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四十六章:仙门问道4

第四十六章:仙门问道4

  /

  寰宇明白古松老人愿意将十年的修为渡给菲絮,不是因为菲絮为救焕奕耗费了三年的修为,也不是看中菲絮的善良可人,愿意帮她。他的目的和自己的师父一样,为了天下苍生。这一夜他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他感叹老一辈前辈的心怀天下的胸怀和甘愿自我牺牲的精神,与他们相比,自己是那么的渺小,小的可以掉落尘埃,不足为叹。

  此时他的脑海里已经不仅仅心想玄冥教复仇之事,更多的心思在担忧玄机老祖的寓言是不是真的到来。他还会惊叹父母亲真的很会安排,兄妹五人各占五行一种,这难道是天意。如今查处姨夫当年被人陷害,玄冥教被误杀,难道是玄冥雪耻之后,带领众人拯救天下苍生,想到这里他自己又笑了,怎么可能一切那么顺利成章。若真是那么顺利,师父怎么会甘心一身殉塔,蓬莱岛主又怎么感慨万分,古松老人又何必冒着危险渡修为给菲絮?前路势必磨难重重。

  最后一日初级赛比试,虽然很多人早已注定进入不了决赛还是纷纷前来,毕竟剩下的都是高手切磋,可以长长见识,也毕竟如此隆重的大型切磋十年一次,机会难得。剩下的浩轩、菲絮、王玉博,卢旭聪当人无疑势力最弱的便是菲絮,大家心照不宣。所以卢旭聪上来就点名要和菲絮切磋比试。

  卢旭聪道:“传言御龙飞空鞭是五至神器中至真至善之灵气,轻、柔、幻、美,所以今天我想领教一下林姑娘的神鞭。”

  “巧了,我也想领教一下林姑娘的御龙飞空鞭”王玉博答道。他挣着和菲絮切磋并非出于菲絮实力最柔,方便晋级,而是担心菲絮不是卢旭聪的对手,更怕他伤了菲絮,火焰山一行再遇菲絮,对这个温柔善良女孩的爱慕越陷越深,甚至多次在梦中与她缠绵。而他当时冒然问菲絮家住何处,也是想回去后跟父母商定,前去提亲,没想到被浩轩冷冷的回绝了。

  卢旭聪知道王玉博和自己不相上下,以为有意在和他争抢,礼貌又带着几分强横的问道:“王兄,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发言有先后,怎么能说巧了呢?”

  王玉博和菲絮对话时总是温柔腼腆,但和他人言谈倒是落落大方,尤其是处于保护自己心爱的女孩子,更是英勇果敢,他察觉出卢旭聪说中有话,丝毫不避讳的说道:“比赛从来没有规定说谁先开口谁有话语权吧,问道场上看本事。既然我们都想和林姑娘比试,不如我们先切磋一二,谁赢了谁和林姑娘比试,怎么样?”

  寰宇看有人为菲絮挡剑,自然愿意,连忙起哄道:“对,你们先比试一下,胜者切磋你们若是谁胜了也许还能成就一番因缘呢?”焕奕听了觉得有趣,也跟着起哄道:“就是呀,两个人让林姑娘怎么选?就先比试比试呗”这边锦瑶也跟着起哄,不一会便带动了一群人,这画风变得像是两个男人在争夺一位心爱的女孩一般。

  于是更多的人开始起哄,紧张的总算在紧张的比试中带来了点乐趣,不约而同的兴奋。王玉博听到大家一同起哄,脸漲的通红,像是心底的小算盘被旁人敲响一般,但这也给他更大的动力,他要保护好菲絮,胜了就像林公子提亲。

  王玉博道:“卢兄,请”便行礼出了一个手势将卢旭聪请上问道台,周围喧哗的形势也不容他推辞。王玉博上台前先跑道菲絮面前,温柔的说道:“李姑娘,我打赢他再来找你,等我”说的聊有神情,跨上台后还忍不住回头又看了一言菲絮。

