的奖励是打破门派和家族观念对资质、修为高的人的奖励,也是促进、帮助他们成长的有效方式。仙门一家亲,提携后劲,共护苍生。

  至于最终获胜的四个人是否继续切磋处于自愿,胜者只要名誉的排名,不在额外奖励。同时初赛结束当晚,苍穹派会为所有参加仙门问道的修士举办一场篝火晚会,放下比赛过程由胜负造成的隔阂、不满,一切冰释前嫌,从头开始。所有人一起畅饮、载歌载舞,其乐融融。

  除了比赛之余迎来短暂的放松让大家欢呼雀跃,更令人兴奋的是篝火晚会又被誉为修缘晚会,几乎每次晚会中都会有人结成仙侣同修,宇文旭和程子涵便是在篝火晚会的结成仙侣共修的。

  八十世家还好,为了巩固家族势力经常性的两代或者三代人联姻,但打破家族培育后代的五大门则因修习功法的不同,男女分配极为不均,像青松派、玄机派、苍穹派几乎是一码青一色的男人,而白鹤派则是白一色的美女,古月派相比之下均衡一些。所以今晚参加篝火晚会的修仙男女都会精心打扮一番,希望能借此结成仙侣,共度余生,当然也会尽量的在这场晚会中表现自己的才华。

  各类酒菜水果都已准备妥当,篝火晚会前进入决赛的十六人抽取双色球,由玄机派杨长老主持,其余众人在一旁围观,每个人既兴奋由激动,上场抽签的人会有一点紧张,尤其是菲絮,手中早就捏了一把汗水,不停的在衣服上蹭来蹭去,浩轩看出了菲絮的紧张,安慰道:“别怕,你二哥都安排好了,你和白鹤派的杨颜菱切磋,刚好你的御龙飞空鞭克制她的蛇骨鞭。”

  菲絮以为大哥为了让自己放松,故意编假话骗她,说道:“大哥,你别逗我了,这双色球是随意抽取的,怎么可能那么巧呢?”

  寰宇道:“大哥那么厉害,既然说让你跟白鹤派的杨颜菱,那肯定是她了,你去吧,她刚抽取的刚好是你喜欢的绿色球。”

  说着浩轩和寰宇就推着菲絮来到问道双色球箱前,他们兄弟二人一脸轻松,似乎早就知道结果一般。到了箱前,寰宇拉着菲絮的手腕说道:“把手放到箱口,里面旋转的双色球会自己到你手中的。”

  菲絮依言,随着寰宇力道将手轻轻放在箱口,果然有一个球撞到了掌心,菲絮惊了一下,说道:“我还没有用灵力拾,它自己就上来了,我要不要换一个?”

  寰宇道:“就它了,拿出来,”寰宇十分坚定的说。菲絮张开手掌,果真是绿色的双色球难以置信的叫了出来:“果真是绿色,太好了?”

  刚刚走下台的杨彦菱是白鹤派的二弟子,身材窈窕性格,妩媚大气,刚好听到,回转头看了一眼孩子般的单纯菲絮,不屑的笑了笑,心想:“怎么和一个没长大的小姑娘。”

  杨长老清了清嗓子厉声道:“拿到双色球的就下去,不要影响到别人,寰宇,你也快点。”寰宇同杨长老点了点头,以示回应,寰宇抽到的是黄色球,浩轩抽到的是黑色球,接下来焕奕是红色球,锦瑶是白色球,

  抽取完毕后,杨长老说道:“明日问道辰时开始,以红、橙、黄、绿、青、蓝、紫、黑为序,你们十六人今晚要注意休息,养精蓄锐,明天拿出最好的状态,下面有请宇文庄主。”

  一片掌声、一片雀跃,宇文旭上台就代表篝火晚会拉开序幕,在一片呐喊声中,宇文旭说道:“我苍穹派有幸承包仙门问道的主会场,若有招待不周还望海涵。今年我巡看了仙门问道各个场次,你们这些后辈各个神采昂扬,技艺精湛,让我打开眼界,果然是江山代有才人出,你们将成为我们修真界的栋梁。问道只是为了相互切磋、共同进步,若在比赛过程中有一些不愉快,过了今晚统统忘掉,我们有本领更有胸襟,今后的修真界要靠你们互帮互助,守护苍生。多了我就不说了,你们尽情玩耍,有什么需要,跟我们苍穹派说”

