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四十三章:仙门问道1

第四十三章:仙门问道1

  /

  “好!好!...”,周围一片鼓掌喝彩,菲絮伸手接过蓝色的挂带系在自己腰间,这是她仙门问道以来的第四次上场,也是第四次取下旁人腰上的挂带,心里自然欢呼雀跃。不过这激烈的叫喊声让她有几分不好意思,怯怯的准备走下台,想回浩轩身边。

  突然有一个不和谐的叫嚣的声音道:“林姑娘,在下魏正东,先来领教你的御龙飞空鞭”,这声音浑厚有力,底气十足,光在气势上就压菲絮一头。

  浩轩稳步走上台,气势更加逼人,他将菲絮罩在身后,道:“我来和你比”。

  那人几分气恼道:“我就要和林姑娘过招,比赛规则中可是有明文规定,可以点名挑战对象,不接受卽算输。”

  浩轩冷蔑一笑,走上前瞪着魏正东的眼睛说道:“既然如此,我林浩轩,向你挑战?

  ”魏正东豪横的道:“你们兄妹当我们这些人是傻子吗?这几场比赛,遇到灵力修为差的,就林姑娘上,遇到强的就你上,一退一进,当你们在打组合赛吗?”

  魏正东的这句话正好点醒了盲目喝彩的修士吗?他们也似乎反应过来,菲絮的御龙飞空鞭虽是灵巧多变,但也显然菲絮修为不足,根本没有发挥出御龙飞空鞭的神效,能取胜的关键在于这三场比赛的对手弱,而每一次对战结束有人上来挑战,都是林浩轩上场迎战,结果毫无疑问,浩轩胜。于是大家纷纷议论起来,很多人跟着一起起哄,逼着菲絮和这位上台挑战者魏正东。负责主持这个赛场的古松老人早就看出端倪,考虑道菲絮为救焕奕修为大损,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原来这样的安排是浩轩、寰宇等人在青松派定下,那天寰宇、菲絮端着炖好的鱼上楼,只见焕奕、对着桌上的菜快流出了口水,依然坚持没有动筷子。

  菲絮问道:“大哥,四哥不是让你们先吃吗?”

  焕奕一脸不情愿的说:“大哥非让我先喝粥,菜要等你们一起上来吃,白粥多难喝呀。”

  寰宇噗嗤便笑了,说道:“看来只有大哥能治住你,这清蒸鱼就放你面前,快吃吧。”寰宇,菲絮入座,店小二将肘子和一盘青菜也送了上来,礼貌的退下。

  焕奕上来就将整个鱼头扭到,放在了自己碗里,寰宇用勺子乘了一大碗鱼汤递给焕奕道:“猜到你不爱喝粥,先喝完鱼汤,这个滋补。”

  焕奕听到声音猛地抬头看寰宇,递给他鱼汤的样子,温暖而熟悉,他脑海里闪过的是十师兄的影子,他记得在青松派五年里,因为自己年纪小,十师兄总是在伙食上照顾自己,每天早餐都会把自己的荷包蛋夹到他的碗里,并嘱托到:“多吃点,你正长身体呢”。想到这里,焕奕模糊了眼睛。

  “焕奕,怎么了”寰宇问道。“哦,没什么,谢谢二哥。”焕奕低声回复道。不过这一碗鱼汤后焕奕的食欲显然没有刚才那么足了,情绪也变得更加低落。

  浩轩夹了一块肘子放在菲絮碗里,菲絮却夹了出来递给了焕奕,道:“四哥,你爱吃肘子,给。”焕奕却跟没有听到一样,始终端着那晚鱼汤在嘴边喝。

  寰宇察觉到焕奕情绪有变,问道:“焕奕,焕奕,你是不舒服吗?怎么了?”焕奕放下碗,眼泪围着眼圈打转,说道:“我想回青松派,送我十师兄最后一程,我,我真的想回去”。此话说完,困在眼圈中的泪水终是流了出来。

  浩轩、菲絮自然不理解焕奕的这种情感,但寰宇不同,他在玄机派隐藏了近十年,明白师兄弟见朝夕相处的情分,若是换作死去的是丹阳、润泽或者别人,兴许他也一定会不顾任何阻拦的回去送他们最后一场。焕奕虽然表面上放纵不羁,但心底却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如果不能送同门最后一程恐怕将是他一生的遗憾。

  寰宇毫不犹豫的答应道:“好,你先好好吃饭,吃完便走。”焕奕听到二哥如此痛快的答应了请求,眼前一亮,食欲立马恢复,夹起那块肘子流着泪说道:“真好吃。”