  寰宇早就看出其中端倪,暗笑,焕奕则是凑到菲絮身边,怼了一下肩膀说道:“这是冲冠一怒为红颜,人家是为你上去的”菲絮不明不解的啊了一声,呆呆地望着台上的王玉博。“你闭嘴”浩轩说道。他用语言告诉旁人不能开自己妹妹的玩笑,也不会允许别人随便触碰自己的妹妹。

  焕奕自然明白大哥的态度,他不去顶风作案惹浩轩不痛快,他也在心底里有一点触或是一点怕浩轩。

  卢旭聪用的宝剑名踏星,王玉博的宝剑名朝阳,合起来就是昼夜运转,但也注定不能共存一片天空。一百回合下来始终难分伯仲,但王玉博隐约有些后劲不足,渐渐占了下风,卢旭聪则是乘胜追击,越战越勇,王玉博左支右绌渐渐难以维持,尤其是卢旭聪招招狠逼,一边打还一边说:“你不是要比吗?你不是想英雄救美最后抱锝美人归吗?就这点本事吗?”

  卢旭聪的话更是扰乱了王玉博的心绪,越发慌乱,眼见就要败下阵来,卢旭聪得意一笑使出绝招“披星斩月”,企图一招致胜,谁料自己定格在空中动弹不得,体内有一股不冥的灵力在游窜,干扰了他身体本身灵力的运行。

  寰宇则在这边一旁暗笑,手中空转了灵力,焕奕则是端着一个精致的紫砂壶在一旁笑出了声音。这是他和寰宇的第二次合作,一人带水一人使用生死符,水滴无形,再加上卢旭聪的注意力都在王玉博这边,更是防不胜防方。

  菲絮刚刚一直在为王玉博揪心,看出卢旭聪功力出了点差错,连忙叫到:“玉博哥哥,快反击呀。”王玉博听到菲絮的提醒叫喊,像打了鸡血一般迅速斗力十足,也使用出绝招“王丈光芒”顿时光明四射,直接击落卢旭聪。

  寰宇在卢旭聪衰落在地后迅速撤回生死符中的灵力,扮演了一场神不知过不觉的暗助,卢旭聪倒地也未明白为何自己会失控,怀疑自己中了王玉博的鬼计,恼火三丈,血气上涌,吐出一大口鲜血。自己试图起身,但每遇站起还未稳住便又倒下。“卑鄙”,卢旭聪暗骂道,将自己腰间八条挂带扯下。前四条是他自己的,后四条是昨天最后一场一并获得的。

  王玉博此时也有几分迷糊,卢旭聪为何会门户大开在空中定格,来不及多想便前去取挂带,走近卢旭聪跟前,发现卢旭聪恶狠狠的看着自己,咬牙切齿的问道:“你用的什么卑鄙手段,阻止我的披星斩月”

  王玉博被问得一脸茫然,说道:“卢兄,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卢旭聪不屑的哼了一声道:“少装蒜,等我伤好了,一定登门向你挑战。”王玉博回道:“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如果你要来挑战,我随时奉陪。”

  王玉博拿过八条挂带走下台,又撤下自己腰上的挂带,红着脸低着头走了下来,全然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又腼腆的走到菲絮面前:“林姑娘,刚刚谢谢你的提醒,给”。众人不解他的意思,各个看着他这一奇怪的举动。

  菲絮问道:“我们还没有切磋,为什么就把挂带给我。”王玉博搓了搓手,鼓起很大的勇气说:“我,我和他比试是怕卢兄伤了你,你若想进决赛,让给你便是,过后,我让父母前去跟你家人去提亲。”

  浩轩一掌推开王玉博道:“提亲,你还不配”王玉博深知浩轩一直在菲絮左右,要想追求菲絮,一定要先过了她哥哥这关,看了一眼旁边的菲絮,问道:“那怎样才配?”

