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四十一章:魔光赤炼6

第四十一章:魔光赤炼6

  /

  青松派师兄弟悲壮的呐喊过后,大师兄寒奚道:“我们要带十师弟回家,魂归故土。现在天气热尸体不能长期存放,我们立刻就起身”。“好,现在就走。”

  众人起身后寒奚才发觉二师弟雪松、四师弟雨松和九师弟青松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无法负重前行,而四师弟雨松伤势严重恐怕无法单独御剑,低头看了一眼焕奕,想到刚刚是被浩轩背回来的,恐怕行走都难,但尸体不容他们耽搁时间,立刻转身,朝浩轩走去,单膝跪地道:“林公子,在下有一事相求。”

  浩轩扶起寒奚道:“张公子,你请说”寒奚道:“能不能麻烦您送焕奕回青松派,依照我们师兄弟六人情况,目前恐怕无法照顾焕奕”。浩轩道:“我倒是可以照料他一段时间,但去青松派,不顺路。”

  对于寒奚的请求,浩轩无非只答应了一半。很让寒奚为难,他瞬间思想先后,左右思考,道:“好,我们回到青松派后会派人接焕奕”。

  焕奕离得不远,听到了大师兄和大哥的对话,大声道:“不,我要回青松派,不,自己可以”。焕奕猛地站起来,但因为情绪激动、天气炎热,血压猛然升高,承受不住猛地起身,头一晕便倒下。

  其他师兄赶忙去扶,寒奚道:“焕奕,知道你重情义,但你十师兄的尸体耽误不得。如今你二师兄、四师兄、九师兄都有伤,我们带不走你,况且你现在的身体情况,根本不能长期跋涉,有林姑娘在会更安全。就先留下来,回头我让人去接你”

  “不,我要回去,我要回去,大哥,我要回去”焕奕哭喊着,他希望浩轩可以送他回去,但浩轩全然当焕奕在演戏。

  其他几个师兄拍着焕奕的肩,安慰他,寒奚再次起身,道:“林公子,有劳你了,我们过后去哪里找你们。”浩轩道“我们去苍龙山庄,沿途让焕奕给你们留下记号吧”。

  寒奚问道:“可是去参加仙门问道”。浩轩嗯了一声,寒奚道:“还有不到十日就是仙门问道,那我们就在苍龙山庄见吧,焕奕,就麻烦你们了。”

  菲絮走了过来道,摇手道:“不麻烦,不麻烦,我看你的师弟们多有受伤,这瓶百花丹给你们。”寒奚接过要,说道:“多谢林姑娘,大恩大德,青松派他日必定相报。”

  焕奕又跌跌撞撞的站起来,这次动作慢了许多,没有倒下,再次说道:“大师兄我要跟你们回去”其他师兄都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楼住焕奕道:“听话,照顾好自己”。

  便转身离开,准备抬起黑松的尸体御剑,焕奕知道师兄们带不走自己,自己御剑还未升至空中就跌落倒地,他喊道:“不要丢下我,不要”,菲絮跑过去安慰焕奕,但似乎不起任何作用。

  此时番生离死别让他痛苦万分,他多么想和师兄们一起,送十师兄最后一程,但是却被留下这里,回去不得,有一种被人遗弃的孤寂。而青松派的师兄们看到地上痛苦的焕奕无不掩面流涕,他们也多么想带着焕奕一起回去,可是却没有这个能力,看着最小的师弟孤零零一个人在大漠中痛哭,比自己被抛弃还要难受。

  孟义和焕奕感情最深,当然不忍心见焕奕一人在大漠中呼喊,说道:“我要带十八走”。寒奚抓住孟义道:“九师弟,焕奕受伤太重,经受不起我们这样奔波,当时他从火焰山中出来,伤的多重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若不想再失去一个师弟,就应该让他留在林姑娘身边。”这番话彻底点醒了冲动的孟义,他擦干泪水扭头道:“走吧”

  焕奕见青松派师兄越走越远,越来越着急,他爬起来,在菲絮的搀扶下走到浩轩身边哀求道:“大哥,我要回去,你送我走,好不好,好不好。”浩轩以为他还在演戏,笑道:“好了,人都走了,还演什么?”