  “多谢宇文庄主,多谢宇文庄主....”宇文旭在晚辈的谢声中满意的走了,同各派长辈一样,不参加晚辈的篝火晚会以免他们拘谨。

  浩轩、寰宇、兄妹五人并没有参加篝火晚会,而是一同来到锦瑶的住处,商量接下来的计划,对他们来说篝火晚会的热闹跟自己毫无关联。

  菲絮这时想到抽取双色球一事,不解的问道:“二哥,你怎么那么笃定我会抽到绿色球的?”

  寰宇浩轩哈哈大笑,浩轩说道:“不仅你的,你二哥提前知道每个人抽取的颜色”。

  菲絮道:“二哥,什么时候修炼的未卜先知的本领?二哥果然是二哥,就是厉害。”菲絮说着顺势竖起大拇指。

  焕奕道:“切,还二哥果然是二哥,你二哥是不是还能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呀,这样我们还查什么真相,直接二哥一闭眼睛算出来的了。”

  菲絮啊了一声,寰宇道:“未卜先知的本领我是没有,但我知道你再说下去,离挨揍就有这么远了”寰宇用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一寸的距离。

  锦瑶道:“好了,都别逗了,坐下喝点茶,然后二哥把详细计划跟我们说一下”菲絮好奇的继续问道:“二哥,那你怎么知道每个人会抽到什么颜色的球的。”

  焕奕说道:“说你笨你还不信,当然是二哥做过手脚了,用脚指头想想都知道,不过二哥,你为何要安排我和四师兄比赛,我们师出同门,动作招式彼此熟悉,不好决出胜负的。”

  寰宇道:“昨晚我和大哥商量过,仙门问道高手众多,凭我们五人之力,恐怕难以应付,我们要达到揭露当年旧案、警示幕后黑手和其余众人同时保证全身而退的话,只能在决赛过程中恫吓住他们,让他们猜不出我们的修为,有怒,有怨但不敢轻易动手。所以我们第一场比赛速战,十招之内取胜。”

  锦瑶:“怎么可能,能进入决赛的实力都不凡,能否取胜都未可知,怎么能保证十招内取胜呢”

  焕奕:“对呀?大哥,二哥你们的计划也太不切合实际了,我和我四师兄不相上下,就算有魔光赤连枪,也不可能十招之内取胜?”

  浩轩道:“怎么不可能,我五招内就能胜徐建飞”

  寰宇道:“理论上进入决赛的人都算高手,高手作战要嘛不相上下,僵持很久,最后拼的灵力和修为,要嘛则可以几招之内立见胜负,存在两种情况一是虽同为高手,但实力依旧相差悬殊,而是功法或灵器相克,对对方全盘压制,我们是第二种。”

  焕奕道:“可我和四师兄师出同门,功法相近,怎么相克了?”寰宇道:“首先,你们师出同门,你完全了解他的功法,但他对你之了解一半,你暗他明。其次同使用枪,你使用的是火神祝融的魔光赤炼枪,他为普通一品灵器,相差悬殊。你们枪法相近,但功法不同,他木你火,火能燃木。大哥。”

  浩轩接着道:“你明日和你四师兄对决时,虚招不要,直接使出青松枪法的杀手锏,逼你师兄也不得不用杀手锏跟你对决,两股力量抗衡中你配上七月流火,方可一击制胜。”

  焕奕道:“第一场就使用七月流火,我不就暴露玄冥教身份了吗?”寰宇解释道:“不会,魔光赤炼枪自带火电,可转移众人的视线,他们不会想到玄冥教的七月流火,只会惊叹赤炼枪的神力。”

