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四十四章:仙门问道2

第四十四章:仙门问道2

  /

  古松站起凛然说道:“大家安静,进入决赛的人肯定靠的是实力而不是运气,大家大可放心。”刚静下来便听到人群中传来一个声音说道。

  “林姑娘刚刚比试完一场,灵力、精力都有减损,你直接上来比武,恐怕也有失公平吧。不如我们先打一场”众人闻声望去见一位身着交领广袖淡黄色长袍,发尾处一条白色丝带将似墨般的长发绑住,琥珀的眸子安然自若,手持一柄折扇信步走了出来。古松见此人出场,放心的坐下了。

  此人正是莫寰宇。寰宇自仙门问道开始一直没有出场比赛,一来想暗中观察本届人的实力,二来暗中帮衬菲絮,以备有人刁难。毕竟钻空子难保不被人发现。这个赛场只有个别人在蓬莱仙岛和火焰山见过这位翩翩公子,更多的人则是不知此为何人。魏正东见其腰间紧系着一条自己的挂带,便知他比赛至今还未参加一场,模样虽秀气不失挺拔,却感知不到任何气势或杀气,自然没有放在心上,不屑的说道:“一个从未上场之人还敢来逞英雄,哼,那我就先收拾了你,在收拾那个捡漏的。”说着将刀立于跨前直立,一副藐视的姿态,而拿柄大刀厚重质朴,轻则百斤重,更增添了魏正东的气势。

  浩轩见寰宇上来,淡然的将菲絮带下台。魏正东问道:“你的法器不会就是这一把破扇子吧。”

  寰宇道:“当然不是,那个,还有这个都是我的暗器”。寰宇指了指环绕苍龙山庄周围的卧龙槐树,又指了指脚下说道。众人都不解其意,一头雾水,他们不知道寰宇指的是我龙槐的树叶和地上的尘土。大宗主临终传授的两大功法之一便是认识暗器:“无暗器之暗器,天下之物皆可为我所用,轻至翎毛细雨,飞花落叶,重至洪流巨石,玄铁铜鼎,小至碎石微尘,信手拈来,随处可用”。

  魏正东则认为这是对自己的挑衅,提刀刺来。寰宇不慌不忙淡然一笑身体向后倾斜四十五度,左脚微微抬起,右脚在地面轻柔滑行,同魏正东刀刺的速度保持平行。快滑到赛台边缘时猛地一转身,忽悠一滑便绕到了魏正东身后。

  魏正东一刺不重反扑空,更是恼火,劈、砍、剁相结合,动作迅速,刀法伶俐,气势凶猛,寰宇依旧背着手,笑着迎接攻来的各种招式,从容闪躲,身法敏捷,一会功夫,魏正东便没了耐性,大声喝道:“你躲够了没有,到底打不打。”

  寰宇立身将扇子在手上拍着节奏说道:“当然要打,先热热身罢了”,然后将身子别在腰间,右手轻轻一挥几棵卧龙槐树的绿叶摇曳着身体飘向朝寰宇手中聚集,就像是秋日被寒霜打过了树叶遇到狂风一般纷纷飘落空中。

  魏正东道:“故弄玄虚”。便刚猛的看过一刀,寰宇依旧身体微微倾斜,不过数百片槐树也护在他的胸前,这些槐树也被注入灵力,遇到刚强之物变化以柔化之。魏正东觉得邪乎,这一刀他用了八成灵力,配上他削铁如泥的宝岛,怎么会被被一群树叶附住,而且砍上去就像砍中了软绵绵的棉花,找不到着力点,刀锋被一点点化掉,再向下砍不得,但又抽身不得。

  寰宇邪魅一笑,道:“你砍了我这么多刀,我也不能只挨刀不还手吧”向后滑行一米后起身运转灵力脑中想着师父的动作招式口中念着口诀“物之生也,若骤若驰。无动而不变,无时而不移,高者抑,下者举,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动作驰骋有度,如行云流水,几百片树叶在空中回旋转动。然后轻柔自在的向前一甩,那些树叶如片片绿色的飞刀打着旋风朝魏正东飞去。

  古松和玄机派大宗主是至交,一眼便认出这是大宗主两大独门绝学之一,但他回想起大宗主曾经嘱托过,“若有一天见到有人使生死符或不暗器两大功法,他便是我的独门传人,也说明我已经殉塔,还望古松兄能帮我提携照顾此人完成百年之使命”。