  焕奕道:“我是认真的,大哥,我要回去。”浩轩有了几分迟疑,菲絮道:“不行,四哥,你浑身的经脉都被火烧伤,必须静养,不能高空御剑”。焕奕将菲絮推出,道:“你说不行就不行呀,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说了算。”

  浩轩见焕奕不分轻重将菲絮推出,脸色有几分变,说道:“不行,小八”。小八马上领会浩轩的意思,飞来一股黑墨将焕奕迷晕,浩轩顺势接住焕奕,将其放在地上。

  玄机派丹阳、润泽同魔族打斗中和众人分散走失,大漠茫茫迷失了方向,走了一个时辰才重新回到这里,看到一岚和寰宇在一起,方松了口气,叫到:“寰宇,一岚。”

  寰宇道:“大师兄,润泽,你们刚刚去哪里了”,润泽快人快语道,“咳,别说了,被那些黑衣人打散,迷了路,我和大师兄绕了半天才回来的”。丹阳问道:“一岚怎么浑身是血,伤的重不重”

  一岚道:“伤到了肩膀,已经处理过了,是寰宇师兄和林姑娘救了我。”寰宇这才想起应该跟师兄介绍一下,说道:“大师兄,我带你们认识一下我的兄妹们。”然后指引着丹阳三人来到浩轩、菲絮这里,此时菲絮再用衣袖为焕奕擦拭脸庞。

  寰宇道:“大哥,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大师兄丹阳,师弟润泽和师妹一岚”浩轩行礼道:“林浩轩”,丹阳几人纷纷回礼。寰宇招呼菲絮道,“小妹,过来”。

  菲絮听到寰宇在叫自己蹦蹦跶跶的起身道,看着寰宇好奇的问道:“二哥,怎么了。”寰宇招手道:“先过来,带你认识两个哥哥”。菲絮跑到寰宇身边,拉着寰宇的胳膊,笑着说:“好呀,这两个哥哥吗”。

  这一简单的拉手一岚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寰宇指着丹阳道:“这是丹阳哥,这位是润泽哥,这位是一岚姐姐,你刚接触过”。菲絮笑着跟大家打招呼,笑容是那般清纯可爱,润泽忍不住夸道:“师兄,你妹妹的笑容如春风沐浴,太可爱了”。“润泽哥哥过奖了,你也非常阳光帅气”菲絮回道。

  但是丹阳看出菲絮和寰宇关系不一般,心想寰宇是孤儿,怎么会有兄妹,不解的问道:“寰宇,你不是...”寰宇也不好意当着师兄师弟的面说自己是玄冥教的卧底,但他的身份在玄机派已经不是密码,就回复道:“有些事,三言两语说不清楚,你们回去问楚长老吧,对了,那会谢谢你们出手帮焕奕去枪。”

  丹阳说道:“师弟,你客气了,楚长老派我和润泽出来协助帮五至神器则主,你既然选择帮这位小兄弟,必有你的道理,我们又岂会袖手旁观。”旁边的润泽问道:“什么叫你们回去,寰宇师兄,你不和我们一起回去吗?”

  寰宇喘了口气,说道:“不了,替我转告楚长老,旧疑案,现已查,问道台,揭真相,尚有事,还未名,暂不能归,苍龙山庄见”。丹阳、润泽并不明白寰宇这丢话是什么意思,问道:“你在说什么?”寰宇道:“你们如实转告,长老们会明白的,我们苍龙山庄见。”

  一岚拉着寰宇道:“寰宇师兄,你不回去,我也不回去,我要和你一起”。寰宇道:“你有伤在身,先回去养伤,我这边不方便照顾你。”

  “什么不方便,是不是因为林姑娘和在一起”一岚不经意间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说完害羞的低下了头。

  寰宇知道一岚误会了,解释道:“她是我如假包换的亲妹妹,莫菲絮,这个你可以回去问你母亲,仙门问道不足十天,我们到时再见,那时正好你的伤也养的差不多,我还有事需要处理,你先跟大师兄回去。”

  一岚还是有几分不愿意,润泽打趣道:“师姐,你跟我们一起回去吧,寰宇师兄是你的,跑不了,你再这样沙漠都能被你酸化了”。

  一岚喜欢寰宇是心照不宣的事情,被润泽当场拿出来说自然不好意思,说道:“你胡说什么,等我伤好了,一定封上你的嘴”。然后转过身对寰宇说:“那你要照顾好自己,等我伤好了去找你”。“嗯”寰宇应道。

  丹阳说道:“趁现在夕阳西沉,光线不那么刺眼,我们先御剑走了”浩轩几人行礼道:“后会有期。”

  几人走后,寰宇问道:“焕奕又晕倒了吗?”浩轩道:“没有,我看他情绪激动,让小八迷晕了他”

  寰宇道:“这样也好,昏睡中有助于恢复,还是让小八护送焕奕到海之心中,我们趁天没黑,御剑飞出这沙漠,找家旅店休息,怎么不能再在这里过夜。”

  小八和焕奕一同进入海之心,想送菲絮一样,这焕奕整个身体罩住,由于菲絮灵力尚未恢复,无法单独御剑,便借着寰宇的玄机伞飞翔。三人便御剑出了沙漠,在就近的四合院客栈住下。考虑到焕奕情绪的问题,寰宇只是为其输送灵力,让他养精蓄锐,第二日方醒来。