  “打过我”浩轩冷冷的回答。

  人群中有人起哄道:“怎么成和你比试了,我们先前不是说好了,王、卢两位公子谁赢了谁和林姑娘比试吗?”“对也,对也,就算比武招亲,也是人家女孩子自己比试,没听说过哥哥代替的。”

  “我妹妹今日不比了,你们又能怎么样?”浩轩将菲絮护在身后,杀气逼人,他不喜欢被威胁,更不喜欢被一群无关的人胁迫。菲絮拉住浩轩,走到前方道:“大哥,我试试”寰宇也凑了过来道:“大哥,相信我,小妹不会输的”。

  菲絮见浩轩迟迟没有回答,又说道:“大哥,我去试试嘛,不行我就下来便是”,浩轩摸了摸菲絮的头发,温柔的嘱托到:“要小心,不可逞强。”“嗯”

  菲絮说道:“玉博哥哥,我们比试吧”,王玉博有几分激动几分欣喜,在他的潜意识里似乎认为这真的是一场比武招亲,大赢了就可以跟林姑娘提亲一般。他也彬彬有礼的还礼道:“林姑娘,我们点到为止。”

  菲絮爽快的回道:“好”,在菲絮的意识中,这次比赛和前几场并没有多少区别,除了之前认识。

  菲絮一上台,众人便发现今日的御龙飞空鞭散发的七彩光芒格外耀眼,而菲絮挥舞起御龙飞空鞭时轻柔中多了几分苍劲,隐约像是有一条七彩飞龙在空中舞动,配上菲絮曼妙的身姿,让人如痴如醉,仿若在欣赏一场优美的舞蹈表演而不是在比赛打斗。人们更是惊奇的发现今日林姑娘的灵力显然醇厚充盈了许多,纷纷猜测,难道之前林姑娘有意隐藏实力。

  王玉博说道:“林姑娘,想不到你功力这么好”菲絮道:“你的也很好”王玉博有不禁夸道:“你真美,配上着御龙飞空鞭更美。”“你也是一表人才”

  这场比试一下子变成了情话现场,还是当着众人的面表白,众人津津乐道的看着这男才女貌的比试,他们甚至做好了庆祝两位佳人的准备。唯独浩轩的脸一沉,冷冷的看着菲絮。

  王玉博又说道:“林姑娘,得罪了,今日我必须赢了你,不然你哥哥是不会同意的。”菲絮道:“你打赢我,我大哥也不会同意的,他不放心。”

  王玉博开始只是用了五成功力和菲絮比试,交手中发现菲絮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弱,也不敢掉以轻心,他知道若是连菲絮都打不过,浩轩是不会同意他和菲絮的,也不可能相信他能照顾好菲絮,他必须证明给浩轩看,打完招呼后,开始全力以赴。

  待他刚要使出刚刚那招“光芒四射”,发现自己体内有一股莫名的灵力游窜,反控制了整个身体,令他无法运功,他忽然想到刚刚卢旭聪定格在空中无法使出披星斩月的情景,难道是同一种情况。菲絮先一招“飞花似梦”将他团团困住,又一招“羽盖霓裳”将他甩了出去,不过只用了四成功力,他只是被摔倒地上,而不至于受伤。他明白是因为菲絮收下留情,他也明白他失败了。一场美梦就这样轻易破碎了,还未来的卽沉迷。

  菲絮从空中落下,关心的问道:“玉博哥哥,有没有受伤?”王玉博从他破碎的梦中立刻回神,失落的道:“没,你刚刚没有用全力吧”

  菲絮点了点头到:“你也没有用全力也,我扶你起来”。王玉博低着头,羞愧的站起来,解下腰上的挂带说:“这回给你,等我炼好功,再去找你。”

  卢旭聪在空中突然失控,欲胜之时反失败,古松便觉得蹊跷,看清王玉博发生相类似的按情况,便扫了一眼周边人群,果然不出所料,发现寰宇的手在轻微的巧妙回转,动作很轻,但有灵力运转,又看到旁边的焕奕,拿着一个小紫砂茶壶在往津津乐道的看着眼前这一幕。立刻便想到玄机派的生死符,以水为引,以灵力注入无形潜入人的体内,控牵内引,反控于人。但之前听大宗主说过,生死符一出,有死无伤,没想到生死符还可以如此巧妙的运用,赞叹道:“不愧是有变玄机伞的得主,对功法的理解如此灵活通透。”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