  但听到寰宇的话,浩轩脸色一沉,寰宇转过头对浩轩说:“本想到先到苍龙山庄跟楚长老汇合,打探一下赛制,我们依照规则定计划,现在想来去青松派问焕奕的师父也是一样,还免得焕奕以后遗憾。”

  浩轩不冷不热的回道:“一个潜在敌人而已,有什么遗憾的。”寰宇给菲絮使了一个眼神,菲絮自然明白,他给浩轩夹一点凉菜:“大哥,吃点凉菜清爽可口。”然后又说道:“反正都来得及,我们先陪四哥去青松派吧,听说那里的青松高大挺拔,直入云霄,我也想去看看。”

  浩轩明白菲絮的用意,想到寰宇、焕奕都想先回青松派,自己也不好再执意什么?毕竟寰宇的每一个决定听上去都是那么有理有据,他拿不出反驳的理由,说道:“我又没说不去,先吃饭。”

  他们之间除了兄妹之外永远有一种微妙的平衡关系,菲絮怕焕奕,焕奕怕浩轩,浩轩宠菲絮又会听去寰宇的建议,而寰宇则扮演者兄妹五人中的智慧,能巧妙机智的化解各种难题。

  几人吃过饭正准备出发,菲絮突然想到自己的内衣只有一半,昨晚便是穿衣睡下的,到了青松派全是男师兄更是不方便,说道:“等一下,我得去趟衣服店挑件衣裳。”

  焕奕正急着回青松派,听到菲絮偏要赶着此时买衣服,自然不愿意,说道:“无缘无故的买什么衣服,等办完事再说。”

  寰宇似乎想起菲絮在沙漠为一岚治伤时听到玄机伞中菲絮撕布料的声音,问道:“是不是给一岚治伤撕破了衣服”菲絮点了点头。

  寰宇道:“从这里到青松派御剑也就半日,不差这一会,再说你回去为师兄送行,一身红衣也不好,顺便换一件。”

  焕奕嘟囔道:“哪那么多事,送人在心不在衣”。不多他虽是嘴上嘟囔,身体倒是很听话,换上了一身素雅的衣服。

  浩轩御剑载着菲絮、寰宇载着焕奕,大概末时到达青松派。整个青松派青松环绕,棵棵挺拔直立,尽显风骨之气。

  看守山门之人见焕奕回来,一人前去迎接,一人跑着给里面的人报讯:“师父,师兄,焕奕回来了。”

  古松掌门午时为自己的爱徒办完丧礼,此时正和其他十六棵青松商量十年一度的仙门问道如何安排,听到焕奕回来,喜出望外。他从寒奚口中得知焕奕为取得魔光赤炼枪身负重伤,无法带回,托付给林氏兄妹照料,一直忧心忡忡。全然没有为自己最喜好的徒弟得到五至神器而有半点高兴。此时听到焕奕回来,激动的站了起来,问道:“在哪里?”

  “师父,师兄,我回来了”焕奕在门外已经开始叫喊,古松掌门和其他几位师兄闻声一涌而出,眼中都是激动。“焕奕,焕奕”

  古松跑在最前面,焕奕见到师父,刚下跪下行礼,古松一把拉住焕奕的手问道:“别行礼了,听说你伤的很重,怎么回来了?”焕奕道:“我来回来送十师兄,徒儿不孝,让您担心了。”

  焕奕说完青松派的弟子们都注意到焕奕今天穿了一身素雅的白衣,比平时的红衣安顺许多,不过倒有有几分不自在。

  青松派本有自己的校服,白衣配青松,但焕奕背救回时是个孤儿,当时就是一身红衣,后来焕奕总是哭着必须穿红色衣服,他说:“妈妈曾经说过,红色喜性,穿上保平安,穿着红色的衣服,就像母亲在身边一样。”古松长老看着孩子可怜,便破例允许他穿红色的校服,不过为了好看,在相同的位置绣了一棵金色青松,并为他取名为晟松,希望他不为仇恨所蒙蔽,能够光明磊落,深明大义,见到焕奕为了送十师兄特意换了一身素衣,古松心里非常欣慰,其他师兄也觉得焕奕成长了许多。

  寰宇、浩轩见古松骨貌淑清,风神散朗,心底暗暗赞叹道:“不愧为一代宗师。”寰宇道:“晚辈玄机派莫寰宇,摆拜见前辈”,浩轩菲絮也行礼道:“晚辈林浩轩,林菲絮拜见前辈。”

  古松道:“快快起身,听寒奚他们说你们多次相助,这次又救了焕奕,还不辞劳苦送他回来,我们青松派要谢谢你们嘞。”