  果真漫长的一夜修养,焕奕激动悲伤的情绪平稳了许多,他揉了揉太阳穴,突然想起黑衣人之事,问道:“大哥,二哥,那些黑衣人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说帮我们”。

  寰宇道:“他们是魔族的人,旻成王从一定意义上讲是我们的表舅爷,当年玄冥教遇难,父亲、母亲就是被旻成王收留的,之后他又帮助我们重振的玄冥教。艾勒逊乌拉沙漠正式魔族的势力范围,所以他们才会出现。”

  焕奕不解的问道:“在青松派就听人议论过,原来是真的。有这么厉害的表舅爷帮忙,我们玄冥教复仇如虎添翼。”

  寰宇则脸色一沉,他为实不想和魔族扯上什么关系,也不想让弟弟有这样的想法,于是解释道:“焕奕,魔族跟我们龙舟族向来互不相容,和修真界正派更是势不两立,我们必然要复仇,但不能与魔族为伍,这是立场问题。 ”

  焕奕瞬间恼火起来说道:“立场问题,二哥你告诉我什么叫立场,玄冥教出身所谓的正派却为正派所不容,有魔族的血缘却耻于与魔族为伍,处于不正不邪的位置两头晃,出了事情连个帮手都没有,这就你和父亲坚持的立场?”

  ,菲絮见焕奕和寰宇争红了脸,想去全解,道:“四哥”。“闭嘴,你懂什么”。焕奕根本没有给菲絮开口的机会,在他看来小妹就是个心智未完全开化的幼稚孩子,什么都不懂,根本没有资格此时开口。焕奕的一吼吓了菲絮一大跳,她习惯性的躲到了大哥浩轩的身后,但这一习惯只会让他更加恼火。出乎意料的是浩轩这次并没后凶焕奕,反是和他站在了统一战线。

  浩轩说道:“我同意焕奕的看法,玄冥教没有正与邪,只有敌人和朋友,既然已经查出魔族和前千年隐虫没有关系,起码不是敌人,他们若有心帮我们复仇,我不拒绝。”

  寰宇道:“魔族为罗睺魔祖的后人,傀儡术、嗜血咒、摄魂法哪一种修行不是建立在杀戮的基础上?他们依靠残害他人的生命来提升自己,同我们龙舟一族的理念完全背道而驰,我们绝对不能因为复仇投靠这样一个邪恶的族类,大哥,这是底线,不能触碰。”

  “魔族魔族,还不是因为你师父临终前让你防着魔族,可你别忘了,当年就是你师父,玄机派的大宗主,率领众人血洗的我们玄冥教。”他谈及玄机派大宗主五个字时一字一顿,怒火都是从牙冠中发出,仿若恨不得立刻杀了玄机派一干人等,也仿若有意在提醒玄机派和玄冥教的仇恨。

  焕奕说完气愤的摔门而出,他难以理解父亲和二哥的所谓的底线是什么,在他看来只要能报仇,哪有什么底线不底线。所谓君子性非异也,善假于物也,魔族没什么不可以利用。还有什么‘末路不怠荒,才是真英雄’,如果说这样的真英雄就是几千人的苟且偷生、窝窝囊囊的活着的话,这样的真英雄他才不稀罕呢。

  同时焕奕的话也给寰宇带来猛烈的触动,另他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他没有在说什么,因为他知道此时无论他说什么都不可能说服深陷仇恨的哥哥和弟弟。低着头默然走出了房间,坐在门前的台阶。他不怪焕奕的恼火愤怒,语出急切,也不怪他最师父的憎恨,反是很理解他的情绪。他开始思考自己如果不是在玄机派生活了九年多,想法会不会和他们一样想法?

  想着想着寰宇开始害怕起来,他害怕玄冥教和玄机派有一天真的会截然对立,呈现水火不容之势,以前他会毫不犹豫的和家人站在一起,对抗一切外来的力量。

  但自从受了师父的临终遗命,想到师父为了苍生,为了自己以身殉塔,他就会更多的向守护玄机派,可能是为了报恩,也可能为了那一句诺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苍龙山庄查处姨夫当年被陷害时,他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不仅因为当年冤屈可以得雪,更因为这样的缘由会让玄机派和玄冥教的对立不那么尖锐,毕竟玄机派是受人蛊惑。而现在弟弟谈起玄机派的那股咬牙切齿、恨之入骨的模样,悬着的心被掉的更高。

  一种害怕的乌云还没有消散,又刮来一阵担心的阴风。寰宇猛然想起魔光赤炼枪亦正亦邪,全凭使用者的心智控制,更可怕的是它可以将主人的情绪扩大化。如今弟弟满目仇恨的会不会走向另外一个极端。“合则天下宁,分则生灵灭”,决不可让五至神器在他们手中导致生灵涂炭。 想到这里,心绪更加凝重。只能长叹一声,望着天空,脑子陷入一片混沌。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