  古松看着寰宇的一招一式感念后生可畏,又不自觉为好友去世而悲伤,他看了一眼菲絮手中的御龙飞空鞭,他豁然明朗为何寒奚说莫寰宇和林浩轩帮助焕奕取魔光赤炼枪而不是自己抢夺,说道:“看来,他在承师遗命,助五至神器择主。”露出一副欣慰的神情,他替大宗主高兴,传人果然不负所望。

  魏正东对这迎面而来的树叶不以为意,道:“这树叶也能算武器,也能伤人不成。”不屑的左劈右挑的挥刀阻挡。怎料这些树叶却不是平常脆弱的叶子,各个锋利尖锐,撞击到刀上的千百树叶发出碰碰清脆的撞击响声这回又袭来。越攻越猛,几经打斗魏正东门户防护不及,脸颊、耳朵、脖子、手都不同程度的被划伤,顺着细小的伤口流出血来。

  身上的伤口隐隐作痛,他一边忍受了疼痛一边应付这滔滔不绝的树叶的攻击,一个不留神几片树叶将他握紧刀的右手中指和食指划破,道脱手飞出。

  寰宇笑道:“要的就是它”寰宇将魏正东手中飞出的刀以灵力引之,如四两拨千斤般借力打力将那柄厚重的刀横着打了出去,此时魏正东正灵力运掌和这些飞舞的树叶抗衡,根本无暇顾及周边发生的变化,猛然间被自己重重的撞到,身体随着刀飞出比赛场外,和苍龙山庄外围又高又厚的围墙强烈碰撞,重伤在地久久站立不起。这一声巨响其他几个赛场的人也被惊动,各个朝他们的方向望去。

  他虽被打的如此狼狈心里却也暗暗赞叹寰宇功法的高超奇妙,他更加明白寰宇无意取他性命,不然就不是刀面撞击这么简单了。

  众人被惊的目瞪口呆,事间竟然有如此厉害的功法,一边赞叹鼓掌一边感慨今年怕是无缘前十六名了。古松也暗暗称奇,倒不是赞叹功法,而是赞叹寰宇,他想不到寰宇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修为,不愧是玄机大宗主选中的传人。

  菲絮见此人重伤在地,连忙前去封住他身上的血脉,然后喂他服下两颗百花丹,为他输送灵力疗伤。魏正东既羞愧,又感动,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只好乖乖的坐在那里。看到这一幕周边修士更是赞叹,人群中有一个人开口说道:“林姑娘就是这么善良,在蓬莱仙岛和火焰山救治过很多人,我也吃过她的百花丹,简直是灵丹妙药。”

  紧跟着其他人也回应:“林姑娘把我从海中救出过”,“我师弟说大漠中多亏了林姑娘送来的甘泉水”也有人说怪不得御龙飞空鞭会选择她,至真至善之人非林姑娘莫属。他们赞叹着,菲絮的好,似乎忘记刚才还在跟着众人起哄,让她和魏正东对决的事情。

  浩轩拉起菲絮道:“他自己运功修养就可以,没必要再耗费灵力”。魏正东这才缓缓睁开眼睛道:“多谢林姑娘好意,我自己来就可以”。然后拽下腰间的挂带,递给了菲絮。

  菲絮又拿出两颗百花丹,放在他的手中,道:“明天再吃两颗,这几天别在运功了。”然后起身和浩轩走回比赛场地,众人一片欢呼喝彩。

  寰宇扇着扇子说道:“还有谁愿意上台切磋,我们点到为止。”他们见寰宇用树叶就将魏正东打成重伤,心知肚明不是对手,各个畏畏缩缩后退。还有几个人居然解下自己的挂带给寰宇呈上,说道:“这个给你,十年后仙门问道,我会向你挑战的。”弃权这还是问道大会上第一次出现的事情。

  更多的人当人不甘心,四个进决赛的名额,打不过莫寰宇,还打不过别人不成。

  寰宇接过三个挂带,加上魏正东那个,共四个,又问道:“还有哪位仙友上来切磋吗?”连问三次,没有人回复,但是比赛要求至少完成五场比赛才能进入决赛,此时看来,不会有人和他比了。便转身行礼问道:“古松前辈,无人切磋,寰宇完不成五场比赛该如何是好。”

  古松思考片刻,说道:“若无人与玄机派莫寰宇切磋,便视为他是本场第一名,直接进赛,后面还有八人,争夺其他三个名额怎么样?”