  焕奕问道:“十师兄在哪里,我想去看看他。”焕奕的一问,青松派众人瞬间沉默了,相逢的短暂喜悦重新回到失去亲人的巨大痛苦当中,古松向来知道焕奕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不想他因此过于哀痛,安慰道:“上午辰时就送你十师兄入土为安了,在陵墓那边,焕奕莫执拗,你能平安回来,你十师兄就非常满足了。”

  焕奕终究是回来晚了,也终究没有送上十师兄最后一程,他心里又遗憾,又伤痛,跑到陵墓中寻找在黑松孔贺明前的墓地前跪下痛哭。

  晚上古松继续商议此次前去参加仙门问道的人员,古松行事光明磊落,得知浩轩、寰宇等人有意参见仙门问道,便大方的将他们一块叫来,分析赛制安排。

  古松坐在上座说道:“仙门问道十年一次已经沿袭百年,五大门派各选出八人参赛,约占参赛人数的三分之一,八十世家原则上派出一人,若上一届进入前十六的世家可以出两人,当然也有放弃比赛的世家,名额可由八十世家以外的人员补上。火焰山一行雪松、雨松、青松、晟松都有伤,就让寒松、云松、冷松、彦松、赤松、白松、沐松和隐松参加”

  话音刚落,焕奕道:“师父,我也要参加”“不行,刚握手时察觉到你的经脉都被岩浆烧伤断,要没有林姑娘的青莲唤经术,恐怕早就没命了。”

  菲絮惊奇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用的是青莲唤经术?”古松道:“能将烧毁的经脉重新焕发生机,洗经易髓,令其运转通畅,除了医圣妙莲仙人的青莲唤经术,世间在无他法。林姑娘你为此恐怕至少耗费了三年的修为和八成灵力吧。”

  三年修为八成灵力,众人听了目瞪口呆,浩轩、寰宇知道菲絮这几日灵力迟迟不能恢复,只是耗损灵力过多,岂知修为竟然也耗损了三年,而菲絮竟然只字未提。浩轩抓住菲絮的手问道:“这么大的事,你怎么都没说。”

  焕奕也急忙问道:“你傻吗?你修为那么低还为我折损,大哥,二哥又不是不在?”焕奕的言外之意是完全可以让大哥、二哥为其渡灵力,他情急之下说出几人关系,好在众人只当他是县里,并没有仔细揣摩称呼的问题。菲絮像犯了错事一样,小声说道:“别人的,不行。”

  浩轩握着菲絮的说,说道:“没事,有我呢”。声音很低,听上去却很坚定可靠。青松派众人一边暗自惊叹竟然如此善良之人为救人自损修为,一边从心底感激这位善良姑娘。

  古松看到浩轩和焕奕如此反应,才知道林姑娘居然没有告诉他们此事,不觉赞叹。道:“林姑娘为焕奕做了如此大的牺牲,乃是焕奕和整个青松派的恩人,以后若两位有事,我们青松派定鼎力相助。”

  “不必”浩轩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语气说道,在浩轩看来这是他们兄妹间的事情,焕奕为救菲絮身受重伤,菲絮为治焕奕耗费修为,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应当,他只是恨自己作为大哥没有保护好妹妹,也没能救治弟弟罢了。

  古松被这决绝的话顶的不知如何作答,心里猜测这位想必这位林公子刚得知自己妹妹修为耗损,灵力耗费而恼怒,也没放在心上。

  焕奕明白浩轩不必何意,为了免去师父的尴尬,说道:“我就要参加,还有七天我能恢复的,再说我还有魔光赤炼枪,而且林姑娘都参加了。”

  古松想难道焕奕参加是为了保护林姑娘,也应该如此,但还是有几分不放心,问道:“林姑娘,焕奕的伤。”菲絮答道:“莫公子的伤我每日帮他调理,七日后可无碍。”

  古松又问道:“你一定要参加”菲絮点头嗯了一声。古松又道:“隐松,那你留下。”

  青松派弟子名正义,识礼数,懂教养,一向听从师父的教诲和安排,历来参见仙门问道,本门派不需内部比武,全权由古松安排。隐松乖顺的听从师父安排。

  古松又同弟子们介绍赛制,比赛分初赛和决赛。初赛为淘汰赛,分四个场地,参加比赛这随机抽签三十人为一场。每场三十人中轮次对决,或者可以直接向中意对手发起挑战。获胜者去下对方腰肩的彩色佩带,获取六个佩带者可直接进入决赛。但每场中三十人只能有四人进入决赛,四人中必须一次未败至少参加五次比试。虽然偶尔有人胜出会带有运气成份,但最终进入决赛的凭借的还是实力。

  寰宇一听,立刻捕捉到这规则的空子,便定下大哥、小妹合作打配合,必要时他在一旁辅助,便能顺利让菲絮进入决赛。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