  菲絮问道:“那我呢?白鹤派杨颜菱使用的蛇骨鞭,为玄铁打造的一品灵器,似软实刚,关键她比我修为高?”浩轩道:“再上好的一品灵器也比不过你的御龙飞空鞭,而且你正好以柔克刚,唤出御龙飞空鞭的龙身将她的蛇骨鞭缠住,在僵持之时,用你的青菱使用“千寻绿嶂夹流溪”直击她的胸膛。”

  锦瑶说道:“我明白了,我们打的是组合功法,妙在出其不意,我和古月派派韩思琪比试时用的是师娘教的古月剑法,关键时刻使出“蒲荒八月天”,一击致胜,并全身而退。”

  寰宇道:“对,我们虽无法排演明天的比赛,但结局是可以事先预定。”

  浩轩、寰宇信心满满,焕奕和菲絮倒有几分迟疑,尤其是焕奕扯着他那破了的一角心里打鼓。锦瑶笑道:“怎么紧张的把衣服都扯破了。”然后转身进了别间,焕奕这才意识道衣服早就破了一个大洞,难为情的笑了笑。之间锦瑶从别间,拿出三套叠着整齐的崭新的衣服,说道:“知道你还是小时候那样,动不动就弄破衣服,这是提前给你准备的。”

  焕奕激动的接过衣服,“谢谢三姐。”菲絮吃醋的问道:“三姐,我怎么没有,你偏心。”焕奕道:“喂,平时全家人的重心都偏向你,难得我享受一次优待,你还争什么?”

  “可是你每次也和我争呀?”菲絮委屈巴巴的说道。锦瑶说道:“好了,给你挑选了两个上好不料,就是衣服还没有裁制作出来,还需要在等两日。”菲絮听到锦瑶的话,冲焕奕做了一个鬼脸。

  锦瑶又拿出针线荷包,说道“我先帮你把外衣缝一下吧。”

  第二日辰时,玄机派、青松派、苍穹派、古月派、白鹤派前来的五大门派的掌门或者长老坐云龙殿前的看台前观看最后决赛,古松辈分最高,居中间。

  焕奕第一个出场,上来使出青松枪法的“万劫太极长”另石志海措手不及,也只好使出全力应对。焕奕仅七招就将师兄重击倒地,胸口漆黑焦灼,焕奕连忙上前叫到:“四师兄,你怎么样了?对不起,我真不知道赤炼枪的火气这么重,林姑娘,林姑娘。”

  石志海缓缓的站起来说道:“想不到你小子如今这么厉害,我没事,扶我下去就行,林姑娘还有比赛,就先不麻烦她了。”

  但菲絮早提前准备好了烧伤的药,在问道台下等候受伤的石志海。

  这一场,古松、青松派和其余众人各个目瞪口呆,他们全然没有想到,焕奕只用了七招就将青松派的师兄打败,这魔光赤炼枪太过强横霸道,威力足以震慑四方。

  宇文旭眼中不仅是吃惊而是恐慌,胸前漆黑的焦灼他再熟悉不过了,在看看眼前焕奕的身形和当日重伤他的人所差无已,他心中暗暗盘算:“怎么回事?青松派的人?”

  清河崔颢和荣阳郑宣两大世家弟子年龄相仿,功力也不相上下,僵持了一个多时辰,崔颢以微弱的优势胜出,也身负重伤,灵力耗损严重。

  第三场莫寰宇对战青松派张寒奚,寰宇不想让这位青松派的大弟子进入第二场决赛,对他们无疑是一种威胁式存在,便决定自己出手将他打败。同时这也是他第一次在众人面前使用幽变玄机伞。

  幽变玄机伞配上玄机派的暗器,合作天衣无缝,九招就击败张寒奚,张寒奚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胸前血脉被封,无法运转灵力。

  寰宇走到他身边说道:“不要动,我帮你取出钢针”寰宇在张寒奚胸前点了两下,取出三根钢针,有为他服下一颗百花丸。张寒奚惊讶,这结果似乎寰宇早就预料好的一样,就连丹药都为他提前准备好了。

  张寒奚道:“多谢莫公子。”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