  其他八人觉得这样很好很安全,纷纷赞同。

  古松又都:“既然众人没有疑义,莫寰宇便直接进入决赛,事后我会向其他几位掌门说明,我看今日不如其他几位没有切磋问道的继续比试,切磋得暂时休息,明日比赛,定下最终晋级名额。”

  古松这话无疑在保护菲絮,他心里明白菲絮十七岁,本身修为就低,又为救焕奕折损三年的修为,耗费了大量的灵力。而剩下的八人都是这次同辈中的姣姣者,就算有御龙飞空鞭在手,恐怕也难以抵御。听闻见闻了菲絮的所作所为,在心底喜欢这个女娃娃,自然想出手想帮,便想到这样一个缓兵之计。

  众人见古松来人如此说,也没有什么疑义,毕竟躲的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明日早晚要决赛的。

  除了浩轩,菲絮以外的其余六人两两进行了切磋,最终古月剑派卞浩凝、琅琊王氏王玉博、范阳卢氏卢旭聪获胜,而古月剑派卞浩凝已经完成六次比赛,具备了直接进入决赛的资格。于是古松宣布:“截止目前,本场仙门问道玄机派莫寰宇、古月派卞浩凝直接进入决赛,明日林浩轩、林菲絮、王玉博和卢旭聪四人比试,大家回去好好休养。”

  回到的卧室,浩轩提到:“我看,小妹明日不要参赛了,以免她受伤。”寰宇也正有此意,说道:“大哥,我也是这么想的,王玉博和卢旭聪的修为远在菲絮之上,我们没有必要冒险,况且我们四人进入决赛也足够。”

  菲絮很难过,由于自己修为低不能和哥哥姐姐同进同去,不甘心的说道:“我明天试试嘛,万一呢?”

  浩轩道:“就算有万分之一的危险,也不会让你上。”

  寰宇也补充道:“对,小妹,你不能出任何岔子。”

  “可是我...”菲絮还想争取,听到有人敲门,猜到十有八九不是锦瑶,便是焕奕。寰宇道:“请进”。

  焕奕推门道:“还请进,这么客气,二哥,我可听说你一战成名,直接晋级哦。”

  寰宇看焕奕大摇大摆进来道:“你小点声” “我看了,没人”焕奕神气的回复道。

  浩轩问:“你那边情况怎么样?”焕奕傲慢的说道:“那还用说吗,六连胜,直接晋级,而且我听三姐也晋级了。”

  菲絮听到三姐,四哥都晋级,更是难过,说道:“不行,我不能放弃比赛,你们都晋级,我也得试试。”

  焕奕道:“什么放弃比赛,大哥,二哥不是说好的一起晋级,为什么让小妹放弃比赛?”

  寰宇道:“以目前菲絮的情况,明日恐怕不是那两个人的对手。”

  焕奕道:“那就别比了,毕竟那么菜,有我们呢”

  “焕奕”浩轩、寰宇一同对焕奕发出警告,才发现菲絮坐下椅子上快急哭了,忽然想起来是奉师父之命来这里的,说道:“对了,大哥,二哥,我师父让我带小妹过去一趟,说有事,让你们别跟着,以免引起误会。”

  寰宇浩轩一同问道:“何事?”焕奕摇了摇头:“师父没说,不过肯定没有恶意,还有师父让我转达二哥几句话,’今日得见挚友传人,尤为激切,不暗器的发挥不减故人雄风,当年已有允诺,定会全力相助,仙门问道后详谈。’”

  寰宇道:“能识的不暗器和生死符的恐怕只有你师父古松老人了,我师父临终前也说过,若遇难,寻古松,看来挚友果然一诺千金,也帮我转告你师父。晚辈莫寰宇,谨记师父遗志,今后还望您多加提点,问道结束,详请。”

  然后转身对浩轩说:“大哥,让小妹前去即可,我看古松老人并无无恶意,白天问道场上就有意相帮,也许他有办法让小妹晋级。”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